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终于写完了,不知道大家觉得够不够刺激。《难忘的生日夜》(2)

kiticli (lalala)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前情提要:我正在茶水间给女友泡咖啡的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了。)

因为公司是很多人共用一大间办公室的,所以规定在上班时间所有的手机都要调成震动,以免打扰其他人工作。我在公司的时候手机是一直放在裤兜里,这样便于随时接听电话。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来电显示,竟然是女友? 这让我觉得有些奇怪。她就在外面,如果有事的话叫我一下不就好了,也用不着打电话吧,还是她又有了什么浪漫的点子?想到这里,心里不禁升起了一股好奇心。在我按下接听键后,电话那头就传出了女友的声音。

“我到你公司楼下了,正准备上去。对了,你公司是在几层呀?”

听到这话的我简直是莫名其妙。你现在不就坐在外面吗?怎么说得好像刚到一样。我知道了,一定是在和我开玩笑。这么认定的我笑着回答道:

“你为了给我买礼物这么快就又跑出去了?迷路了吧!呵呵。”

听了这话的女友有些没好气地说道:“你说什么呢?什么又跑出去了?放下你的电话我就急着过来了,还没有时间买礼物呢。我现在上去吗?还是你等一下下来?”

她的语气非常认真,并不像是在开玩笑。但是我却是一头雾水,完全笑不出来。此时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我穿越了?难道茶水间这里有个时空夹缝,我不小心走进来,然后穿越回了十几分钟前?我低头看了看手表,现在的时间是七点十分。我记得女友第一次在楼下给我打电话的时间是差五分七点,然后从她上楼坐电梯,进办公室,到现在我走进茶水间给她泡咖啡,这中间差不多十几分钟的时间。所以时间在我身上并没有发生回溯。难道她是在成心吓唬我?想到这里,我对电话那边的女友说了几声“喂”假装是信号不好,而对方马上也回了几声“喂”和“听得见吗”。而我,在这同时快步走到茶水间外,悄悄地向外望向女友的方向。只见女友正坐在我的座位上,用电脑上着网,而她的手机就放在桌上。这时,我手中的电话中却清晰地传出了女友“听得见吗”的询问声。

此时,我的后背不禁升起了一股寒意,双手由于体温的迅速下降开始变得有些控制不住地轻微颤抖,连自己的心跳声都清晰地传进了耳中,我周围的世界仿佛一下子就变得死一般的安静。

“我cao!这他妈见鬼了?!”我在心中暗骂了一声。

可能是因为全身的血液都流向了大脑吧,此时我的体温虽然在下降,但是头脑却仿佛变得格外清醒。我快步走进茶水间对面的卫生间,打开窗户探头向楼下望去。只见一个娇小的女人身影正站在大楼的前面打电话,她身上穿的正是女友的那款米色外套。我非常可定,她就是我的女友。但是问题来了,现在办公室里坐着玩电脑的人是谁?

我假装讯号不好,在对着电话又喊了几声“喂”之后就挂断了。一屁股坐在马桶上的我,脑中飞快地将现在的形势进行了一下整理。首先,我在六点半左右拨通了女友的电话,她答应过来陪我加班。到这里应该没有问题,因为两个“女友”都自己来到了楼下。我忽然想起了一个细节,就是在第一次结束通话后,我又拨了一次她的手机,却没有接通,提示是“不在服务区”。难道是在那时出了什么问题?想不出答案的我只能将它先放一放,继续事件的整理。然后是屋里这个女友在差五分七点在楼下给我打了电话,在我告诉她楼层后就自己坐电梯上来了。再然后我就来到茶水间给她泡咖啡,这时楼下的女友就打电话进来问我楼层,这个时间是在七点十分左右。最为诡异的是,我在和楼下的女友通话时楼里的女友并没有用电话。这就排除了她在恶作剧的可能行。那么问题到底出在谁的身上?办公室里的灯光非常明亮,在这么亮的环境里我是不可能认错的,屋里那个确确实实就是我的女友。可是刚才电话里也的的确确是女友的声音,而且我也从窗户里看到楼下的人的身形和衣着和女友也是一模一样的。那么,可能的答案就是:这两个“女友”中有一个有问题!不,最坏的结果是,两个可能都有问题。在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里第一次萌生了恐惧这种感情。

我忽然灵光一闪,赶忙拿起手机去拨女友的号码。我的想法非常简单,就是看看这通电话到底会接到谁的手机上,是办公室里的这个还是楼下的那个。其实,我的心里已经隐隐约约有答案了,而结果也确实印证了我的想法。电话那头传来了“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的提示音。这一次,我彻彻底底地陷入了沉默,只是就这么坐在马桶上看着信号满格的手机发起了呆。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一看号码,是我的同事大强子。在现在的我看来,这就是黑夜中的一点光明一样。我就像一个快要淹死的人,说什么也不能放过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害怕,我颤抖着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那头马上就传出大强子那爽朗的声音。

“嗨!生日里加班还尽兴吗?哈哈哈!”

“你现在在哪儿呢?”虽然我已经极力控制了,但是这句话说出来时还是有一些颤抖。

“在公司旁边的那家拉面馆吃饭呢,还有小文和四眼儿再加上几个市场部的。你要不要过来呀?我们可以给你庆生。或者我们吃完回公司接你,咱们再找地儿happy一下?”

“你们能不能现在,马上就过来一下?今天的报表你的部分的发货量部分明显太高了。明天让胖子发现一定骂死你。赶紧过来一下,咱们现在就给它改了。”

“啊?真这么严重?你能让我现在就过去公司吗?”

“这不废话吗!当然让你现在就来!你怎么变得这么墨迹呀!”

“真的!好!我现在就来。”听大强子的语气好像很高兴。

挂上电话,我心中产生了一点愧疚感。之所以没有对大强子说实话,就是怕他听了以后不来了。虽然他来了也不见得就能把谜团解开,但是多少可以给我壮胆,何况听他说还有好几个同事和他在一起。人多一点总是会更安心一些的。想到这里,我的恐惧感也就消除了不少,但是那该死的好奇心又升了起来。接下来,我决定先回到办公室,“验明”一下这个女友的“正身”。想到这里,我从马桶上站起身,又回到茶水间,草草地冲了一杯咖啡,故作镇静地端着回到了女友的身旁。

这时的女友正用我的电脑上网看着一部好像是描写欧洲十七、八世纪事情的电影,里面的场景看着有些眼熟。我将咖啡放在桌上,拉了一张椅子坐在了她的身旁,不由自主地开始仔细打量起她来。女友好像感觉到了我那不太自然的视线,回过头来笑着说:

“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看看你在看什么呢。”

“你说这部电影呀。老片子了,基努里维斯演的《惊情四百年》。”

“奥,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那部讲吸血鬼故事的电影。这是我当年非常喜欢的片子。”

我说的是事实。当年第一次看这部电影就被里面的吸血鬼的设定吸引了,为此可是花了许多时间查了大量的有关吸血鬼的资料,毫不夸张地说,我都已经快成为一个业余吸血鬼的研究专家了。比如,电影里的德古拉伯爵的原型就是在十四世纪被称作“穿刺公”的弗拉德三世。由于他喜欢将敌人穿在削尖的木桩上钉死,才得名“穿刺公”的。而真正的吸血鬼其实是并不十分惧怕十字架和大蒜的,而且也是可以在阳光下自由活动的。还有就是吸血鬼是不能随便进到别人的屋子里的,除非是屋主允许了。

“嗯?”我忽然仿佛明白了什么。我从刚才就一直觉得今晚的女友有哪里不一样。最开始以为是她今天心情格外开朗,笑得很多。但是现在才发现,其实是她今天变得格外的客气了!她在电话里就不断地问我“是不是可以来”“是不是可以现在上楼”,在我明明已经告诉她办公室门没有锁的情况下,还是要在得到我的许可才肯进来。她平常可是没有这么“客气”的呀!难道说......我有一点不敢再想下去了。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女友笑着对我说道:

“原来你也喜欢吸血鬼的故事呀!我也是。你看,电影里的他们,美丽,圣洁又高贵。无论男女,都充满着十足的魅力。对了,你知道他们为什么在吸血前都要让对方爱上自己吗?”

“我当然知道,这是因为......”

这是因为被爱情滋润过的鲜血是最美味的。想到这个答案的同时,我抬眼看了看坐在我旁边的女友,发现她也在笑吟吟地看着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从那美丽的面庞下面感受到了一阵寒意,心中那刚刚消退一些的恐惧又回来了,而且比刚才还来得强烈。这时,女友开口了。

“还是我来说吧。吸血鬼是永恒,高贵,圣洁的存在。他们吸血就如同人类喝红酒一样,对于味道是很挑剔的。红酒要陈年才会美味,而爱情就是用来给鲜血陈年的。掺入爱情的鲜血是最迷人和让人欲罢不能的。”

说着,她忽然站了起来。此时,她脸上虽然还是挂着如刚才一样的笑容,但是在我看来已经显得阴森可怖。她一步一步地向我走了过来,而我就用脚推着身下坐着的转椅一步一步地向后退去,直到后背撞到了办公室的那扇咖啡色的大门才停下。而她在我停下后也停住了脚步,站在离我两步左右距离的地方看着我,脸上还是如刚才一样的笑容。只见她又开口说道:

“你知道吗?爱情的美味会在人生日的那天到达顶峰,这种鲜血是珍品中的珍品,只要尝过一次就会让人上瘾的。”说着,我看到她的嘴缓缓地张开了。这时,整个办公室的灯忽然一下全都灭掉了,我的眼前是一片漆黑。

“啊————”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惧了,而大喊就成了我此时唯一将其释放的方法。就在我声嘶力竭地叫喊时,突然有人从外面拍起了我身后靠着的大门。

“啦啦,你怎么了?!我们现在能进去吗?快开门!”从门外传来了大强子的声音。

我声嘶力竭地冲外面喊道:“问什么!快进来!”边喊边颤抖着将门打开了。

这时,办公室的灯突然又亮了起来,只见大强子、四眼、胖主任和好几个同事已经站在了我的身边,而女友手中不知何时捧着一个生日蛋糕,还是那样笑吟吟地看着我。

“Surprise! 生日快乐!”大家齐声对我喊道。

大强子上来一把搂住我的脖子,笑得合不拢嘴的他对我说道:

“怎么样,吓一跳吧!我们已经准备了好几天了,就等着今晚呢!哈哈哈!”

此时的我好像脑子突然短路了一样,用了将近半分钟才清醒过来。而清醒过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大强子的屁股上狠狠地踹了一脚。

“你大爷的!,吓tm死我了!一定是你这孙子出的馊主意!”

看到我有些生气,胖主任笑呵呵地走了过来打圆场。

“别生气,主意是我出的,而且你的女朋友都同意了嘛。好了,赶紧去拿刀来切蛋糕。”

既然主任都这么说了,我也就没法再说什么了,虽然还是有些生气,但只能就这样向茶水间走去了。这时,我裤兜里的电话又震动上了,一看又是女友的号码。刚一接通,里面就又传出了“女友”的声音:

“终于打通了!你刚才这么半天在干什么?”

我听到对方这么说话,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演技真是没的说了,而且太敬业了。我估计她和女友换了手机,现在正用女友的手机打给我,所以才能显示女友的号码。而现在女友手中的手机其实只是另一部型号一样的吧。想到这里,我笑着对电话里的人说道:

“都演完了,你上来吧,现在要吃蛋糕了。”说完我就将电话挂了,因为实在不想和这个人再多说什么。至于她怎么做到可以将声音模仿得那么像,等她上来一问便知。

我在茶水间正在找刀的时候,大强子也进来了,说是要拿盘子。

“你们行呀,演得够像的呀”我有点没好气地对他说道。

“嘿,你是不知道,我们排练了好几次了,就为了今晚。”

“你们把谁放楼下了?刚才应该一起叫上来,要不是我在电话里让她上来,估计现在还在楼底下傻冻着呢。”

听了这话的大强子一脸疑惑地看着我,说:

“你说什么呢?我们没让人站下面呀。总共就我们这些人,全在这里了。”

“又tm装!算了,反正她马上就上来了,到时候当心我再踹你一脚。”说完我就拿着餐刀出去了。

从茶水间出来,我看到蛋糕已经被放在了主任的大办公桌上,大家都围在那里等着我和大强子的餐具呢。这时大强子走了过来,将盘子分给众人,但是却漏了我的。估计还在怀恨刚才那一脚呢吧。拿到盘子的众人一个一个地显着有点等不及了似的,眼中露出了一种贪婪的目光。我回头看了看女友,她还算淡定,但是嘴唇有些轻轻地颤抖,好像在强忍着什么。就在这时,“笃笃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应该是下面那个假女友上来了。还没有等我说话,大强子在一句“我来开门”后就径直走向了大门。就在他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看到他的嘴角露出了一种非常诡异的微笑。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微笑,有一点兴奋,但是更多显露的是一种邪气。我不经意地向两边扫了一眼,让我感到诧异的是,所有人的脸上都挂着这种微笑。这时,我忽然想到:大强子他们刚才要进来的时候,竟然也先问了我能不能进!

这时,办公室的大门已经被大强子打开了,我非常清楚地看到我的女友正站在门外,她的身上还穿着那件米色长款外套.....
(完)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006119@0)
2017-8-23 -05: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终于写完了,不知道大家觉得够不够刺激。《难忘的生日夜》(2)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