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小说: 多伦多楼市乱相 (1)

cc-pc (I am nobody)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陆大鹏死于2017年6月17日,星期天,当日温度二十七摄氏度,天气晴好。

“血真是热的。”陆大鹏低头看着肚子上插着的那把刀,双立人butcher knife,果然锋利。他并没有像电影里拍的那样用手捂住肚子,他不敢。他只是张着两手,看着血汩汩地流出来,顺着肚子、大腿流下去,流下去,摊到地上,再慢慢扩开去。痛吗?刀是真的插在了他的身体里,但不可置信已超过了痛感,他看看叶光荣,又看看克里斯。克里斯脸上凶狠的表情还没有抹去,还留在脸上,新添了惊异。而叶光荣,则呆在那里,张着嘴,似乎想喊叫却喊不出声。还是他最冷静,他对叶光荣说,“911。”

叶光荣哆嗦着拿起电话,哆嗦着拨了911。“出事了。发生了可怕的事情。”他语无伦次,连自己的住址都报不清楚,重复了几遍才说完。“要救护车,救护车,血!血!”克里斯还维持着那姿势那表情,其实屋里三个人的脸上共同的表情是不可置信。怎么会这样?屋子里一时好安静,很快,救护车警车的鸣笛声由远而近打破了这静谧。


(1)

1997年香港回归后,多伦多楼市缓慢上升,楼市均价从1997年的28万一直涨到2008年的45万,十年间涨幅近60%。2008年美国国内抵押贷款违约,法拍屋急剧增加,引发金融危机,雷曼兄弟破产,美国国际集团濒临倒闭,对全球各地银行与金融市场产生重大不良后果,是谓次贷危机。受此影响,多伦多楼市到2008年总算停了一下脚步。陆大鹏看得准,他认定这只是市场受美国次贷危机影响而做的短期调整,是入市的好机会。于是他出手买下一套独立屋房外加五套CONDO楼花。叶光荣不觉得。他自己就是搞金融的,在投资公司上班。2008年,国际原油价格、利率、国际金属价格、加币对美元走强,市场各项指标皆不明显,还是要再观望才好。叶光荣从2003年结婚起就想买房了,2008年他添了女儿,想买独立屋的心更切,然而市场不明朗,同事们皆说观望,他也认同,他便观望。市场永远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人生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你努力了却仍旧失败。

也许是选错了方向。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叶光荣遮住眼。

朱婷婷手里的电话掉了,她刚从工地上回来。她不敢相信。凯文过来接她,其实她可以自己去医院的。她不是那种遇事慌张的小女人,她甚至从容地换了套黑衣服。她坐在沙发上,等凯文。打开门,凯文站在门口,挡着光,有点幽暗。她抬起头看他,“走吧。”

这是傍晚。凯文开着车。朱婷婷什么也没想。凯文一只手搁在方向盘上轻轻转动,一只手靠着车窗,不知在想什么 。春天了,路两旁各式枫树嫩绿浅黄,树们突然就枝繁叶茂了。车子开出小区,驶上公路,路上车多了些,多伦多的路每条都那么直那么长,一眼可以望出去很远,远远的是上坡,许多车子趴在那里等红灯。陆大鹏的尸体还停在医院里,他们还是用救护车把他送到了医院,其实在路上他便断了气。凯文换手,左手搁在方向盘上,右手却覆住朱婷婷放在大腿上的手。凯文有点不自然地说,节哀顺变。他没有别的意思。她轻轻挪开手,我知道,你一直是他的好朋友,她说。

这是2017年6月17日。周日,气温二十一度,天气晴好。陆大鹏死了。在医院的雪柜里,他的嘴大张,眼睛也瞪得很大,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陆大鹏万没想到自己会突然以这种方式离开人世。太可笑了。他来加拿大后一路顺风顺水,志得意满,虽说只是个地产经纪,却赚得盆满钵满。今天晚上还约着一票人要谈依陶碧谷的一片地,明天还要和朱婷婷一起去工地,新房基本框架已竖起来,但还没决定外墙怎么做,内部准备铺设水电,电器设备要定下……太多事情,太多决定等着他,他怎么能在这天下午就死掉?

2001年陆大鹏刚来加拿大时,也过过一段苦日子,没房没车没工作,有老婆有儿子有父母要养。但他陆大鹏是谁?他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不论走到哪里,他决不会饿死,他有信心。他很快看清形势,决定不去找工,给人打工永远只领得一份薪水,薪水再高也是薪水。他陆大鹏志不在此。他决定做地产经纪。温哥华火爆的楼市让他对多伦多楼市有信心。说干便干,很快考过经纪牌,先拜一个香港来的老经纪当师傅,做他助理。他手脚勤快,眼灵嘴甜。他牢牢记住老经纪的一句话:没有卖不出去的房子,只有卖不出去的价格。陆大鹏脑子转得快,一张嘴也很能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总之,跟他交谈你会觉得很舒服,你甚至会觉得他很真诚。一年后,积累了一些人脉,他便出来单干。那时候他们一家还住在多伦多,他先从买方经纪做起,有点起色后,他决定转战密市,他看好那块市场,于是举家迁移。搬过去后,陆大鹏的地产经纪业务确实做得顺风顺水,黄金二八定理中他是那二。

2008年底2009年初,多伦多地产突然走低,楼市价格调整,经过89 - 97楼市大跌后,很多人成了惊弓之鸟,以为大崩盘又来了。然而,陆大鹏没经历过楼市大跌有人跳楼的时代,他只想加西大城市温哥华涨得一塌糊涂,没道理多伦多才涨了一点点就会大跌。多伦多虽然不能吸引富翁,但无数移民也需要住房,有需求便会有市场,他要赌一把。于是他出手买了一套独立屋房外加五套CONDO楼花。钱如何筹措?将自己的自住房拿到银行重新抵押换钱出来,LINE OF CREDIT,再加银行贷款。独立屋closing的时候,所有能想到弄钱的方法都用上了,连夫妻两人的信用卡都没放过。朱婷婷吓得要命,陆大鹏安慰她不用怕,有他在。果然无知者无畏。到2010年五套楼花交房时,房价比当初涨了50%不止,而他在交房前全部脱手,光是CONDO楼花,他便赚了差不多八十万,那套独立屋,他只交了20%的首期,放了两年后再卖时,也赚了二十万左右。一战成名。 资产变成更多资产。此后,他一方面帮人卖房,一方面自己买进卖出的倒腾。经纪之便利条件,便是比一般人能更多更早地获得房源信息,加上他对市场的敏感及独到的眼光,低买高卖,几年下来,稳赚不赔,尝尽了甜头。

他可以吹牛提早二十年退休,不过这么早退休有什么意思,他才五十岁不到。市场这么火爆,而他精力旺盛,他像个冲锋陷阵的战士,赚得正起劲。初入行时他也认真下过苦功夫研究地产楼市的方方面面,宏观微观、商业民用、房屋建筑装修、水电布局园林设计,没有他不懂的。与客户看房时,他对房屋的结构、构造之熟悉,知识之渊博,总令客户惊异,也就赢得了客户的心。他真是个好纪纪。哪怕自己炒楼能挣钱,他还是继续当经纪帮人买房卖房,因为他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帮人买房卖房,人人皆大欢喜,他觉得是关爱,能帮他上天堂。他喜欢收佣金的感觉,感觉比投资赚的钱更让他愉悦。从获得2002-2003年度的第一个金奖开始,他已得奖无数,金奖、白金奖、优异奖、钻石奖,反正年年得奖,到2017年,他已连续五年上了多伦多地产经纪排名金榜。

然而又如何,现在还不是躺在医院雪柜里死不瞑目。赢了如何,输了又如何,赚了怎样,不赚又怎样?

从医院出来,凯文送朱婷婷回家。她眼前是凯文,是他温暖的手,温暖的胸膛,闭上眼睛却是陆大鹏那不愿相信的面容。她没让凯文进她家的门,甚至没对他说再见,只说,谢谢你了。凯文也没下车,什么都没说,一加油门,车子呼呼地驶去。她站在门口,看着黄昏中车子的尾灯,那么两点红,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最后消失在远处。从今后,只剩她一个人。

陆大鹏怎么也没料到凯文会心生异心。他外出办事前特意在凯文的门前停了一下,凯文在电话上谈笑:哈哈,你老兄是开玩笑吧,下次再这样有你好看。从前凯文是从不会在办公时间打私人电话的。五年了,他刚来的时候,高高大大,为人却最是勤快和气,总是和陆大鹏一起忙到深夜,学习、查资料、做准备……陆大鹏那么信任他,去年年底还给他十万的分红,他没有亏待他。那个周末,陆大鹏带朱婷婷出去吃饭,在紫金盛宴喝早茶。没承想,服务员把凯文和张国栋带到他们旁边刚空出来的那张台前。场面有点尴尬。张国栋是大建筑商Tridel的区域销售经理,Tridel即将在密西沙加推出优质新楼盘。没想到凯文跟张国栋混在一起。狼子野心。

凯文怎会呢。有人对陆大鹏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他只是笑笑,凯文是那么忠厚的人,凯文怎么会想着离开他?2010年,陆大鹏在次贷危机后大赚一笔,踌躇满志。开豪车,住豪宅,手机永远是最新款苹果,出入必定西装格履,人人都说经纪很牛,他便要这样牛。他开始扩张业务,新租了办公室,手下雇了两个人,一个是小麦,负责文职,另一个便是凯文,当他助手。凯文跟他是教友,在同一个教会活动认识的。陆大鹏是虔诚教友,周日上午从不接业务看房,雷打不动去教会,他深信主的教诲,他关爱教友。凯文本是公寓管理员,领着一份微薄的薪水,家里新添了老三,拮据得很。他羡慕陆大鹏地产做得这么火,便生了拜他为师的心。人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但陆大鹏看凯文面目忠厚,心想绝不会有这样的风险。从此,凯文白天当公寓管理员,下班后周末跟陆大鹏带人看房,晚上回家还得接着给老婆当帮手带孩子,累得半死全家安静后再准备考经纪牌,一时忙得胜于总统。凯文忠心耿耿,任陆大鹏差遣,指东打西,东奔西跑,并无怨言。凯文怎么会想走呢。

不一样了,到底不一样了。陆大鹏不是当初的陆大鹏,他怎么能保证凯文还是当初那个公寓管理员?以前大家都刚起步,他真心待凯文。他信主,他想把关爱、幸福带给凯文。他告诉凯文:没有卖不出去的房子,只有卖不出去的价格。他将他的房屋地产知识悉数教给凯文。如何猜测房屋年龄,一般师傅教的是看暖气炉的安装证明标签上的日子,厕所水箱里面的制造日期,测量图上的日子,甚至新区行人道旁的建筑日期戳子来猜测房屋年龄。但是陆大鹏告诉凯文的不止这些:首先屋顶若有铁烟筒,房屋多半是上个世纪65年后才建的;从屋顶伸展出来的水管和屋内的水管(VentPipe)是铁的,房屋应建于1960年之前,若是铜的,则建于1970年后,若是塑料的,必是1970年后所建。若屋前面有带盖的露台,这房子则建于1930年之前,当然,意大利社区略有不同,六、七十年代建的房子也有露台。地基墙若是石头的,应该建于1920之年,若是砖(brick)的,则为1920至1950年之间所建,若是混凝土砖(concrete blocks)的,应是65年前所建,若是混凝土(poured concrete)的,当建于70年后。屋的外牆,若是双砖,则建于70年前,若是单砖(brick veneer),则是70年后建。承力的底层地板(sub-floor),若是一条一条的,那房子应该建于70年之前。要做个有心人。我们再来谈谈风水,跟香港台湾客人看房时,切记要能谈风水……凯文诚惶诚恐地听着,那佩服的眼神,说五体投地不为过。凯文怎么会离开他。他坚信关爱,他愿将主赐予他的关爱幸福与凯文分享,怎么会是凯文。

陆大鹏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凯文。他周六要么带客人出去看房,要么在家带孩子,没想到在紫金盛宴碰到凯文,还是和张国栋一起。两人四目相对,皆怔了怔。换了是其他熟人,陆大鹏会热情地邀请他们过来坐,并成一桌,但今天似乎不合适。凯文低下头,点了几样点心,对侍者说要一壶龙井。以前凯文并不喝茶的,他爱喝咖啡。朱婷婷朝凯文点头微笑。陆大鹏铁青着脸,看着她,两个孩子的母亲了,仍是身材纤细,皮肤白皙,眉目如画。陆大鹏想他若是凯文也许他会爱上她,他若是朱婷婷他也会爱上凯文。他说埋单,吃饱了。朱婷婷朝凯文点头示意,笑得那样温柔,就像凯文是她的爱人。结完账,陆大鹏扯着朱婷婷走了。

凯文低头点餐的那一刹那,几乎要藏不住笑意。陆大鹏惊异的目光,微微抽动的嘴角,他知道他愤怒了,也许路上会超速,回家会摔碎几只杯子。他想他比朱婷婷更了解陆大鹏,但他还是越来越不认识陆大鹏,毕竟他们都跟从前不一样了。他跟张国栋只是喝个早茶而已,张国栋碰巧跟他是老乡,而他也想炒炒楼花,但他并没有抢走本属于陆大鹏的任何东西,他无意与陆大鹏竞争,他也不是他的人。他以为他在陆大鹏面前早就没有尊严。陆大鹏的一众老友说起凯文时,总笑说他是陆大鹏的马仔,虽然他的名片上印着好几个头衔。他们没有说错,他几乎是陆大鹏的贴身秘书,买咖啡、买中餐、加油、甚至他家忘了买米断了粮,陆大鹏一个电话,他也会放下正在给孩子读的书,去超市买袋米给送去。2015年多伦多楼市开始真正发力,月月涨,陆大鹏更是忙得不可交,而且,目前市面上流行买大lot的旧屋,推翻重建,再转手卖出,周期二年到三年,但转手利润可达一百万一套。陆大鹏看中这块业务,凯文不以为然,买旧屋推倒重建,周期太长,房屋图纸设计、建筑许可审批、找建筑商、各项建材采购、室内装修、工作量太大。如果买旧屋成本七十万、设计建造一百万、卖三百万,看似能赚一百来万,但实际他们付出的人力成本没有算在内,而且周期至少三年,还没考虑三年中可能出现的风险。陆大鹏当着小麦和朱婷婷骂他,你懂个屁。凯文没吭声,只是静静地低头望着地板,第一次想到离开。离开了,也许还有更多像他这样渴望挣大钱的年轻人顶上。但陆大鹏再找不到一个像他这样了解自己的人了。他们俩都知道。所以陆大鹏并没叫他走,反而在年底多给了他两万分红。陆大鹏要留住他在身边,他是虔诚的教友,他关爱凯文的幸福。如果能折磨到陆大鹏,凯文会非常开心。陆大鹏扯着朱婷婷离去的那一刹那,陆大鹏那胃疼的表情,带给凯文一瞬间的欢愉,就那么一瞬,然后他心里空空的,几近难过 。以前,以前他不是这样的。毕竟他们都变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0877564@0)
2017-6-16 -05: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小说: 多伦多楼市乱相 (1)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