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正传--美国青年丁大卫访谈(转)

lazytutu (lazy tutu)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大卫正传--美国青年丁大卫访谈


  主持人:今天现场的都是中国的观众,你说咱们两个是用汉语交谈还是用英
语交谈呢?

  大卫:能不能用英语?

  主持人:怕他们听不懂。

  大卫:好多人能听懂。

  主持人:咱们就定下来用汉语交谈吧!丁大卫是1994年到的中国,他的目的
是想在中国教书,怎么会有了这个想法?

  大卫:教书是我小的时候我就接受过了,老师给我教书,教书有价值。我父
母都学的是教育学,我爸爸他得了一个教育学的硕士,我大哥也是教书的。

  主持人:听明白了,就说教学这个事,你们有家族传统。

  大卫:就是。

  主持人:我的问题是:你为什么决定到中国来教书?

  大卫:我在肯德基大学给中国的留学生讲了一点英语课,我发现了他们对英
语非常感兴趣。

  主持人:你像你到中国来做教师这样的事情,要不要和你的父母商量呢?

  大卫:没怎么商量,因为他们本来学过教育学,他们对当老师的行业比较支
持。虽然我们拿的工资少,因为在美国老师拿的工资也特别少,但是他们看孩子
有一份比较理想的工作,他们很高兴。

  主持人:他们没有什么担心吗?让你一个人到这里来。

  大卫:我爸爸来过了,做生意,他来过中国。我妈根本不理解这个地方是怎
么样的,所以她有点担心,我在这儿能吃得好,睡觉的时候有没有人给我盖被子。

  主持人:如果在她身边,她就不担心了。凭着你流利的英语,你在中国找一
个教英语的工作并不难,因为你很快就在广东的一个学校,开始教书了。

  大卫:就是。

  主持人:那么你当老师和你当时的想象有差距吗?

  大卫:在中国当老师,实际上没有什么差距,因为我来过中国一次,第二次
来开始讲课。因为在那个地方,他们广东话说得比较多一点,他们刚开始上幼儿
园,我也给他们讲英语的,用汉语没有沟通了我也不知道中国孩子怎么样的。有
一个孩子他举手,他说老师我“一号”,我根本不知道“一号”。我说你“一号”,
你就说一个“one”,你跟我学“one”,“numberone”,然后他知道,应该说“
numberone”,然后他说老师我“numberone”,我还是听不懂。

  主持人:这样的事情你能预料到吗?后来你发现他把教室当“一号”了。

  大卫:一开始和他们交流很困难,挺困难的,我发现了这个差异特别大。

  主持人:除了这个,我觉得到一个不是自己的国家,可能还会有生活、经济
其他方面的困难。你跟学校谈工资了吗?

  大卫:其他老师们得到什么,我就得到什么,这就是我的要求。

  主持人:我听说当时校长给你提供的条件还不错嘛!给你提供有空调、有洗
衣机的房间,而且说一个月给你3000块钱的工资,有这么一回事吗?

  大卫:差不多。

  主持人:你很高兴是吧?

  大卫:我跟校长打架去了,她想给我提供最好的条件,我说她很辛苦要办一
个学校,一个私立学校,我们学校的其他老师们都是一个待遇,我也应该一个待
遇,如果我愿意的话。

  主持人:也就是说校长给你提供的待遇在你看来太高了。

  大卫:太高了!

  主持人:你决定跟其他老师一样的待遇,是什么样的待遇?

  大卫:住在他们宿舍了,其他老师那个时候没有什么空调,也没有那个必要,
工资太高了一点。

  主持人:你把校长给你的工资削减了多少?

  大卫:第一次我都忘了,可能一半多一点,一千几我都忘了。

  主持人:那你提出这个要求,校长怎么说?

  大卫:慢慢来她就答应了,但是她首先要听我的意见,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
?人不是都要钱嘛,钱多一点更好一点,工资高,心里舒服,每个月拿到3000块,
心里多爽啊,有那样的感觉。她有点想不通了。

  主持人:这么想好像也正常。

  大卫:那我就不正常了,我跟她说我就是不正常的人。

  主持人:刚才我们说到,刚看到学前班的孩子,觉得棘手,后来又开始教年
级高一点的孩子,还适应吗?

  大卫:年级高一点的孩子比较好适应,因为小朋友们,那么小的小朋友们要
看着我,因为我个子高,他们一抬头看着我,非常地害怕。

  主持人:你的个儿有多高,

  大卫:就这么高,1米93。

  主持人:那相当高了,

  大卫:太高一点,尤其在南方。

  主持人:这个话南方的朋友会不高兴的。

  大卫:就是我已经得罪了一半的人嘛。对不起!

  主持人:没事,实话实说。南方的孩子可能也会有有个性的孩子,比如会有
调皮的孩子,你在班上遇到过没有?

  大卫:那肯定的。

  主持人:怎么对付他们?

  大卫:怎么对付他们,刚开始的时候,我不是很了解他们这种调皮的方式。
比如说在南方,我会说一点中文,我说普通话,但是说潮州话或者广东话,我都
不会了,所以他们想骂我,他们随便用另外一个语言骂我,这样比较调皮,我都
不知道他们是夸我还是骂我,所以这个比较狡猾了,一般我跟孩子们,首先跟他
们交朋友了,了解他们的性格,他们需要什么,这个人喜不喜欢跟你逗,你能不
能跟他开玩笑,下课的时候你跟他跳绳,他是不是很高兴,了解他们这种个性的
这些特点,然后如果他们做错了什么事情,我在他们面前,我觉得我自己很失望,
我们俩是朋友,你知道我对你的要求你应该知道,你作为一个好学生你应该很清
楚的。

  主持人:我听说有的同学觉得你要求挺苛刻的,比如不让他们吃零食。

  大卫:那肯定不让他们吃零食,我们那个地方,我们学校是寄宿学校,他们
一天要吃五餐,应该够了。

  主持人:你用什么办法说服他们不吃零食?

  大卫:主要的是不让他们买,如果买了,没收。有一次两个学生他们买了东
西,他们往那边跑,我就往这边追着他们,然后他们看着了丁校长,丁校长站在
那个地方。

  主持人:丁校长?对不起,你是说你吗?你在那里当校长是吗?

  大卫:现在是当校长了,我问他们是不是买东西了,我觉得这句话说错了,
废话,他们自己拿的东西,肯定买东西了。我问他们能不能买东西,能不能吃这
个零食。他们说不能,对不起校长。我就拿着了,然后跟他们说了,校长不是要
拿这个东西自己吃,我现在就要给你换钱,你现在到保安厅,退还给他,那肯定
要退,但是什么个退法,肯定要惩罚他们,但这不是钱的问题,是一种原则的问
题,班主任要去家访的时候,看到他们父母,亲自把这个钱交到家长的手里,要
讲这个问题的,小孩子们有什么问题要一种交流。

  主持人:这个其实就是向他的家长告状,我们上学的时候最烦这样的老师。

  大卫:就是嘛。

  主持人:你觉得这样他们能接受吗?

  大卫:有一个学生不愿意认错,我就在保安厅那个地方,我跟他坐了一个半
小时,就问他你是不是做错了事情。你是不是给别人买的?你为什么不说话?

  主持人:他后来实在熬不过去了,就说是错了。

  大卫:那肯定要说是错了,现在是特别好朋友,“铁哥们儿”差不多了。

  主持人:刚才我们听到了,一个是说和学生交朋友,还有一个就是说在体现
你的耐心,对他们非常耐心,还有其他的方式吗?

  大卫:方式多了,但主要的是让孩子们得到尊重的方式,我都能够接受,比
较合理的。

  主持人:你刚才说的基本上都是教育他们的方式,你的教学方式活跃不活跃
?课堂是什么样子?

  大卫:课堂可能最大的特点,要玩的时候要玩得特别开心,严肃的时候就非
常严肃,让他们很明白。

  主持人:上课要不要手背后?

  大卫:没有什么手背后,肯定要坐好。但是我第一次上课,小孩子们跟我在
一起上课的时间肯定要好好举手。如果不参与我还要惩罚他们,所以有时候的确
很严,应该说课堂还是非常活跃的,有意思的。

  主持人:那成绩怎么样?

  大卫:成绩还可以,还可以。

  主持人:这块儿说得轻描淡写了。成绩到底怎么样?你看重成绩吗?

  大卫:你觉得成绩到底是什么呢?

  主持人:成绩就是分数。

  大卫:分数不看重,我看重,就是我们一个潮阳的一个学生,澳门回归的时
候他跑到澳门去了,他想跟加拿大的女孩子交流,打招呼,首先是“hello!”,
“mynameis某某某,what'syourname?howoldareyou?”说了好多了,我觉得这
个就是他的成绩了,如果他已经得到了这种语言的能力,他觉得语言就是有这种
实用性的,他愿意用了,他愿意参与,这就是成绩好的。

  主持人:在这点上,你所服务的学校他们和你有冲突吗?

  大卫:也许是我跟他们有冲突,不是他们跟我有冲突。

  主持人:是哪些问题想得不一样吗?

  大卫:作业,考试。作业我一般不让他们作业太多。

  主持人:不留作业。他们在学校的时间够了,考试的时候,我喜欢口试不喜
欢笔试,让他们练听力,口语,跟他们单独地考试,但是学校还有其他人,有一
些家长不能够接受,说笔试我要看那个卷子的。

  主持人:不留作业。他们在学校的时间够了,考试的时候,我喜欢口试不喜
欢笔试,让他们练听力,口语,跟他们单独地考试,但是学校还有其他人,有一
些家长不能够接受,说笔试我要看那个卷子的。

  大卫:就是刚才那个道理是吧,我可以跟他们说这个小朋友到澳门去的那个
例子。好多人他们是做生意的,如果是通过你儿子长大以后,要当一个什么大商
人,做大买卖,他会不会用笔,用纸要跟人进行交流,会说我要多少多少个东西,
他肯定是用嘴巴说的,实际的能力,他谈判的时候是用嘴来谈判的。

  主持人:一签合同的时候还是要写字的。

  大卫:但是要签一个字就行了,签一个名字就好了。

  主持人:你在潮阳这个学校教了两年,是吧?

  大卫:嗯。

  主持人:两年以后你觉得自己能力非常强了,再教小学就耽误自己了,所以
你就跑到兰州去教大学去了,现在是教大学了,是这么回事吧?

  大卫:嗯。

  主持人:你是觉得自己的能力适合教大学了,是吧?

  大卫:也不一定我的能力适合什么,我首先要看有没有什么地方,我能够做
一点事情,首先跑到兰州要看这个大学,我觉得这个西北民族学院,我对它特别
感兴趣。

  主持人:你怎么跟人家介绍的?你说我是丁大卫,我是教小学的一个老师,
现在准备到你们大学来教教课。

  大卫:跟这个差不多。

  主持人:没有什么很特别的,我写个人简历,他们没说出去,写个人简历给
他们看。

  大卫:在珠海,在潮阳做了一些什么事情,有教学经验,这样就够了,虽然
以前是小朋友的班。

  主持人:有小学教学经验,应该说准确了。

  大卫:就是。

  主持人:我听说你一到大学,西北民族学院,又闹了一次降工资的风潮,嫌
校长给的工资高,要降,有这么一回事吗?

  大卫:有。

  主持人:校长要给多少,当时?

  大卫:他们说1200。

  主持人:他们要给你1200。你想要多少,当时?

  大卫:我跟他们说,1200是不是很多还是少?我就问他们,他们说1200还是
不错,在兰州还挺高的。我就说900怎么样?

  主持人:最后是按照1200给的,还是按900给的?

  大卫:950。

  主持人:听着像生意了,950。

  大卫:他们觉得900太少,我觉得1000,四位数稍微大一点,所以950了。

  主持人:950够不够?

  大卫:300,400就够了。因为那个地方,我也是单身,有一个小房间。

  主持人:这是一个重要的信息。

  大卫:重要的信息,这有什么重要的?

  主持人:我是说你一个月才花300多块钱,这是一个重要的信息。怎么会花那
么少的一点钱呢?

  大卫:这吃饭的钱,还有买邮票,给我妈妈、爸爸写信,打几个电话就这么
多了。我是一个乖孩子,不喝酒、不抽烟、不花很多钱。

  主持人:结合刚才那个信息,这个信息就更重要了。

  大卫:哪一个信息?

  主持人:下一个,咱们现在说说教书的事,大学好教吗?

  大卫:比较好教。

  主持人:我听得出来,好像你生活得特别朴素。这是为什么?

  大卫:我不认为那么朴素,你看我现在本来在兰州的,我就坐飞机过来了,
到北京过来,我觉得这个不太朴素了,可以住宾馆还要坐飞机,还有他们请我吃
饭,你们中央电视台够热情了。

  主持人:我们当时听说丁大卫特别朴素,就说你能不能把你的家当拿来给大
家看一看,他说可以。你看背来了,是不是背来这个行囊以后,兰州的宿舍就空
了?

  大卫:差不多了。有代表性的就带过来了,不知道合不合你的生活习惯。

  主持人:打开给大家看一看行吗?

  大卫:不合我的习惯,我为什么要带过来呢?那没有问题了,我很愿意。

  主持人:什么都带过来了?

  大卫:他们说能带的东西都带过来,都带过来,就像搬家一样,所以首先是
没洗好的衣服,我做一下介绍。这个印第安人头,这是我们美国的克利夫兰,印
第安人棒球队,我们是今年得了冠军。

  主持人:你应该知道的吧,在我们中央电视台,这样的广告15秒要交8万块钱。

  大卫:很好的一本书,《铁路旅客列车时刻表》。

  主持人:照片上是你的家里人是吧?

  大卫:好多人,大部分是家里的人,弟弟、弟媳。

  主持人:弟弟和弟媳,没经他们同意可以拍照他们吗?

  大卫:无所谓。

  主持人:谁掉到地下了呢?

  大卫:这个人早一点就调走了。原来的一个人,他们让我把这个带过来了。

  主持人:这是什么?

  大卫:这是一面国旗。(中国国旗)

  主持人:大卫,这是我们感兴趣的,为什么你会经常带着它呢?

  大卫:因为我毕竟是老外,起床的时候我就可以看着它,要提醒我我不是在
美国,今天要多说一点中文,要吃中国饭,你不要像你在美国一样,而且好多人
他们进我的宿舍以后,他们看到这个国旗,就可以开始谈国内的一些事情。他们
知道我会比较感兴趣了。这是我爸的衣服,我穿我爸当兵的时候,这件衣服已经
40年的时间了,还是挺漂亮的,他们让我带过来。“甘肃省外国专家敦煌奖”,
还有一个帽子,这个跟那个配的。

  主持人:这都是你去过的地方,是吧?

  大卫:好多的,有一双鞋,很臭。

  主持人:这个不让你拿了,这个比较臭,还有什么?

  大卫:还有,可惜得很,真的可惜得很,但是还是一个很好的照片,全家的,
现在压碎了以后,更像一个艺术品了,是吧。

  主持人:我们会马上把它修好,一个家绝对不能破碎,他们有没有人说,你
像我们中国的一个人,姓雷。

  大卫:像雷锋吧。

  主持人:好像你的想法、你的境界跟他特别相近。

  大卫:我以为你说长得比较像他。

  主持人:想法跟他像。

  大卫:我觉得很自然,一个人像雷锋一样,雷锋也不是什么不正常的人,他
凭着良心,他为人民服务,其他的人我能够帮助他们,我就尽可能去帮助他们,
我自己有两个手,我有力量,我有时间,我有能力,我就可以帮助别人了,凭着
良心每个人都知道这个道理,是普遍的道理。不是雷锋,也不是美国的教育,每
一个人都应该做到的,实际上,我父母也是那样教育我的。

  主持人:你有没有一个场合,听你所有的学生七嘴八舌地议论你,有过这样
的时候吗?

  大卫:没怎么听过。

  主持人:现在我告诉你,这个时候到了,看看丁大卫的学生,怎么议论他,
怎么评价他。

  学生:大卫我好怕你啊!为什么呢?他很严肃,很严肃。

  学生:已经胡子长得这么多了,还不结婚,总是这样子,不结婚,你是不是
不喜欢女人嘛?

  老师:他说恩溢学校就是我的老婆,这些孩子就是我的孩子,他非常爱这个
学校,特别爱这边的老师。也非常爱这边的孩子。在学校里他忘我地工作,有时
候早上7点多钟起床,就出门去家访,去探望学生,夜里11点多钟才回来,有时候,
而且自己开车,从来就没有提出过累,有时候累得病倒了还是坚持工作,他是一
个非常非常特殊的人。

  学生:大卫我们好想你啊!你快点回来给我们上课啊!

  学生:他从来不因为头疼感冒或者什么缺课,他的那种严格,并不是对你特
别凶,他从来不凶,他可能用另一种方式,如果你不完成作业的话,或者做一些
不可思议的事情,他就是对你很失望的样子,让你感到有种犯罪感,你好像没做
作业那种感觉,我对你很失望。

  学生:他有什么缺点呢?我觉得真想不出来,他自己说过他有点懒,有时候
胡子根本不刮的,特别长,显得。除了不刮胡子还有什么地方懒?他的宿舍特别
地乱。别人去了也不收拾?不收拾。

  主持人你们是不是也有一肚子的问题?现在咱们连珠炮似地向他发问,好不
好?谁想说,举手示意我。

  观众一:您好,丁校长您好,我的问题是这样的,目前学生认为现在的减负,
如果确实减负的话,他就会考不上重点的高中和重点的大学,而上一些普通大学,
对于他今后的工作、生活都有一定的影响,您认为怎么看?谢谢!

  大卫:问题挺大,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特别严重,跟美国相比,美国不需要
什么减负,因为本来我们的负不是很重,我认为在中国全国都是很重的,压力特
别大,要减负,在我们学校,我现在我希望我们上课的时间少一些,让上课的时
间更有价值,我觉得是最必要的。

  主持人:“减负”现在是一个特别热门的话题,所以今天你看你一来,我们
就给你减负,把你的行囊都掏空了,大家抓紧问问题。

  观众一:您好,我想问一下丁老师,从你所随身带的行李,看到你生活确实
很简朴,我想你这样对你的学生有什么影响吗?

  大卫:肯定有一点影响了,我可以要求更高的条件,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
有比条件高比舒服的情况、环境更重要的东西,我希望他们也能够得到这种启发。
有时候他们就可以跟我说,校长我跟你完全不一样,我现在我们家里很穷,必须
赚一点钱,我不是不同意,但是我希望我的生活方式,跟他们的生活需要进行沟
通交流,交流就有教益,就有进步,我不要求学生也跟我一样,因为那个太可笑
了。

  观众二:刚才你介绍了你的教学,我真希望我女儿也是您班的一个学生,但
是我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在中国是有教学大纲的,你这么宽松地教学,是不是
违反了中国的教学大纲?

  大卫:没有办法避免什么分数、大纲、统考,这个还是必走之路。

  主持人:他也有他的难处。

  观众三:你好,像你这样一个美国青年,在美国你是不是也很特殊呢?

  大卫:我认为在美国并不特殊,我认为在中国也不怎么特殊的,如果我是黄
种人,是一个中国人,可能没有什么,不会引起别人的兴趣的,不会请到什么《
实话实说》栏目来作嘉宾了。

  主持人:太小看我们了,到《实话实说》栏目来的都是一些非常平凡的人,
你是这里最不平凡的。

  大卫:最不平凡的平凡人,我认为很平凡。

  观众四:我想问一下丁校长,就说你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你觉得教育工作
者的职责,可能也是教书育人,你觉得教书重要,还是育人重要?

  大卫:两个都是很重要的,对社会来说教书很重要的,对个人来说,就是育
人最重要的,一个人懂事,一个人懂道理,一个人应该做什么事情,一个人能够
为社会做一些好事情,你不犯罪还是第一的,但是这个特别美国化了,我觉得。
我们非常注重个人,个人的素质,要培养个人的能力,要强调个人对社会的理解。

  主持人:还有哪一位?你好!

  观众五:你好,我想问问丁老师,在您看来,中国学生的学习和美国学生的
学习在学习方式和学习方法上,最大的不同是什么?而且造成这种不同的原因在
哪里?

  大卫:有多大的差别?有时候不好比较,在美国我们要看一个人能不能参与,
能不能有自己的想法,从来都不背什么东西,从小学背一首诗,我可能没背过,
也不背课文,不是我们看课文,懂课文的道理,看这个道理,然后你能不能写出
来同样的道理,或者能不能用这个道理来分析另外一个问题,我们要的是这种能
力。中国的学生必须背。全国都是一套教材,全国都是一个考试。

  主持人:现在大家都愿意和你交朋友了,你看我的同事多好,他刚才看你的
相框碎了,马上跑去买了一个,他说不应该把你家的照片放在这儿。

  大卫:一会儿我们可以把家里的照片放在这里,非常感谢。

  主持人:我刚才听你回答问题时说,你不大喜欢背诗词。

  大卫:好像是吧,不是不喜欢,我们就没有这个习惯。

  主持人:你刚才不是说“入乡随俗”吗?中国人好像就很喜欢背过去的诗词,
我来教你一首好不好?

  大卫:好!

  主持人:你来跟我学,这个古诗词叫“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知道它说
的是什么意思吗?

  大卫:这是古诗词吗?

  主持人:不是,当时他们教我的时候说的是“古诗词”,什么意思呢,你知
道吧!

  大卫:你能不能教教我?

  主持人:能不能就这个意思,谈谈你的意思?

  大卫:哪一个意思呢?

  主持人:因为大家很关心,说丁大卫都32岁了,“个人问题”,你的“个人
问题”怎么想的?

  大卫:在这个地方是做广告了吧?全国都可以找一个。

  主持人:你有没有设想,将来再找一个女朋友什么样?什么要求?

  大卫:女性。是女性就够了,愿意过这样的生活就够了,愿意过这样的生活,
跟我一样的想法。

  主持人:支持你这份事业。

  大卫:想法、信仰、哲学方面,有好多共同点就可以了。这就是基础了,如
果我们因为朴素的问题,天天要吵赚钱的架,为什么不回国去,为什么不多搞一
点钱,买一点更大的房子,那肯定合不来。

  主持人:今天大家这么关心你,是因为我们通过谈话已经成为朋友了。你将
来要有了好消息,千万别忘了告诉我们。

  (2000年5月14日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0585@0)
2001-6-24 -05:00

回到话题: 就这样被你感动(转)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小说故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105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