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多跑九爷参加的UTMB 了解下 周五中午开赛

facenorthface (小北)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5MzI1MTc4NQ==&mid=2649298513&idx=1&sn=f9d13f093baa28396edf2b67373d2edb&chksm=887d07f7bf0a8ee142b0d42d20e74c2d036424ecaac57ceecf88a55c77696856dac263e4f6f1&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66564562619&sharer_sh

2018年OCC组冠军贾俄仁加冲线视频

距离下周开始还有两天,在阿尔卑斯山区最高峰勃朗峰山脚下,法国东部一个古老的小镇——霞慕尼,已经聚集了从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赶来的人,中国、美国、瑞士、日本、阿根廷、巴西,他们不约而同地赶来这里,等待着一场盛大party的开幕,这是属于越野跑者的party——UTMB。

UTMB(The Ultra-Trail du Mont-Blanc)——环勃朗峰越野跑,是在阿尔卑斯山区举行的的一年一度山地越野赛事。经过17年的发展,UTMB已经发展成了涵盖7个组别,8000多名选手参加的国际性越野赛事。每年8、9月,霞慕尼街头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越野纪念品的商铺,上万名越野爱好人士,从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赶来,庆祝这场世界上最大的越野赛事。

今年的8月26日,当地时间上午8点,第一批PTL组选手将从霞慕尼三角广场出发,他们需要在近6天内,跑完环勃朗峰300公里,爬升25000米的征途。随着他们的出发,第17届UTMB也将正式揭开序幕。

对于其他参赛选手来说,今年的霞慕尼热情依旧,对于中国选手来说,今年的UTMB有着不一样的使命与意义。去年,OCC(56公里)男子组贾俄仁加以5:28:4的成绩夺得男子组桂冠,成为中国UTMB第一人,CCC女子组中姚秒以11:57:46完赛,斩获第二个冠军;CCC男子组中祁敏以10:50:07成绩完赛,位居第二。

毋庸置疑,2018年是中国选手在国际越野赛事上彰显力量的一年。而今年,中国选手是再次刷新纪录,还是昙花一现?——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2018年贾俄仁加夺得OCC男子组冠军

此次比赛中国大陆选手373名,中国港澳台地区选手285名,共计658名选手参赛。以ITRA积分为评判标准,UTMB官网公布的精英选手中,22名中国选手赫然在列。

“祁秒”组合首次挑战UTMB组,UTMB组大神云集,罗灿华、邓国敏、梁晶、李阔、于云辉、和向付召纷纷向这一组别发起挑战;运艳桥再次向TDS组发起进攻;去年OCC男子组第六名的申加升挑战CCC,CCC新增闫龙飞、赵家驹、吉正权和徐美玲;骆滔、管油胜、李云贵、黄印斌、陆阳春挑战去年中国获得首冠的OCC组,贾俄仁加因为准备马拉松,遗憾放弃参赛。

中国参赛的阵容依旧豪华,能否出现更多冠军是国人的期待。另一方面,对于更多参加UTMB的选手来说,除了比赛名次,这场“可分享的冒险”(share the adventure),有着契合越野跑运动的自由和平等的精神追求,在赛道上恣意奔跑、挑战极限,是他们不约而同选择UTMB的理由。

“就是一场越野跑盛宴,一场大Party。”去过UTMB赛场的人这样说道。在霞慕尼的赛道终点,观众们在最后几百米的地方沿着广告牌排成一条线,等到跑者抵达终点,围观的人们就会鼓掌、欢呼、敲击连接到大门的广告牌。无论是第一名,还是最后一名,在终点都能享受到英雄凯旋般的欢呼。

祁敏跑向终点

在UTMB创立之初,凯瑟琳·波利提(Catherine Poletti) 和米歇尔·波利提(Michel Poletti)夫妇,以及他们的朋友,就希望这场比赛能成为越野爱好者共同的家园,无论哪个国家、哪个民族,只要喜欢越野,都能在这里找到归属感,都能在这条赛道上肆意奔跑。

凯瑟琳(左)、米歇尔(右)

三角广场上的会面

那是在2002年9月,法国、意大利、瑞士三国交界处,霞穆尼三角广场上,一颗小小的种子不经意飘落在这里,等待着雨水的垂怜。

一天,米歇尔在三角广场遇到了一家越野跑俱乐部主席雷恩·布切拉(Rene Bachelard)。米歇尔是越野跑爱好者,两人相谈甚欢,雷恩提出了在霞慕尼办一场山地越野赛的想法。在这个特殊的地方举办的比赛将象征着三个国家的友谊。此后,两人每次相遇、交谈,雷恩都不厌其烦地说起这个主意,米歇尔被说服了。

一念之间,种子破壳而出,迅速生根发芽。

霞慕尼

巧合地是,这一年,“Club des Sports”在勃朗峰推出的接力赛,因为招募的队伍过少而停赛。这场比赛最盛行的时候大约有40支队伍参赛,运动员多来自法国、意大利、瑞士。

但是1999年勃朗峰隧道发生火灾,这场连烧了48个小时的大火,使连接法国霞慕尼和意大利库马约尔的重要通道维修三年,接力赛也因此停办。等到隧道重新开启,人们对接力赛是热情消减了大半,只有一两支队伍参赛。

勃朗峰接力赛

在这个节点上,重新在勃朗峰举办山地越野赛事无疑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情,特别是欧洲境内的越野赛事还较少。虽然“Tour of Mont Blanc—环勃朗峰徒步”当时已经是有名的登山线路,但是在48小时内跑完条路线依旧被看作不可能完成的挑战。

年底,米歇尔·波利提(Michel Poletti)、凯瑟琳波利提(Catherine Poletti)、雷恩·布切拉(Rene Bachelard)、登山行家让-克劳德·马米尔(Jean-Claude Marmier)宣布了UTMB招募计划。“不做接力赛,不做分段赛”,一场属于欧洲人的真正的山地越野赛事开始了。

“霞穆尼的居民都认为我们疯了”,回忆第一届UTMB当时的情形,米歇尔在一次采访中说到,“我们在2002年年底宣布了招募计划,2003年1月2日就有了第一位报名者。”

此时的他们没有想到,这场原本预计300人参加的比赛招募到了700多人,更没有想到,这场比赛将会在未来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发展到近万人参加的国际赛事。

赛事部分工作人员

UTMB的峥嵘岁月

2003年8月,来自几十个国家的722名选手站在了霞慕尼三角广场上。以勃朗峰为战场,他们要横跨法国、瑞士、意大利三个国家,通过7 个山谷,71 个冰川及400 座山峰。

当时天气十分糟糕,主办方提出,选手们可以选择在赛道中的库马约尔和尚佩(Champex,法国)停下来,仍然算做完赛。最终67名选手回到了霞慕尼,完成了154公里的征途,给这项不可能的挑战画上了圆满的句号。米歇尔也是这67位之一,当时他的名次是第17位。

随后,UTMB像病毒一样迅速传播、分裂、成长。2004年,参赛人数翻了一倍;2005年,赛事名额上限2000人。那一年的女子冠军Lizzy Hawker(美国)——UTMB的“五冠王”,她分别获得了2005、2008、2010、2011、2012年的女子组冠军,成为UTMB历史上夺冠次数最多的人。2006年,3周之内3354人报名。

Lizzy Hawker

也是这一年新增设了CCC组,从库马约尔到霞慕尼,正是UTMB赛道的后半段。凯瑟琳在一次采访中解释:“赛事创立之初,许多人跑到库马约尔就停下了,因为他们跑不动了,没能完成绕勃朗峰一圈,看不到Grand Col Ferret这样的美景,我们也觉得很可惜。”

“让平凡之人完成非凡之事”是UTMB的核心宗旨,到2006年,UTMB没有设置任何门槛,任何参赛选手都可以报名参加比赛。随后,因为参赛人数过多,出于安全保护,开始对选手的参赛经历有一定要求。2009年导入积分制度,实行预报名抽签,也就是今天我们熟悉的“ITRA”积分制度。

随后, 为了让选手体验团体精神的PTL(300KM)组别,别名“里昂的小小散步”,以野趣与难度著称的TDS(119KM),第一条起点在瑞士的OCC(56KM),分别为志愿者、入门新手设置的MCC(40KM)和YCC(15km)相继诞生。UTMB也成为了越野跑者一周的狂欢盛宴。

十七年,这条风起云涌的赛道上,涌现出了许多风靡一时的越野王者。

2008年, 20岁的西班牙越野天王Kilian Jornet西班牙,第一次参赛UTMB,遥遥领先,以绝对优势夺冠,开启了“K天王”在UTMB的王者之旅。他在次年蝉联,于2011年的告别赛上如愿夺冠,创造了第一个UTMB男子组三次夺冠的记录。

2012年,UTMB十周年,庄主Francois d’Haene新王登基,Lizzie Hawker拿下第五次冠军,轰动一时。

2013年,80后小将Xavier Thevenard获得男子组冠军,新生代全面崛起。去年,他再次夺得UTMB冠军,追平了K天王、 庄主的三冠记录。

2017年,庄主、K天王和年度ITRA积分第一的美国超新星选手Jim Walsley在第一集团交替领先,上演巅峰对决。喜欢在比赛中飚高速的Jim一开场,就将赛道带入快节奏,最终庄主保持优势实现三冠,K天王和Jim相继到达,UTMB史上第一次有三名选手跑进20小时内。

庄主(左)、K天王(右)

时势造英雄,人民造时势。UTMB是天时地利人和孕育的果实。

历史上的霞慕尼小镇

你很难在世界上的另一处找到同样一条横跨三国的线路,更不用说阿尔卑斯山区极致的风光,从山脚到山顶,草原、针叶林、山莓植物群、高山灌木群、积雪冰川,每走一处都是别样风光。有人说,住在霞慕尼的人们,上辈子一定拯救了世界,因为他们抬头就能看见阿尔卑斯山地风光。

退一步地说,即使你找到了这样风光的线路,你也追不回逝去的历史。霞慕尼不仅是第一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举办地,更是欧洲户外运动的发源地。

1760年5月,法国著名科学家德·索修尔为探索高山植物资源,在霞慕尼贴出一则告示:“凡能登上或提供登上勃朗峰之巅线路者,将以重金奖赏”。

26年后,镇上一位叫巴卡罗的山村医生揭下了悬赏单。经过两个多月的准备,他与当地一名叫巴儿马的采掘工人一起,于8月6日首次登上了这座高峰。

第二年,索修尔和巴儿马带领着一支20多人的队伍再次登上了勃朗峰,揭开了现代登山运动的序幕,霞慕尼也因此成为了登山运动的起源地。这是欧洲最早的户外运动的历史。

此后,科学家开始走入山区,进行实地考察和自然生态的研究;传教士穿越山区,去世界的各个角落传播教义。二战期间,人们开始系统地把户外运动运用到军事上,借此锻炼士兵,增强野外作战技术和团队合作能力。

而这些科学探险和军事运动就是早期越野赛的雏形,是为了生存和发展被迫进行的一种活动。当时,越野赛还没有从户外运动中分离出来,形成自己的体育项目。从历史的角度来说,霞慕尼和勃朗峰对户外运动、对越野来说都有着重要意义,在这条线路上,可以感受的欧洲历史悠久的户外文化和内涵,人类挑战自然的精神。

欧美越野“跑过的路”

时间继续向前,从欧美整个越野发展的历史上,我们可以看到UTMB的出现恰恰是对国际越野跑者的“雪中送炭”。

到了19世纪,随着工业革命的开展,新型资产阶级有了一定资金,物质生活水平提高,开始追求刺激,把户外运动当作一种娱乐休闲方式。二战后,户外运动真正开始走出军事和求生的范畴,成为人类一种娱乐休闲的方式,“越野赛”的概念也逐渐形成。

“Mountain Running - 山地越野跑”或“Fell Running - 丘陵越野跑”在欧洲出现的记录开始增多。作为工业革命开展最早的国家,英国早在1837年即在学校体育中开展这个项目,学生们在校园附近的森林、起伏较小的山坡、草地开展追逐游戏。这种越野性质的跑步,在19世纪末形成了比较完善的比赛标准。1867年,英国举办全国越野跑竞标赛。

这个年代欧洲地区的越野跑和我们所熟知的现代越野跑还有一段差距,对技术和完赛时间的要求低,大部分比赛距离较短,更像是社区活动里的游戏,带有商业、文化的性质。

真正意义上的首届超级越野跑赛事的举办在美国。1905年,美国最古老田径俱乐部“奥林匹克俱乐部”,为了吸引人气,在一个刚刚对外开放的旅游地,办了一场跑步比赛“Dipsea”,选手需要在在短短12公里内,累积爬升近700米,最终100多人报名参加。他们对这场比赛的介绍是:“the greatest cross-country run that was ever held in this or any other country(这是有史以来最为伟大的越野跑比赛)。”

当时这类野外跑步比赛在美国统称为“Cross Country” ,“Dipsea”越野跑已经有了将累积爬升作为主要技术指标来衡量难度的现代越野跑形态的雏形。

Dipsea

美国真正出现“Trail Running - 越野跑”是1974年。在加州的内华达山脉,有一条骑马比赛的线路,从斯阔谷滑雪场出发,中途经过矿道、魔鬼塔、公路、涉水路段,共计100英里,累计爬升约5700米,下约7000米,选手需要骑马在24小时内完成比赛。赛马选手Gordy Ainsleigh,有一年因为爱马受伤,萌生了一个有趣的想法“他要以跑步的方式完成比赛”。

1974年,Gordy 23小时42分钟跑完了这条的线路,证明了人类可以在24小时内跑完100英里。这一年也被称为超级越野跑的元年。

1977年,16名跑者追随Gordy的轨迹,参加了第一次比较正式的比赛,跑步选手和马匹一起出发,最后13人退赛,1人在24小时内完赛。这场比赛就是著名的“The Western States 100-Mile Endurance Run-西部100越野赛”的开端。

Gordy Ainsleigh

随后,美国的越野赛事开始火爆起来,出现了诸多后来著名的国际越野赛事。1980年从5个当地跑者开始的Wasatch Front 100、1983年的Leadville Trail 100、还有Barkley超级马拉松、恶水超马、Vermont 100、硬石100相继诞生。越野赛事的第一波浪潮开始蔓延。

这股浪潮波及到了大西洋对面的欧洲。欧洲本来就是户外运动的发源地,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随着经济水平的恢复与进一步发展,爱好越野跑的人士增多。1993年在法属留尼旺岛举办的162公里高难度越野跑比赛留尼旺长征(The Grand Raid La Réunion)大获成功,让米歇尔和凯瑟琳夫妇看到了在欧洲举办山地越野赛事的可能性。

勃朗峰环线横跨三国,其登山线路闻名已久,在这里举办山地越野赛事得天独厚。趁着这股越野赛事的浪潮,UTMB迅速成为了近万人参与的巨形越野跑比赛,国际影响力日益彰显。某种意义上说,UTMB是欧洲现代越野赛的发源。

美国的国家公园保护法案,以国家和政府的名义,将一片大自然以其原有的状态永久的保护。受其影响,美国的“Trail Running”更像是孤独的旅者。在法案的保护下,赛道路线必须严格遵守规则,不能随便“翻山越岭”,公园内单次同时出现在同一地点的人数有着严格的规定,美国的越野跑比赛普遍规模在数百人内,西部100的参赛人数维持在400人以内,硬石100则只有150多人。也因此,这些在美国国内著名的越野赛事,早期在国际上并不出名。

而欧洲没有这种顾虑,欧洲的越野赛事自诞生起,就更加商业化。UTMB更是开启了全球越野爱好人士的狂欢,开放、自由、美丽的勃朗峰向那些喜爱越野苦于没有比赛的人敞开了大门。

中国选手在UTMB的十年

2009年,中国越野选手第一次叩响了这扇大门。那一年,在国内各种户外耐力赛上拿了26个冠军的陈盆滨第一次来到了国际赛场, 以第29名的名次完成了TDS比赛,这是中国选手在UTMB最早的记录。

陈盆滨在UTMB

此后几年,运艳桥、东丽、邢如伶、黄龙、陈春艳、马妍星等优秀中国跑者相继参与到UTMB之中。虽然中国跑者在这场比赛上最好成绩不断被刷新,但在数量庞大的欧美跑者面前,不值一提。这个阶段,中国的参赛人数一直低迷,到2014年,UTMB的中国参赛人数仅为20 人,还不到今年精英选手的数量。

很快,迎来了爆发。2016 年参赛人数达289 人,在欧洲之外的国家里,仅次于日本。到2017年,中国大陆来这里参赛的人数就已经超过日本,位列法国、西班牙、意大利、英国之后排名第五,成为非欧洲国家参赛人数之最。虽然参赛人数在增长,但是中国选手真正散发出光芒是在08年。

2017年8月,越野跑圈后起之秀祁敏,曾在某篇UTMB文章下留言,“什么时候能把机会给有实力的人去参加”。就在这一年,祁敏拿下了国内众多越野赛的冠军,香港一举夺魁。第二年8月,他同中国大陆众多精英跑者一起站在了UTMB赛道上。带头大哥杨家根、运艳桥和阎龙飞,后起之秀姚妙、申加升、贾俄仁加。

这一年,中国大陆共有395 名越野跑者参赛。这一年,贾俄仁加、姚妙在各自组别中获得冠军,祁敏获得了第二名。这一天,无数文章推送表示祝贺,十年征战UTMB,从发出中国声音到彰显中国力量。

2018UTMB的“祁妙”组合

中国越野赛的起步

中国越野跑者在UTMB赛事的表现,和中国本土越野赛事的发展息息相关。20 世纪80 年代,随着越野赛事在美国、欧洲如火如荼地开展,户外运动也传入中国。但是我国正处于经济快速发展时期,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有待提高,作为一种新兴运动,这段时期户外运动在我国发展缓慢,主要集中在北京、广州、深圳、上海、 成都等经济发达地区和大中城市。

在中国举办的越野赛事最早可以追溯到1997年,四川西昌举办了第一届七星国际越野挑战赛,包含越野跑在内的多项户外挑战赛事。这场比赛是品牌商日本七星财团为了在大陆推广品牌,由国际公关公司策划和执行,我国参赛选手都是体制内的运动员。

2002年,杭州几位户外跑步爱好者组织了小范围的跑山小比赛,也就是后来“西湖跑山赛”。

2009年“北京国际越野挑战赛”开始举办,这是THE NORTH FACE为推广品牌发起并主导的比赛,即TNF100系列赛北京站。这场比赛的成功举行标志着中国越野赛商业化的开始。一两年后杭州跑山赛,黔东南100,门头沟100等赛事开始举办并形成规模。

可以说,2009年是以北京国际越野挑战赛举办为标志的中国越野跑赛事的元年。至此中国越野跑赛事站在了起点,但依然保持着缓慢的速度前行。根据杂志亚洲越野的数据,在中国境内,13年之前每年越野赛事不超过10场。

这并不难理解。不同于欧美对户外探险、极限运动的喜爱,在中国历史上,跑步在很长一段时间被看作是劳动者的体力活儿。即使是今天,也有很多人难以理解“自己花钱跑步”这件事儿。在这种观念的背后,隐藏得更闪的是经济根源。如果工资勉强能让一个三口之家吃饱穿暖,又怎么会想着为“无意义”的事情花钱呢?君不见,早期欧美的越野运动也是为了求生存、谋发展,直到二战后,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跟上了,才开始寻求刺激。

而越野这项运动又是有门槛儿的,一要经济能力,相比于穿上跑鞋、运动服就可以轻松上路的马拉松,处于安全考虑,越野赛通常对运动员要求的强制装备可以多达十几项,而越野赛事的报名费也远高于马拉松;二要技术和体力,相比于多在城市起泡的马拉松,越野一般都是50km,100km的长距离,还要穿越草原、树林、高山等复杂地形,面对突发的恶劣天气,对参赛人员的体质和能力要求高得多;三就是运动场地了,来点儿难度,要点儿风光,最好还得加点儿文化。

中国马拉松盛况

自然,中国是不缺场地的,但是缺人。国内户外运动人群基数低,跑步算是对装备、场地要求低的运动了,随着马拉松渐渐火热,一些长期征战马拉松的选手,为了寻求刺激,转战越野跑。国内的越野跑者主要是从马拉松转化而来的,如果没有马拉松人群支持,人可能更少。欧美不一样,几十年的越野历史足够发展出一批自发喜欢越野跑的人。中国的越野跑发展可以说是在夹缝中生存了。

迅速发展的中国越野赛

转折点在2014年。10月20日,著名的“46号文” 《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正式公布,体育产业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推进职业体育改革被明显提出。这一年,被众多人士称为中国体育产业发展的元年。

这一年,中国的越野赛也发生了许多标志性事件。国内的越野赛事数量直线上升达到71场。开始出现专业的赛事公司组织越野赛,在此之前国内赛事以政府协会主办为主,少量民间赛事多出于组织者的个人爱好和兴趣。这一年,港百大陆参赛人数爆发性增长,网络报名3小时内名额告罄。大理100的50公里组别完成SKYRUNNING认证,成为国内首个通过ISF认证的赛事。全年超过10场越野跑赛事在杭州举行,杭州成为目前国内越野赛最多的城市……

从2014年开始,越野跑赛事的发展进入了春天。据不完全统计,2015中国越野赛事继续增加了100场,2016年达347场,到2018年越野赛举办接近500场。

注:1、数据来源为田协注册赛事,以及组委会公开发布的赛事可视化数据。2、数据统计截止时间为2018年12月1日,因此2018年还有部分赛事未纳入统计中

这几年,越野跑赛事的迅速崛起离不开消费升级。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健康和运动,注重生活品质,渴望从拥挤的城市和人群中走出来,回归自然。

“跑步已经成为了中国中产阶级的业余爱好,个人体育观念已在精英跑者和业余跑者的生活中扎根,将以前那种国家主导的体育模式渐抛在身后。”美国人维尔·福特在调查了中国的“跑步热”后说到。

无独有偶,凯瑟琳和米歇尔同样注意到了中国越野跑赛事的迅速发展。2015年,UTMB国际成立,凯瑟琳夫妇计划在各大洲创办像“UTMB”这样的赛事,而中国成为了这项赛事在海外的第一个品牌赛举办地。他们计划,未来,亚洲会有5-10场这样的比赛,也许在中国有3-4个。

时间拉回现在,2018年中国大陆的精英跑者不约而同出战UTMB,并且多人斩获佳绩。也就不难理解了。随着国内越野赛事的开展,这项小众运动的热度和影响力进一步扩大,涌现了一批优秀的明星跑者,他们在国内斩获冠军后,自然会瞄准国际赛事。而这些跑神们的明星效应,也必将带领中国越野赛事走得更远。从这个层面说,2018年仅仅只是个开始,我们还有2019、2020……

有人说,不止是UTMB,等到西部100、莱德维尔、意大利巨人之旅等多项国际著名赛事,都出现众多中国人的面孔时,中国的越野赛事才是真正迎来春天。中国选手在国际越野赛事的路还长着呢,我们,且走且看。

以上内容综合了下列文章报道:

1、UTMB发布十五—世界顶级越野跑赛事将去向何处?户外杂志

2、中国有2亿跑者?美国媒体眼中的“中国跑步热”,究竟长啥样  作者:马作宇 杨鹏来源:澎湃新闻

3、关于越野赛你想知道的那些  文/ Hower 数据/ 跑哪儿大数据团队 

4、UTMB | 霞慕尼,冬奥之源里的山地之光 2015-08-18  拉森 爱燃烧

5、中国大陆选手UTMB征战史,从中国声音到中国力量!2018-08-18 知行合逸

6、2017 UTMB专栏|历史,不只留给学者品味2017-08-30 22:12 读书与跑步

7、越野跑赛事发展概况分析报告  2016-04-29 运动科学论坛 文/海豚

8、2014赛事年终评选| 国内越野跑大事纪 2015-01-07  kaka

9、让我们好好聊聊美国的越野跑  作者:小新新  Salomon萨洛蒙

10、越野跑者的派别 你更偏爱“欧洲派”还是“美国派”?2017-08-04 金刚萌 2017-08-04 

11、关于UTMB环勃朗峰耐力赛的14年变迁2015年09月01日 联合越野

(#12301436@0)
8-29 -04:00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多跑九爷参加的UTMB 了解下 周五中午开赛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户外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