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若水》(2)祝大家睡个好觉(^_^)

kiticli (lalala)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出租车在一条两边都是二层和三层高矮的小楼房组成的街道前停了下来。这里是这座城市市区的最边缘地带,是一个以各色酒吧闻名的地方。二三十间不同风格的酒吧就开在路两边那些有着三十多年历史的矮层小楼里。由于这里大部分的店铺都是从晚上才开始营业直到凌晨,所以在刚刚下午三点的现在,街上的行人是非常稀少的。

我在一间名叫“ROLIA”的店前停了下了脚步。这是一间规模很小的酒吧,由于是用几间地下室改建的,客人们需要下几级台阶才能看到它那有些陈旧的被漆成黑色的,同时镶有几个玻璃窗格的风格有些怪异的大门。而酒吧的正后方,正在拔地而起一座巨型建筑,据说这是一座将要有三十几层高的豪华公寓,一台巨型的塔吊正在那里紧张地忙碌着。

我走下台阶,来到了酒吧的大门外,完全无视门上挂着的写有“CLOSE”字样的牌子,用力地敲了敲。功夫不大,一个酒保模样的人打开了门,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后,问道:“有事吗?”

 “你们四爷叫我来的,后墙里的老七。”

听到这话的酒保马上换成了非常恭敬的表情,将我让了进来。这是一间不太大的酒吧,里面挤查查的只能放下十张左右的圆桌,但是确有一个将一整面墙都占据了的巨型吧台,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足有几百种,这里老板曾自豪地说,只要是你能叫的上名字的酒,在这里都能找。由于现在不是营业时间,这里的灯光并没有全部打开,黑洞洞的大堂中一个人也没有,连店里的伙计也看不到。

我被那个酒保模样的人带领着穿过巨型吧台旁边的一个小门,进入了酒吧的库房。库房里堆满了装着食材和酒类的大箱子,在这些货物旁边的一个开阔地带,站着七八个体型魁梧的人。他们的服装不尽相同,有的穿着西服套装,有的穿着宽松的运动上衣和牛仔裤,还有几个留着圆寸头,并穿着紧身的长袖T恤,而每个人脖子上都挂着一条小指粗细的大金链子,在那里晃来晃去十分显眼。这些人聚在一起,或蹲或站,每个人的脸上都表现得有些烦躁。在这些人当中,有一个穿着和给我领路的人一样的酒保服,双手交叉搭在身前,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而他身后是一个黑色的紧闭着的铁门。

只见为我领路的酒保模样的人走上前去,和那个守在门前的人说了些什么之后,那个人朝我这里看了一眼,随后转过身子,以一个很特殊的节奏敲了敲身后的铁门。工夫不大,铁门被从里面打开,一个约莫四十左右岁,中等身材,一身休闲装扮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我一眼就认了出来,他就是我大学时的室友,人称老四,而我叫他四哥的人。他是这条酒吧街的大老板,几乎拥有这里所有酒吧,当然也包括这间,的所有权,就整个城市来说都是数得上的知名人物。

四哥冲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赶紧进来。在与四哥打过招呼后,我走进了铁门后面的房间,而四哥待我进入后又将铁门重新关上,并将门后的几个大插销仔细地插上了。这是一个将近八十平米的大屋子,里面并没有任何隔断,中间是随便放着的几张圆桌,和几把椅子,四个与四哥年纪相仿的人正围坐在其中一张桌子旁喝着酒。他们与四哥一样,都是我大学时的室友。

坐在桌子最外边,穿着深灰色西服套装,带着一副银色框架眼镜,显得文质彬彬的,是我们的三哥。他是全市,乃至全省都很出名的大律师,专办刑事案件。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同时也是啧啧程奇的就是至今为止,只要是他接手的案件,没有一件是输了官司的。其中有几件凶杀案件,明明控方证据十分充足,外界普遍认为庭审不过是过场而已,但都被他找到新的决定性证据,将案件整个翻来过来,由此轰动整个法律界,一举奠定他今天的地位。

在三哥旁边坐着的是五哥,他身材魁梧,留着圆寸头的发型。他是这个城市中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的老板,但这只是外人知道的身份。对于在这里的所有人来说,他的真正身份是全市黑道的头,这个城市中所有的犯罪案件几乎都与他有关系,包括让三哥成名的几起凶杀案,也是他的手下所为。但是五哥并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棍,他只是一个不相信法律,喜欢按照自己的价值观行事的人。他的偶像是《水浒传》里的各色人物,而“替天行道”则是他的奋斗目标。

五哥的左手边坐着的是六哥和老八。六哥旗下有一个在业内十分有名的影视公司,签约的众多演员中有几个是全国闻名的一线明星。按说他的生意是相当好的了,但是他的心思其实根本不在公司的业务上。由于他本人十分好色,对他来说,影视公司无非是一个帮他物色年轻漂亮女性的工具,而那些怀揣着明星梦的小姑娘就是她最好的猎物。我们中所有的人对他这种性格和手段都不是很能接受,但是碍于情面,大家也没有在他面前表示过不满。

老八是这些人中唯一比我年纪小的,也是和我最能谈得来的。他在大学里学的是新闻专业,现在是本市最大报社的主编,也是该报社创历史的年轻主编。他之所以可以在这么年轻就坐上这个位子,完全得益于他抢头条新闻的能力。不光是市内发生的事,连全省甚至是全国范围内,他几乎都能在第一时间得到详情。几年不到的工夫,他们报纸的销量翻了好几翻,已经从一份地方性的报纸摇身一变成为全国发行的综合性大报了。

这间屋子的最里面是一个吧台,虽然没有外面的那个那么大,但对一般的酒吧来说也不算小了。此时,在吧台前面的高凳上两个人正在说这话,而他们,同前面介绍过的人一样,也是我的大学室友。坐在右边的是一个身体瘦高,面色黝黑,但是看起来十分精壮的人。他是我们的二哥,学的明明是财经专业,但是为人确酷爱驾船出海打鱼。毕业后继承了父亲的一条老式渔船,经过这十几年的发展,已经几乎垄断了近海的捕鱼业,现在本市海边那些正在做业的渔船几乎都是记在二哥名下的。

坐在二哥左手边的,就是我们这八个人的大哥,也是这个城市的市委书记,一把手,是一个在本市里面可以翻云覆雨的人物。包括我自己在内的所有的七个兄弟,全都受到过老大的照顾,因此他说出的话,没有人会反对,也没有人敢反对。

我在和大家一一打过招呼后,四哥提高了声音说到:“好了,老七也来了,这样人就到齐了,我们也可以开始说正事了。” 在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三哥他们那张桌子旁边后,四哥继续说到:“虽然今天打电话叫你们来这儿的是我,但这是老大的主意,详细情况还是让老大亲自说吧。”

在众人将目光投向在吧台边坐着的老大后,只见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缓缓地走到了大家坐着的这张桌子旁边,而二哥也在这时和他一起走了过来。这样一来,屋子里的八个人就都聚拢在了一起。

这时的老大铁青着脸站在桌旁,嘴唇微微地有些颤抖,看得出来情绪有些激动。在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得以将情绪稍稍平息一点后,他开口说到:“十六年前的事情想必大家都没忘,也忘不掉吧。通过那件事,我们都得到了各自想要一切,如今在这里的八个人也都是这个城市里响当当的人物了。十六年已经过去了,按理说那件事早就应该被除我们以外的所有人彻底忘记了才对。起初我也是这么想的,直到我在昨天收到了这个。”

说着,老大将一个印有快递公司标志的纸盒子放在了桌子上。我看到盒子的标签上印有老大的姓名和他家的住址,但是确找不到发件人的任何信息。这点虽然让我略感诧异,但是注意力很快就被里面装的物品吸引了过去。

只见老大将盒子打开,取出里面的两件物品放在了桌上。其中一件是一张对折过的A4复印纸,另一件则是一个不透明的黑色塑胶袋。老大先将对折过的复印纸打开并平铺在了桌上。只见上面是用不知道什么笔写上去的暗红色的几个粗体大字:

“欠下的债已经太久了 是到了该偿还的时候了”。

这几个字从颜色到内容无不透着诡异,但是最让人不寒而栗的则是落款处那“若水” 两个字。看过内容的大家显然都被震撼到了,之前那份从容早就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都是如老大一样的铁青的脸。屋里变得死一般的寂静。

看到大家表情的老大并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大家的反应显然是在他的意料之中的。于是他开口继续说到:“我其实并不相信这个真的是出于若水之手,因为这根本不可能,也太荒谬了。但是,因为荒谬的事情在我们身上已经发生过了一次,再发生一次也不是没可能。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我才让你们大伙聚在这里。” 说着,老大将头转向了我这边,说道:“老七,这里就你和若水最熟,在一起的时间也最长,你来认认看看,这到底是不是她的字。”

其实不用老大开口,在这张复印纸被打开的第一时间我就已经认出来了,那清秀的笔迹只可能出自若水之手,唯一的不同之处就是纸上的字已经没有了当年她在我的书上写诗时的那份灵动洒脱,取而代之的是一份凌乱与生硬感。而我这从这份凌乱与生硬中感受到了那份冰冷的恨意。

“没错,这就是她的笔迹。”

我的这句话一下子就引爆了大家那份一直在努力压制的情绪。最先坐不住的就是五哥。只见他“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用手指着我大声地说到:“老七!你他妈到底看清了没有?这字能是出于若水之手?她拿什么写?” 正在他还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被老大制止了。

“老五!别说了,让老七继续。老七,你真的确定这是若水的字?”

“肯定没错。她的字我绝对不会认错。” 我语气坚定地答到。现场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在沉思了几秒钟后,老大继续说到:“老七的为人大家也清楚,既然他说没错,那就应该错不了。好吧,这件事先放一下,大家再来看一下这个。”说着,老大将包裹中的另一件物品——那个黑色的塑胶袋打开,并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放在了大家面前。

当我看到这个物品后,心脏仿佛被人用铁钳紧紧地夹住,并用大锤在不断地敲打一样难受。我浑身变得冰冷,牙齿停不住地在打颤,视线在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后不久,突然变得分外地清晰,而我则清晰地感到,两滴眼泪已经划过了脸颊。

这是一只被烧得焦黑的人的右手。从腕部那整齐的刀口可以看出是被利刃砍下的。五根手指已经全都不见了,只留下根部那如腕部一样整齐的痕迹。

在这只烧焦的右手被展示给众人之时,大家又是一阵的哗然。“怎么会?!” “为什么这个会被寄给老大?那里到底出了什么事?” “不可能,这绝对是假的!” 就这样,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起来。

“别吵吵了!安静一下。” 大家的躁动再一次被老大压了下来,待屋里再一次安静了以后,老大继续说到:“这是右手。老五,老六,老七,老八,你们的东西都带来了吧。” 听到老大的问话后,我们四个都从身上将物品取了出来放在桌上。四根同样款式的不锈钢试管被整齐地摆在了老大和其他三人的面前。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0815817@0)
2017-5-22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同志们,投票结束了,最后果然是重口味获胜。那就如你们所愿,到时候不要骂我就好。故事名字暂定为《若水》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家园人到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