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小说: 活埋 (上)

cc-pc (I am nobody)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1)

和宋秦第一次见面的情景怀安永远忘不了。也许是他的白衬衣白得太过耀眼,也许是四月天暖和的春风从窗口吹进来,柔柔地让她沉醉,她记得那个春光明媚的下午,忘不了。

怀安第一次去他们公司找宋秦时,他有事走开了。她在会客室里等着,看着门外时不时有人来往,都是西装格履、步履匆匆。不多久一个高大的男人推门进来,面部棱角分明、头发不长、干净清爽,亦是西装衬衫。只是那衬衫的雪白,晃了怀安的眼。

怀安站起身,迎上去。

“我叫林怀安。张总说这个项目由我负责与你们沟通,我过来送点资料。”

他本是皱着的眉头,看到怀安便舒展开来。“林小姐,你好。没想到你们张总派了个小姑娘来。”

“宋先生讲笑。我不小了,工作三年多了。”

怀安那时在广州工作,毕业后去的那间公司规模不大效益却非常好,工作三年,也算受领导器重,小有成就。最近领导交给她一项工作,需与对方公司频繁接触,而宋秦就是负责与她接洽的对方公司人员。此时,怀安听他这么说,略略蹙起眉头,心里有点不畅快,但愿以后工作上往来顺利……

“你们公司能不能先起草一份方案?列个时间表?”他翻着怀安递过去的资料。怀安坐在桌前,突然觉得非常委屈,因此只是两手交叠放在桌上,不言不语,看着他。他三十出头的年纪,干练、清爽,只是神情疲惫。他还在认真翻阅,有时还返回去重新看看。怀安就这样一直坐在他对面,在考虑接下来应该说“那我们就先做一个,”或者,“对不起,你能不能先提提你的想法,”还是“我们双方碰过头,先讨论一下再说,”但最后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他。

这般沉默之下,宋秦停下来,抬起头看着怀安。宋秦见对面的怀安端坐着,双臂交叠。那一双眼,真是清澈,一黑一白,纤尘不染。宋秦心里想,“这样的女人现在很少了。”嘴上却说,“我们先一起坐下来讨论讨论吧。”

自此,怀安的工作时间是每天上午在自己公司整理文件数据,下午去宋秦公司一起讨论修改。这块业务怀安还是第一次接触,很多基本面的东西需要补课。宋秦给了她很多资料,入门的、基本面的,再推给她一大叠经典案例。怀安看得两眼昏花,却从没有抱怨过一句。正如那年父亲去世,怀安自始至终没有哭叫喊闹,只是默默地流泪,很快地成长。怀安知道埋怨没有用,要直面现实。所以她跟宋秦一起,很少话, 只是接过他的资料,或交给他她写的方案。她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领域,不过一个月的时间,拿出手的东西便很有业界专业水准,连宋秦也不禁刮目相看。

工作总算完成得七七八八。双方公司一起开会研讨。宋秦在台上讲话,泰然自若,神采飞扬。怀安坐在角落里,倚在桌前,只看他。她想他不会注意到她。正题讲完后,他讲起了以前做的案例,说得眉飞色舞。怀安想,他年轻时肯定非常优秀。

散会了,怀安没有动。她用手捂住胸口,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心中有鸟儿在唱歌,她想捂住鸟儿的嘴。宋秦远远地看着怀安。在这当口,怀安眼前闪出一人,原来是宋秦手下一个叫小邓的男生,打着鲜艳的红领带,一身古铜色肌肤,向怀安咧嘴一笑,“林小姐,忙了这两个月,我请你吃个中饭,好不好?”怀安不禁一笑,这个小邓,是宋秦办公室里最活跃的一个,人也很聪明,干活很快,明着暗着帮了怀安不少忙。她抬起头,看着小邓胸前那条血红领带,正要回答。

“小邓,我还有点事找林小姐说,你改下次吧。”宋秦远远地说。

小邓微微侧身,看了一眼宋秦,才对怀安说,“那下次再说。”随即收拾起资料走出门去。

会议室人走光了,只剩他们两个。怀安觉得太安静,不自在。宋秦说,“喜欢吃什么?”她只低头微笑。

他带她到一间日式料理。明明是工作日的工作午餐,怀安还是要了清酒。两人慢慢饮着,话也不多。他的话可能开会时都说光了。他脱掉西服,又解开衬衫两颗扣子。怀安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心想:这样的他很性感。宋秦似有感应,忽然说,“你们的工作装给你穿得这么好看。”两人对望,皆是一笑。


(2)

怀安手头的工作暂告一个段落,现在要等宋秦这边单独完成一部分工作后再双方汇总往下走。怀安突然觉得不但手头空心中也空落落的,她不知道是思念宋秦交付的工作还是思念宋秦这个人。几次三番,路过他公司的时候,禁不住停下脚步,想他此刻在干什么,会不会从公司大门口出来,然而没有。好不容易找到借口去他公司送资料,怀安壮起胆子,去他办公室看一眼。人不在,怀安便靠着门,静静地看着他的办公室想像他在里面的样子。

“怎么站在这里发呆?我看了你好久呢。”是宋秦回来了。他低头笑着对她说,原来他比她高这么多。

怀安满面通红。他又走近了一些,“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坐。”怀安觉得自己一动,便会走进他的怀抱。她想要后退,却无路可退,还好他并没有再逼上前来。

他的办公室还是老样子,跟他这个人一样简洁,没有多余的东西。夏天百页窗全放下来仍觉阳光刺眼,怀安眯着眼环视一圈,目光最后落到宋秦身上。浅淡的衬衫好看地扎在西裤里,肩膀是那么宽。他微微笑着递过水杯,原来他比她高这么多。这人干净、内敛、儒雅,桌上文件文具摆放整齐,阳光细细地照在桌子一角。

“忙不忙?听说最近有部电影很火,下班后我们一起去看?”

“是那部恐怖电影?谢谢了,我不看恐怖电影的。”怀安说。

“哦,是吗?我以为现在的女生大胆得狠,什么都不怕,也什么都敢做。”

“我讨厌一切令人恐惧的东西。”

“啊?!”宋秦眉毛一挑,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没再说话。怀安心下后悔,何以要来,何以要到他办公室一坐。

待到项目成功结束,怀安松口气觉得终于可以避开他的压力,两家公司却决定聚会庆祝。怀安知道躲不过,她也不知道要躲什么,为什么要躲。聚会很热闹,双方公司的领导、与项目有关的所有人员都来了,大大一间包房里摆了六桌。怀安跟宋秦是主要参与人员,与领导坐在一桌。自然少不了敬酒、喝酒,你来我往。吃完饭,少不了K歌。怀安有点心不在焉。好在她克制没有喝过量,脸虽然红,但头脑还很清醒,宋秦在大家的起哄下没少喝。最后闹到下半夜,大家商量着如何回家时,宋秦和怀安自然地分到一起,两人打车,由宋秦先送怀安然后自己再回家。

两人坐在出租车后排,沉默着。宋秦给司机报了两个地址,先是她的然后是他自己的。怀安看着车子驶过灯红酒绿的城市,深夜的广州还是那么热闹,根本没有入睡的迹象。车子颠簸了一下,怀安感到自己的腿碰到了宋秦。就这么没有任何征兆地,宋秦吻了怀安,或者说怀安吻了宋秦,两人吻在了一起。怀安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听到两人接吻时急促的呼吸声。

宋秦跟出租车司机说直接去他家。怀安没有吭声。

“你醉了吗?”黑暗中宋秦问道。

“没有。”怀安说。喝醉的人从来都说自己没醉,不是吗?

宋秦便紧紧抱着她,她的眼睁开又闭上,闭上又睁开。淡黄的街灯一一掠過,仿若浮生惊梦。

那一夜,他从未想到,她可以这样热情,这样奔放,在他身体上留下这许多印痕。

以后宋秦一直没找过怀安。很多女人都这样,一旦上过床,便紧紧抓着不放。这就是麻烦,他不想惹。但他私下里又想念那双眼睛,如水;那单薄的身体,微凉。还好怀安也没有再出现在他面前过,他怕她的纠缠。宋秦还没想好,也没觉得对任何女人有下决定的必要。

再次的见面,是圣诞节前夕业内酒会,很多公司都参加了。怀安他们公司因为参与这个项目也在受邀之列。宋秦发现怀安卷了头发,那双眼睛也跟着染上了妩媚。她主动打招呼:“宋先生,好久不见。”然后转过身去,笑着朝远处的小邓走去。如果宋秦爱这个女人的话,一定会先爱上了那双清澈又妩媚的眼睛,因为从那里可以抚摸她的灵魂。

他看着怀安跟小邓聊得热闹,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连宋秦自己也疑心那一夜是自己的幻象。怀安往洗手间走去时,他跟上她,说“酒会后我送你回去。”他伸手去碰她的肩,他是碰过她的。她躲开,“对不起,我跟小邓说好一起去酒吧再喝一杯的。”宋秦的手伸在空中, 一时不知进退,不由问,“为什么?”话一出口,他便后悔。怀安只是看着他,一双眼睛温柔而坚定。好一会儿,她略略侧身说,“谢谢。”便离他而去。

他想再追上去,却看到她和小邓肩并肩往门口走了。宋秦不禁咬牙切齿,她怎么可以这样。宋秦突然很强烈地想要她。


(3)
圣诞连着新年,到处喜气洋洋。广州的冬天,本来并没有多冷,只是宋秦心里空落落的,倒生出一片冰凉之感。他参加了一些同学朋友聚会,没多大意思,就懒懒地推掉后面几个。在家里,其实是租来的公寓里,冬天的感觉更强烈,强烈到他忍不住给怀安拨了个电话。

“有没有空?晚上我请你吃饭?”他问。

他们还是约在了那间日式料理店。怀安喜欢清酒,看似淡如清水,却醇厚得很,像个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容不得喝酒之人小觑。
他们就在靠窗的一张桌前坐下。两人沉默地吃菜喝酒。节日时期小店的生意好了八成,人来人往,闹哄哄,越发显得这沉默有些怪异。宋秦想起那次请她看电影的事,于是打破沉默问道,“你怕看恐怖电影?你讨厌一切让你恐惧的东西?”

“是。我怕被活埋。”

“啊?” 宋秦再度愣住,简直不知如何回答。

“因为小时候在写着‘活埋’两字的石壁前留过影。”她淡淡解释道。

“怎么会这样?”

“年少无知,照相前没选好地方。”她自嘲,确实也是这么回事。

“应该没事。不就照了张相吗?”

“我怕有恶人,我怕被他活埋掉,我怕自己透不过气来。”怀安想想都怕,怕到双手抱住自己。

“别怕。太平盛世,没有那么可怕。”

“它像个诅咒,我怕一语成谶。”

“怎么会?这像迷信。”此时任何言词解释都是空洞。

怀安不再接话。他不懂。他不会懂的。她甚至不明白何以会跟他说起自己心底最深处的恐惧。

吃过饭,宋秦不想就这么散了,于是带怀安去了酒吧。灯影昏暗中,两人又喝了不少酒,都有些醉意了。怀安怔怔地看着对面的宋秦,那一刻心里在想:他爱她,不然他不会来找她。不,他不爱她,他只是寂寞。她想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从此不再见面。她的心需要打扫除尘,干净方得清净。这么想着,泪水居然不由自主地涌出来。怀安别过脸去,想抹掉眼泪,被他一把拦住,抱住了。怀安木木的,把头靠在他肩膀上,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他拍着她说:“傻瓜,哭什么。” 她仰起脸泪眼婆娑地傻傻看着他,他伸手抹掉她脸上的泪水,她不说话,伸出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吻住了他。眼泪這么暖,而她的眼眉不曾挑动。

他不住地吻她,紧紧抱住她说:“不要怕。嫁给我。”怀安始终云里雾里,身体思维不得着地。她在他怀里,闭着眼。

两人的家庭都不在广州。大家都是成人,自己的事自己做主,只是通知了双方的家长。那个春节过得忙乱,回了双方的家,见了对方的家长。宋秦的家乡山清水秀,怀安还记得两人坐车离开宋秦老家时,破旧的客车在盘旋公路上开着,迎面而来不是两边的峭壁,便是路边的深涧。怀安依偎着他,望着前方,今后的未知似乎都是幸福。

第二年秋天,两人领证正式结成夫妻。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0757250@0)
2017-4-24 -04:00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小说: 活埋 (上)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