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不朽的辛追

coolients (苦丁山)

上个世纪60-70年代,中国在国际的身份比较尴尬。本来西方强国就全是敌人,1964年之后连苏联阵营也都成了敌人。结果那时候我们的敌人遍天下。敌人多了就可能要打仗。打起来(据说)人家就会派飞机来扔原子弹。所以60-70年代咱国家的基建项目之一是满地挖“防空洞”,就是各个“单位”在院子里找快空地(那时候空地比较容易找),挖一条坑道,类似私营煤矿里的那种地道,意思是遇到有原子弹掉下来的时候,大伙可以到这种坑道里躲一躲。

这洞花了多少人力物力不知道,反正是一次都没用上。日子久了,这些防空洞99%变成臭水沟,一小部分转型成地下商场。

虽然防空的功能没用上,但也有意外惊喜。1972年,长沙郊区一个叫马王堆的地方,人民群众在挖防空洞的时候,不小心挖出个2200年前的女尸,顿时让马王堆这个土得掉渣的地方成了举世闻名的宝地。

因为这女尸非同寻常。不是骷髅,不是木乃伊。这女尸通体完整无缺,肌肉内脏都仍湿润有弹性,仿佛刚刚故去不久的新鲜尸体。后人根据女尸相貌给塑出一个蜡像,说她三十岁时候应该就是这模样。

 

 

两千多年的尸体居然能保存得这么完整,这个确实是史无前例。这发现当时是震惊世界。埃及那块起出过七千年前的尸首是不错,可那都是干尸,炮制过的,内里都挖空了。一个躯壳也给药物杀得比腊肉还干硬。这马王堆的西汉女尸,不光肌肤依然新鲜有弹性,五脏六腑也都还在,甚至连胃里边没消化的甜瓜籽都能一粒一粒数出来——有人真数了,一共138.5粒,有一粒给咬掉一半。那一半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这女尸不是没名分的人。马王堆那墓穴里,陪葬品特多,所以这位女尸的身份是有实证的。女尸大名辛追,乃当年长沙诸侯国的宰相轪侯利仓的夫人。

不过,就因为资料多,包括尸身鲜活有详细解剖结果,于是就勾起了好些疑问。

比如说吧,这辛追的墓葬规模宏大,用的棺椁陪葬品级别特别高这就不说了,单说防潮垫木炭就用了整整一万斤,外加一米多厚的白膏泥把整个墓穴包裹得十分的严实。她能两千多年的尸身不坏,就是因为这份严实。氧气都隔绝了,腐蚀有机体的那些细菌无法繁殖。这样的规格,应该是皇家公主或是贵人妃子才能够着,而轪侯只是个七百户的小侯,论身份,他享受不到这个待遇。

更奇怪的是,轪侯自己的墓葬规模比他夫人辛追的要简朴很多,根本不在一个级别。如果说辛追的墓葬是部长级的,那轪侯自己的墓葬大约就相当于处级。

另外,马王堆那块三个墓穴挨着,除了辛追的一号墓和轪侯的二号墓,还有个三号墓,这三号墓里埋的什么人,一直没弄明白。辛追跟轪侯的身份,随葬物品里都有线索可循。唯独这三号墓里的人,既没个文件也没个图章什么的给提示一下,好像这人就属于身份不能公开的那种。

辛追身上也有些让人费解的研究结果,比如她有右臂骨折,还有第四、五腰椎间盘脱出变形。这些都是很严重的外伤,受这种伤的,不是在前线打仗就是上山砍柴。辛追是贵族夫人,养尊处优出门坐轿,不大可能打仗更不会去砍柴。而且那时东土这块还没奥运会,估计辛追夫人因为练习高低杠受伤的可能性也不大。

那她这骨骼外伤是怎么落下的?

因为这些怪异之处,当时就有了不少猜测。其中一个还很有江湖色彩,虽然从未被被专家接纳,听起来倒也生动。

这辛追什么来历?简单的说吧,这辛追,据说是汉惠帝刘盈的相好。

这话好像打开方式不对。当皇帝的人,爱幸谁就幸谁,咋还需要玩什么相好?

这个其实不能一概而论。皇帝也不是都能想干啥就干啥的。皇帝比天下人地位都高,这是不错,可是皇帝上边还有爹妈呢。当然,他爹或许管不着他。谁要当了皇帝,通常说明他爹已经死了,要不也轮不到他当皇帝。这话不错。不过,爹死了,娘可以还在。

您或许说娘是女人。女人地位低,管不了皇帝。

那得看是什么女人。

刘盈他娘是谁?那可不是一般女人。那是吕后,大汉开国天子刘邦的老婆。吕后辅佐刘邦铲除诸侯,把试图跟自己的儿子争太子位的戚夫人炮制成人彘(就是跟人棍差不多的意思。四肢都剁掉,就剩一截躯干),智商够高,神经够刚硬。而且有魄力,不拘礼法,刘盈才17岁她就做主让刘盈娶了自己的外孙女,就是刘盈的外甥女张氏。这事父母包办,刘盈如果没觉得特别恩爱,估计也不是很意外的事。但不恩爱也只能在肚里郁闷。就吕后那威势,谅他刘盈也没胆子议抗。

所以刘盈就有了个相好。不让议抗,咱背地里偷偷找个相好,这你拦不住吧?

刘盈性格懦弱,不过性格懦弱的人常常倒是很用情。刘盈身为帝王,对这相好倒是真的相好。两人打得火热,不免就有了身孕。

少男少女偷个情,要瞒着家长还是有可能的。但把肚子弄大了那就是你们不谨慎了。这事很快见了光。吕后啊,这事能轻饶吗?戚夫人是先皇的宠妾,吕后都敢把她整成人彘。这一宫女啥名分都没有,吕后都不用过脑子,跟太监吩咐一声“把她做了”,就接着忙自己的国务了(刘盈怯弱,空挂皇帝职称。实际理事的是吕后)。

这刘盈呢,人虽然懦弱,可心地好,跟人特好相处。当初吕后把戚夫人的儿子刘如意招进宫,刘盈看出他老娘请刘如意来,不是让他泡脚打边炉的,是要把他灭了,省得将来跟自己争太子位。要说吕后这可是为刘盈着想,可是刘盈居然就觉着不忍心,于是天天让刘如意跟自己同吃同住同劳动……不是,同打猎,这么着吕后连续三个月愣没机会下手。后来是有一天刘如意自己发懒筋,早上贪睡懒觉没跟刘盈出猎,这才被吕后逮着机会送来一份下了毒的早饭给结果了。

因为这份为人,宫里太监对刘盈这个有名无实的皇帝没觉得鄙视,倒是很有些亲近。小皇上跟那个宫女相好,别人不知道,太监能不知道嘛。如今吕后让太监杀这宫女,为的啥太监心里雪亮。这老太监也不是歹人,念着小皇上平日里对咱都挺和气的,他就动了恻隐之心,天擦黑把宫女带到后门口,说姑娘啊,吕后要我杀你。我不忍心杀你,可宫里你是留不住了。后门在那儿你走吧。出去咋混就看你运气了。

宫女吓得是面如土色,也没敢回去找刘盈告别,贴着墙根溜出宫门,趁着城门没关急急出了城,生怕吕后派人来追,她是星夜赶路,毕竟平日里没怎么上健身房,体质弱点。没在道上混过,走夜路也不是太熟,慌乱之中一个踉跄从一个土坡坎儿上就栽下去了。摔得不轻,右臂给摔折了,腰椎也摔脱位了。这都罢了。当时她身怀六甲已经离产期不远,这一摔肚子就一抽一抽的疼起来——要生产!这可咋办呢,荒郊野外的。

也是她命不该绝。这坡下不是荒野。那儿住着一户农家,老夫妻俩。两人听到坡那边“扑腾腾”一阵响动,也不知是个鹿啊是个野猪啊从上边掉下来了,举着个火捻子就过去瞧。一瞧吓一跳,说嗟乎个娘诶,是个人掉下来了,看衣服是城里人。老婆婆是过来人,一看这女子腆着大肚子身下一滩水就知道要小产了,对老头说看什么看,赶紧烧水去!烧一桶热水就给人接生。生下的是个男孩。

宫女歇了两天,想着这块离京城也就一二十里地,不敢久留,挣扎着起身就要走。老夫妇说这哪儿行啊。你这身子且得将养呢。你说你家里远(宫女当然不能说自己的身世),那你就在这住着。咱家里比不上你家富裕,倒也还有口饭吃不是?要不你就别走了,给咱当干女儿吧。

要说这宫女是讨人喜欢。人家老夫妇就跟她认识两天呢就想认她做干女儿了。怪不得刘盈满院子的宫娥没瞧上,单就瞧上了她。

老夫妇是好意。可这宫女不敢。她得使劲儿地逃。有多远逃多远。不过,就她那身子骨,背着个孩子逃那显然不现实。没辙,就跟老夫妇商量,我把孩子寄您这儿了。我啥时候混好了,一准回来报答您。说完把头上所有值钱首饰都给摘下给了老夫妇。

老夫妇是慈悲人,当时答应给抚养孩子,然后说首饰你还带上。看你这意思,好像有点难处,路上准还得有开销的。

宫女千恩万谢,然后从身上撕下一缕绫罗,咬破指尖写下娃娃的生辰,拴在他胳膊上,跟老夫妇说您千万别把这布条儿弄丢了。老夫妇自然是满口应承。

宫女重新上路。身子虽是羸弱,可是不跑就是死。这么一想,那一口气撑着不倒,从长安一路颠沛流离,居然走到了临湘(就是如今的长沙)。至于轪侯怎么会跟这宫女遇上还娶了她,文件里是没写。不过人家宫里出来的人,气质肯定一流。当时长沙地处边疆,再往南就是南越国(大致相当于现今的广东)了。这种地方,想必人口总体素质还是在努力提高的过程中。大背景是这样。那么一位宫里出来,皇帝宠幸过的人,在这种地方一出现,免不得有鹤立鸡群的视觉效果。当时有个年轻公务员叫利仓的,三十多了但还没婚娶。那天下班回公寓路上一眼看到这女子,登时就眼前一亮,说这位同学,请问那个……呃……你吃了吗?宫女一看这人一身官服,骑着高头大马,显然是本地体面人物,他要能收容咱,那是再好不过。这事就这么成了。

话说到这份上,您自然已经知道,这位宫女就是本篇主角,马王堆的那位辛追了。

辛追隐姓埋名改换身份嫁了利仓。利仓虽然也应该知道这辛追是有复杂经历的人。但挡不住人家容貌姣好才气出众性格又温婉,于是也懒得挖掘历史了。那时的长沙国,估计世风比后来的大宋要开朗得多。

辛追在南方一躲就是十二年。直到吕后倾权,激怒了朝中一批老干部,大家闹政变推翻了吕后,扶刘盈他弟弟刘恒当了汉文帝。辛追听说吕后死了,又听人说这刘恒跟他哥哥一样,也是个比较好说话的,于是就悄悄托人给刘恒捎了个信,说俺是前朝惠帝的女朋友。吕后要杀我,我就跑南方来了。我跟惠帝还有个孩子流落在农家呢。惠帝是给吕后气死了,那咱也不指望啥平反补发工资了。咱如今跟这块一个政府干部结了婚,日子过得也挺好。就是那孩子,毕竟是惠帝一脉骨肉。您能不能给访一访,要能找回那孩子,咱这块心病也算了结了。

文帝听了很感触,说那我给你找找吧。一找还真找着了。那夫妇俩还一直保留着那条血字身份布条呢。这孩子不能带回宫里,要不啥时候又出个继承权的争议,挺挠头的。于是文帝就把孩子送到临湘,给辛追自己带着——这处置说起来也算合情合理。然后还给利仓封了个侯,就是轪侯了。不算很高职位,七百户。太高了也不行。他家里有个皇室后裔呢。给他权势太大了,保不齐将来动啥心思。

利仓跟辛追小日子才过了八年就死了。可能是跟南越国打仗殉职,也可能是那时南疆瘴气多,染了病。要不是偶然听说了辛追的身世,吓死了。没人知道真相,因为史料没记载这个。

辛追自己倒是很硬朗,比轪侯多活了二十多年。估计因为有皇家背景,侯爷不在了,她却照样能过得不错。那年的夏天,天热,汉朝没空调,她为了解暑就一口气吃了四个井水镇过的甜瓜。不料这一时贪嘴,吃多了冷食,刺激胆结石发作。胆结石一疼起来那是要命的疼——这话搁平时是个形容手法。那天搁轪侯夫人身上那就不是形容,那颗甜瓜是真的要了命,因为这胆囊一疼,诱发了辛追的冠心病,当时就出现了心肌梗死。于是辛追五十岁上在临湘辞世。

文帝闻讯,唏嘘一番,吩咐按国妃待遇下葬。这个通知一发,首先经费就宽裕,礼制上也不受限制。碰巧这个南疆侯国有些殡葬方面的奇门异术,比如木炭白膏泥什么的,当时就全套技术都用上了,而且是请的最好的工匠,严格按技术要求施工。于是辛追的尸身就这么晚好的保存了2200年。

那个三号墓里的人呢,据揣度,多半就是辛追跟惠帝的那个孩子。文帝给利仓封个七百户侯,也就尽到了作弟弟的义务。至于那孩子,为了中央政府的稳定,还是不要公开身份为好。文帝没把他灭了已经算够意思。他在世的时候靠辛追罩着。辛追死了他就没什么可仰仗的了。所以他死后,墓葬虽然也按当地习俗用了木炭膏泥,但施工就粗糙得多,到处有漏水漏气的窟窿。结果这位无名小贵族的尸身就没能千年不朽。
 

(#11047563@0)
2017-9-14 -05: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不朽的辛追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