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乱世名师

coolients (苦丁山)

武侠小说常有这样的故事:某刀客,早年业绩平平,某一日在山中得遇异人,一番点拨,三年之后重出江湖,顿时声名璀璨。

当年跟狐朋狗友练了几路野生拳脚,虽然周边同学看过来的眼光很是惊惧,但自我感觉还是属于那种初级刀客,所以后来读了金庸,就常常梦想能遇到一位当代洪七公。可惜一直没福,别说洪七公,连个柯镇恶都没遇到。于是对世上有没有这种高能异人就产生了怀疑。

功夫异人的存在感是没能证实,不过在一个不同的行当里,还真有过一个风格相仿佛的故事。

很多年前曾经在某偏远小县的县医院支边。这医院里有位年轻医生,姓王,三十多岁,却名满全县。院内有时要重大疑难病症,主管医生难以决断,就要做大会诊。按惯例,这种大会诊,来的都是院级元老,须发斑白的那种。但内中有个例外,就是这位王医生。每次大会诊,王医生必然出席,其地位隐隐然跟元老们并驾齐驱。

这格局十分别致,我就跟人打听,这位王医生年纪轻轻,怎么这么牛?是不是有啥背景?人家跟我说没这回事。王医生出身很平常,既不是红二代也不是富二代。那么或许是学历不凡,比如是位耶鲁医学院的博士?人家说也不是的。王医生就是本省那个非重点医学院毕业的。王医生的本事,其实跟他学校没关系,说起来是因为他曾经得到高人指点。

我一听这话就很有兴趣。这不就跟传说中的穆念慈得遇洪七公差不多吗?于是赶紧打听细节。

于是人家跟我款款道来,说这位高人,是省级医院的一位老教授,当年被贬谪来到这个县医院。贬谪的原因自然是因为那个如雷贯耳的文革了。文革期间,太有学问是不招人待见的,透着跟工农兵不亲近。所以这类人被叫做学术权威(那时候这个词是贬义词),必须靠边站,把位置让给工农兵。有些个权威有点倔脾气,检讨起来态度不够诚恳,就会被发配去做一些龌龊的活计,比如清扫公共厕所。这个差事怎么个龌龊,不能用当今大都市公共厕所的景象去揣度。那时的公共厕所,大家操作比较随意,所以你进门不能盲目落脚,要看清楚地面,不然随时有践踏秽物的风险。

这个是比较严重的。咱故事说的那位教授,待遇比这个好,不用扫厕所,而是下放到县医院去,让他不能继续在省府享受舒适生活。据说把这种臭知识分子放到基层艰苦环境去锻炼一下,能有助于他们净化灵魂,于是有可能改邪归正,从此放下学问,好好跟群众打成一片。

这位老教授有没有因为那次下放就脱胎换骨,大家没有提供证据,但有个人却因此大大受益,这个是很明确的。这就是王医生了。

这位王医生,虽说没读过耶鲁大学,但人确实十分聪明。那个年代,像老教授这种下放人物,因为是来改造思想的,属于坏分子,所以通常大家都避之犹恐不及。这王医生却不这么想。他当时就看到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求教机会,于是主动接近老教授,对老教授生活多般照顾,时机合适的时候就顺势问几个疑难病症的诊治。

老教授沦落底层,本来心灰意冷。如今有这么个小伙子悉心关照,虽说看得出他是冲着学艺而来,但人家小伙子确实挺有诚意,人也聪颖,稍稍点拨就能领会精神,于是老教授也就收了这个私徒,倾囊传授。老教授下放大半年,王医生等于是免费在省级教授手下进修大半年,而且是单学员班,一对一的单独指导。老教授后来改造期满回去,这时候王医生已经受益匪浅,成了这个县医院的小权威。

巴斯德说“机会偏爱有准备的人”。照这话看,这位王医生大概就属于这种有准备的人。老教授因为政治问题给下放到县医院,这别人看来,这人是正在被改造的坏分子,跟这样的人还是保持距离为好。这王医生或许政治觉悟不算高,求知欲倒是不低。在别人看来是个烫手山芋的老教授,在他眼里却是个知识宝库,于是就抓住了一次知识淘金的机会。

 

(#11052303@0)
2017-9-16 -05: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乱世名师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