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是母亲,用没有文化的痛苦,肥沃了我求知的土壤

carrielll (carrielll)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先讲清楚,这儿的文化和当前时尚说法中的“有知识没文化”中的文化不一样。

这儿说的文化,是80多岁的母亲一直都在唠叨的 “我这辈子就是吃了没文化的苦”。

对了,在母亲的认知里,有文化就是能看书识字,就是知识分子。

在母亲那个年代,穷人家的孩子是读不起书的,所以母亲在本该读书的年龄做了放牛娃;有时也在泥塘里捉鱼摸虾,肩上背着打瞌睡的小表妹,还要躲避头顶上日本飞机的轰炸。

终于熬过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 解放了,已成年的母亲在供销社成了名营业员。

从那时起,没文化的痛苦就一直折磨着母亲。

因为没文化,所以当不了会计,用不了算盘。

那时,用算盘是身份的象征,会计有资格用,没文化的母亲是没资格碰的。

顾客到店里买东西,糖几角几分一斤,称几斤几两;瓜几角几分,称几斤几两;再来点盐,来点酱…………..会计用算盘噼里啪啦算,然后给出总价。

没有文化的母亲,硬是自己琢磨出了一套心算方法,客人买好东西,总价立即报出,把拨算盘的会计甩出一条街。

关于母亲的心算能力,我直到几年前回国探亲才有了深切感受。

临回加拿大前,怕行李超重,家里的地秤又坏了,母亲拿出一杆小秤,一个篮子,和我姐姐一起把小件物品一样样称好,我把每次称得的重量写在纸上。全部称完正准备做加法,80岁的母亲已经报出了一个数字。我用纸用笔卖力地加出了一个数字,结果与母亲报出的一样。

更让我崩溃的是,母亲说,这只是加法,太简单了,她年轻时是加法乘法都在脑子里完成。

扯远了,再扯回算盘。

虽然母亲心算能力强悍,可还是对算盘近乎崇拜。我想可能是因为在母亲眼里,算盘是身份的象征。

所以在母亲的强烈要求下,5岁的我跟着父亲学会了打算盘。小学二年级时,我被老师叫到台前,用那个挂在黑板上的大算盘给同学演示。 老师赞赏的眼神和言语的夸奖让我着实高兴。可心里明白,这与我本人没有半毛钱关系:是没什么文化的父母给我带来的。

因为没文化,所以母亲羡慕所有的读书人,尤其是女性知识分子。

我童年的耳畔,充斥着母亲对史老师啊,王医生啊,等等的赞美和崇拜,同时,也回荡着母亲对自身没有文化的痛苦和无奈。

我读小学到高中的那段时间,我家住在父亲单位的家属楼。全楼12户人家,除了我父母是工人,其余全是知识分子家庭:男的都是局长啊,股长啊,工程师啊啥的,女的都是医生啊,会计啊,妇女主任啥的。

你问为什么我们这个工人家庭能与单位的头头脑脑们做邻居?呵呵,这与父亲有关了,父亲节再谈吧。

那时刚恢复高考,每位父母都盼望家里能考出大学生。 夜晚来临,家家台灯下坐着莘莘学子,工程师父亲和大学生母亲在学子身旁辅导功课。

这情景,在我家没法出现。

这时,没有文化的痛苦又在折磨着母亲。母亲痛恨自己不能辅导孩子功课。

读书只能靠你自己了。这是读书期间母亲常对我说的一句话。

这种靠自己,逼着我遇到不会做的题目也要苦思冥想。久而久之,自己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成了习惯。

这种靠自己,也让我对学习缺乏安全感。为了能掌控学习,我只能努力再努力。

母亲虽然不能具体辅导我功课,可她爱我,竭尽所能地帮我。

那时,母亲看到邻家大哥抱着个收音机跟电台学英语,就用一个月的工资买了台收音机回家,希望我也能跟着电台学英语。

可我实在不成气,英语没学成,倒是听了不少电影剪辑。

那时流行“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学校老师也没有教育我们要好好学英语,可没文化的母亲却说,语言是技能,掌握英语可以更好地开眼界。

很多年后,当我已错过了学语言的最佳年龄,却为了英语不得不努力的时候,想到了母亲买的那个收音机。

我不明白,没文化的母亲,怎么在那时就有了那样的眼界?

也许,正是因为对自身没有文化的深切的痛,母亲对知识有超乎常人的敏感。

我有这样的母亲,怎么能考不上大学呢?

当我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街坊邻居都夸我聪明。

我自己明白,这与聪明没有半毛钱关系。

是母亲,用没有文化的痛苦,肥沃了我求知的土壤。

我爱你!母亲!

祝天下所有的母亲健康,快乐!

注:母亲节,打电话回家,又听到妈妈清朗的声音,真好!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0800906@0)
2017-5-15 -05: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是母亲,用没有文化的痛苦,肥沃了我求知的土壤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