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古罗马的外科(2)

coolients (苦丁山)

这种钳夹结扎止血技术,罗马衰落之后在欧洲就失传了。阿拉伯人保留了古罗马的大部分医术,但是这个钳夹结扎技术他们没能传承。中世纪晚期,欧洲人恢复外科操作,做大型手术(比如截肢)的时候,止血方法是用一块烧红的烙铁一家伙烫到创面上,连肉带血管跟烫成锅巴,就靠这个来止血。这么酷烈的方法并不能保证止血。后来坏死组织脱落的时候还很容易出现二次出血和感染。他们就这么炙了几百年的肉,直到16世纪,法国外科大师帕雷才重新发明了血管结扎止血术。为了便于操作,帕雷还发明了鸦喙钳,这是现代止血钳的前身。

(图1)

 


上个世纪前半叶,医学界有个说法,就是扁桃体是个没用的东西,倒是容易发炎,所以干脆小时候就给切掉好了。现在称职的(而且对得起医德的)医生不会再推荐这种做法,不过古罗马的外科医生似乎曾经有一个类似的观点,就是悬雍垂不妨切掉。悬雍垂俗称小舌,就是咽喉后面挂着的那个铅笔头大小软乎乎会动的小肉舌。它的最主要的功能就是在咽东西的时候抬起来挡住鼻咽部,这样食物就不容易走岔道跑到鼻子里。古罗马医学文献里有详细介绍怎么切除悬雍垂,还专门为这种手术制作了成套的工具,叫悬雍垂镊,就是下面这个图里的东西。希波克拉底甚至建议所有医生的工具包里都应该准备一套这种工具。这工具用来干嘛?医生用它在悬雍垂的根基用力夹死。为了能夹得足够稳,有些镊子还带一个滑动环,镊子夹住悬雍垂基地之后,把这个环滑到前面,就能把镊子固定在夹紧状态,这样能把根基的组织“压紧”。这么压紧之后,里面的血管给阻断了,接着在它下面切断悬雍垂,出血量就不会太多。 

(图2)

 

 

这个是古人的一种奇怪见解。现在的医院,除非发现肿瘤,是不会去切掉悬雍垂的。虽然切了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害处,毕竟喝酸辣汤的时候比较容易呛到。据罗马史学家普莱尼说,当年罗马有个裁判官,喝牛奶的时候给牛奶里面的一根羊毛呛到,居然就给呛死了。焉知这位裁判官不是因为悬雍垂给切掉了,失去了一层保护,所以会给区区一根羊毛呛死呢。 
 
外科操作并不都是开膛破肚。有些检查和治疗是针对人体本来就有的孔道来进行,比如导尿,灌肠,或是窥镜检查。古罗马人也会做这些,而且都有专门的器械,包括灌肠塞和导尿管等等。 
 
灌肠塞没啥技术含量,还容易引发幻嗅,我就不讨论了。导尿管本来也没太多可以说的,但是有一点应该提到:古罗马人已经知道男女尿道有别,而且具体知道男性尿路的走向和曲度。当时人类还不会制作橡胶工具,导尿管是用铜做的。因为是刚性的东西,设计就必须顺应人体结构。所以他们制作的女用导尿管是直的(下图中间的那根短而直的),而男用的就有两个方向相反的弧度(下图两侧那个带弧度的)。 

(图3)

 

 

 

这样就能顺应尿道走向顺利插入。

(图4)

 

(#11068382@0)
2017-9-24 -05: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古罗马的外科(1)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