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1. 密特朗总统的最后晚餐——吃的罪恶

cc-pc (I am nobody)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密特朗总统的政绩我不感兴趣,但他这个人却挺有意思。首先,他热爱文学。据说,每晚工作不管多晚,总会读两小时的书再睡觉。他的文字逻辑严谨,思路缜密。出版了好几本书,令不少读书人都自愧不如。他像克林顿那样花心滥情,有情人,有私生女,作为总统,他竟然高调地带着私生女参加宴请日本客人的晚宴。他还像尼克松那样搞监听。亏得这是在法国,法国人民原谅他,他没有像尼克松那样下台,甚至也没有像克林顿那样遭到弹劾。

这本书的最后一个故事是他那顿最有名的最后的晚餐。怎么法国总统似乎都贪吃?密特朗希拉克都有这毛病。1995年年底的密特朗总统,癌症已到晚期,为时不多,他自己也知道,故而邀请好友一聚,共进新年晚餐。这顿晚餐,牡蛎,鹅肝酱,阉鸡,最有名的一道菜是ortolan。
Ortolan据说是比人的拇指大不了多少的小鸟。吃法是这样的:捉到这小鸟后,把它关在黑笼子里,古时候更残酷,干脆把它的眼弄瞎,然后喂它吃东西。这种小鸟看不见后,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停地吃,直吃到它有原来的四倍大时,再把它活生生地浸泡到雅文邑(Armagnac)白兰地中,再拔去羽毛,烹制,趁热上桌。

烹饪过程本来就够残酷,吃法更是搞笑。食客们头上盖着餐巾,在黑暗中低头悄悄地吃。据说这样是为了更好地享用品味食物,不受打扰;对此说法,我报以哂笑。我是不相信用餐巾蒙头能吃出什么奇珍异味。看那些画面,我只想到遮羞布三字。莫不如中国人高谈阔笑间大啖狗肉来得坦荡痛快!其实,也有说是愧于被上帝看见他们的放纵才披上餐巾的。

这顿晚餐,密特朗总统吃了细细品尝了两只ortolan,还吃了三打牡蛎、鹅肝和阉鸡。第二天开始他拒绝进食,他说,“I’m fed up with myself。”八天后去世。难怪"饕餮"被列入七重罪之一。这种死法很难用泰山或鸿毛来衡量,别是一家。

法国人吃ortolan的传统,就如中国人吃狗肉一样,上不了台面, 受人诟病。由于Ortolan的数量急剧减少,法国1999年开始禁止捕杀。法国南部每年夏天都有三万只野生圃鹀被选择性捕杀。一只圃鹀在黑市上可以卖出150欧元的价格(合189美元)。法国大厨们不顾动物爱好者的反对,在努力申请解除强制令,认为不能让法国美食传统灭绝。

关于吃,什么可以吃,什么不可以吃,吃什么就是残忍?对于良心未泯的肉食者而言,我想应该是吃了不至于有罪恶感,动物在离世之时未受到虐待。我向来不接受素食者的素食理由是同情动物,尊重生命。不要跟我说只有动物才有生命,植物就没有?据科学家研究,植物不仅有生命也有感情,当兔子靠近胡萝卜的时候,胡萝卜也会颤抖。所以,你可以素食,但不要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https://static01.nyt.com/images/2014/10/15/dining/15JPORTOLAN1/JP-ORTOLAN1-master675.jpg
(#10500502@0)
2016-12-20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12月之书: Love and Other Ways of Dying,作者Michael Paterniti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