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我的学生时代,

rejade (幻想战姬)
跨越整个文革时期,转过4次学,我没有“直接”经历过欺凌被欺凌, 只有在高中临毕业的一年听过间接的欺凌:打老师。因为户口在北京,所以高中最后一年得回北京上学毕业。那一学年,我在新学校新班级有3个比较相j近的女同学(我们是4人邦),其中一位是文静的“白专同学”,一位是有着绿色瞳孔的wang姓同学; 还记得两个老师:班主任鞠老师(南方人,矮胖,女, 红专),和数学周老师(上海人,高瘦,男, 白专)。一天我们4人邦聊天, wang 同学说她打过周老师,俺一个从农村进城的就很好奇, 问:你打他哪儿啊?wang同学说:“那天,周老师站在台上挨批,弯着腰低着头, 我拿着一块大板子(注:像床架子两边的横梁那种)悄悄绕到他身后,他没有注意到我,我狠狠的用板子冲他的腰打下去,他身子一震,半天没动,嘴里发出丝。丝。的声音,慢慢转过头, 看着我,说:WangXX , 你怎么打人啊。。。” 当这位同学嘴里学着周老师发出的“丝”声时,我倒抽着冷气,她眼里的绿光,她的长相在我看来就是魔鬼,我没说什么,但自那以后,我远离了她, 没有人想和魔鬼在一起。强烈的对比,那位白专女同学不仅心疼周老师,而且爱学习,心地善良。。。她是我最好的同学。
(#10644326@0)
2017-3-2 -05: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由 “楼主那时只是个初二13岁的孩子。 -yifeitong(平湖秋月); 2-28 (#10637312@0)” 写开: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人生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