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神的永恒花园》(3)

kiticli (lalala)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你还是这么固执啊。“

随着老爱的一句话,张瀚被从回忆中拉了出来。

“这不是固执,这叫做坚持!“ 绮云坚定地继续说道。

“我爱唱歌,并不是只为了最后出来的那毫无偏差的结果。如果是那样的话,听专业歌手的演唱更来得享受。我爱的是那种在唱歌时将每一个音符当作载体,让自己的情绪依附其上,通过自己的声音将它们释放出来的那种感觉。而通过磨练自己的技巧,让感情能够一点一点地更好地被宣泄,让自己和自己的歌声一起成长,这才是我爱的唱歌。我不会为了追求最后的结果而放弃对自己所爱的坚持。所以,对不起,我不会用这个脑波终端。“

听完绮云的这番话,老爱无奈地耸了耸肩,而张瀚却对她竖起了大拇指以示支持。看到这个情形,老爱悠悠地说道:“反正她做什么你都说好,有点原则行不行啊。”

“你说的不正是我的原则嘛。”张瀚笑着回道。

老爱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后就又低头喝起了酒,不再看他们了。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又有几个人唱完了,而得分没有一个人超过7000分,和大强子的8500分相去甚远。

“哈哈,看来这次的歌神称号非我莫属了!要不然我改名叫“缪斯强”好了。哈哈哈!” 随着唱完的人越来越多,大强子已经有点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了。

“最后一位出场的是我们的云美人!歌神的争夺就在我和她之间展开了!要下注的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别错过啊!”

绮云站起身来,在走去舞台前看了张瀚一眼,只见他微笑着点了点头以示鼓励。而老爱还是面无表情地低头喝着酒。

音乐声响起,绮云唱的是半年前和张瀚第一次相遇时的那首歌,一首情歌。时隔半年,这首歌依旧是让张瀚十分感动,但是这次的感动和上次又有了些许不一样。半年之前的歌声是在他久违的听到年少时熟悉的歌曲后所激发出的一种对于过去怀念的感动。而现在,随着这几个月中和绮云的接触,张瀚心中对她已经产生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朦朦胧胧,似有型似无型。此时他的感动更多是依附于这几个月中的记忆,有关他和她的记忆。

一曲唱罢,台下响起了阵阵掌声。绮云心里明白,在座的都是平日的熟人,这些掌声不过是对自己的一种礼貌回应,并不是赞赏自己的歌声。在她在回以一个礼貌性的笑容后正准备下台时。舞台上的系统响起了“叮铃”一声,这是大家开始投注的声音。

绮云回头看了一眼投注的屏幕,赌大强子赢的有20多人,差不多是全部的2/3了,而下的赌注是30杯啤酒。这个结果是绮云意料之中的,毕竟老爱调试过的脑波终端出来的效果在专业中都是顶级的,自己什么都不用的“裸唱”是根本无法匹敌的。再看看下注自己会赢的人有……2个?!而所下的赌注是……102杯啤酒????!!!!

这是什么情况?绮云完全糊涂了。她仔细看了一下赌自己赢的两个人:老爱,下注2杯;张瀚,下注……100杯!!这一下实在是太让绮云感到吃惊了,瞪得大大的眼睛仿佛都要让眼珠掉出来了。吃惊的不光绮云一人,在看到张瀚的下注后,场内一阵躁动。

这时,系统给绮云演唱的评分出来了——4600分,这个是今天的最低分了。

“张瀚,你就这么想请大家喝酒啊!” 大强子一脸似笑非笑地说道。

绮云快步走下舞台,来到张瀚和老爱的桌前,面有愠色地问道: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张瀚,你疯了吗?下注100杯?”

“这是刚刚老爱出的主意啊,他说‘下注100杯,这样咱们仨两个多月的酒就有着落了。” 张瀚一脸不在乎地笑着说道,然后又扭头看了看老爱。而老爱还是那么面无表情地喝着自己杯中的酒,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可他的嘴角却有些轻微地颤抖,似乎在强忍着笑意一样。

“老爱那是说,如果我能赢的情况下就下注100杯,但是现在的情况……“

“现在怎么了?我觉得你唱得比大强子强很多啊,我不觉得我做的有什么错误啊。“

“你!你这个疯子,傻瓜……“

“好了,现在所有的结果都出来了。“ 台上响起了大强子那洪亮的声音。”我们先来感谢张瀚的啤酒,然后,我宣布,第一届‘头疼的尤克’歌神就是——“

“等等!“ 台下的绮云突然大声地将大强子的话打断。

“刚刚我那个只是在试麦而已,接下来才是正式的演唱。“

“哈?云美人,咱们可不带这样的啊,你这是耍赖啊。“

“我可没有耍赖啊, 只是我的‘脑波终端‘突然出了一点故障,拜托老爱帮我修理一下,刚刚才修好。你看我刚才唱的时候有戴着终端吗?“

“那……那倒是没有戴,可是……”

“喂,你自己戴着偷偷加入AI修正功能的终端,竟然连只有基本功能的终端都不让我用,这才叫耍赖吧!”说完后绮云一脸坏笑地盯着大强子。

“靠!大强子!原来你偷偷加入了AI修正的功能,这个是耍赖吧!”

“对啊!你这个算作弊啊,应该取消资格的!”

“没错,没错!”

台下的众人开始笑着大声起哄了。

“好了好了,服了你了。你就再唱一遍好了。女人就是可怕……” 大强子无奈地说道。

“谢啦!”绮云笑着对大强子道了声谢就转身回到张瀚和老爱的桌前。

“呐,给我吧。” 绮云将右手伸到老爱面前。

老爱也不多说话,从兜里掏出刚刚的脑波终端并放在绮云的手中。

“我都已经设定好了,你戴上就行。这个只有最基本的功能,并么有加入像大强子那个一样的AI实时修正功能。”

“足够了。”

“喂,你!“ 绮云扭向张瀚,对他用命令的口吻说道:“把耳朵捂上,等一下我唱的歌,不。准。听!”

“啊?为什么啊?” 张瀚一脸迷惑地看着她。

“别问那么多,不准听就是不准听!老爱,你帮我捂上他的耳朵。”

“嗯”

老爱答应一声后,就又从兜里掏出一副脑波终端,不由张瀚分说就戴在了他的头上。在终端被老爱开启的同时,张瀚感觉四周突然变得异常安静,一切的声音都离他远去了。

“喂!怎么回事?我怎么什么都听不到了?老爱!你到底做了什么手脚?”

只见老爱对着自己动了动嘴唇,又扭脸对着绮云仿佛说了什么,但是自己完全听不到。只看到绮云笑着对老爱竖起了大拇指,又顽皮地对着自己笑了笑就走上了舞台。张瀚试图将头上的终端取下,但是被老爱阻止了。他冲张瀚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非常认真。张瀚很少看到老爱的这种表情,也就放弃摘下终端,转而将视线放到了舞台上面的绮云身上。

舞台上全息投影随着音乐开始起了变化,绮云仿佛被置身于一片开满黄花和紫花的山坡上。这个景色张瀚很熟悉,知道绮云还是选择演唱刚刚的那首歌曲。不过由于无法听到外界的声音,他就只能将注意力放到舞台上,仔细观察起全息投影所营造出的景色。突然,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张瀚的心头,感觉眼前景色非常熟悉,让他不禁联想起自己一直在做的那个梦……

歌曲的前奏部分结束了,绮云将麦克举起开始演唱了。虽然听不到她的歌声,但这个动作还是把张瀚从短暂的梦境联想中拉了回来。自从绮云开始演唱,张瀚就感觉四周的气氛有些变了,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大家的表情变得有些呆滞,之前那些兴奋,狂笑,大喊的动作全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全体的眼睛都直直地盯着台上,面部肌肉一动不动的僵化表情,仿佛四周一下变得安静了。

不一会儿,绮云放下话筒,她的演唱结束了。但众人还是毫无任何表示地呆站在原地。张瀚实在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将头上的终端摘了下来,而这次老爱并没有阻止。刚摘下终端的张瀚唯一感受到的变化就是他听到了舞台上正在放着歌曲结尾部分的伴奏,而本应有的嘈杂人声却没有听到。正在他感到奇怪的时候,伴奏结束了,全场进入了将近2秒的如死一般的寂静状态,然后随之而来的是酒吧内爆发出的如同海啸一般的掌声和叫好声。大家激动地拍着巴掌,喊叫着,久久无法平息。这时,舞台上的屏幕出现了系统的打分——9600分!紧接着又是一阵排山倒海般躁动。因为这个分数即使是专业歌手也是很难达到的,已经可以归入顶尖歌手行列了。

张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由于没有听到,单凭他的想象很难明白9600分的演唱到底好到什么地步,但是看到之前演唱时大家的反应,他大概可以猜出个一二了。同样感到吃惊的还有大强子,只见他一脸崇拜表情地走到绮云面前,用激动得有点轻微发颤的声音说道: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你的演唱,我一定会认为系统坏掉了才会给出9600分。但现在觉得,再多给个一两百分我也没意见。我现在只有一个问题” 在清了清嗓子后,大强子一脸尴尬笑容地继续说道:“你之前一只坚持不用终端,是为了照顾我们的情绪,让我们可以唱得开心吗?”

绮云并没有回答,只是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她对大强子说道:

“我也有一个问题,刚刚下的那些赌注还作数吧?”

“当然了!欺骗歌神可是要变哑巴的啊!哈哈哈!”

在得到大强子肯定的答复后,绮云带着一脸满意的笑容回到张瀚和老爱的桌前。

“我唱歌的时候他没有摘下来吧。”

“没有。我一直在看着他呢。” 老爱答道。

“那就好“ 说完,绮云一脸坏笑地扭头对张瀚说道:

“呐,我可是放弃了自己的坚持帮你把啤酒赢了回来。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你要表示表示啊。“ 还没等张瀚开口,绮云就继续自顾自地接着说:

“从明天开始,每天一杯啤酒,你请,一共3个月。“

“啊?那不是赢回来的100杯啤酒都要用来请你了嘛!“ 张瀚抱怨道。

“哈?你有意见吗?要不是我,你可要额外拿出100杯啤酒请别人啊!而现在你只需要用赢回来的请我,你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嗯……好吧……” 张瀚无可奈何地摊了摊手。

“说真的,没想到你用了终端辅助竟然能得到9600分,这也太夸张了。据我所知,即使借助终端的AI实时辅助功能,也还是需要歌者本身的唱功好。也就是说如果大家都用终端辅助的话,功底越好的人辅助后的效果也越好。我原来就觉得你的歌声很好听,没想到竟然可以达到这种地步。”

张瀚继续说道:

“不过你为什么不让我听呢?我好想听听终端辅助后的你到底达到了什么地步,竟然让大家听得痴迷的都忘了说话。”

面对张瀚的问题,绮云只是看着他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张瀚见状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而是继续喝酒谈天。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这次的酒吧聚会也结束了。大家在相互道别后三三两两地离去了。在门口,张瀚在和绮云老爱道别后正准备离去的时候,绮云忽然叫住了他。

“啊,差点忘了和你说了。那个已经完成了。”

“真的?!这么快啊,不是所有VRC都用于CSF-0的制造了吗?我们还有富裕的资源吗?“

“我的想象力这么丰富,自然有办法啦。“ 绮云一脸得意地说道。

“明天你能来吗?我带你去看成品。“

“好啊。我明天上午就有时间。“

“那好,明天上午基地门口见了。”

说完,绮云伸出手指在空中比划了几下就开始慢慢变得透明,并最终消失在张瀚的眼前。张瀚目送绮云完全消失后,用左手食指在太阳穴附近轻轻敲了敲,一个类似计算机操作系统的“菜单”就出现在眼前。他用手指点开“系统操作”选项,点中了随后弹出的“退出登录”,并在进一步点击”确定“后,眼前所有的景色,树木,道路,街道,夕阳还有酒吧,全都慢慢消失,最后只剩下无尽的黑暗。

在等待了大概1分钟左右的时间后,一个机械的声音在张瀚的耳边响起:

“‘世界树‘连接已经成功断开,可以睁开双眼。“

张瀚缓缓睁开双眼,首先看到的是自己病房那被夕阳余晖染成金色的天花板,和那个廉价的吸顶灯。他慢慢坐起身,将箍在头上的满布信号灯和电线的金属环摘下,并将其小心地放在床边的专用支架上。这时,一个约莫30多岁的护士走了进来,站在张瀚的床边,一边填写着手中的表格,一边微笑着对他说:

“今天上去了4个多小时啊,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觉得累?”

“还好,不怎么累。就是在里面喝了些酒,当时觉得有些醉,但现在已经什么感觉都没有了。”一副苍老的声音回答道。

“没事,那些只是为了逼真所营造出的神经错觉而已,对身体没有影响。”

在又问了一些张瀚身体的状况后,护士将手里的表格填写完毕并递到他的面前。

“请签一下字。”

“好的。”

张瀚接过表格,看也没看就在最低端颤巍巍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这张表格记录了张瀚每天的身体状况,而表格的第一行则清晰地印着如下个人信息:

“姓名:张瀚
性别:男
年龄:92岁”


21世纪中叶开始,人工智能技术(AI)以大大超出前人想象的速度发展着。在这之前,就算再大胆的预言家也没能预料到,仅仅在20年后的今天,AI竟然已经帮助人类在很多领域实现了质的突破。在AI的帮助吓,许多在21世纪初期还被认为是不治之症的疾病得到有效地治愈,拜此所赐,人类的平均寿命也得到了大幅提升,已经突破了90岁大关。毫不夸张地说,人类的手已经开始碰触到之前被认为只有神才能碰触的领域了。

世界树(Yggdrasill)——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超大型服务器,也是5年前开始投入运行的“世界树”计划的核心。所谓的“世界树计划”,是由沃伦.史密斯博士在10年前提出的,将包括记忆在内的人类的脑部活动完全数字化,借由此而让意识和身体暂时分离,并通过互联网络的连接,从而进入到“世界树”里面那个由人工智能全权负责建造和维护的“超仿真世界”里。在这里,现实世界中的一切物理法则都借由“世界树”的强大运算能力得以还原,使得进来这里的人们完全感觉不到和现实世界有什么差别。不,差别其实还是有的。“世界树”里不会有致人死命的恶略天气,不会有污染,不会有夺人性命的疾病,连在夏天恼人的蚊子也不会有。可以说,这个虚拟世界就是去掉现实世界中一切不招人喜欢的元素后而得到的一个符合人类一切想象的,如同伊甸园一样的完美世界。于是,这个世界被命名为——“神的花园”(God’s Garden)。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669150@0)
2018-8-20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神的永恒花园》(3)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