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笛真情告白, 或许, 只是为了忘却的纪念

jerrylee (短笛)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认识Amy其实很偶然。同在一座大楼,却不是一个部门;上班埋头工作,下班各自回家,本来没有见面的机会。但那时我在新东方上课,上下班改坐西线班车;Amy原来是骑车上班的,不想自行车被偷了——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车上无聊,我们两个年轻人很快就熟悉了。谈论轻松的话题,共同感慨社会不公,也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渐渐的,我发现坐班车成了我生活中的重要内容。工作很忙,学习很累,每天的等车、乘车是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光。

考试前两周,我请假封闭复习。回来上班后,班车上已经见不到Amy了。我问了很多人,才得知Amy收到了美国学校的录取通知,准备出国了。我给Amy打电话,祝贺她。听筒里传来的声音熟悉而淡然。我决定约她出来。以后的日子我们经常见面,我向Amy请教一些留学申请的问题,Amy也不时从我这里借一些VCD。相似的背景,共同的经历使我们谈得很投机。Amy从不失约,我们之间有一种老友般的默契。不过,老友见面毕竟不是约会,很快,Amy飞走了。

这以后,Email就成为我们的联系方式。Amy在信中谈她的环境,她的功课,她的压力,也解答我留学申请中遇到的问题。我则继续扮演老朋友的角色,讲国内的消息,提醒她劳逸结合,祝她节日快乐。频繁交流的结果:Amy的邮件占据了我的信箱,她的名字也成了我的password。有一天,Amy急急发来Email说她们系里准备招RA,教授的课题与我的专业吻合的很好。果然,教授对我很满意,决定要我过去。我又可以见到Amy了。Amy也很高兴,我们通过几次电话,不难看出,两个人都对将来有所期待。事情似乎进展很快。不过,Amy是那种把心事藏起来的女孩,我呢,在感情方面是个笨小孩。我已知道那个女孩在我心中的位置,却没有勇气告诉她。我固执的认为,以RA的身份出现在她面前是我们开始这段感情的前提。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教授因为经费问题取消了承诺,Amy对我说sorry, 我故作潇洒的说生活是一盒巧克力,又加了一句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从留学的战场上爬起来,揩干心头身上的血迹,掩埋事业情感的梦想,我义无反顾的走上移民之路。我们的联系渐少,Amy告诉我她功课很紧,我的收件人中也不再有她。本来事情到此结束,我已渐渐让一个名字以及相关的一切离我远去,直到在七月的一天,我收到了Amy的Email。

Amy回北京过暑假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她打了电话,用老友的口气欢迎她回来,并说自己很忙过几天再联系。我当时下定决心:不见面。可随着Amy行期的临近,我开始有些坐立不安,既而自失的一笑:我这是干什么嘛——就是普通朋友也该聚一聚啊。我约她晚餐,在老地方等她。和从前一样,我早到5分钟,用微笑迎接我的梦中女孩。Amy出现了,晚风轻轻吹动她的群摆,夕阳中显得格外柔弱。刹那间我心中一阵莫名的冲动,真想把那瘦弱的肩膀拥在怀中。

Amy回去上课了,我也试图恢复平静的心态,然而晚风中Amy的形象挥之不去。她开朗了些,却更加瘦削,依然是一个人。我前所未有的矛盾,我几乎可以肯定今生我将无法忘却这幅图景,纵使时光远去。然而,理智又告诉我在这个变化的世界上追求一份遥远的感情是多么困难。毕竟,隔开我们的是世界上最宽阔的海洋。我想放弃,却唯恐与“一份真正的爱情”失之交臂;我想对那个女孩子说“我爱你”,却不知会有怎样的结局。男人的自尊不允许我以弱者的面目出现在心上人面前;男人的勇气支撑我不要因怯懦留下遗憾。我遇到了二十多年来最大的困扰,是像阿甘那样执著的追寻,还是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谁能给我一个答案,以及一个理由。

短笛 2000.10.12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0758@0)
2000-10-14 -05:00

回到话题: 短笛真情告白, 或许, 只是为了忘却的纪念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0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