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4)

cc-pc (I am nobody)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4)

2017年4月20日,周四,安省自由党政府周四推出新措施加强租售房产管制,以遏制安省南部飙升的房价。这16项新住房措施,包括引进15%的非居民投机税、控制房租、允许一些市府对空置房屋征税,并将省府剩余土地用于建造经济适用住房等等。420新政出台一个月后,多伦多火热的楼市果然得到缓解,挂牌量、成交量锐减,bully offer没有了,成交价格也有所松动往下的趋势,更时不时听到买家毁约不愿closing的事情。市场上涨派跌派就今后楼市走向争论不休。

叶光荣慌慌张张地打来打电话,大难临头的样子,陆大鹏只以为他后悔买在最高点,是来抱怨的,想着宽慰他几句便罢了。最近这种宽慰的话他对很多人说过,说得也顺溜了,结果完全不是。原来叶光荣为了多些租金收入,刚搬进去安顿好,便将地下室租出去,却遇到大麻烦。租客是一对白人夫妇,男的叫克里斯。租前很和气。哪料到引狼入室,叶光荣咬牙切齿地说,他们住进去后就变了脸,一会说这儿坏了要修,一会儿那儿要换个东西,可是那些问题,看房时已告知,克里斯当时好说话只说没关系。而现在他们不让叶光荣下地下室,更不让他修。说是私人空间,他们负责找人修,叶光荣只需凭发票付钱就行。不到一个月,叶光荣已付了2700块的修理费更换费,现在克里斯又要求更换抽水马桶,报价是1900,什么马桶这么贵,叶光荣没有同意。克里斯继续刁难,一纸Application将叶光荣告到了SOCIAL JUSTICE TRIBUNALS ONTARIO房东租客委员会。克里斯夫妇状告房东叶光荣没有提供良好的租住环境,厨房厕所多处有发霉,许多用品需要更换;房东叶光荣不但拒绝维修,反而威胁恐吓,严重影响了他们租客的身心健康。在《T2表租客权益申诉》中他们提出补偿要求:租客自己购买安装了额外锁头、保安设备,感应器、摄像头,按人工每小时40加元计算,成本加人工一共$4000加元;他们的精神补偿,未列明金额。在《T6 表 租客维修申诉》里,他们要求房东租金减扣$1000;由于厨房漏水发霉,他们进行了维修,要求房东支付$25,000的设备另加人工$25,000。当然,再一次,他们又提到了他们的精神损害赔偿。听证会的日子定在6月5日。叶光荣收到并看完Notice of Hearing后,又气又怕,买房的喜悦之心早已被420新政后的房价下跌冲淡,再摊上这样的租客,他濒临崩溃。他不知道向谁求助,只有陆大鹏大腹便便的样子浮出出来。

叶光荣在电话里语无伦次,唉声叹气,陆大鹏便让叶光荣来他办公室里谈谈。原来叶光荣倒霉,碰上了white trash。显然这不是正常租客,这就是敲诈。从他们递交的这份申诉书来看,他们非常了解安省的租赁法规。虽然他们的补偿要求有点离谱,但都合法合规,从字面上找不到漏洞。

陆大鹏问叶光荣打算怎么办?叶光荣说,白垃圾、无赖。他要请律师。陆大鹏沉吟说,你要想好了。一旦请律师,律师费是个大头,会拖很久,并且你不一定能赢。现在你已出了多少钱?他们住了多久?由于加拿大以保护租客利益为主,你上了法庭,胜诉可能性有多大?最重要的是,能不能将他们赶走?叶光荣抱着头,痛苦地说,不知道。我只想让他们立即走,我们一家住进去没过过几天舒心日子。一想到家里住着这样的无赖,我彻夜难安。陆大鹏说,这样吧。其实这件事跟我没关,但我们是老朋友了,你又这样看得起我来找我。我就出面做个中间人,去问问他们什么意思。你再做决定请不请律师。叶光荣连声道谢。

隔了几天,陆大鹏告诉叶光荣,克里斯同意调解撤诉,但要价六千块。叶光荣气不过,想要硬气点将官司打到底。陆大鹏不禁劝道:老叶,你听我的,打官司伤财伤神,是个无底洞。这种白人垃圾,你碰上算你倒霉,你就出点钱,将他们请走算了。叶光荣神情疲惫茫然无措。陆大鹏说,你们就在一幢房子里,约个时间,签字交钱,把这尊神送走便得了。

约好签字的第三天,叶光荣又气极败坏地找到了陆大鹏,原来克里斯收了六千块,但还是拒绝搬走。陆大鹏说如果这样那便只好法庭见了,让叶光荣拿着他们的收据去找律师。下午四点叶光荣又跑过来,说律师说对方两人签的租赁合同,现在这份收据上只有克里斯一人的签名,没有法律效力,打官司时不能作数,律师仍旧建议最好能庭外和解。叶光荣在陆大鹏的办公室里气得大骂:是可忍,孰不可忍。欺人太甚!他甚至问陆大鹏认不认识黑道,他豁出去也要出这口恶气!陆大鹏骂叶光荣什么脑子,既然是两人签的租约就该两人签这份合解书,这道理难道还不懂?给钱倒是痛快。黑道黑道,你以为惹上黑道是什么好事?那是离了虎口又入狼窝而已。然而,看着昏头昏脑的叶光荣,他叹了口气,“老叶,别生气了。就当破财免灾吧。我再帮你去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陆大鹏心想这个叶光荣没有他真不行,还得他出马。于是他再打电话,克里斯居然说要再加三千,叶光荣在这边气得跳脚,却又无可奈何,一心想将这尊神请走。于是双方再度约定,6月17日星期天下午两点,就在叶光荣家签字交钱立即搬走。这次叶光荣小心谨慎,请陆大鹏出马当见证人。看到叶光荣那低声下气的样子,陆大鹏肚子挺得老高,算了,帮人帮到底。

下午两点,陆大鹏按时来到叶家。三人坐在叶光荣家的餐桌前,叶光荣的妻子好心地给大家泡了杯咖啡。叶光荣一见又只有克里斯一人便立即发作起来,“你太太呢?你不会又——”

话音未落,克里斯便笑,“别紧张。谈好了,我自会叫她上来签字”。他面色苍白,上唇稀稀拉拉几根黄胡须,面颊上还有些雀斑。面相看着便不善。陆大鹏心道这个叶光荣不懂得识人吗?这种人也是能随便将房子租给他的?

果不其然,克里斯又变卦了。他开口索要五千,并要求免掉这个月房租,他才能搬走。理由是他住在这里的一个月,天天纠纷,过得非常不愉快,他临时找房子,很难且房租很贵。

叶光荣的肺都要气炸了,世上怎会有这种垃圾无赖。简直是吸血虫,一天一个价,当他的钱是好赚的吗。

克里斯收起嘻笑的脸,冷冷地说,你们中国人才是吸血虫,贪婪无厌。只知道买楼买楼,你们不是有钱吗,这五千六千的算什么?

叶光荣腾地站起来,直逼到克里斯面前,吼到:五千?!你已经拿了多少钱了?你知道我一个月工资是多少?

克里斯满脸不屑,慢慢站起来,你想干什么?你又恐吓我,不想谈的话我们法庭上见。

陆大鹏看气氛不对,怕克里斯走,赶忙插到两人中间。冷静,冷静,冷静,calm down。我们今天是来settle的,有话好好说。叶光荣被他推搡得顶到厨柜门上,什么东西亮闪闪的,刺了下他的眼。这一段时间他因为买房,忙按揭、搬家,招租客,再摊上这么个刺头,多少天来没睡个好觉,心上沉沉的像压了块大石头,时常喘气都觉得困难,眼神都不好使了。叶光荣提醒自己要冷静,今天是来送神的。谁料克里斯接下的话,彻底让叶光荣失去了理智。

“你们中国人不是有钱吗?不是到处炒房出租吗?实话告诉你,我就是看中了你家地下室厨房漏水才租的。现在五千也不行,我要一万现金,一手交钱一交房,不然的话,我们法庭上见,怎么样,chink!”

叶光荣气疯了。他嘴里叫着white trash,扑上去双手揪着克里斯的衣领,将他提溜起来。你这个white trash,垃圾,你滚出我家,滚出去。他发疯一样地摇晃着克里斯。克里斯给勒得喘气都困难:你想杀人吗?chink?

克里斯靠在厨柜上,扭头看见台面上摆着的厨房刀具,伸手摸到刀,一把抽了出来,闪闪亮,冰冰凉,转身向叶光荣刺去。电光火石间那把刀戳进了过来劝架的陆大鹏肚子里。死一般寂静。陆大鹏低头看着肚子上插着的那把刀,双立人butcher knife,果然锋利。克里斯脸上凶狠的表情还没有抹去,还留在脸上,新添了惊异。叶光荣呆在那里,张着嘴,似乎想喊叫却喊不出声。他伸手去捂陆大鹏的伤口,没用,血仍旧从他指尖汩汩流出,生命跟随着流逝而去。陆大鹏不可思议地望着叶光荣,怎么会是这样?他不想死。他不能死。生命的由来与终结,不过是瞬间的随意,是荒谬的播弄。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0877570@0)
2017-6-16 -05: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小说: 多伦多楼市乱相 (1)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