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2)

cc-pc (I am nobody)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2)

“不, 不,不,不要告诉我他死了。我不要听。”

警察还在忙着取证。叶光荣失魂落魄,嘴里喃喃自语,目光放空,似乎望着遥远的地方,实则什么也没看到。他眼前只有汩汩流出的鲜血,一个人身体里怎么会装着那么多血?流也流不完,他的家里全是血,厨房里那么大一滩,从厨房到正门门口,一路血迹。天啊,人的身体里怎么能装那么多的血?他现在还能闻到血的腥味,血应该是甜的,他下意识地舔舔嘴唇,血也肯定是热的,他仿佛还看到那热气腾腾的血不断地自陆大鹏肚子里流出来,流出来,流到地上,再蜿蜒顺地势而摊开,由此可以看出地板的不平。他仿佛看到陆大鹏眼中先是难以置信,然后是恐惧,但是没有痛苦。他痛吗?

警察绕着房子拉起黄色警戒线,屋外停着好几辆警车。有几个警察在屋里忙着,拍照什么的。克里斯被带上手铐押走,他没有任何反抗。警察想问叶光荣问题,而他只是不断地重复:不要告诉我,他死了。我不要听。他有点神经错乱了。

叶光荣没想到陆大鹏就这样死了,人的生命居然这么脆弱,他给抬上担架上了救护车,就这么一去不回。叶光荣被带上警车回警局问话时,回望自己的新家,泪水还是出来。以前是刀山,现在是火海,今后是油锅。

叶光荣来加拿大比大多数中国移民都早。严格说来,他不算移民,他是九十年代的留学生,毕业后没有回国,留下找工作,拿工签,然后再慢慢申请移民。他来没多久就赶上香港移民大潮。刚开始工作时,没多少钱。穷学生没有积蓄,根本不敢奢望买房。那时候香港人把房价炒得飞起来,他也不上心,那时他的心还忙于工作身份问题,忙于结婚成家。等一切安稳下来,也到了千禧年。

慢慢地,他生了一种爱好:他喜欢看房子。饭后散步他不去公园周末从不走trail,他喜欢去不同的小区,沿着行人道走,看房子。房子多么美,那一幢幢独立屋,风格各有不同,各有各的美。二层楼红砖房、BUNGLOW, backsplit, 平屋顶、尖屋顶。有的掩在一排树丛后,深幽静美。有的门眉阔大,有的后院有大大的deck,有的则是游泳池。前院的草坪,有的打理得很整齐,鲜花不少,有的疏于管理。他喜欢观察各幢房屋的小亮点。那家的driveway砌得很好,这家的窗户设计不错。叶光荣喜欢老款的backsplit,走进去错落有致,缺点是房间被分割,面积不大。我不喜欢平屋顶,我不喜欢红砖外墙,我喜欢有大窗户的房子,不会憋闷。以后我买的话,就想要买那样的。他边看边想,有时说给对妻子听。我们不要太大的,够住就行了。我们生两个儿子吧。呀,看看这房子,凉亭、摇椅,我最喜欢了。夏天黄昏,我们坐在躺椅上,孩子们在周围草地上玩,我们看书,或者请朋友们来烧烤……

叶光荣不记得看了多少房子。先是没钱,收入低,仅在外面看看。后来,收入慢慢上去,开始考虑买房后,周末也看看open house,进到那些房屋里面,更是让他惊叹,每套房他都喜欢,各式风格设计装修,轩敞的门厅、开放式厨房、舒适的living room,西人的房屋装饰总是那么别致,他没有不爱的,恨不能马上就买。可惜的是,他刚稳定下来,没积蓄,不想借钱买房,要保证生活质量。随后,眼看着房价一年高过一年,他想再等等,也许房价会跌的,到时候也存下了首期,就买。可惜,这一等就等到2008年,房价总算跌了,然而次贷危机那么猛烈,美国的楼市跌成什么样了?都说跌起来是没底的,他90年代他已在多伦多求学,他知道那时候的楼市如何一路走低的,他不敢下手,他怕,也许再看看?

叶光荣2011年经朋友介绍认识了陆大鹏。一开始陆大鹏热心地带他看了很多套房子,天天往他邮箱里发送LISTING 信息。叶光荣总是犹犹豫豫下了不决断,总担心房价还会降,担心房价会跌破按揭价格。陆大鹏瞧不上他这种小家子气胆小鬼心态,慢慢懒得出面,将他交给凯文。凯文又积极地带他看了无数套房子,独立屋、半独立、Link的、TOWNHOUSE,各种地段、各种年龄的房屋。两三年中,也曾有几套屋满足叶光荣的各项需求,他也下过offer,无奈战战兢兢总是出不起价,抢不到。如是抢过两三次后,叶光荣灰了心,一赌气干脆不买了,他就不信楼市会一直涨不跌。他跟陆大鹏、凯文也断了联系。他转而关心政治,在论坛上积极参与有关保守党自由党左派右派同性恋LGBT穆斯林ISIS的各种讨论,你来我往,时左时右,就图个吵得热闹吵得热血沸腾,倒也让他暂时避开房价上涨过猛带来的伤痛。然而,事实总是无情的,到2016年他们一家还住在公寓里,每天上下班,走在长长的楼道中,看着一户户关闭的门,他的心里五味杂陈。每到交房租的日子,写支票时,老婆便碎碎念着:可惜啊,白白交出去了,不如交按揭,交完还能剩下套房子。他无法反驳。慢慢地,身边的朋友们都买了房子,他们的身家也跟着房价而大涨,他无法忍受那些惋惜的面孔,嘲讽的眼神。他有点儿祥林嫂,总是梦呓般对人说:知道89年吗?历史会重演的,目前所有的状况,尤其是人们的心态,跟那个时刻几乎一模一样。你们看着吧。89年最高点多伦多独立屋平均房价是30多万,创下记录,后来一路下跌了50%。变成了10几万。现在独立屋均价已过百万,而收入和通货膨胀离翻倍还远着呢。等着瞧……

然而又如何,楼市并不曾理会他,仍是一昧地涨涨涨,他追也追不上。懊悔、不甘心、对房子的渴望而不可得,咬啮着他的心,彻夜难安。睡着后又恶梦连连,老是梦到一脚踏下去,坠落、坠落、坠落。醒来后一背冷汗。

然而又如何,2016年新闻里、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楼市疯涨的消息。多伦多的房屋价格指数在过去13个月中一直上升,如果按照年度来看,国家指数2月份比上年同期上涨13.4%,这个增幅是是2006年11月以来上涨最快的。多伦多的价格创纪录攀升了23%。市面上频繁听到bully offer,这在以前几未听说过。怎么会有那么多疯狂的人,他们手持钞票,不顾一切?开价三百万的独立屋不算什么,以前只卖310万没关系,一口价400万,卖不卖?地产局二月份半个月的报告已经出炉,在二月份的前半个月, 905地区独立屋售价同比涨了37%。各处的房屋售价在创新高,媒体在不断呼吁政府干预。多伦多有钱人真多。钱真不值钱。

叶光荣再也坐不住, 2月往往是楼市最冷淡的日子,今年却火爆不堪。到处都是bully offer,都是当天挂牌当天卖掉的消息。妻子下了通碟,不买便离婚,焦虑。他不甘心他一万个不甘心,他错了,但他不该一辈子只住公寓。

叶光荣下定决心再联系凯文,说看中了一套房,想让凯文带着看看。凯文接到电话既惊奇又不惊奇。叶光荣会想买房这并不惊奇,没房又想买房的人这时候都坐不住的。惊奇的是叶光荣居然还记得他们,还找回他。要知道多伦多遍地经纪,果然是老派人物,还有诚信可言。非常时期,凯文没多想便告诉陆大鹏,他不想陆大鹏认为他在抢客户。果然陆大鹏一把接过电话立即说:老叶啊,long time no see! 最近看上哪儿的房子, 我带你去看看?”凯文目不斜视地继续忙自己的事去了。

叶光荣只好说想看奥沙华、皮克林一带的房子。

“哦哦,是吗?那一带是新的热点,依水而建的房子,风景那边独好啊,来GTA通勤上班也就三四十分钟的路程,还有GOTRAIN。最近很多华人往那边迁移,你老兄有眼光,总是走在热点上。哈哈。”

实则是叶光荣已买不起GTA的房子了。他看中的是GTA东面奥沙华的一套独立屋,50的LOT, 面积3000尺,二楼有四房,实木地板,装修华美,冰箱洗衣机干衣机全是新换的,后院很大,有个DECK。地下室装修成两房,有厨房洗手间,单独出入,完全可以出租。一切都很完美。周日open house,周一晚接offer。陆大鹏带他看完房,问他意下如何。叶光荣沉吟半晌,才说他很中意,想下offer,但无把握抢得到。

“老叶,这次你听我的,准保这所房子是你的。”

第二天,4月17日,周一傍晚八点多,天刚黑,没有月亮。他们出发去下offer。那户人家路两边前后停着好多车,他们只能在很远处泊好车。

“看来,今天来下offer的人又不少。”陆大鹏心里盘算,叶光荣这种客户他太了解,买房的心迫切,但又胆小,长期踏空,这是最后的反弹,必须让他果断点。他告诉叶光荣如今要想买到房子,只有下bully offer。君不见旺市一处open house一天便有80多人来看吗?看房的车整条街都不够停。叶光荣便问如果下bully offer,多少价合适。陆大鹏说这房子listing 价是75万,那么加个十万吧。如果一轮没抢到,还有第二轮的话,我们再加五万。叶光荣此时像个被打败投降受俘的士兵已无反抗之心。

终于第一轮他的高出要价十万的offer立即被卖家接受。陆大鹏恭喜他,说他明智,这时候不买,以后真的再也买不起了,再说地下室分门出入,完全可以出租,租金收入足以支付按揭及地税。恭喜恭喜。叶光荣仿佛在做梦,就这样,他终于抢到房了?不对,有人跟他抢吗?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0877568@0)
2017-6-16 -05: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小说: 多伦多楼市乱相 (1)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