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6. 最危险的美 ——Can we separate a man’s professional work from his spiritual being?

cc-pc (I am nobody)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Eduard Pernkopf,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奥地利维也纳大学解剖学教授。他最大的成就是主持出版了七卷人体解剖学图册。他本人工作狂热,一天可以工作十八个小时,他聘用四名美术家为他详细描绘人体构造。这套解剖图册精准细致,具有极高的医学价值,在医学教学,临床手术上得到广泛应用。不但被认为是医学界,解剖学上的杰作,也被认为是艺术杰作。

David P. Williams, 美国普度大学医学绘图学教授。如果可以,他宁愿从没见过这本图册。那年他到辛辛那提大学研习医学绘画,他在一位教授处看见此图册。一见此图误终生,从此疯狂地迷上这本图册,并为此前往奥地利潜心研究该图册学习医学绘图。他在奥地利,向四位绘画此图册的美术家中唯一还在世的Batke学习医学绘画,多年的执着,终于让Batke放下心防,不但教他绘画,更成为莫逆之交。然而在他研究这本图册的历史背景时,真相慢慢浮现出来。Batke告诉他,他很以自己的brown shirt身份自豪。

原来Pernkopf 和他手下的四位美术家全是忠诚的纳粹,或者说是brown shirt。 Pernkopf 1933年加入纳粹的外国组织,次年加入冲锋队。1938年擢升为医学院院长。他履行纳粹信念,在医学院进行种族清洗,凡不是雅利安人的教职员工被开除驱逐,导致医学院77%的教职员工离职。在发表就职演说时,他身穿纳粹制服,行纳粹礼,喊纳粹口号。他声称:“医生的职责不仅为适者生存服务,而且要让那些不适者灭亡。”在Pernkopf这种社会达尔文主义者看来,纳粹对于“不适者”所实施的大屠杀如同宰杀动物;受害者的尸体只有运送到他那里做解剖研究之用,算“不适者”唯一之正途。

他手下的四位美术家亦不例外,全是忠诚的纳粹党员。这也正常,否则不会为他所用。在这本图册中,可以看到四位美术家的签名,他们将纳粹符号带进签名中,如加入纳粹的万字标志,或双闪电标志,或用4来表示的闪电标志。

与此同时,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的口腔外科医生Howard Israel也发现了这本图册的不堪过往。研究显示,这些解剖图可能是根据被纳粹处决的犹太人的尸体绘制而成,因为那些图片中的有些人骨瘦如柴,似乎被草草剃过头,还有割过包皮的阴茎。研究更显示,至少有1377 具尸体由盖世太保转运过来,扔在福尔马林池中浸泡中,随意切割,抛弃。

David P. Williams 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很多人给他写信,问他为什么要与这本书扯上关系,因为这本书而被人记住?一次在英国演讲时,一位犹太妇女现场痛苦崩溃掉泪,需要人扶持才能离开会场,她不明白这个美国人怎么能从这本最丑陋的书中找到美?是什么恶心的动机驱使他做这一切的?David P. Williams 慢慢失去朋友,被孤立,他自己也感到迷惑,美怎么能如此蒙蔽他?他被问及为纳粹教科书辩护感觉如何?他没有答案。

让人思考的问题:我们能不能将一个人的学术作品与他的精神理念分开?不容否认,这本图册的学术价值,Pernkopf 曾被视为完美主义者,杰出的教师,世界上最伟大的人体解剖图册的主编。然而,他漠视生命,将作为医学试验的人简单地当作材料或物质。作为个体的人的尊严何在?一个人无关宗教政治的最基本的人权何在?

医学界分为两派,有人开始抵制这本书,不再使用这本书。也有人觉得不能否认这本图册的学术价值。据说,你还是能上网买到,据说要卖到300美元一本。我在想,每次去看医生,诊所墙壁上总贴着些人体构造剖面图,不知是不是这个版本的?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0503314@0)
2016-12-21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12月之书: Love and Other Ways of Dying,作者Michael Paterniti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