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石牛:我的父亲老土穷

zeh (sosleepy)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石牛:我的父亲老土穷


俗话说“子不嫌母丑,狗不嫌主穷”,当年的石牛却不仅嫌父亲穷,更是嫌父亲又老又土。

父亲老。祖父在三十多岁时早逝,留下父亲和姑妈一对儿女。家里实在是无奈,姑妈在她四岁时就送养了,留下祖母和父亲相依为命。父亲从小就得为生计奔波:儿童时和祖母一起在沅江一带要过饭;九岁的父亲给有钱人养过牛;十多岁时在洞庭湖捕过鱼;到二十多时在别人家当长工。父亲和母亲是解放那年结的婚,父亲已是快三十的大龄青年了。母亲一共生过九个孩子,可由于饥荒、疾病和意外,只留下石牛兄弟姐妹五个。等到母亲生下最小的石牛时,父亲已是五十而知天命的年龄。童年的石牛和父亲一同外出时,有人常常会惊奇:“老牛啊,你还有这么细的崽?”父亲总是咧开大嘴,粗糙的双手搓得沙沙晌:“呵呵,这是老四,我的满崽子”。

父亲穷。七十年代的湖南家乡真穷,这么一大家子,吃就是父亲面临的大问题: 小时候石牛全家几乎没有美美的吃过一顿饱白米饭,每顿就是一大锅红薯,夹着一点点大米。肉、鸡蛋、鱼,全要用来换钱以购买生活必需品,要留着给孩子们上学,要留着为儿子们讨堂客,为女儿们置嫁妆。甚至于油,还是母亲每次炒菜时拿出那几块大肥肉,在烧红的菜锅里熘几圈:“猪油炒出来的蔬菜很香”,石牛母亲常常告诉大家,不过这几块大肥肉是要重复用上几个星期的。要使这么多嘴巴有的吃,家里每个人都在忙,父亲更是忙了。小时候的石牛几乎不知道父亲每晚什么时候睡的觉,每天什么时候起的床,父亲总是在稻田里,菜地里,自留山上或茶场里干活。唯一记得的一次是,有一天早上,石牛在床上和父亲猜谜子:“谜子谜,西边立;绣花针,挑不起,那是什么?”“人的影子”。父亲:“小小相公本姓虫,偷着太阳当灯笼;无光黑暗走天下,日头出来影无踪……”。“那是萤火虫,我都听娘讲过。”石牛没有等父亲说完,就叫了起来。“那好吧,爷给你讲‘朱洪武血洗湖南’故事:朱洪武刚生下来不久,天就开始下大雨,下了三天三夜。三天三夜啊,你想能不发大水吗?土啊、地啊都淹了,房子倒了,很多人都淹死了。没办法,朱洪武的娘只好把朱洪武放到一个脚盆里。这个脚盆漂啊漂,漂到一个山脚下,刚好,山上尼姑庵的一个年青尼姑…….”。可惜,故事没有讲完,石牛娘就叫父亲起床了。

家里这么穷,石牛却记得父亲给石牛买过一个玩具。那是石牛五或六岁时,父亲去城里开会,不知为何带上了石牛。石牛就是那一年第一次看到火车,第一次坐了汽车、船。回家时,父亲给石牛买了一件蓝白相间的海军衫。最令石牛高兴的是,父亲竟然买了一个可以喷水的小手枪。自然,父亲的乱花钱受到母亲的责备,也让大石牛三岁的姐姐极不高兴。那时小孩们玩的最多的就是打仗,常常自封什么军长、司令的。那把小手枪确实让石牛威风了几个月。后来,石牛拿枪喷火时,靠得太近,把枪口烧坏了,让石牛伤心很久。

父亲土。父亲很木讷,不爱和人交往,更不用说和女人们说话的了。这当然和母亲管得严有关系:听二牛讲,母亲特爱吃醋。父亲不识字,“我斗大的字能认两箩筐”,父亲常常自嘲。不过,父亲有一本满是名字的族谱,常常给石牛看:“我们牛家祖谱是‘祖德流芳远,祠堂世袭洪;云华统册印,最后起英雄’,你祖父是袭字辈,我是洪字辈,字洪章,你是云字辈。你祖父可是一个秀才,我五岁他就死了,我没机会读书。现在二牛和三牛是没希望了,四牛你好好读”。

石牛读高中年代,在高考之前有一次预考。石牛回到学校准备高考时,发现很多同学没有通过预考了。少了很多同学,连寝室也换成小的:在新建大楼二层的宿舍,只能放四张高低床。 石牛原来住的教室,有二十多高低床,两个班的男生都住在一起。唯一不变的是,洗过的衣服还是只能在宿舍里晾干。五月底的一天闷热的中午,石牛和室友正准备午睡。忽然对面上铺的立志叫道:“石牛,你爷来了。”石牛拨开晾着衣服往门口一看,只见父亲站在宿舍门口:父亲总是穿着那件乳白色的衬衣,肩膀上和袖口上的母亲精心打的补丁,仔细看的话还是很明显。裤子是一条不灰不黑的大布裤,脚上永远是双洗得发白的解放鞋。手上却一手提着一只玻璃瓶:微微佝偻着背的父亲正咧着嘴冲立志笑呢。石牛急忙从上铺爬下了,穿上拖鞋,接过那两个瓶子,就把父亲往楼下领:石牛总是不愿意让父亲过多的停留在同学们的目光里。“一瓶补脑汁,一瓶脑乐静,你补补脑子吧。这是二十块钱,买点肉吃”。下了楼,走到操坪,父亲一边走一边说道。“五分钱一份南瓜或冬瓜,豆腐香干一毛五,炒肉就要三毛了,二十块钱可能吃上好多肉啦”,石牛想道。要知道,石牛一个月的伙食费一般是九块,另加二十可不得了。学校是围墙全封闭的,出了校门,去车站方向得沿着围墙走那二百多米的小巷,石牛就跟在父亲后面慢慢地往车站方向走着。父亲平常寡言,脸上却时刻挂着微笑,就要到小巷口了,父亲一路上再没有说话,石牛虽意识到父亲脸色有点阴沉, 但并不感到意外:“爷,午睡只一个小时,我下午还有四节课,我得回去了”。“你回去吧”,父亲头也不回,自顾自的走了。

高考回家石牛才知道,母亲的阑尾炎导致肠穿孔,父亲来学校的前一天,在离家五十多里的医院刚做了手术。因为母亲的手术,父亲收到了一些礼品和钱,父亲和母亲商量,由父亲第二天来学校看看石牛,送些东西。“你就要高考。你娘说,就算她死在手术台上,也不会告诉你的”,父亲后来说。九八年秋天,二牛打电话给石牛,说父亲病重,想看石牛一眼。父亲已是不能离床,石牛陪父亲睡了三晚,第四天临走时,父亲问“四牛,你多少钱一个月?”,“我刚参加工作,工资三百八十多,加奖金补助,一千左右”。“你娘来牛家四十多年了,受尽了苦没赏过福,你以后要照顾好娘”。“好”,石牛回答。等到一月后,石牛把父亲抱下床时,父亲的身体已是冰冷,僵硬,沉重。去年冬天,母亲跟随父亲去了。父亲,我不知你是否满意你满崽子的当年承诺。

父亲你活在儿子的心里,儿子却为了你的爱和期待活着。



---- 石牛于二零一六年父亲节。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0161166@0)
2016-6-21 -05: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石牛:我的父亲老土穷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人生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