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窗外紫槐次第开》-13

canadiancheese (木木)

13

在急诊室等候的时候,艾玛轻轻靠在向北的肩上,她的脸因为发烧红红的,滚烫滚烫。向北心疼地握着艾玛的手,偶尔轻轻地吻一吻她的脸颊,两人俨然一对恩爱夫妻。

“对不起。”向北看到晕晕乎乎还要不断跑洗手间的艾玛,很过意不去,他想艾玛的感染自己应该是脱不了干系。

艾玛安慰他:“没什么啦。” 艾玛拿出手机,打开iBooks, 搜出来了一段文字:“After all those nights of not sleeping and all those days of too much lovemaking, my body struck back and I got attached by a nasty infection in my bladder. A typical affiction of the overly sexed, especially likely to strike when you’re not used to being overly sexed anymore. ”,这段文字是源自于一本畅销书<Eat, Pray, Love> 。看起来,艾玛的感染正如文中所描述的一样是因为长时间没有性生活之后突然纵欲过度引起的身体反应,而这个说法很快就被急诊室的医生肯定了,医生还安慰两人这是很司空见惯的小问题。医生同时确定艾玛的发烧只不过是感冒引起,跟这个基本不相干。
  
看完病回家的路上,天已经黑了。 车厢里FM96.3 正在播放一段交响乐,两个人都有点尴尬, 羞于看对方。 红绿灯路口停下来的时候,向北渐渐回想起了那一个晚上的激情,那种灵与肉彻底融合,全世界我都可以舍弃我只想要你的感觉顿时重上心头,他伸出手臂搂在艾玛的肩上,两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这一点儿共同的经历,让两人之前的生疏感荡然无存,并由此印证了彼此对对方的心意,再无芥蒂。

夜里,艾玛终于好一些了,烧退了,也不再频繁去洗手间。向北回家跟老婆孩子视频完了,匆匆赶了过来。这一个晚上,两个人躺在床上拥抱着。尽管向北一碰到艾玛就荷尔蒙飞升,但是他只认认真真地跟艾玛说着话,甚至不准艾玛逗他。

“你明天请假不要上班了吧?”向北问。

“用不着。”艾玛完全不考虑。她开玩笑地说:“我要去挣钱呀。”

“你又不缺钱!”向北脱口而出,他潜意识里艾玛不差钱。

他说完就后悔了,因为艾玛的脸沉了下来。谈钱是个太愚蠢的行为!

艾玛扭头正面看着向北,她盯着他的眼睛问他:“小北,如果我告诉你,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用自己做过交易,你相信吗?”她眼睛都不眨地直视着他。

“我相信。”向北很真诚地回答,他真心相信艾玛不是那样的女人,尽管自己对她了解是如此有限。

艾玛脸色缓和下来。她郑重地说:小北,我们说好一件事好吗?你问我什么,如果我不想回答,我会直接告诉你我不想说,如果我说了,你就必须相信我。好不好?”

向北点点头。

艾玛转过身来,面对面,抓着向北的手,恳求他:“小北,答应我,你也这样做行吗?要么不说,要么说真话。我宁愿要残酷的真实,也不要美丽的谎言。如果有一天,你不再爱我了,请你一定要直接告诉我,千万不要担心伤害我。好不好?”

向北多少有点被她的样子惊到了。他默默地在心里迅速消化了艾玛刚才所说的话,慎重地点了点头。

艾玛放松下来,转过身去,平躺着,望着天窗,说:“很多人都以为捞偏门能挣大钱,所以很多人为了钱做古惑仔。可是,你知道有句话叫做“冤枉来,瘟疫去”。我老公出事后,我不得不把房子卖了打官司,嘿嘿,律师才是挣大钱的。” 艾玛说起这些往事并没有太感伤,她甚至还调侃着。

“律师费,我去一趟澳洲看他的费用。还有些一直跟着我老公的靓仔我还要照顾,他们叫得我一声阿嫂,我就不能不管。结果钱花完了,人还是要坐30年。后来他叫我不要再浪费钱,其实我已经没有钱再浪费。我还要养儿子,好在我妈妈能帮帮我,好在我听他的话去读了书,我还可以去找份工作。” 说起老公,艾玛的情绪变化了,她语带哀怨地说:“我那时候有好几年都没有时间也没有钱去看他,安安5岁才第一次见到他爸。他其实可以不用坐那么久,他就是讲义气,不肯做二五仔。”

向北不知道说什么,他想象不出艾玛经历了什么才走到今天,变成了此刻躺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在平淡地说着自己的往事。

 

 

 

(#11048793@0)
2017-9-14 -05: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窗外紫槐次第开》-13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