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竹园里旧事---致五年2班的老师同学们

homestrong (new-kid-in-town)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提起竹园里这条小巷,对于咱们这批八十年代西山小学的同学们,是再也熟悉不过的地方了。那是咱们离家上课和放学回家必经之路,许多兄弟伙伴的前门后院也都在那里,更是放学以后或周末放假咱们这帮百无聊赖的野孩子免费入场的儿童乐园。

竹园里的一头在县东路,拐个弯就是咱西山小学的大门啦。进入大门后要通过一条幽长深沉的隧道才能到达学校的大院,这校门颇有点古城城门的味道。这里每天最热闹的时分要算下午一点钟左右,此刻学校的铁丝网大门紧闭,零星几个值日生在里头守门,臂上围着红袖章。一门相隔,外面却群情汹涌,一大批哥们挤在门边,手里各拿一个乒乓球拍,争先恐后抢着进校门,俨然一副攻门的架势。学校里的乒乓球枱寥寥可数绝无仅有,等芝麻开门之时,只有最先挤进去的几位同学才能占到球枱。不过这样争枱的热闹现在早已作古啦,换成千禧世代的今日,咱们罗校长随便搞个网上预约就能天下太平了。

离开校门放学回家,竹园里是必经之道。蜿蜒前行的麻石板大街有时窄小有时阔落,两旁多半是青砖红瓦的矮房子一家紧挨着一家,墙面多半都刷了白灰,老旧却并不显得破落。学校走出来不到百步就到了咱们小羊羔同学的家了,他家离学校确实超级的近,大可以听到上课的铃声以后才动身上学,回到教室老师该也不太会计他迟到的。我们经常去小羊羔家里玩,离学校近是个原因,更紧要的是他家也有一张跟学校那些大小一样的乒乓球枱。咱们平时在学校外头也有打乒乓球的,不过球枱要不就是公园里的一张长石板凳,要不就是家里的那条木茶几,能够在标准的球枱上来翻较量,那可真算得上奢侈。虽然小羊羔的球枱安置在他家前院旁边一间不大的储物室里,硕大的球枱把房间酿得饱满,双方球员动作稍大也许就会撞墙,不过咱们还是非常愿意光顾他家这个迷你球室的。通常都是三五成群一起去,球枱四周围了一圈人。人那么多,一对一7盘4胜的比赛谁还有耐心等呀,所有咱们一般会玩“入雪柜”,把所有人分成两队打对抗赛,双方各派一人开打,不过只打3分,打输了的那人就被打入雪柜冷藏啦,只能暂时作壁上观,直等到己方球员赢回一场才有机会解冻出来了。

从小羊羔的家出来,沿着竹园里继续往前走,没多远到了一个分岔口。放学的时候我从分岔口出去可以回家的,而且那也是我喜欢的路,因为出去马路(文秀路)对面就是咱大良镇中心的田径运动场,从那儿回家经常会碰到好玩的。马路的这边有家挺大的百货商店,里面多半是卖吃的,不过我买得起的也就只有那一分钱两颗的彩色波珠糖了,虽然那些波珠挺大一颗的,看起来也蛮划算。过了马路我偶尔会弯到运动场一角露天的灯光球场,镇里重要的篮球比赛都会在这儿打的,球场边上观众席一圈一圈台阶式层层往上爬升,很有点古罗马斗兽场的气势。或者穿过田径场会一口气爬上高高的麻石台阶到山顶,到那古老的人民礼堂外看看那阴森的地下防空洞,找找外墙上那传说中的子弹孔。更多的时候我会在田径场中间的草地上踢一会儿足球再走,那儿的足球场是全民共享的,谁愿意在那儿踢都行。当时猪袋脚法好,速度快,好像卡通片《足球小将》里的戴翅伟,我总是踢不过他的。经常一起踢的还有林源三啦,他当然是因为喜欢守门才得到这个绰号的。球场里的青草长得很长的时候,我们还会一边踢球,一边在草地上把每两棵草打一个死结,做成一个个隐秘的绊马索。如果踢球的人在奔跑中脚不幸被绊马索套上了,绊倒在地人仰马翻,咱们不被乐炸了才怪呢。

如果不出那分岔口而继续在竹园里溜达,要走出这条崎岖小巷,大概还剩下一半的路吧。走着走着就会看到那棵老态龙钟的鸡蛋花树,埋藏在它旁边一幢四层楼公寓里。老树不高,树干上许多横枝分叉,树皮尽是疙瘩一点也不光滑。等到鸡蛋花开满树的季节,我们自然轻易地翻到树上,闻闻哪朵花最香,摘下来带回家。四层楼的公寓里头,有咱们班两个菜头的家,我们一般不太去他们的家玩,因为爬楼梯嫌麻烦。要玩的话宁愿去小巷斜对面的猪袋家,那儿的公寓楼虽然也有三层,幸运的是猪袋的家在一楼。更难得的那是一幢环形的四方围城,唯一的入口开在竹园里这边,另外一边则依着山边而建,围城中间的露天的大院正好是咱们“刀枪”(抓迷藏)的好地方。玩“刀枪”的最佳时分当数晚饭过后,黑夜降临,院子里灯光昏暗,地形复杂,找个地方藏起来一点都不难。最惨的肯定是猜拳输了数完数以后要把所有藏起来的人逐一找出来的那位兄弟啦(这刀枪玩起来提心吊胆充满刺激,女孩子一般很少跟我们一起玩的)。虽然他手上拿一支无形的“枪”,只要在黑暗当中远远地看到了谁的身影,能够大声喊出那人的名字,无需子弹,那人就会被“打死”了。不过他在明,藏的人在暗,蹲在楼梯底下的,伏在花丛当中的,有的跑到楼上的走廊角落,有的还爬到了山边的石头缝里。藏的人个个手中拿的却是一把看不见的“刀”,只要拿“枪”的人靠近自己的藏身之处,他便会出其不意快如闪电般扑出来,刀光剑影,砍向拿枪的。拿枪的如果被碰到了就算是被“砍”中了,他就算输,游戏重头开始。刚刚在漆黑中被砍倒,惊魂未定且心有余悸,悲惨的拿枪人数完数以后又得硬着头皮再次上阵,伴随着惊恐在黑暗当中再次摸索了。

兄弟伙伴的家门几乎都拍过了,好玩的地方也差不多游荡过一遍,竹园里也最终走到了尽头。走出小巷后豁然开朗,旁边就是新戏院的大门口,门口的几棵白玉兰树干挺拔,枝叶茂盛,树底林荫下凉风有送,清新的花香随风飘散。偶尔会看到头戴斗笠的大婶在戏院门口向路人兜售刚刚摘下来的玉兰,含苞待放的白花像一把把没打开的小伞,整齐的排列在不大盘子里,也不过仅二三十朵而已,不知道大婶能赚到几个钱呢。不过花虽娇小,拿回家里供在神枱上,也可以让一家人享受好几天的清香了。我当然不会花半分钱去买玉兰花,不过我的零钱也没有省下来,却都让戏院旁边一家店铺里的电子游戏机给吃掉了。只要我能够辛辛苦苦节衣缩食省下来几毛零钱,放学以后我必直奔那家电子游戏机店。手里捏着零钱换来的仅三五个代币,我自然是挑那些我玩得好的游戏机来打,尽量多玩一阵,坚持到底就是胜利。吃鬼的游戏我是自小玩大的,把那四个小鬼胡弄在各局迷宫当中,难不到我。不过我最擅长的还是打中途岛空战“1943”,为了能够通关爆机,直到击沉最后一艘航母“大和号”,我高度重视,随身带着笔记本,边打边记录那些关键情节,比期末考试还要认真。这“1943”我一个代币玩上半个小时一点问题没有,到了后来打“街霸”就没那么运气啦,因为常常使不出绝招而被人K.O.,早早花光了零钱只好悻悻地回家了。

时代变迁,转眼数十年,如今咱们的母校西山小学早已经易址重建而且开枝散叶,广设分校了。而竹园里这条昔日无人不知的老街,现在却已经在地图上彻底消失了踪影。不知道那儿还剩下几家饱经风雨的老房子,还留下了几块历尽磨练的麻石地板呢?有机会我一定要回去看看,回去寻找那些早已尘封的青葱岁月,回去重温那些天真幼稚的童年往事,回去聚首那些分别已久的老师和同学。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0355522@0)
2016-10-13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竹园里旧事---致五年2班的老师同学们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