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飘飘

system (_)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榴莲飘飘》
--------------------------------------------------------------------------------
by bingle (bingle) at 2001.5.23 09:34




  国泰飞机果然平稳,不知道是机长的技术高,还是机场的跑道平。反正这次的降落,平稳得不能再平稳了。下了飞机,一边等行李,一边朝出口看。影影绰绰看见几个接机的人,离得太远,看不真切,不知道哪一个是Dalianmao和她的LG。不知道呆会见了Dalianmao她第一句话会说什么,是“吃了吗”还是“扒鸡带了吗”?按照她的性格,应该是第二个,可是我们好歹是第一次见面,总该矜持一下,那么会是第一个。

  提了行李朝外走,安全的过了海关,所有的美食,都带进了新加坡。后来才知道自己纯粹是瞎担心,新加坡根本没有农业,各种植物动物制品,都可以带入。出了海关,一眼我们就认出Dalianmao来了,她也一样,一脸的兴奋,旁边站着的该是她的LG吧。Jenny冲上前和Dalianmao厮认,我被行李拖了后腿,没能听见Daliaomao第一句说什么,可惜。

  因为见过Dalianmao的照片,而且我们和她在网上的聊天时间应该超过100个小时,所以和她没有一点陌生的感觉。虽然她的Nickname是Dalianmao,好像给人感觉是一个顽皮的小女孩,不过从她在论坛上的作风看,估计大多数人还是愿意象看待一个小JJ一样看待她。其实,她比我可年轻多了,就是爱假装深沉,哈哈。不过有一点感觉,我和Jenny是一致的,Dalianmao本人和她在论坛上的形象一样,都让人感觉非常亲切。说不出为什么,总感觉她的眼神特别的柔和,给人一种安静、详和的感觉。

  她的LG平时不怎么上网聊天,是那种惜时如金的事业型选手。我对他的印象非常好,一眼看上去就知道他是一个非常有责任心的人,无论在家庭还是事业上。他和Dalianmao的眼神之间,总是荡漾着幸福。不过有一点是我看走了眼的,下面再表。

  兴奋之下,我们居然跟回家一样,出了机场就直接上了出租车,忘了这是在另一个国家,需要兑换当地的货币。出租车上,Dalianmao的LG安慰我们没关系,可以先用他们的钱。光顾着听Jenny和Dalianmao笑着说东说西了,没有留意新加坡的夜景,不知道从车里看,这个国家晚上是什么样子。

  路上电话不断,Dalianmao俨然是一个聚会总指挥,和happy和BB两个人在空中交换意见。很快车就到了市中心,下了车,发现好热闹。在香港的时候,就觉得长什么样子的人都有,到了新加坡,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不同的肤色,操不同的语言,在我耳边萦绕,我脑子能够想到的只有“听不懂”这三个字。

  Dalianmao带我们来的似乎是一个餐饮中心,里面各种陌生的食物、各种陌生的味道,屡屡让Jenny兴奋不已。到了我们订了桌烧烤店,刚一进门,就看见两个青年站了起来,男孩应该是happy了,女孩就是BB。寒暄了一下,落了座。令我吃惊的是:happy居然把Dalianmao的LG当成了刚下飞机的Bingle,问他累不累。哄笑过后才知道,happy和Dalianmao的LG是第一次见面。看来Dalianmao喜欢把宝贝藏在家里,这一点和她的Nickname倒是很贴切。

  说实话,没见到BB之前,我一直以为她是一个大JJ。之所以得出这个印象,也许因为她用了大写字母做Nickname,也许是因为她和Susse一样爱开玩笑,我根据Susse类推出来的。反正看到她之后,我对自己猜测别人年龄的能力信心大跌。见过BB的人,一定对她印象非常深,无它,Pretty and Smart。(写上面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描述人相貌的能力太差。憋了若干分钟,也只写出了两个词,还是英文。因为如果用公安局的那种描写方法写的话,就会写成干巴巴的:短头发、大眼睛、白皮肤;如果用古人的写法,就成了: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总之两种写法显得都是很怪,还是用不熟悉的英文来写,大家的想象空间更大一些。)

  至于男生happy,如果也用英文的话,只能用handsome来描述了。和happy接触的不多,感觉是一个阳光男孩。见了面,发现确实人如其名,是一个快乐男孩。如果非要说happy的相貌中,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时候,那就是他聪明的脑门。Bingle是一个非常喜欢以貌取人的人,尤其是对长着和自己一样的大脑门的人,Bingle是倍感亲切。提到这里,多说一句,happy的手指果然修长,非常适合弹钢琴、弹键盘、弹棉花。(最后一句是某同志说的,因为害怕报复等原因,我不便透露她的姓名。)

  毫不夸张的讲,这顿饭是我有史以来吃得最饱的一顿。中午在香港机场,吃了一个硕大的鸡腿;下午在飞机上,又吃了两大块鸡胸;还没有消化完,晚上又吃一顿自助的烧烤。Dalianmao两口子热情的把一大盘子鸡翅膀放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分明在他们眼中看到了“这是盛情,不要拒绝”,没有办法,只好使劲往肚子里塞鸡翅膀。

  吃完这顿快乐的烧烤,BB有事先走。Dalianmao带着我们去酒店住下,然后去附近吃著名的榴莲。

  走在路上,我才有机会看到Dalianmao似乎要当妈妈了。我诧异于自己消息的闭塞,和Dalianmao的守口如瓶。我因为对此类事情总是糊里糊涂,搞不清楚,只好悄悄把Jenny拽到一边,问她。Jenny一脸惊异的反问我,你怎么会连这个也不知道?女生和女生之间的默契,难道能达到这种靠眼神交换信息的程度?我只好反省自己,身上没有母性细胞,感觉不出来。怪不得刚才看Daliamao漂亮的脸上,似乎总是覆盖着一种柔和的光晕。

  Bingle憋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向Dalianmao说些什么祝福的话,幸好榴莲摊很快就到了。远远的,没等看见榴莲摊子,我就闻到了一股味道。是那么一种轻轻的草的味道,使劲闻一下,有一种热带气息。什么是热带气息?我也不知道,按照语文老师的说法,这是通感。反正我深吸一口气的时候,脑子里写的就是这四个字:热带气息。

  榴莲的著名之处,就在于它的鼎鼎臭名,连不怎么爱吃水果的Bingle都知道榴莲可远观,不可近闻。去新加坡之前,Dalianmao无数次盛情邀请Jenny一定要品尝榴莲,我心想:榴莲好歹是一种水果,再臭,能臭得过街上的油炸臭豆腐?

  说道这里,肯定很多人对榴莲充满了好奇,为了不吊大家胃口,我提前告诉大家:永远不要猜测不认识水果的味道。

  这次去新加坡,我发现自己对水果的知识真少。见到的水果,我基本上都不认识,更别提尝过它们的味道。榴莲、山竹,是我唯一记住名字的水果,其他那些吃过的没吃过,全都忘了。幸好还能看见熟悉的西瓜,否则真的会以为自己到了另一个星球。

  简短捷说,当几个榴莲和山竹摆到桌子上的时候,Dalianmao夫妻两个和happy已经按耐不住,跃跃欲试了。Dalianmao的LG负责把榴莲弄开,并讲解给我们应该怎么吃。看着他们盯着榴莲的眼神,我觉得应该会很好吃。从榴莲里面拿起最小的一块,刚要仔细瞅瞅,一股暖烘烘的味道扑面而来。说榴莲臭,我觉得是因为人类对于气味的词汇太少,榴莲绝不是臭的,闭上眼睛,想象一下:在暖洋洋的日光下,一丝风也没有,你躺在一个倒满了奶油的木盆里面,奶油在你的身上缓缓的流动,空气似乎都因此而凝固。

  说了半天,这就是榴莲的气味。小心翼翼的摒住气,把那一小块榴莲放到嘴里,咬了一口。这... 这... 这也是水果?面面的,软软的,腻腻的,...总之任何形容榴莲味道的词,和我想象中的水果都靠不上边。爱吃榴莲或者不爱吃榴莲的人,评价榴莲都爱用奶油做比喻,不爱吃榴莲的人,有时候也会用肥肉做比喻。我也说不清楚是什么味道,不亲自试一试,永远不能想象榴莲究竟是什么味道。抬起头,看见Dalianmao和happy在一脸期待的看着我,希望看到我吃完榴莲的表情。

  这么多人看着我,不能给这么多人丢脸。我一闭眼,把刚刚咬下来的那一丝榴莲咽了进去。看到我这个客人也能吃榴莲,他们开心的吃了起来。最让我吃惊的Dalianmao的LG,本以为他和我一样,对于各种食物,没有那么热爱。谁知几个人里面,数他最热爱榴莲,吃得比Dalianmao还多,要不是有我和Jenny这两个客人坐在面前,说不定还会和Dalianmao抢榴莲吃。

  吃了一会,Dalianmao发现我还在努力的吃那一小块,猜到我实在不能吃榴莲,放过了我。我赶紧把这块烫手榴莲丢掉,开始吃山竹。东南亚人称呼榴莲为水果之王,山竹为水果之后。意思是说:吃榴莲,一定要和山竹搭配着吃。按照中医的理论,榴莲吃多了上火,而山竹属于清凉水果,可以去火。山竹的味道确实不错,酸酸的、甜甜的,是我熟悉的水果味道。

  晚上躺在酒店的床上,忽然打了个嗝,立刻空气中充斥了榴莲的味道。唉,不知道做梦的时候,会不会梦见榴莲。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01002@0)
2001-6-14 -05:00

回到话题: Bingle专辑 (1)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人生足迹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0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