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若水》(2.5)大家说说看,目前的口味是不是够重,还要不要再往上提高个50%?

kiticli (lalala)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看到我们都将各自的试管拿了出来,老大继续到:“好!都带来了。你们各自将自己保存的接回去试试,看看切口是不是吻合就知道这只右手是不是真的了。”听到这话的我们各自打开了自己的试管。

我拿起自己的试管,开始用指甲剔掉管口的封蜡。虽然我这十六年来每年都会对试管口的封蜡进行修补,但是将它打开的念头一次都没有过,因为我实在无法平静地面对里面的物品。但是这次,我别无选择。封蜡已经全部被剥开了,塞住管口的软木塞也被拔了出来,里面的物品也被从颤抖着的钢试管中取了出来,放在了桌上。

这是一根纤细的,被烧得焦黑的手指,上面的皮肤和指甲早已经碳化,紧紧地将骨头包裹住。确切地说,这是一根食指,一根女人的右手食指,一根来自我曾经爱过的女人的食指,而她的名字就是——于若水。

这时,其他三人也将各自持有的中指,无名指和小指从钢制的试管中取出并摆在了桌面上,接下来就由进行过法医实践的三哥来进行拼接和比对。由于他并没有被提前告知要进行残肢的拼接,所以并没有带来任何的必要的法医器械和材料,随身只有一副取证用的白手套和一卷医用的固定胶布。只见三哥戴好了手套,小心地拿起每根手指,一一对比根部和手掌上的切痕。在做出两者的断口痕迹十分吻合的结论后,他用固定胶布将四根手指仔细地和那只手掌固定在了一起。这样,除了缺少拇指部分外,一只几乎完整的被烧焦的右手趁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是若水的右手。那只是曾经“指如柔荑,肤如凝脂”的右手,那只在夕阳的海边伸到我的面前,并被我紧紧抓住的右手。如今,已经变得干如枯柴,黑如焦炭,孤零零地被摆在了我面前的桌子上面。此时的我已经感觉不到了自己的心跳,耳边响起了海浪声,而眼前,身穿红衣白裙的若水站在海边的沙滩上,正在微笑地看着我,并向我伸出了她的右手。正当我想伸手握住时,这只手突然掐住了我的喉咙,并且越握越紧,已经让我无法呼吸了。当我抬头望向若水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她已经变成了那个曾经出现在梦中的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在对我露出诡异的笑容。这一惊,我被重新拉回了现实。

“没错,这只右手是真的,他们四个保存的手指和手掌上的断口痕迹完全吻合。”进行完比对工作的三哥肯定地对大家说道。大家在他说完这番话后又是一阵骚乱。

“看来有人去到过岛上,把那个破坏了。” 一向沉稳的老八说出了大家都意识到了,但又害怕承认的事情。

“这下麻烦大了。老大,我们应该怎么办?” 四哥有些焦急地问道。

而大哥在沉思了一阵后对大家说道:“先别慌,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自己的阵脚不能乱,在摸清情况前绝对不要胡乱行动。”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们首先要搞清楚这个包裹的来源。很明显,这里面有知道详情的人在参与策划,利用这个包裹让我们自乱阵脚鲁莽行事,然后利用露出的破绽将我们一网打尽。所以我们一定不可以中计,一定要小心行事。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查出这个知道内情的人到底是谁,关于我们的事情他到底知道多少。”

这时的大哥,显现出了他作为城市一把手的沉稳与老练。他首先让老八搜集最近一段时期全市发生的异常事件,尤其是那些匪夷所思,古灵精怪的事情。分付二哥去分析近期所有去过那座岛的船只记录,看看能不能锁定一些可疑人员。而三哥就要利用他的社会关系查一查包裹的寄出人的情况。四哥和五哥被要求利用酒吧和黑道的信息渠道找出可能对我们不利的人和组织。剩下的人则要尽量减少外出,以避免节外生枝。这样,老大很快就安排好了一切。

“老大,我还有一个疑问。” 四哥在老大安排好了一切后开口说到:“手掌的事情可以认为有人故意和我们做对,去了岛上动了那个。可是那张纸上的字如何解释?刚才老七明确肯定那确实是若水的笔迹。会不会真的是她的鬼魂所为?我们要不要在这方面有所准备呢?”

“你是说穆老师那边?” 老大问道。

“是的。”四哥点了点头。

“我看用不着。” 一旁的五哥不耐烦地说道:“虽然他确实是个了不起的人,我们能有今天也都全靠了他,但是他出的主意哪次是能轻松实现的?哪次不是要我们牺牲点什么才能实现的?现在的事情明显是有活人在与我们做对,根本用不上他的知识。再说了,就算若水的鬼魂真的回来找茬,她又能奈何得了我们嘛?我们可是有圣神的加护......”

“老五!住嘴!小心隔墙有耳。”

五哥的话被老大的呵斥所打断,而他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赶忙闭嘴不再说了。

在大家将所有行动的细节又讨论和确定后,今天的会议就结束了。由于我们都是本市的知名人物,如果被人看到一起离开这里,难免不会引出什么别的事情。为了避免再生事端,我们决定分批离开。最先走的一批是我,五哥和老八。看我们三个从房间里出来,站在门口的几个“大金链子”马上迎了上来,并恭敬地站到了五哥后面,并随我们一同出了酒吧。我们和五哥一起走到了一辆在路边停着的豪华加长SUV旁,他表示要送我们回市区,并示意手下为我们把车门打开。就在一个“大金链子”走了上去将车的后门打开,五哥迈步刚要上车的时候,只听到半空中传出了一阵强烈的“哗啦啦”的金属撞击声。还没等我们抬头看清上面的情况,十几根拇指粗细的螺纹钢条已经在一阵“哐哐哐”声后将我们眼前的SUV从车顶插入,并将车体完全贯穿。同时被钢条贯穿的还有站在车旁边为我们打开车门的那个“大金链子”,他如同在田间被孩子们的钢叉贯穿的“田鸡”一样,被两根钢条从后背和肋骨处穿入,死死地钉在了地上。

眼前的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以至于我们谁都没能做出任何的反应,就那样呆呆地站在那里。距离车子最近的五哥着实被眼前发生的一切吓了一跳,但他毕竟是“老江湖”了,人死在面前的事情也经历了不少,因此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就从震惊中恢复了。只见他向后退了几步,转身朝向我们,强作镇静地挤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后说道:“好险,就差一步老子我就......"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另一根钢条就在我们的眼前从他的头顶插入,穿过了躯干部分,最后钢条的前端从他的左大腿中间穿了出来,并插入沥青路面足有四五寸深。他就如夜市上的烤麻雀一样被直直地钉在了我们的眼前。

当所有的人都以为五哥死定了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他无视贯穿身体的钢条,稍稍转动身体,伸出左手抓出从腿部穿出的部分,使劲向上一拔,就把插入地里的钢条前端部分拔出。随后他又伸出双手从头上抓住钢条尾部,一点一点地将它从身体里拔出。整个过程中,鲜血不断地从他口鼻中,腿部和头部的伤口中大量地流出,很快就将他所站立的地方染红了一大片,而且面积还在持续地扩大。所有的人,包括我和老八都没能有任何动作,甚至连闭眼都做不到,就在那里静静地看着钢条被一点一点地被从五哥的头部拔出。然而,就在我们都觉得钢条被拔出只是时间的问题时,一个巨大的黑影在我们眼前闪过,随之而来的是金属撞击地面所发出的“咣”的一声巨响。一根一人多高的“工”字形钢梁从天而降,正砸在五哥的头上,并将已经拔出一大截的钢条重新拍入了他的身体中。而他的身体,也在钢梁和钢条的双重作用下,几乎被分成里两半,头和躯干部分已经失去了他们原有的形状,变得再无法辨认。这时五哥的身体终于停止了任何的活动,恢复了一个死人应该有的样子。

可能由于一连串的吃惊事件不间断地发生在了我们眼前,使我们的神经变得有些麻木,在钢梁落下不到半分钟时间后,我和老八就从无法行动的状态中恢复了。我们抬起头,只见那个正在为酒吧后面的豪华公寓施工的巨型塔吊的吊臂前端正停在我们头顶正上方的位置,上面用两条钢索吊着一个运送建材的钢制“平台”的一端,而本应吊在平台另一端的另外两条钢索已经断掉了,正挂在那里无力地左右摆动着。再向塔吊的顶端望去,一个女人正站在那里望向我们,她上身的红衣非常鲜艳,而下身的雪白长裙正在随风摇曳。“若水” 我和老八不约而同地轻声叫出了这个名字。

在我们回到酒吧的房间里,将外面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其他五个人后,大家全都沉默了。过了大概有五分钟的时间,三哥开口了。

“看来我们要去见一下我父亲了。”

“......也只有这样了。希望穆老师能够看明白这里面的事,并有办法解决。” 老大无奈地说道。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0818633@0)
2017-5-23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若水》(2.5)大家说说看,目前的口味是不是够重,还要不要再往上提高个50%?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家园人到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