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窗外紫槐次第开》-16

canadiancheese (木木)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16

李遥看向北这在外头发个微信还偷偷摸摸,不免揶揄他:“你瞧你这熊样!” 被离婚的李遥现在是没王管,自由潇洒得很。向北反讥他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当年他还不是出去跟同事happy hour 喝一杯都要找向北做掩护呢!说起当年,李遥感叹道:“当初她吵着要跟我离婚的时候,我其实挺怕的,一个人孤孤单单怎么过呀…… 现在你要我再结婚,我他妈除非有病!” 向北知道李遥当初是真心努力过,试图挽救婚姻,他也清楚离了婚的李遥就没缺过女朋友,但到底李遥这几年活得开不开心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向北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享受单身生活的人,他喜欢,也需要有人陪伴,这可能正是他多年来始终没有走出这段婚姻的原因之一。这些天思前想后,他终于明白一件事:自己其实并不介意被关在城里,自己介意的是和谁关在一起。

他想不通为什么Gigi 平时好好的,一入闺房就好似羊入虎口。建议Gigi去看医生,结果却被她讥笑他一天到晚就想着这点破事,这令向北的自尊心备受伤害,自己这么大委屈除了李遥还不能跟外人说。抛开这难以启齿的事情,向北觉得Gigi方方面面都跟自己离心离德,无论自己想做点什么,Gigi 都不欣赏更不支持,自己只能是她Gigi的老公,她女儿的爸爸,而向北这个人的独立存在压根儿就没必要。他需要照顾女儿,还要照顾凡事指望自己的Gigi。比方今天,Gigi的车到期换机油,自己一早跟一个开车行的网友老武约好了,人家答应只要Gigi 一到,肯定先给她把机油换了,不用等,结果Gigi 非要向北去,搞得向北火大。

李遥揶揄归揶揄,对好友现在的处境他真心深表同情。他催着向北赶紧走早点回家,不然自己在Gigi那儿就更没有Credit了。

几天没有见面了,当向北提出现在去见艾玛,她一口就答应了,只是因为儿子回来了,只能去星巴克坐坐。

接上艾玛去了星巴克,两人坐在窗边,握着彼此的手,默默地感受对方对自己的思念。

向北告诉艾玛:“上次Jack 叫我帮他代教那个PMC考证培训班,我打算接了。” 艾玛很替他高兴,说不在于钱多钱少,向北这么有经验,肯定能帮到不少人!而且这些学生都是已经在各行各业干得不错,考个证书为了寻求职业转型的,这些人都是人脉!做项目管理这行,人脉很重要!向北听艾玛一说,也有点小激动。艾玛调皮地说:“我要报名做你的第一个学生。这个学校不限制老师跟学生拍拖吧?” 向北坏坏地大笑。

正说笑着,向北的手机响了,是Gigi。向北很不想接,他心想你查岗呢。艾玛走开了,跑去冰柜那儿装着看饮料。

向北无奈地接起电话,“怎么啦?”

Gigi 在那边抱怨,“向北,你找谁换的油呀,搞得我车子现在这么慢!还有噪音。早跟你说回原厂换。”

向北心想,又来了!凡是我向北买的东西都看不上眼,凡是我向北做的事情都值得挑剔!向北真想大发脾气,但是他现在没有心思跟她吵。他忍着脾气,耐着性子,说:“人家就是换个机油,什么都没做,怎么可能把你车弄坏?你先开回家,回去我看看。”

Gigi 嘴里还嘟噜嘟噜的,向北直接就把电话挂了。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又打回去问:“你是不是又没有松手刹?我今天停车拉手刹了。”

果然如此!果然是Gigi 没有松开手刹。她停车从来不爱拉手刹,理由是平路没必要!向北跟她解释过好多次,平底停车拉上手刹对变速箱好,她根本不信,就像她不相信向北跟她说的其它道理一样。

向北终于没忍住脾气,说道:“我叫你自己去,人家都说了等你下班去,你却非要我去。人家几十年经验,换个机油这么简单,你用得着送原厂吗?整天看不上这个不相信那个,你!”向北气得没词了。

Gigi 还不认衰,嘴犟着:“你不想去换油,还不是想早点去找李遥。他今天又教育你单身贵族生活多美好了吧?”

“你是不是有病!” 向北一口气上头,冲口而出。

Gigi 自知理亏,悻悻地挂了电话,挂之前还不忘补一句“早点回来!”

这一通电话把向北气得不行,前尘往事尽涌心头。是,这都是些鸡毛蒜皮小事,他一个大男人实在不该斤斤计较,可是大事小事他向北在老婆眼里就没做对过什么事!自己甩手不管还不行。向北真觉得心灰意冷。

他坐在那憋着一肚子的气。艾玛坐到他对面,看着他,什么都没问什么也没说。

“我真的想离婚……”向北低着头闷声闷气地说。隔了一会,他抬头看着艾玛的眼睛,问:“艾玛,你办了离婚手续吗?他已经进去20年了,不是吗?”

艾玛看着他,说:“我没有办离婚手续。”

一听这话,向北的心顿时拔凉拔凉。

“因为我不需要办离婚手续。” 艾玛平静地说:“我们没有领过证。”

向北很震惊。他的反应有点激烈,“为什么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么大的事为什么艾玛不告诉自己。

艾玛不明白他为什么不高兴,她不解地说:“我有没有领证重要吗?我又不是结了婚却骗你从来没有结过。”

向北解释道:“不是这样。我是觉得你不信任我。”

艾玛叹口气说:“我老公和我当时虽然都是单身,他也从来没有结过婚,但我们没法合法领证,原因一言难尽…… 我不告诉你,是因为告诉了你,你一定想知道为什么,可是涉及到我老公的事,我不能说。”

艾玛又说:“在我们那儿,摆了酒就是两公婆,有没有证没有那么重要。”

“不是,我不介意你有没有领过证。我是觉得你不信任我。”向北还在辩解。

艾玛有点冷冷地说:“我不想说假话的时候我就会什么都不说。” 说完,她别过脸不再看向北,意思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向北有点委屈,也有点窝火。这是他和艾玛之间第一次出现不愉快,他感觉到了如果艾玛认定了的事情,他一定无法改变。如果艾玛要回避某个话题,她便会关上她的门拒绝沟通。意识到这一点的向北很沮丧,可是此刻他却一心只想未来如何改善两人的相处,完全没有想到中止这段关系。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052513@0)
2017-9-16 -05: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窗外紫槐次第开》-16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