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拱门公园掠影(二)

coolients (苦丁山)

过了全景拱门,没有平地了,一眼看去都是乱石岗。

1

 

 


而且没有任何路牌。
 
当时面对乱石岗很是狐疑。因为,早先拍全景拱门那功夫,眼角余光是看到时不时有人继续往前面走,却没看到转回来,显然前面还有地方能让人走进去。

正在左右观望,就看到有人顺着这道光秃秃的石脊往上走。于是我就跟了上去。

2

 

 


半道上看到这么一块方方正正的石块,仿佛是古埃及人修金字塔剩下的。若是咨询中国导游的意见,他可能说这是玉皇大帝的麻将牌掉下来了。

3

 

 


爬到石脊最高点,回头看看,不由得也佩服这里的管理胆大如斗。都说美国注重法律,谨慎的人请朋友同事到家里聚会都要在洗手间立一块牌子,写着“小心地滑”,为的就是怕万一有人摔倒受伤要负责。这么讲究免责的地方,这条鲤鱼背居然没个栏杆也没个警示牌。

可能门票上写了责任自负。
 
当初没把门票留着,现在也没法核对了。

4

 

 

从这里回头四周打望一下,是在高山之上的感觉了。不过这里并不是最高。前面还有得爬的。

5

 

 

到了山顶平台,看到这个路牌,一本正经的标注三条小径的名字和长度。其中最下面的那个双环拱门(Double O arch)是最著名的,但是从这里步行过去显然太疯狂,因为那要走0.9英里(1.4公里)才能到。就算我有那个精神也没那个时间。

上面那两个0.2英里和0.3英里的小径,之前查攻略的时候没看到介绍,似乎不值得去。可是费老大劲爬上来了,啥都不看有点不甘心。估算了一下时间,决定走那个0.2英里的,速去速回。

6

 

 


结果呢,也不能说完全白跑,但是景色确实算不上惊人,路上唯一拍的一张就是这个。

按照中国导游学,这个应该叫个紫烟香炉什么的。要按美国导游学,或许是叫融化的巧克力蛋筒冰激凌?

7

 

 


山上就这些。那么这个魔鬼花园就算看完了。现在我得到下一个主要目标:精致拱门。于是一路小跑往回赶,路上除了给这个热带活商标(仙人掌)拍了个照,没再有停留。

8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5点40。从这里到精致拱门得有差不多10公里。我回到车上,三口两口吃了点头一天剩下的叉烧肉,喝了一瓶可乐,赶紧上路出发。

车子刚上路,一只小鹿,顺着路边跑来,步履轻盈。

因为车子在动,当时光线又已经开始有点暗,拍得有点模糊。

9

 

 

这一路没啥重要景点,但是拱门公园里,目力及远,基本上总能看到一些红扑扑的大群石头。

10

 

 

看看远方露出那一小段弧形道路,能略微感觉到这段路有多远。

好在美国公园里,通常游人不会到拥挤的地步,尤其这种过渡道路上,有时候前后几公里都没一辆车。

11

 

 


到了精致拱门的停车场,不等于到了精致拱门。早呢。往里还得走好几公里的山路。几公里路里没有任何服务设施,没厕所,没水。游人自己带水。
 
查资料的时候看到一个林管的帖子,说她曾经在这块遇到一个老妈带三个孩子,拦下她问她要水喝。林管观察到这位老妈当时的情况是:1)身上啥都没带。两手空荡荡。三个孩子手里自然更是空荡荡。2)老妈身上穿着黑色T恤(黑色衣服吸热,增加出汗)。
 
 
林管身上带着水。那本来是她在公园境内四处奔波巡视需要的水量。但是没办法。她是林管,只能拿出一半的水给那老妈和三个孩子喝了。
 
去精致拱门的路上会看到下面照片里的这个小木屋,但是这不是商店也不是休息站,更没WIFI。这是啥呢?当年盖房子的是个叫做沃尔夫的老头,是美国内战时候的老兵,打仗时候腿受了伤。那时美国人也认为潮湿天气跟腰腿痛有关系。老头觉得俄亥俄州天气太潮湿,想找个干燥地方。1888年他来到这里,觉得特别满意:这地方周遭几百里都是不毛之地,极度干旱,但是就这块小盆地有大约一百英亩(0.4平方公里),灌木比较多,甚至还有些茅草。他就在这儿盖了一间小木屋,养了些牲口,一住就是20年。1908年他79岁了才回到俄亥俄州老家。84岁在俄亥俄州去世。

人走了,这个房子却留了下来。现在由园林管理处给维护着,做一个古迹。
 
对于美国来说,100年的东西就是个古迹了。

虽然年头不算古远,不过,想想还是很佩服这老头。在这种地方一呆就是20年,而且这么简陋的生活条件好些也没太打击他的健康,一口气能活到84岁。

12

 

 

要知道,这里除了这一小片绿地,周围都是光秃秃的岩石。(照片中间偏右一点能看到那个小木屋的屋顶)

13

 


往前走大约半公里,就是这样的大片岩石。游人走在上面,就像一些蚂蚁。

14

 

 

没有别的路。三三两两的游人,都在朝右上方的那个山顶走。
 
拱门公园没有专门的营救小组。一年没几次事故,所以平时没理由花纳税人的钱养一个小组。这种偶发事件的应对,美国很多地方是靠志愿者。拱门公园的营救工作也是靠志愿者。公园招募,有意向的人报名。注册之后安排轮班,轮流待命。接到召唤,随时要放下手里的事,立刻奔赴现场。当志愿者的要求之一是自己有越野吉普车。因为,如果山上有人遇难,志愿者们不能靠步行上山。时间来不及。他们会直接开着吉普车一路冲,即使是下面这样的山坡,他们也是开车冲上去。

15

 

 

还是这个山坡,镜头拉近一点看,能看到正在向上爬的游人。

16

 

 


从盆地快要上那个光板山坡之前,看到左边的山坡凹下去这么一个坑。

两百万年前,如果这里有猿人,这地方应该可以安家,避避风雨。

不过,美洲大陆没发现过猿人。最早的人类活动迹象是大约一万五千年前出现,很可能是亚洲的人类从当时还有陆地连接的白令海峡迁徙到美洲的。那么,如果这个坑曾经有人类居住过,也只能是这些后来的人类,也就是印第安人吧。
 
当然,从亚洲大陆过来的印第安人多半已经学会盖茅房。住家不需要这种天然屏障。如果他们要利用这个坑,更可能的用途是祭神。纯天然时代的印第安人,一年有一多半时间用来祭神。
 
17


 
 

 


 
现在我自己也到了这片大磐石上,接近山顶。也许后面有个人,从我刚才站的地方拍下这个山坡,那就是我出现在他的照片里了,就像岩石上面的一只蚂蚁。
 
18


 
 


 
精致拱门名动江湖,但是去它那儿的指路牌就是下面照片里的这么个小牌。论气势,还不如一只稻草人。而且都没骄傲的提到“从这里可以去到举世闻名的精致拱门!”那俩牌,上面一块写的是:小径。下面一块写的是:停车场。
 
这样的朴实无华,用鲁提辖的话来表述,就叫做简直淡出鸟来。
 
好处是:比起那种豪华喧嚣的巨大指示牌,这样的牌子基本不会破坏自然景观。这么低调的牌子,即使走到近处,也需要留神查看才会看到。这就最大限度的保持了景色的纯天然。
 
纯天然的生活方式很伤身,但是纯天然的景色还是很可爱的。
 
左边那几块垒起来的石块,我起先以为是游人兴致好,摆着玩儿。后来才发现,这是路标。从这儿一路到精致拱门,没有华丽的塑料路牌,但是这种垒石路标绵延不断,跟着走就好。

19


 

 

一个30岁上下的女人抱着孩子上山看拱门。

这个孩子应该差不多1岁上下,所以还不是这么惊人。我在西雅图爬山,遇到过一个女人,手里抱的孩子,看起来不到一个星期。搁天朝,这女人必须坐月子,不下床不洗澡。美国女人不知道啥叫坐月子,却带着一个星期大的孩子爬800米高的山。

人跟人真的不一样。
 
20

 


 
 
 
再看一块垒石路标。

21


 
 


在湖南的时候吃过一种面食,叫银丝卷,其实就是把发面拉成黄豆粗细的面条儿(略偏豪放的“丝”),然后把面条裹上一层糖再卷成一团,然后蒸熟。大致可以理解为夹糖的馒头,只不过因为是拉“丝”卷成,所以外观有螺旋形条纹。
 
就像下面这个石块。
 
我要改行当导游,端着小喇叭煽情,我决定把这东西叫做“猪八戒的银丝卷”。

22


 
 
 
这里里精致拱门不远了,但是也完全没了可以走人的地形(除非您是练攀岩的),所以管理部门在山崖上开辟了一些小路。
 
不过,小路还是修得很含蓄,如果不是那些行人,从远处看去,很难注意到那地方有人工开辟的道路。
 
23


 


 
 
只有这片台阶算是比较显眼的,一眼就看得出是人工建筑。

24

 


 
 
照片右边能看到一溜平坦地面的,就是贴着山崖修的那条路,大约1.5米宽。
 
往左下方看,对面山崖上有个小凹坑。

25


 
 
凹坑里居然长出几棵灌木。
 
简直是不屈不挠的生命力。
 
读《神雕侠侣》,说裘千尺被推下山崖之后靠吃枣子度日。当时不信。看到这几棵灌木,就对自己说:要不咱就信了它吧。这种地方都能长出小树来,天下还有啥地方不能长树的。

26

 


 
 
山崖下看到一只兔子跑过,抢拍了一张。
 
这里没枣子,养不活裘千尺。不过有灌木,对于兔子来说这就够了。
 
兔子的胆子比老鼠大不了多少。我这个是用250毫米的镜头拉近了拍的。实际距离得有50米。可是这小东西警惕兮兮的,走两步就要看一眼上面的行人,好像随时要防着抢婚。
 
27

 


 
 
这是这条人工修筑的石径全貌。别担心,前面不是绝路。从前面向右转弯还能继续走。

28


 
 
 
转弯之前,咱打个岔,说一个破坏气氛的故事。
 
这还是那条石径,从我刚才站的地方回头向后拍。
 
这个地方,曾经有一位58岁的老太太,不小心踏空,滑下右边的悬崖,没救过来。
 
您如果玩拱门公园,这条路上别打闹,好好走路,看着脚下。
 
29

 

 

好,现在咱可以转弯了。
 
转过来之后,能看到好些人坐在石头上,仿佛是在剧院看戏。

30

 


 
 
再往前走几步,过了那个站着的小伙子身边之后,但凡是第一次来的人,都会失口大叫一声“哇”。
 
因为,从那里,你陡然看到下面照片里的这个东西站在你眼前。
 
这个就是说破英雄惊煞人的精致拱门(Delicate arch)。

31

 


 
 
其实叫精致拱门也就是个勉为其难的翻译。有人翻译做“玲珑拱门”,相对更传神一点。不过我还是随维基百科中文版,叫它精致拱门吧。这个“精致”,英文原文的 delicate, 强调的是“脆弱”,必须小心呵护的那种感觉。
 
不过,不是每个人都有心呵护这个拱门。
 
2006年5月,有个叫迪恩-波特的“极限运动”爱好者,利用了公园管理规定的一个措辞漏洞,爬到这个拱门上面。
 
当时公园管理部门的规定的措辞是:“……all named arches . . . are closed to climbing……”。
 
这个 closed,本意是“不对……开放”。也就是说,“所有被命名的石拱不对攀爬活动开放”。说直白一点:“不许攀爬石拱”。
 
可是因为 "closed to"的歧义,这句话确实可以被曲解成“能经受攀爬”。(“closed to”的同义词之一是 invulnerable,就是密实的,难以侵袭的)
 
这个波特就利用这个措辞漏洞,真的爬到精致拱门上面去了,还拍成小电影,拿出去炫耀。
 
公园很愤怒。公众很愤怒。但是因为规定的措辞问题,公园无法追究波特的责任。能做的只是,两天之后发布修改了的规定。这次的规定明确说明任何名列国家地质普查地图里的天然石拱和石桥都“禁止攀爬”("climbing ... is prohibited")。
 
2015年5月,波特在优胜美地塔夫脱山顶做翼装飞行。就是穿那种腋下和大腿间有大块布料连接,模拟鸟翼效果的服装,靠这种仿鸟翼从高山滑翔到下面的平地。
 
波特的这次滑翔是违法的。两层意义上违法:既违反公园管理法,也违反了物理法,结果波特半空中坠地,当场死亡。
 
精致拱门这里,还有过几次悲剧。粗略看去,好像是意外。其实如果追究细节,一定程度上,还是可以说是自找的。
 
下面这个照片,看到拱门下面那个穿红衣服的人吗?


其实从小径进入这个小盆地的时候,在盆地边缘开始变得陡峭的地方有一个警示牌:不要继续往前走。危险。
 
公园管理立这个警告,倒不是为了保护石拱,是为了保护游人。
 
但是总有人想玩玩心跳,拍个能让朋友赞叹的照片,所以基本上每隔三分钟就会有个人跑到拱门下面拍照。
 
从照片左边的“石碗”边缘走到石拱下面,您从照片上看,觉得还是挺平坦的。但是真的走到那个地方您就能感觉到那种坡度了。脚底会在鞋底滑动,滑向下坡的那一面,紧紧抵在鞋帮上。您能感觉到鞋底“抓”在地面的那种摩擦力——这里的地面都是平滑的岩石。您能站稳不滑下去,靠的就是鞋底的这种摩擦力。
 
32


 
 
我怎么知道石碗边缘这么倾斜的?
 
我没到拱门下面,但是我确实沿着石碗边缘向下走了一段,想看看这个石碗底部是啥样的。

就走了几步。感觉到脚掌已经挤在鞋帮边缘之后,我想这就可以了。我可不想扮演英雄。
 
因为,我来之前查过资料,知道这个小盆地的那几个死亡案例。
 
1972年,一个追求独特视角的摄影爱好者,想从下面这这个照片里的左侧绕路,沿着石碗边缘走到石拱下面,结果失足滑落,头朝下摔到下面一层的石坎上,颈部折断,当场死亡。
 
2013年6月一个78岁日本游客在石碗上边的边缘走动的时候,脚下打滑,直落20米,摔死在盆地底部。
 
2013年9月,一个29岁的北京游客,在石碗右边的边缘拍照。大概想拍拱门的仰角,他就试探着往前走。他太太在后面提醒他,危险,别走了。他没听,继续往前走,然后滑倒了。他用手脚撑在岩石表面,曾经一度阻止了下滑。几秒钟之后,他再次下滑,这次一直滑到了盆地底部。
 
他当时没有死亡。营救人员赶到的时候,他还能说话,说自己两条腿都没知觉了(应该是腰椎骨折神经受损)。营救人员把他送到了医院。网上查不到后续报道。他有可能能活下来,但是腰椎骨折,下半辈子很可能就要坐轮椅了。

33


 
 


 
不过,能查到的死亡案例,都是滑进这个大碗里。其实精致拱门后面更险恶,是100米深的悬崖,直上直下。掉进盆地里,至少尸首还可以找到。如果掉到拱门后面的悬崖下,我猜想连尸首都找不回来。


34


 
 
 
 
因为,第一,这悬崖太光滑,没坎,没树。所以掉下去不要指望能挂在什么物件上。
 
35

 


 
 
然后,看下面的照片:悬崖下面是狰狞的乱石堆。基本上落地就成碎渣。
 
而且,精致拱门后面的悬崖,似乎是个死角。我上面那张照片是从远处用望远镜头拉近了拍的。下面这张照片是我能找到的最靠近精致拱门背面的照片。搜遍网上,没找到有从这个悬崖下面拍的照片。加上这个深谷的狰狞面目,我的猜想是:这下面是个死谷,根本没道路能进入。谁要真掉下去,说不定都没法收尸。
 
万一有人从后面掉下去,当时没人看见,可能会成为神秘失踪案。因为,从拱门上面是没法看到下面这个悬崖的,没任何立足点能提供这个视角。所以呢,谁都没法发现那下面有个尸首。
 
假如有一天真有人能摸到这悬崖下面,会不会看到若干白骨?
 
忽然打了个寒噤。

36


 


说起来丢人,我到拱门公园的时候,手机相机其实是有全景功能的,但是我不知道,我的单反镜头也没法拍下整个盆地,当时是用手机一左一右拍了两张,然后拼成这个伪全景图:

37


 


 
照说喜欢摄影的都知道,夕阳中的精致拱门是最出作品的时候,问题是,这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我还有好几个二线景点没看,得抓紧。于是放弃了夕阳,匆忙往回赶。半道上看到这个景象,拍了一张。精致拱门后面的悬崖,大致就像这个模样,只不过这里的谷底没有乱石。

38

 


 
 
不知道是不是原来那只兔子。不管是不是它,反正警惕性差不多,也是惕惕然的跑两步就回头看看上面的人。

39


 
 
下山的路。还是那片大岩石。这个时候基本没有往上爬的人了,除非是摄影发烧友——那个摔断脖子的摄影师就是这种发烧友。他为了等夕阳一直呆到天擦黑。当时出事,或许也跟开始天色昏暗有关。
 
他摔到盆地下面的石坎之后,其他游人步行摸黑下山,叫来营救人员。那些营救人员来到这个坡地下面的时候,遇到摄影师的同伴们走下山来。同伴们说,他们之中有个人学过急救(first aid),而且斗胆爬到那个摄影师身边,摸了他的颈动脉,然后断定他已经死亡。当时是三月,夜间温度很低,同伴们的衣服不足以御寒,眼看温度越来越低,他们就决定下山,当时的打算是去管理部门,请人第二天去抬尸体,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营救人员。这些营救人员挺敬业的,听了报告之后,并没有放弃营救,而是开着吉普车从这个坡一直冲上来,继续往现场赶。
 
这个故事是下山召唤营救的那个人说的。后来怎么样,因为他没跟营救人员再次上山,就不知道了。从常理推测,应该就是把尸体抬下山送医院(不能抢救也得放停尸房),然后通知警方寻找家属吧。

 

(#11031932@0)
2017-9-7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拱门公园掠影(一)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游山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