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上海女人看日本男人

guest ()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来日本多年,有一件事一直未见改善:那就是在非节假日的每天早上,从东京的外围开到东京都中心的上行电铁比国内的公共汽车还要挤,以至于各个车站每天早上从7点到9点都雇用一批年轻力壮的临时工(大都是学生),其工作是将人与所携带的皮包等物推进车门之内,让车门擦着人体的各个部位艰难地关上。挤得水泄不通、连气也透不过来的车厢里竟然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人移动、也没有人嚷嚷,等到下一站一开门,车门口走道站着的人便随着人流退出车厢、让过下车的人、再依次排在等候上车的人的队列后面、再次挤入车内……

  回想起初到日本时,每天早上挤进象沙丁鱼罐头一样的电车去日语学校上课,正午放学后就必须就必须急匆匆地直奔电铁车站,赶着去西餐馆打工。那时电铁就比较空,我便坐在座位上,在有意无意的观察中,有了一个“大发现”:在视觉上中国与日本的最大不同是——男人!

  按理说日本人与居住在中国东南沿海一带的人的脸型基本上相似,同样是东亚地区,为什么日本的男人外表会使我有身处异国他乡的感觉呢?

  我们平时称呼“小日本”有两个意思:一是日本与我国相比面积小,二是日本人个子小。 前者无可非议,后者已今非昔喻!那些平时挤电铁的上班族男人们,给我的普遍印象,就是比我看惯了的上海男人个子高大魁梧,有一种我想象中的北方的山东大汉的感觉(我没有去过山东)。他们不但有身高,而且肩部有宽度,几乎没有弓背的。西装革履一穿戴、再加一皮包,确是风度不凡。而且这样的男士在公共场所、大街上比比皆是……

  回过头来想想,当时上海的高个子男士基本上都是绿豆芽形的:高而窄、往上有点弯,身材中等的男士或是瘦窄、或是胖圆形的。平时服装基本上是毛衣与茄克再加牛仔或西裤。有的人还喜欢把手插在兜里在大街上逛……

  这不,在视觉上一目了然:国家不同了!

  尽管异国的“异”字还包括了建筑物、女人、语言、广告文字、靠左行的交通规则……   这些都要更进一步仔细一点的观察才能进入视觉之中,而且在商业街上,泛泛一瞥,似乎与南京路、淮海路、神皇庙没什么两样,但稍将视线放近,看到这些街上行走的男人们,就能马上明白自己身在异乡。

  “你们发现没有,日本男人要比想象中帅多了?”

  我将这一“发现”告诉班上的同学。

  “我的大姐呀,看你平时这么老实,怎么偷看起男人来了呀?”

  我被他们哄笑得头都抬不起来了……

  按照想象,日本人的形象是既矮瘦又佝偻,历史上所称的矮人国就是现在的日本国,还有那电影中的日本鬼子的样子……其实在日本呆久了就知道,我们所想象的日本人的形象确实是真的,但是那些人现在的年龄都基本上在65岁以上。试想战争结束时这批人才十多岁,处于生长发育期,本来是以素食为主的日本,再加上营养不足,个子自然不可能高大。美军占领日本之后,日本正面临着严重的缺粮危机。为了首先确保孩子们的营养,在以麦克阿瑟为首的联合国军监督下成立的日本新国会,通过了一项具有历史意义的法案,就是实行“给食制”:即从保育院到高中的所有学校的学生的中午餐由国家提供。从此学生能吃到自己的家长根本买不起或买不到的肉类、蛋白类和奶制品等。只是午餐内容全是汉堡、西洋肉肠、炸土豆等等美式大餐,当然吃饭的工具也由和式的筷子换成了西式的刀叉。这个制度一直延续到日本已经很发达的今天,当今的学生与家长们都并不稀罕这顿午餐,有的甚至已对此表示讨厌,因为集体给食在夏天容易引起集团性的食物中毒。曾经受益于这一措施的五、六十岁的上了年纪的人也非常感概地告诉我:“麦克阿瑟真是非常聪明与有远见,他让孩子从小就习惯于美式食品的味道,实际上是为美国永远占领日本食品市场打开了一扇永远不关的大门!”

  正是由于这个在战后吃洋食的原因,现在五六十岁的人长得矮小结实、三四十岁的人长得魁梧、二十来岁的人长得高大。如果到一个三代齐全的家庭(现在已经很少见了)去做客,你会发现很有趣的现象:一米四十几公分的祖母与一米五十几的祖父;一米六七十的儿子与一米五六十的媳妇;一米六七十的孙女与一米八九十的孙子。

  本来亚洲妇女的腿形就比不上欧洲妇女,日本妇女的腿形在亚洲还属于最难看的,粗胖的罗圈腿占了很大的比例。也正是吃了几代洋食的原因,现在许多二十多岁的日本女孩子的腿形已经能与欧洲女孩的腿形比美,这当然是题外话了。

  以上所述只是因为食品与营养改变了现代日本人的身材,至于为什么现代日本男人高大而不弓背,原因是日本中学男生的校服,竟然是“中山装”!

  “中山装”,顾名思义,可能就是国父孙中山将日本的学生装带回了中国。我个人推断:参照这种学生装,设计出了北伐军的军装;南昌起义与秋收起义在井冈山汇合后,再参考苏联红军的军装式样,诞生了中国工农红军的军装;国共合作抗日时又变成了与国民党军队统一式样的八路军、新四军服装;国共内战时又恢复了接近红军军装式样的解放军装。解放后西装被打入“冷宫”,正统的服装只能由解放军装演变了,这就是所谓的“人民装”——毛泽东时代的象征之一!说得准确一点,“人民装”竟然是日本学生装的孙子或重孙。

  “人民装”的老祖宗毕竟与那些离经叛道的儿孙辈们不同,它的领子高而硬,肩部也有硬衬,它将头部与背部固定成一平面,这样男生们的身体的姿势就被矫正得很好了。而又回过头来想想,现在的中国,“人民装”快要成为文物了!

  日本男人还有一个特点:头发总是疏理得每天都象从理发店里走出来的一样。由于西方的许多生活习惯已经完全融入了日常的衣食住行之中,再加上自己的传统与独特的温泉资源,每天泡浴、洗澡完了后,总能自己把头发吹得根根错落有至,绝不比剃头店师傅做得差。相比之下我们的男同胞,就是极少数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的、在日本已经经过多年磨练,言行、举止、穿着都与日本人相同的情况下,我还是能看出他是从大陆来的——他的头发是披散在头上的!可能是他洗完头之后没有吹好,要么就是摩丝用得不对,或者就是他的功夫不象“鬼子们”那么炉火纯青!

  在日本住久了,就会明白日本男人是非常讲究穿着的。什么样的场合、什么样的身份,穿什么样的衣服,而且特别注意配套。以西装为例,什么样的季节用什么样的料子是服装店操心的事:春秋季与冬季、夏季使用的料子与颜色都各有特色。非常有趣的是,每年快到初夏时,电视里的广告就开始宣传夏季出售的西装是多么透气、凉快,腋窝下面就好象有一个风扇在吹,似乎穿上那种西装比不穿还要凉快(其原因后面会讲)!男士们特别注意服装整体的协调:首先是颜色的协调,如藏青的西装里面是浅兰的西装衬衫、再加带有藏青条纹的领带,脚上的袜子也一定是浅兰或藏青,西装皮鞋假如是棕色的话,手中的皮包也一定是棕色的。他们决不会上面身着西服,下面脚蹬球鞋;或是在牛仔裤的下面穿一双西装皮鞋。无论是去上班还是去休闲,男士们总要在镜子前比划一番,不比女人化妆下的功夫少。

  另外,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白领上班族、兰领工人、自由社会人、退休老人等各类人各种衣服,绝对不会有交叉穿的。凡是星期一至星期五,在公共场所穿西装的男人占了多数;星期六与星期天则大多是从上到下穿着宽松的休闲服的人。

  大学的男生平时基本上都是脚蹬球鞋或拖鞋,宽松牛仔裤、牛仔式布上衣,有时还外加一件短小的牛仔式背心,里长外短、松松垮垮、涕涕溻溻。尽管如此,看上去倒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在我过去曾经学习过的大学里,如果看到衬衣都束进紧身牛仔裤里、脚蹬一双西装皮鞋、外加一件收边夹克衫的,肯定是男同胞无异!这样的穿着如果在国内的话,肯定会认为他们英俊潇洒,但是在这里却会感到他们是那么地别扭。

  在国内,正宗的西装(不包括皱巴巴、软披披地拈在身上的、仿造的那种)由于价格不菲,一般的男士大多在节假日出们、拜访丈母娘、重要朋友聚会、参加婚礼等应酬时才穿。有地位、有金钱者则在平时也有多套可以换着穿。总之穿西装代表了一种时尚、地位或权力。 而在日本,那些白领上班族们穿西装其实是出于无奈,普通工薪阶层穿西装是没有自由的。那儿有许多看不见的传统规矩,首先是颜色不许鲜、跳、淡。一般只能是藏青或灰色(从淡灰到深灰),衬衫只能是素色,领带也必须是素色(上面或是深色条纹或是格纹)。其次服装样式必须是单排扣、且衣裤必须是同一颜色。究其原因,是为了向上级表示他的谦逊与地位的卑微,说直了就是表示他是奴隶的地位。那套背在他们身上的西装象征着“枷锁”!

  他们春夏秋冬一年四季只要是上班的日子永远穿着这套“枷锁”:在三九寒冬他们也只穿着一层薄薄的西装在街上走,他们没有在西装里面穿棉毛衫、裤或毛衣的习惯,再说得露骨一点,西裤里面就两条光腿,目的是为了保持服装不走样。不象咱男同胞穿西装的标准模式:西服里面肯定有一件三角领的羊毛衫,露出领带的上部与衬衫,再作进一步推测,在三九寒冬的男同胞们决不会是光着两条脚丫子直接就套一条单裤的吧?在大热天,可以说是日本西装族的活地狱:在将近摄氏四十度的赤热炎炎下,照样背着这套“盔甲”走在路上!看那大滴的汗水从发里、额上、颈后渗出、淌下……他们除了用手巾纸擦一下以外,为了工作需要照样能忍耐!在我看来,日本的工薪阶层穿西装可以说是忍辱负重,实在可怜!可想而知,大学生们之所以衣服穿得闲散,是因为他们要尽情地享受一下在参加工作之前最后的一段自由时光。

  在国内,单排扣西服与双排扣西服只是流行的式样不同而已,而这里穿单排扣西装是自谦的表示,穿双排扣西服则是在自我放松、比较随和的场合穿,如:在仅仅自己是上级的情况下、或者是参加同僚聚会及娱乐等。在日本很难在上班的地方看到穿羊毛衫之类的男士,唯一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我过去上班过的那家大公司的社长,就是他与咱们男同胞挺象的,领子敞开的衬衫外面套了一件羊毛背心,在公司里荡来荡去,监视大家的工作。

  与工薪阶层相反,穿着跳眼的西服、衬衫,再加一条鲜艳的大花领带的人,基本上是晚上在专门为女人服务的店里打工的男店员,那些人集中在少有的几条欢乐街(如池袋、新宿等)的夜里。在那些店里,女客人们为了讨得自己喜欢的男士的一笑,竟然一个晚上可以化相当于五千到一万美金作小费。最近警察正在严厉打击这些谋取暴利的“邪店”,抓走了七八个领头的。穿这类西装的除了上述的那类男士以外,还有就是流氓了,俗称“雅固杂”。他们还有两个特征,就是纹身刺花与戴太阳眼镜。在此我提醒各位:如果将来来日本旅游,千万不要戴太阳眼镜,否则会被认为是流氓。这不是开玩笑,在日本社会就是以穿戴来将人分类的。

  星期六与星期天以及国定假日是西装族奴隶们卸掉枷锁的日子,可以快快乐乐地穿着T恤、球鞋、凉鞋与宽松裤,带着家族们去郊外、公园等场所彻底放松一下。而那些有钱有势的人则聚在一起打打高尔夫,他们的穿戴大多是比较考究的宽松的西装夹克,即里面不用穿西式衬衫及系领带,取而代之的是T恤、牛仔衬衫及毛衣等,下面是一条与上装配套的、但颜色与之相异宽松西裤。

  中国男士与日本男士在外形上的不同不是我个人的主观偏见,有一例为证:几年前我带着两个日本男学生去国内暑假旅游,当时国内公园对外宾的门票特别贵,我家里的弟妹们给他们花了装,穿得旧旧的、再戴一鼎草帽,夹在我们的人堆里,想以内宾的身份混进去——没想到硬是叫看门的给认出来了!结果钱还是没有省成。

  记得前年夏天去加拿大温哥华旅游时,朋友带着我去逛超市。在空阔的停车场上,我们前面的一辆灰蒙蒙的车里走出一位戴眼镜的亚洲男士,他身穿一件淡灰兰的类似的确凉的衬衫,将其束进中灰色的类似涤棉的裤子里,卷着双袖……被风一吹,那软披披的衣服鼓的鼓、瘪的瘪,也不用看脚上是不是穿着卡普龙的袜子,可以肯定是我的同胞!我一时分不清自己的脚是踏在北美大陆上还是在中国大陆的乡下。

  听朋友说他们在加拿大很少买服装的,几乎都是从国内带来的。因为洋人的尺寸都很大,不适合亚洲人的身材。这使我感到在日本还是很幸运的:不用为找不到不合身的服装而发愁。 在此我建议各位男同胞如果回国时路过日本的话,不妨挑几套合身的正宗的服装(这可能与某些提议抵制日货的人唱反调)。说句心里话,在日本正而八经的店里出售的服装,就是写着“中国制造”的,也比国内出售的质量要好,价格也并不一定比国内贵多少。

  从当代日本男人的外观以及日本人身材的变迁,可以感觉到日本在战后的历史及日本社会的一个小小的侧面:其中有无奈、有辛酸,也有一种东西文化融合后的文明,是好是坏,难以断言。但是对于我们无论是物质文明还是精神文明都较之落后的情况下,他们的某些方面是否有一点点值得咱们借鉴的地方呢?

  最后再开一句玩笑:从日本人身材的变迁可以推想,再过五十年咱们这一代在海外的同胞们的孙子、曾孙子的体格一定非常高大健壮,并且经过几代西洋文化的熏陶,气度一定非凡高雅,其帅的程度不会比白人鬼佬差、超过日本是肯定的!因为我们的体型资质自古代就优于于他们……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03286@0)
2001-6-16 -05:00

回到话题: 一个上海女人看日本男人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03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