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5)

cc-pc (I am nobody)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5)

朱婷婷给挂在了半空,到底会跌落,还是不会跌落——

她忙到昏了头,太多的事等着她拍板决定,到处都等着她付钱,各种费用、材料、不付钱无法开工,拖延工期,仍需付钱补偿别人应得之损失。她不知如何是好。低买高卖,这个游戏规则很简单,要想玩得好,赢钱却殊不容易。朱婷婷算算尚需一百二十万才能顺利建完两幢新屋,想不到陆大鹏的帐户里只有二十万资金。她将现在自住的房屋抵押出去,也许能套点现金,却发现房屋早已抵押掉了。现在每月还须付按揭等各类费用也是不笔不小的数目,还不论十多套等着closing 的CONDO。原来陆大鹏已将这几年挣的钱悉数投了进去,赌一把。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如果能赶在交楼前将两套新屋建好并成功出手,她有可能躲过这一劫。到此田地,朱婷婷不想输,她想最后一搏。

她约了老熟人贷款经纪张保罗吃饭,一方面找他筹措借款,一方面想他认识的人多,也许能介绍个愿买在建楼花的客户。她想提前卖掉那两幢房,以缓解她的资金压力。夏日炎炎,她挑了件无袖无领的真丝连衣裙,搭条丝巾,红底高跟鞋,走路要小心。张保罗见她走过来,笑着起身迎接,这年头,你这样的人不多了。朱婷婷红了脸,是呀,我老派。张保罗虚扶着她的手臂,凑近她说,你看我总是黑西装,我最喜欢老派人了。一顿饭,朱婷婷觉得长日难捱。开口这样艰难,她希望她不是现在的自己。张保罗一手刀一手叉,西餐礼仪娴熟,微微笑说,不用急,慢慢说,我懂的。便将一块牛排送进嘴里。待朱婷婷说完,张保罗停了一下,才说,如今生意难做,他的利润很薄,放出去的钱常常收不回,成了烂账。不过,他打着哈哈,你是谁,我还不信么?这样吧,年息二十,怎么样?朱婷婷结结巴巴老半天,说不出完整的话,她想不到张保罗会这样狠。她想说我跟别人不一样,我只是暂时资金周转有困难。但她也明白,谁都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其实都一样。在张保罗的眼里,她跟别人没有任何区别,都是需要钱而已。结帐时她抢着要付钱,她跟一个男人抢着付帐,因为她有求于人。这是种什么感觉。如果她有钱,便会有很多尊严。要赚钱,而且要快。

也有几个对她在建房屋感兴趣的人去看过现场。因为没有付钱,暂时停工,没有工人。她领着客人绕着房屋走一遭,又小心翼翼地走进里面看,到处乱糟糟,废物废料满地都是,没人清理。腆着肚子的客户看完后准备告辞,看朱婷婷期待的脸,柔和的笑。他清清嗓子,

“Miss朱,这房子不错,不错,很好。”朱婷婷释然,刚想说话。“可惜啊,离高压线稍有些近。如果120万的话,我愿意接手接着建。”

“120万?王先生你知道我们已经投入了多少万吗?这房子位于北约克最好地段,小学、中学都是名校,商业区不远,医院也很近,上高速只有几分钟的距离,但你绝对听不到一点吵闹声。”

“当然,当然,这是好区。不过,似乎不远处也有政府廉租公寓,听说黑人也不少。我听说你的银行可能会要收楼……”

话说到这个份上,朱婷婷不想再接话。后果她知道,也知道如果没钱close CONDO 的话,那先前付的钱就打了水漂。客人走了,要从哪里弄钱,她问自己。朱婷婷去买彩票,她从没买过,原来二元钱就可以买一注,希望还是真是便宜。当然,她没有赢到千万元大奖,偶有一次中了二十块的安慰奖,便很兴奋,不如每周买彩票吧,二元钱一个的希望,她还买得起。

2017年6月,多事之夏。多伦多房产局最新的数据已经显示房屋交易量大跌,今年5月份各类房屋销量比一年前跌20.3%,独立屋销量跌26.3%,condo销量也跌了6.4%。除了联邦按揭保险新规的影响之外,安省省府征收海外买家税及加强租金监管的系列新政显然发挥了作用,这些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GTA的房市开始由热变冷。 专家们说:多伦多和温哥华房屋市场正处于“严重衰退”的边缘,全国房价也将持续下滑,下降幅度最高或达40%。

悲观主义者认为,加拿大不断增加的家庭债务,以及创纪录的房屋价格将会使得加拿大市场变得更加无序,其中一些地区甚至可能存在大量的泡沫。

乐观主义者认为:安省新屋供不应求,安省政府收紧多伦多金马蹄地区的用地政策,多伦多是加拿大人口增长最快的城市。加拿大联邦央行宣布不升息。澳洲政策紧缩,投资者转向加拿大。温哥华自去年8月初推出和安省一样的地产新政之后,价格并未下跌,只是盘整几个月,今年初房价又开始向上攀升即是例证。

孰是孰非,请自行判断。

这是最美好的年代,也是最疯狂的年代;这是愚昧的年代,这是贪婪的年代;这是信仰的时期,是怀疑的时期;是光明的季节,是黑暗的季节;是希望的春天,是失望的冬天;人们或青云直上天堂,或黄泉永坠地狱。

……

2017年年底,叶光荣低于买价三十万卖掉了奥沙华的房子,全家不知搬到何处。搬家时,叶光荣没有告诉任何人,清理完屋子已到夜里十点,上车前,他绕着房子走了一圈,灯光下,房子静静地立在那里,还是那么美。但他眼中那一地的鲜血怎么也抹不掉,他无法再住下去。走,离开,远离。

2018年年底,朱婷婷申请了破产。她并没有真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但她选择放弃,放弃物累。签名的时候,签完一个字后,手握着笔停在空中,半晌才又决然落下去。总算清静了。她心里说。

2019年年底,陆大鹏案件审理完毕,克里斯二级误杀罪名成立,他选择认罪,被判有期徒刑十年,五年后可以假释。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0877571@0)
2017-6-16 -05: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小说: 多伦多楼市乱相 (1)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