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是只狐狸精 (转)

guest (杨塑)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送交者: mr.one 于 June 25, 2001 09:00:14:

(一)

  二明那晚半夜起来去洗手间,经过姐姐的卧室时看见门半掩着,就无意向里瞟了一眼。这一眼吓的二明洗手间也不去上了,匆匆回到自己的房间埋头被窝直到天亮,要不是清晨膀胱隐隐作痛,据二明说他这辈子就给睡过去了。
  我看见姐姐的床上躺着一只狐狸,还穿着姐姐的睡衣,一条尾巴就搭拉在床边。二明一口气灌下一大杯扎啤,然后对我说。
  你该不是最近看鬼怪片多了,加上睡眠不足,看花了眼吧!我嘲笑二明。
  绝对没错,我确确实实看见我姐姐变成了狐狸!二明一副不用质疑的样子。
  我的朋友二明在汽车厂坐办公室,天天上班就是泡杯茶,找一份报纸或小说什么的,一看就是中午12点。下午呢,他就和几个同办公室的哥们儿吹吹牛,打打牌,晃到17点左右就打个电话,约了女友,一起下馆子,泡酒吧,每每混到快24点了才回家。我想这小子一定是清闲的无聊透顶,才编出这么个离奇故事给大家开开胃,醒醒神儿!所以就是二明信誓旦旦的向天发誓,我也没往心里去。不过当那天二明打来电话,说自己要和女友谈判脱不开身,请我帮忙去接他最近身体不怎么好的姐姐时,一切就这么改变了。
  二明姐姐小敏在一家大型企业当总经理秘书。这家企业的办公大厦就坐落在我们A市的市府广场边,大厦三十多层高,内外考究,气派非凡。我按二明说的时间,开着从朋友那儿借来的韩国起亚,在大厦外绕了好几圈才找到一个车位。停了车,在大厦门口接受完门卫的盘查,再登记,门卫告诉我二明姐姐在二十三楼,于是我乘了电梯,直奔而去。
  我找到总经理文秘办公室,办公室空着。我正要离去,隔壁总经理办公室传出奇怪的悉悉声。我过去推了下门,门没锁,轻轻开了个缝隙。我顺缝隙往里看,就看见了小敏正坐她们总经理怀里嗲声嗲气的撒娇呢!她们总经理我见过,一个保养很好看上去只有三十岁实际近五十岁的胖老头。电视上他常出现,不是市长接见他,就是他作为人大代表接见别人,反正挺红的。这时的他,怀里抱着个小美人,双手不停的在小敏身上摸来摸去,嘴跟猪似的拱上拱下,全无电视上的威严庄重样儿。小敏在他手里,已经快成全裸了。我忽然感觉一阵阴风扫过,不由打了个寒颤。寒颤使我不小心碰了一下门,门吱呀一声就开了。小敏回过头。我差点当场昏过去!
  你知道我看见了什么!小敏回头望我时,我看见了她的脸,一张狐狸的脸!一点没错,狐狸,一条尾巴还在她们总经理的双腿间摆来摆去呢!我转身撒开脚丫子一路狂奔,电梯也忘了乘坐,就那么从二十三楼一口气狂奔到大厦出口。
  我弯着身子,手扶大厦出口的玻璃门大口大口的揣气儿,这时一只温暖柔软的手搭在了我扶在玻璃门的手上。我抬起头,小敏正站那儿冲我微笑!
  你、你、你不是和你们总经理在一起吗?我鼓足勇气,一边揣着气一边问小敏。
  什么总经理,他都死了快一个月了!小敏脸上落出诧异的表情。她用手摸摸我的额头:没发烧啊,你!
  这次轮到我先一口气灌下一大杯扎啤了。奇怪!我说:昨天我到大厦时才17点多一点,大厦里除了一个门卫、你姐姐和她们的总经理外,竟然看不到其他人的影儿!但是大厦外明明停着很多车,我当时找车位都好一会儿!当你姐姐的手搭在我手上时,我发现连那个门卫都不见了!还有,我查过,你姐姐的总经理确实死了快一个月了,这事儿当时还挺轰动的呢!还有那阵风……
  二明陪我又灌下一杯扎啤,然后斜了我一眼:你这次总该相信我说的话了吧!
   
姐姐是只狐狸精(二)

  我和二明决定将这事儿查个水落石出。用二明的话说,就是要把那只狐狸赶走,拯救他姐姐从水深火热中脱离出来。
  二明拿来了一只他去俄罗斯旅游时带回的带红外夜视仪的全天候望远镜,又借了一个出外远行朋友的摄影室和他的照相器材。我则开着朋友的起亚往摄影室运食物和折叠睡床。布置完大本营,二明扔给我一把英吉莎刀。留着防身,别让狐狸上了你的身!他说。
  我开车,带上望远镜照相机和可以熬夜的食物,守在二明家楼下。等小敏离开,二明马上给我打手机报告他姐姐出来了,然后他也跟着下了楼,钻进我已经发动好的车,我们就跟踪着小敏。这样过了几天,小敏一直没再出现什么异常。她每天就是上班下班,其他的地方是哪儿也不去。我和二明混进小敏的大厦,大厦里情况一切正常,连那天我见到的那个门卫都确有其人。
  我姐姐出来了!二明在电话里喊。我一惊,从半睡半醒中跳出来。这次可有些不对劲儿,小敏可好长时间没晚上21点出门了。我连忙发动了车,把望远镜照相机都挪到手边。我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拿着望远镜向二明家楼下望去。小敏刚出来,看上去刚洗过澡,头发还是湿的。小敏伸手拦了辆Taxi,向广场方向去了。这时二明也钻进了我的车。跟上啊!他说。我踩向油门,车子很快就跟在了Taxi的后面。
  小敏的Taxi并没真的去广场,就在快要到广场时Taxi忽然转向,然后开进了一处新建的居民小区。小敏下了Taxi,径直向其中一栋刚建好不久还没人住的楼房走去。我和二明慌忙下车,奔到对面没完工的另一栋楼房顶层,架好望远镜和相机。
  透过望远镜,小敏上了对面的楼,她从包里掏出钥匙开了五楼A座的门,然后一闪,消失在门后。我忙调整好望远镜,将方向对准客厅窗户。望远镜里,小敏正和一个胖老头抱在一起,那人是……是她们的总经理!我扭头去看二明,他显然也看见了同样的情景,正扳着脸举着相机一个劲的按快门。
  两个多小时后,小敏从房里出来了。我们忙收拾好东西,一路小跑着回到车里。我发动车子,赶在小敏到家前把二明送了回去。然后我回到大本营冲洗出照片。
  你姐姐没发现吧?第二天,我问二明。
  没有!她回来后到我房间偷看了一下,不过我早脱了衣服装睡了!噫,照片上的人都哪儿去了?!
  我忙接过二明手里的照片,果然,昨天拍下的照片上只剩下房子和其他物体,小敏和她们的总经理却全不见了!
  不可能!我昨晚洗出来时明明看见照片上你姐姐和她们总经理都在的,今天就没了……怎么回事儿?!
  我和二明把昨天的照片全拿出来,在夹子上一张张夹好,然后我们仔细审视了一遍。除了那个Taxi司机的身影清清楚楚的还在照片上外,其他人的的确确全不见了!
  我建议去找那个Taxi司机问问情况,因为照片上他的车号很清晰。二明同意了。我们找到Taxi公司,说是在Taxi上丢了东西,于是我们很快见到了那个司机。司机看着二明提供的他姐姐的照片,想都没想就肯定昨晚小敏确实坐过他的车,也确实去了那个小区。司机记的很清楚,因为他的乘客在乘车途中突然改变注意要去另一个地方。
   
姐姐是只狐狸精(三)

  看来这事儿越来越玄了。我和二明平时是不相信有鬼神的,就是决定把这事儿查个水落石出那时,心中也不过是抱着对自己那双人类眼睛有所怀疑的态度。现在科学仪器下也出现这样的事儿,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否则照片的事儿怎么解释?!难道是我和二明在相机和洗印的技术操作上出了什么问题?!
  我姐姐又出来了!二明又在电话里喊。这次决不能出错,我想。我接上二明跟踪小敏又到了那个小区。这次我通过望远镜指挥二明拍照,每个镜头都速拍几张。看着小敏和她们死去的总经理幽完会准备离开,我和二明也准备收拾仪器撤退,这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儿发生了。
  我的望远镜里,一个中年女人出现在小敏的房门口!
  是总经理夫人!二明在相机后面说。
  很快,又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儿出现在我和二明的仪器里。总经理夫人进了房,在屋内四下张望了一遍,屋内只有小敏,而刚刚还在房中的总经理突然就不见了!我晃动着望远镜找了半天,没有,总经理就象空气一样消失了!我向二明投过一个疑问的眼神,二明耸耸肩,然后继续按动着快门。我也只好又回到我的望远镜中。
  总经理夫人这时和小敏说着什么,两个人看上去关系不错,有说有笑的,还相互握着手。然后两个人出门下楼,一起进了楼下总经理夫人开来的别克车。我先下去,你再看看房间内总经理在不在!我冲二明说完话,就小跑着下了楼。楼下,别克车并没启动,还停在原地。我举起望远镜望过去,小敏和总经理夫人在车内继续交谈着。两个人似乎是越说越亲热,刚刚还只是握在一起的手这时都进了对方的衣服内。然后衣服从她们身上一件件给脱下来,两个人躺了下去。
  我回到楼上,二明正铁青着脸按动着他的相机。我问看见总经理没有,他头也不回不耐烦的回了一句没有。顺着他相机镜头的方向,我的望远镜又定格在别克车内。车内,两个赤裸的女人象蛇一样相互纠缠着对方……
  二明似乎不愿意将车内的全过程都拍下来,在他拍完相机里的底片重新换上新胶片时他停了下来。他摸出一支烟点上,然后对我说:别看了!他猛吸了几口烟,将烟屁股丢地上狠很的踩了一脚。真他妈见鬼了!他气急败坏的说。
  我看我和二明确实是见到鬼了。因为当我们一起洗出照片时,其中一张照片使我们惊的几乎呆立当地。那张照片是在小敏从总经理夫人的别克车内出来时拍摄的。当时小敏似乎感觉到对面的楼内有两件仪器盯着她,关上车门同时向我和二明这里望了一眼。照片就是在小敏扬起脸张望的瞬间拍摄的。当时也没什么异常,天很黑,距离也还算远,她什么都不可能看到。她独自向小区外走去,在她离开后几分钟,总经理夫人启动了她的别克车,向相反的方向驶开了。问题就出在这张照片上。
  照片上小敏的那张脸,是一只面带嘲讽的狐狸面孔!
  我和二明害怕照片又出现上次人无原无故就消失的奇怪事情,就把所有的照片扫描进电脑,存盘保存。可当下午我们重新整理照片时,除了那张狐狸脸和总经理夫人还原封不动的躺在照片上,其他的,连电脑里的存盘照片,所有人又全部神秘的消失了!
   
姐姐是只狐狸精(四)

  二明决定去找他的朋友Andrea帮忙。Andrea在一家电脑公司工作,他听完二明的解说,答应我们晚上在他家见面。二明复制了软盘,晚20点,我们来到Andrea家。Andrea坐电脑前噼里啪啦敲击了一会儿键盘,然后要我们看。在他的电脑屏幕上,狐狸脸照片被分离出两张,一张是真真切切小敏的脸,一张还是那张狐狸的脸。
  我也没法解释是怎么回事儿。Andrea看着我和二明吃惊的神色,说:我发现这张照片有一个很模糊的背影,象是拍照时相机晃动了一下使图象产生边角重叠,我本来是准备给锐化一下的,但没成功。这是我第一次遇到不能锐化边角的照片,所以我想办法把它分离开来。
  Andrea又调出经过他处理的其它照片,照片上已经有人影闪现,但除了总经理夫人比较容易辨别外,其他的人都是一个非常模糊若隐若现的影子。
  难道世界上真的有鬼?二明接过Andrea制作的拷贝软盘,忍不住问Andrea。Andrea沉思了一会儿,苦笑道:本来我不信的,可看了这些,我也开始怀疑世间到底有没有鬼了!
  你看是不是小敏被狐狸精上了身?我问。
  我看不象。Andrea说:如果非要有个解释的话,我想除了总经理夫人外,其他人都是鬼魂,包括二明姐姐。这也正好解释了为什么除了总经理夫人外,其他人在照片上都只是一个影子。
  你说我姐姐是真的狐狸精?!那有狐狸脸的照片和你刚分离出的我姐姐的脸是怎么回事儿?!
  你没看见狐狸脸上的表情吗,那分明是一种嘲讽和愚弄啊!我想狐狸精是有意让你看到她的。
  二明沉默了。如果按Andrea的说法,他姐姐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那么真的小敏是怎么离开这个世界的,狐狸精又是怎样顶替小敏而不让二明发觉的,狐狸精顶替小敏出现在人间又是为了什么,这一切一切,该做怎样的解释呢?!
  我看你们应该去查查总经理夫人和她那死去的老公。狐狸精的目的明显是针对总经理夫人的。Andrea分析说。
  是啊!我们怎么没想到这一层呢!如果一切照Andrea所说,或许在总经理夫人和她那死去的老公身上能够找到点什么蛛丝马迹,在总经理夫人眼里,小敏不也是真实的存在的!
  我和二明翻查了媒体上记录的有关总经理之死的报道。所有的报道都是一个说法。总经理在一次回家途中不小心把他的那辆大奔撞到了一面小区的围墙上,就此一命呜呼进了天堂。市长和市府的很多领导以及企业界知名人士都参加了他的遗体告别。经过一个星期的遗体瞻仰和沉重哀悼,经过媒体的充分宣扬,经过家属的哭天嚎地,经过宾仪馆火化炉的锤炼,A市伟大的人大代表,企业界的精英,社会著名慈善家,年轻有为的总经理先生终于可以休息,坐在天堂为他预留的位子上松口气了。
  有一处疑点,所有的报道中都没有提及总经理是在哪个小区撞的墙!
  难道……
  我和二明赶到小敏老去的那个小区,就在小敏上次看了我们一眼后离去的方向靠门不远的地方,一面墙的颜色明显和其它地方不一样!是重新修砌的!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1668@0)
2001-6-25 -05:00

回到话题: 姐姐是只狐狸精 (转)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1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