×

Loading...

《神的永恒花园》(2)

kiticli (lalala)

“四叶草”酒吧坐落在大型都市“常春藤”的边缘地带。这是一间有着15、6张桌子,可以容纳4、50人的小型酒吧。酒吧的装潢采用的是复古21世纪初的风格:深红色砖头装饰的墙壁,配以能发出各种鲜艳色彩的一种叫做“霓虹”的冷阴极气体放电灯,和被称作“LED”的发光二极管所组成的一些带有鲜明那个年代特点的图案和艺术体文字。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2点,酒吧在平时这个时间是不营业的,然而今天这里却格外地热闹,以至于站在紧闭的大门外都能非常清楚地听到里面传出来的格外爽朗的笑声和超级大声的吆喝。此时,一个约莫30岁左右的男子正站在门外,虽然他的一只手已经按在门上,但脸上却露出了犹豫的神色。在仿佛下定决心般地深吸一口气后,他终于一脸无奈地推开酒吧的大门走了进去。 

进到酒吧里面他才发现酒吧大门的隔音原来是那么好,里面的噪音竟然是外面听到的5倍以上!他环视了一下四周,看到酒吧里已经或站或坐地有着将近30人,占据了一半以上的空间。酒吧最里面是一个小型舞台,这在周末是用来给小型乐队和驻唱歌手演出用的,而平时则是当作供客人娱乐的卡拉ok。此时,这个舞台上一个身着黑色biker装的巨汉正捧着麦克和台下的人们做着互动,逗得大家发出震耳的哄笑,而他自己时不时发出的那超级爽朗的笑声则成了这里噪音的主要来源。 

“啊!我们的大设计师终于出现了!“ 音箱中传出了巨汉那底气十足的声音。 

在座的所有人则都顺着巨汉手指的方向望向正站在酒吧门口的男子。而他则被这突然的状况搞得有些不知所措,就那么呆在了原地。 

“张瀚,怎么才过来啊?!我们的酒可都已经开始第二轮了哦!“  

这句话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张瀚还是将它从周围那嘈杂的环境音中轻易地分离出来,就如同将珍珠从碎石中捡出那么容易。他赶忙扭头看向声音来源的方向,只见一个梳着双麻花辫约莫26、7岁的女生正坐在一张靠墙的桌子旁使劲地向他挥着手。张瀚见状急忙走了过去,拉开一张椅子坐在了她的身旁。 

“今天我那台“草帽”的空间寻址出了问题,一直无法定位到这里。他们从上午开始修,直到2点才修好,所以我才来得这么晚。“ 一边说着,张瀚已经在桌子上投影出的全息酒水单上为自己选定了一大杯啤酒。 

“我不是上午就把问题和解决方法给你发过去了吗?他们怎么到现在才修好?” 坐在张瀚对面的一个长得酷似爱因斯坦的老者一边喝着酒一边没什么表情地开口问道。 

“我上午就把你发给我的简讯给那些技术员看过了,但是你觉得他们一上来会相信一个来路不明的醉鬼老头儿的话吗?他们只是礼貌地对我说了句‘知道了‘然后就再也没看我一眼。直到中午已经过了,其中一个人才装作闲聊一样地又问了我一些你简讯里的细节。但是我能感到这次他对待你简讯的态度变得很认真了,问得也很仔细了。最后他还追问我你到底是谁。我说我也不知道啊,就知道他是一个整天喜欢喝酒的老头儿。“  

“哼“ 老者听完张瀚的话,虽然发出了不屑的哼声,但是脸上还是闪过了一丝得意的神情。 

女生盯着老者的脸,笑着问道:“说真的,老爱(对这位爱因斯坦的简称),你到底是谁啊?这个世界里的事情好像就没有你不知道的,就算真的爱因斯坦来了也不见得能做到你这样吧。” 

老者抬头看了她一眼,撇了撇嘴说道:“你要是说出你的实际年龄,我就告诉你我是谁。” 

“我的年龄?你们不是都知道嘛。28岁啊!” 女生一脸坏笑地说道。 

 “呵呵,好吧。你们只要知道我是一个爱喝酒,喜欢瞎折腾的老头儿就够了。” 老者看着女生,意味深长地撇了撇嘴。 

 

这时,舞台上的音响里又传出了巨汉那洪亮的声音。 

“呐,现在既然人都到齐了,我宣布:第一届‘头疼的尤克’歌神争霸赛正式开始!”(台下一片欢呼和起哄的声音) 

巨汉接着说道:“今天报名的竟然有20人!要知道我们‘头疼的尤克’目前一共只有30人,竟然2/3的人都想当歌神!没想到大家竟然对唱歌这么有兴趣,我想是不是应该在‘做出最快汽车’之外加上一个新的目标?‘成为最强歌神’?这样咱们的第二队名就叫‘头疼的缪斯’好了” 台下又是一阵哄笑和起哄的声音。 

“既然大家的热情这么高,那我们就在这无关痛痒的比赛上加上一点点刺激好了” 说完巨汉脸上浮现狡猾的笑容。 

“投注系统!这个是我拜托老爱偷偷开发的功能。每个人唱完后系统都会根据节奏音准和情绪渲染来给出一个综合评分,满分1万分。在每个人唱完后,分数出来前,投注功能就会打开,大家可以下注这个人是不是能成为‘歌神’。赌注是啤酒,赔率1赔2,最少一杯,上不封顶。你要是有胆子,一年的啤酒可就在此一搏了!哈哈哈” 

赌博这个东西好像有着神奇的力量,赌注虽然不多,但只要有得赌,大家的情绪马上就被调动了起来。现场的气氛一下子被推向了高潮。 

“好,既然大家的情绪这么高涨,我宣布比赛现在开始了!第一位出场的就是——你们最最敬爱的‘头疼的尤克’的队长——我,大强子!” 

话音刚落,台下马上爆发出了一片哀嚎。 

“我去!你竟然也要参加?!是因为我们平时对你说话不客气,你来报复社会的吗?” 

“我看强哥是好心,为了消除大家的羞耻心,让我们能放得开,所以选择牺牲自己吧。哈哈哈!” 

“你们别笑,兴许强哥那粗犷的外表就是为了隐藏他细腻的歌喉呢。” 

尽管台下众人唧唧喳喳地说什么的都有,台上的大强子却完全不为所动,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随着动感十足的伴奏声响起,台下灯光变得更暗了,舞台上展开的全息投影仿佛让大强子置身于熔岩与火焰激烈碰撞的世界中,一下子将演唱的气氛推向了高潮。大强子的歌声完全出乎大家意料,配合着伴奏和舞台的气氛,忽高忽低,抑扬顿挫,充满张力和动感的歌声如同巨浪一般袭向众人,将大家完全带入了他的节奏中,不禁随着音乐的节奏鼓起掌来。 

一曲唱罢,台下爆发出了巨大的掌声和欢呼声。大家实在没有想到大强子竟然唱歌能有如此水准,完全是专业级的演唱。而系统打分也印证了大家的感觉,8500分!这已经进入了专业歌手的得分区间了。看到自己的得分,大强子也显得喜出望外,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并冲着张瀚这桌翘起了大拇指,并使了一个眼色。看到这个的张瀚和女生立刻意识到了什么,扭头看向身旁的老爱。 

“喂,老爱,你帮他做了什么手脚吧?” 女生不客气地单刀直入地问道。 

而老爱还是一脸的面无表情,只是嘴角微微一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没什么,就是帮他稍微调整了一下‘脑波终端’的参数,顺便加入了‘AI实时修正’功能而已。” 

 

老爱口中的‘脑波终端’是一个非常轻便的头戴式终端,可以对大脑向身体所有器官发出的命令信号做出修正,从而让人的动作达到接近零偏差的水准。运用在唱歌上面就是直接修正喉咙的震动和控制呼吸节奏,让音准接近完美,这样一来就算是一个五音不全的人也能轻易唱出几乎零走音的歌声。而‘AI实时修正’因为价格昂贵,是几乎只有专业歌手才能使用的功能。它会在声音即将发出前的最后时刻对其进行最后的修正和润色加工,使声音不光达到100%准确,还能加入自己想要的感情色彩,是现在的最新“黑”科技。没想到眼前这个酷似爱因斯坦的老头儿竟然将这么复杂的功能轻描淡写地植入了大强子的头戴终端,他的身份再一次引起了二人的无尽遐想。 

 

“老爱,你对队长也太偏心了吧!连AI修正都给他装上了,这样别人还怎么和他比啊!”女生有些不满地撅起了嘴。 

“比什么比啊,有得赢不就好了。我敢保证这里没人可以得分比他高,你们现在马上押大强子赢,嗯~ 我看就押上100杯啤酒好了,这样可以赢回200杯,够咱们三个每天一杯喝2个多月的了。” 

看到女生对自己这个提议并不感兴趣,老爱继续说道:”或者,你用这个唱赢他。“ 说着,他将一个嵌着两个金属圆片的很细的铁丝圈放在了桌上。 

“脑波终端?!”张瀚看了看老爱,又转头看了看女生。 

“现在时代进步了,你还是坚持不用这些辅助工具吗?这样真的会被时代淘汰的啊,‘年。轻。人‘” 说完,老爱抬起他那一直低垂的目光,紧紧盯着女生。 

女生在老爱那凌厉的眼神下并没有显出一丝局促,而是礼貌性地笑了笑后,马上就一脸正色地说道: 

“谢谢你的好意啊,但是,对不起,我还是不会用这个的,就如同你们第一次见我时那样。“ 

 

女生的这句话让张瀚不禁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大概是在半年以前,也是在这间酒吧。为了活跃气氛,酒吧有时候会让客人直接上台演唱自己喜欢的歌曲,而伴奏就交给驻场乐队。由于脑波终端的广泛使用,即使是非常业余的客人也能将歌曲唱出不错的水准,所以酒吧方面也就不太担心会影响整体演出的效果,而让客人自由献唱了。 

那天是张瀚第一次来这间酒吧,坐在角落的他一边翻看着手中的酒水单一边心不在焉地听着台上的演唱。虽然这些演唱者的声音都很“完美“,但是在张瀚听来总是感觉有一丝”无趣“,完全提不起他的兴致。正当他感觉有些无聊的时候,台上的忽然响起了让他十分熟悉的旋律。这是他年轻时非常熟悉的一首流行歌曲,听了不下100遍。但随着时代的飞速发展,这首歌却早已被现代人所遗忘,甚至自己也已经把它尘封在了记忆的角落里。然而,当演唱者的歌声响起,张瀚的思绪仿佛被什么牵动着一样不再平静了,那悠扬的歌声如同裹挟着一种不知名的力量,让他想起了很多,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想起,总之自己的思绪已经抑制不住地随着歌声起起伏伏了。张瀚不禁抬起头看向舞台,只见一位梳着双麻花辫的女生正站在那里,闭着双眼,沉浸在自己的演唱中。 

她的歌声并不完美,是因为……她没有用“脑波终端“!张瀚发现她的头上并没有如其他歌手一样有着两个显眼的金属片。”现在竟然还有不用终端辅助就敢上台表演的人。“他觉得这个女生做事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再一想,也许正是因为没有借助任何机械的辅助,她的歌声才能才能传递出真正的感情,才能感染自己吧。 

一曲唱罢,台下却是一片寂静,并没有出现如前几位歌手唱完后的热烈掌声,甚至没有一个人做出要鼓掌的架势。 

“啪,啪啪,啪啪啪……“ 张瀚仿佛并没有注意周围的气氛一样卖力地鼓着掌,他的掌声打破了这可怕的尴尬。台上的女生也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但马上回复了淡定,向他报以微微一笑。张瀚也马上回以同样的笑容。同时,他发现坐在旁边桌的一位长得酷似爱因斯坦的老者也在轻轻地鼓着掌,并仿佛对他赞许一样地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那个唱歌的女生站在了张瀚的桌前,笑着对他伸出了右手。 

“你好,我叫绮云。“  

这是绮云对张瀚说的第一句话,这句话和她的笑脸一起被深深地刻在了张瀚的记忆中。 

(#11666429@0)
2018-8-17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神的永恒花园》(2)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