饺子随笔(一)----主流

dropoutinmiami (东北的饺子)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经常看到“融入”主流社会的字样。我并不以为然。不禁要问什么是主流社会?洋人的圈子是主流社会?高收入是主流社会?议政是主流社会?

我不知道什么是主流社会。过去三十年里,被“主流”的东西东支西支,已经迷失了自己。在“学习好”是“主流”时,我在“主流”里,被同学羡慕,被老师吹捧,给家族增光。高考过去了十五年,还念念不忘地和LG吹嘘自己如何如何全省前五名。在自己第四次提起自己的光荣历史时,LG实在忍不住说“THOSE WERE JUST GRADES”我一时说不出话来。想了许久,终于放下了那个“分数情结”,是啊,那只是分数而已,可在17岁以前被整个“主流”看成是唯一的标准。我不再为此炫耀,相反,我为自己感到悲哀。

在科学家是“主流”时,考入了科学家的摇篮,选了一门最代表“主流”的学科-物理学。真的喜欢吗?请别问我,那时候的选择只有两种:理工科还是文科。理工科里是理科还是工科。理科里是物理还是数学抑或是化学。我没有选择,或说“主流”给了我选择。可幸的是我真的喜欢物理,至今也没为这个选择后悔。这个MIND BENDING学科给了我分析能力和思考的习惯。

在大学的校园里,“主流”又变成了出国的同义词。看到同学们头悬梁锥刺骨地考托考G,我也心动。只是太平洋阻断的初恋,让我永远不想蹋上美利坚这块土地。我飘出了“主流”,是这么惶恐,是这样的迷惑。身边纷纷路过的人群,急着搭乘漂洋过海的航班,投给我同情或鄙夷的目光。父母也小心翼翼地问,为什么不出国。

家庭的变故把我推进商海,也把我又推进了“主流”。只不过这个“主流”不再以科学家为荣,倒是身家几何,成为他人衡量成功的标志。

三十岁了,又一次起航。不同的是这次不是追逐“主流”(尽管在很多人眼里还是主流)。而是在完成了家庭的责任,终于想起来问自己,你到底想要什么。悲哀的是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因为从来没有想过。

又过了两年,虽然寻觅还没有结果,但是有一点很明确,那就是不再被“主流”所左右,我要做回自己。

一位我很尊敬的法律教授问起我的五年计划,我好不含糊地回答五年内年薪7位数。而昨天恰巧又碰到她,我告诉她我的五年计划改变了。我的新五年计划是退休,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偶尔做作PART TIME。“WOW,THAT IS INTERESTING”她说。

是的,THAT IS INTERESTING。注定了我不再入“主流”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01148@0)
2001-6-14 -05:00

回到话题: 饺子随笔(一)----主流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01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