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东: "“我是否应当安静地走开。。。”

guest (转载)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无法想象没有新浪的中国网络界,无法想象没有王志东的新浪,无法想象王志东打破沉默,重新出山后的混乱局面。网上网下,台前幕后,一个“下岗”的王志东的“再就业工程”牵动了千千万万双眼睛,影响了方方面面的利益格局。潮涨潮落、人聚人散的公众注意力终于使日渐败落的个人英雄神话得到了些许慰籍。

  不当“逃兵”的王志东

  “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一代霸王不甘直面残局,自刎乌江;王志东则是隐忍待机,他说到,“不管未来发生什么,我的信念不会动摇,我的执着不会改变,我的人生准则绝不放弃,我的未来仍在中国,我永远不会做逃兵!”王志东以极大的毅力,用非常灵活的策略兑现着自己的诺言。

  2001年,王志东新添了一对龙凤胎,于是夫妇俩在离新浪网站办公地点不远的地方购置了房产。原想离新浪近些,有利于工作,没想到王志东与新浪的风波越闹越大,王志东最后出局。尽管家与企业近在咫尺,可是创业者与网站的距离从来未曾那么遥远过。

  虽说是买卖不成人情在,可是就在6月8日,即新浪网宣布王志东辞职消息后的第5天,王志东去了香港。名为散心,其实是创业者淡出舆论圈,远赴金融中心,准备融资。香港各路人马时时刻刻关注着中国门户网站的一举一动,只是碍于地域限制,未能及时打入北京内部。王志东的意外到来令处在新闻之外的香港投资界大为振奋,圈内“闹翻了天”。

  王志东原来只是有意聘请请香港有经验的产业律师,准备回购新浪的文件以及可能进行的法律程序。没想到投资界的热炒,把他与投资人的会晤演变成了融资的路演,甚至有人直接支持王志东出面回购新浪。

  据说一个香港老牌投资机构的精算师当场拿出一个算盘,用类比估算法,噼噼啪啪地计算此项交易。首先预计新浪短期内仍然要大量倚靠网络广告,80%的收入来自与此,然后根据美林证券对2002年中国国内网络市场的预计,大约为8000万美元。

  他假设新浪占有国内25%的网络广告份额,然后根据一般媒体的经验,直接网络广告媒体的利润几乎是100%,保守一点,算作50%的利润,再是缩水以后的网络企业平均市盈率10倍。如此计算以后,新浪2002年的市值应接近1.25亿美元。任何投资人都有理由对这宗现成的交易保持乐观,何况新浪还有几千万的现金握在手上。

  沙盘推演

  如果有人愿意借钱给王志东,集中几千万美元,收购新浪20%~30%的股份,加上王志东手中的6%不到的股份,王志东就能重新夺回新浪。几千万美元等于几个亿人民币,这在资本市场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数目。毫不夸张地说,国内、港澳台三地的近千家基金、金融机构都具备这样的资金运作实力。

  可是事情走到这一步,已经是惨不忍睹,不堪入目了。王志东现在动手回购,就等于撕下他与新浪网维系脸面的最后一块遮羞布,双方立马对阵资本市场,马上就撕破脸。而结果很可能是“方正举牌事件第二”——中小型投资人出局,作壁上观,两方则各展其长,在资本运作上斗法,无非也就是两败俱伤。

  金融体系争斗的沙盘推演实在是耐人寻味。分析根据一般的经验,资本收购有“白袍骑士”和“黑袍骑士”之分,前者是善意收购,后者是恶意收购。王志东与新浪的纷争以善意收购为终结的可能性很小,多数是演变为恶意收购,双方就要硬拼了。

  本来作为防守方的新浪,还可以使用“精灵防御”,即对方公司要恶意收购我公司的股票,我方反其道而行之,同时也收购对方公司的股票;不过由于王志东很可能不以法人代表的身份出现在资本市场,所以这招成了无的放矢。

  新浪还有最后的杀手锏——“焦土政策”,全面恶化企业的各项赢利指标,如加快现金消耗,加大不必要负债等,此举能够马上把股市的明星企业变成垃圾公司。“我得不到的,任何人都不要想得到。”暴力影片中熟悉的台词将又一次在资本市场重演。这就是两败俱伤,也是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

  人争一口气

  如果不是超出预料的阻力,有什么可以让这个“剑胆琴心”的王志东出此下策,跟自己亲手创建的企业死拼到底?《三联生活周刊》记者邹剑宇的文章披露了一些的内幕,他撰文指出王志东作为新浪网的董事被明显地“孤立”,有关新浪网前途命运的决议讨论过程中,王志东一直游离在董事会之外。

  人们很容易地联想到,强大的资本意志不由王志东多说,就下达了解职的命令。这样,王志东回马,再战新浪就或多或少带有意气之争的成分。一个CEO被解职是职业人的悲哀,一个创业者在历经了好几次类似不公平的对待后,如果再不弄个明白,这样的故事用鲁迅的话来说,只能是“怒其不幸,哀其不争。”事实上,在中国网络界经历的几次重大人事变动中,就有人选择了这条道路,用沉默来回答一切。虽说大方之家说“夫不争者,天下莫与之能争。”可是王志东没到那个境界。

  他忍无可忍,决意用资本力量来解决一切。王志东发泄悲愤之情的背后,我们看到了从四通利方时期累积下来的情绪冲动,在一瞬间爆发。按理说,新浪不应该对王志东以前的种种待遇负责,可是新浪首当其冲,由不得它了。

  按照十二生肖的性格分析论,有人说王志东性格憨厚朴实,像一头不知疲倦的老黄牛。可是一旦牛发起脾气来,冲天的怒气,其势不可挡。一个“生存就是为了新浪”的老牛般的人,用“爱你爱到杀死你”这样不合逻辑的方式来表达自己,恐怕是所有关心新浪网的人所不能体会到的。

  前不久,王志东通过其它声音,宣布要召开新闻发布会,旋即又先后取消。6月25日,据说王志东又避开了媒体的采访,悄悄地走回了新浪。这是不是蕴含更大风雨的征兆?但愿不是。我们可以想到的是,为了心头的一口恶气,王志东会杀回新浪,而不会另立山头——白手起家,再建一个新浪也着实不太容易。

  王志东的无奈

  王志东与新浪网的恩恩怨怨触动了中国IT行业的每一根细小的神经。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上周末,王志东与国内行业的各家巨头在昆明碰头,与王志东“接头”的人包括国家背景的宽带网络运营商,国内数一数二的IT制造业巨头,谈话的中心议题就是王志东融资回购新浪。

  专家分析,王志东的回购新浪名义上是MBO(管理层回购),其实不是。没有丝毫权力,只保有“高级顾问”一个闲职的王志东根本不能称为管理层。那么这个底气不是很足的准MBO究竟有什么可以吸引人的呢?

  中国宽带网络建设刚刚起步,看起来热闹,其中夹杂着大量泡沫。北大青鸟、歌华有线等一大批民营高科技企业虽然在宽带市场上风光八面,但是目前的优势很大程度上来自具有国家背景的大型电信运营商还没有全面进入宽带网络竞争。

  国有电信商由于长期处于计划经济和国家政策下,企业竞争刚刚跨出打破垄断的第一步,对于宽带市场竞争的游戏规则还在观望、试探阶段,所以一时还不及全力出击。但是随着国家对宽带、窄带项目的剥离和整合,宽带运营商的核心能力将进一步凸现。

  现在的宽带竞争还仅限于基础设施和硬件,未来的竞争将在宽带内容和服务方面展开,相信多数要依赖目前窄带互联网的内容和服务。宽带运营商对王志东描绘的后新浪模式自然青眼有加。

  IT制造业这边的心态又是别样。由于芯片制造商INTEL要平衡各家下游分销商的势力分布,PC业一家独大的现象将被打破。国内海信和TCL作为黑马,得到了低价奔4芯片的助力,正快速杀出。今年夏天的PC销售市场被搅得一团混水。

  不管是先行者,还是后来者,要想在利润微薄的PC组装市场站稳脚跟,必须把用户群落与网络为主的内容服务结合起来,形成新的价值链,防止计算机品牌日渐式微的空洞化。即便是为了破坏门户模式之间的联盟,IT制造业携手新浪也在情理之中。

  看来,在情理之外的只有王志东一个人。无奈的王志东为了收回新浪,不顾饮鸩止渴,也要铤而走险。如果他能成功,姜丰年和四通利方固然要出局,以大门户著名的新浪也要受新的资本意识的驱使而渐渐转型。“驱虎吞狼”的最后结果是狼走了,虎来了,新浪股权分散,王志东没有掌控权的问题仍然没有解决。暂时的胜利必将埋下了日后悲剧重演的恶果。

  家祖父言称如我这般感情细腻,心潮丰富固然是为人的优点,但是在商家之间打拼,上述优点却是职业人的致命伤。“没有永远的感情,只有永远的利益。”“在商界打拼,除了你自己,谁都不可相信。”这种残酷、伤心的话语简直令人蹶倒,却是我们目前血淋淋的现实。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1687@0)
2001-6-25 -05:00

回到话题: 王志东: "“我是否应当安静地走开。。。”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工作学习IT杂谈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11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