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候还没出过国,没有什么“同胞”的感觉。只是,在车站某处(至今不知何处),向看押人提了个小要求(好像是打电话),结果被训一通,让我老实点儿。后来在广州滞留三天,这可能是我不喜欢广州的原因。

rollor (Rollor)
(#105574@0)
2001-6-18 -05:00

回到话题: 米国杂感 -- lumlum 游记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05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