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4. 十五年的滞留 ——现代版奥德赛 ?

cc-pc (I am nobody)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有这么一个伊朗人Mehran Karimi Nasseri,从1988年到2006年,他在法国戴高乐机场Terminal 1生活了十八年。文章标题所说的十五年,可能因为作者成文于2003年。

Mehran出生于伊朗,父亲是石油公司的工程师,有五个兄弟姐妹。本来生活富足快乐,但二十三岁那年父亲去世后,母亲给他一个晴天霹雳:他不是她的亲生儿子,是他父亲与同公司的一个英国护士的私生子。为了让他父亲免因通奸受石刑处罚,她隐瞒下来,抚养了他。现在她丈夫去世,一切应该真相大白。她让他离开这个家。没办法,他跟不是母亲的母亲答成协议,他去英国留学,离开家,但母亲为他提供生活费。于是,他在英国又过了三年无忧无虑的生活,突然有一天,母亲断了他的经济来源。别无他法,他只好回伊朗问个究竟。刚一下飞机,就遭伊朗政府逮捕,据说是因为他在英国留学时参加过反伊朗王的游行。他母亲听说后花钱把他弄出来,但他被驱逐出伊朗,永远不得回去。Mehran坐上从德黑兰飞往伦敦的飞机,他想去寻找生母,据信生母住在格拉斯哥。

此后几年间,他辗转于英国,法国,比利时,寻求政治庇护。最终在比利时获得难民身份,他在布鲁塞尔安顿下来,在图书馆工作,学习,接受社会援助。有了若干积蓄后,他前往英国大使馆,确信他可以持难民身份证件前往格拉斯哥。于是他买了船票前往英国。登上船后,确信他现在站在英国领土上了,因为这是艘英国船。他把他的难民证件装在信封里,投到船上信箱内,邮回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布鲁塞尔办事处。
多么让人迷惑的举动!我无法理解。因为此举导致他从此厕身于戴高乐机场18年。不用说,到英国下船时,因为没有身份,他被拒绝入境,而他返回布鲁塞尔也不行,因为根据比利时的法律,一个自愿离开比利时的难民,是不能够再踏上比利时土地的。为了摆脱掉这个烫手的山芋,英国无意中将他送到了法国布伦。在法国因无身份,坐了几个月牢后被释放,法国要求他八十四小时内离境。不得已,他前往戴高乐机场,希望能买张机票回英国。他只想去英国,因为他觉得自己唯一的亲人就在英国。英国是他唯一想去的地方。

然而,没有身份,寸步难行。这一停留,就是十八年。比利时政府后来曾允许他回到比利时,但他以自己还是想去英国拒绝了。法国政府后来也给了他法国的居留许可,这样他就可以自由活动,想去哪就去哪了。但他还是拒绝在上面签字,因为文件上将他的国籍写成了伊朗,他却希望写成英国。

奥德塞是有家难回,他是无家可回。

前面我才在《巨人》里感慨命运无法自己掌控,这里我又要慨叹性格决定命运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的生活已经偏离了正常轨道,他自己让它彻底脱轨。换了任何一个普通人,可能会正常地经由难民身份,获得公民身份,再前往英国。他完全可以不用在机场待上18年的啊。这不是命运,这是什么?

注:Mehran在戴高乐机场一直待到2006年7月,因为生病,离开机场去医院治疗。出院后被送入巴黎的一家收容所,从此离开公众视线。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0501292@0)
2016-12-20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12月之书: Love and Other Ways of Dying,作者Michael Paterniti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