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儿都一样

guest (Author: 梓超)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Origin: is4u.net心意网)

望着窗外的一棵火红叶子的树,看着远处斑点的黄叶,又是一个初秋.我来到温哥华有三个秋天了.秋天给人的印象是既宣闹,又宁静的感觉.宣闹是丰收,宁静是冬天的将临.

昨天我一到工厂,我们的车间经理就告诉我,你的工作已经结束了.我很平静,只想他们应该把我的工时放到可领EI的时间里.我问他我有什么做的不对吗.他说没有.我又问过我们的工头,他也说没有.所以就对经理提出了我的要求,他好象没有什么意见.回到家,房东太太正准备去上班.她是在一家不小的台湾人开的日本餐馆工作,我和她说我现在没有工作了,她说再找了.

我上了楼,打开电脑,回一些朋友的信,浏览一下各个感兴趣的网页.忽然听到楼下有一个女人的声音,想现在好象不应该有什么女人在这个房子里,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事.下楼一看,房东太太正在吃饭,和老爷爷聊天.觉得奇怪就问,"今天放假?""不是了,和你一样,炒鱿鱼了."她笑着说."开什么玩笑.""怎么是开玩笑,我去了餐饭,大老说,'唉,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你不来了吗?'我就赶紧又回来了."我记得她曾很想拿一次EI,她来了两年多,一直在这间餐馆里做,一天十个小时以上,觉得很累,因为她向老板提出过这样的请求,但老板挽留她.也许今天老板觉得该省点钱了,但又不好直说,所以就唱了个双簧.

都没了工作,没什么一定要干的了,随便的聊了起来.老爷爷也说话了,他说我的隔壁的小贾还没回来,他的小孙女抢着说"贾叔叔一会就会回来,他特别喜欢看的电视节目在六点开始."快八点钟了,小贾还没回来,我开玩笑的说,"一定是小贾的老板把他炒了鱿鱼,小贾气不过,和老板干起来了.警察把他扣了."这是因为星期天我们在做饭时聊天,他说他还有一个星期就过试用期了,不知道能否过得去.

快到九点了,我正在打电话,房东太太敲门,高声的叫我,"老王,老王,快出来快出来来."说了两句,赶紧下了楼,看见小贾下坐在沙发上."嘿,怎么样?""唉呀,我也被炒了鱿鱼了."真是无巧不成书,我们真是赶上炒鱿鱼的日子,全都一勺烩了.坐下来,大家聊起来,好象没有一点犹豫的感觉.

最近两个星期,我在我们这个工厂工作,感到不是很痛快.本来刚到这个工厂,和我们的工头关系搞得还不错.好象他还比较通融,所以聊的也多一些,什么钓鱼呀,什么郊游呀.但我知道他是那种北京人称之为小痞的人.就是在工厂呆的时间长了,嘴特别能说,爱出风头,嫉妒心强,爱搞点小手腕.他没受过什么很好的教育,全凭着在工厂里混.当然他有他的优越性,他是白人.这好象是有种族偏见,其实未尽然.我们工厂先后进厂的人,只有白人操作机器,而他们都是在我之后进厂的.我是机械技师,在工厂里工作过二十年以上,远比他们在工厂里的适应性强.由于我觉得我们的工头ROD还算好接近,很愿意帮他的忙.机器有了毛病也插上前,给他出主意.哪里工作忙,就主动上前干.不想让ROD有什么为难.这种主动也许就是导致我丢失工作的一个主要问题.他先是把我调到最无聊的工作,把拧好的螺栓涂上胶封上.我仍然干得不错.他再和另外一个部门联系好,叫我去沾双面胶条.那个部门的头叫BILL,一个过不够官瘾的人,也是白人.我干这个活的头两分钟,他对我说,他干了十几年.然后说咱们俩比赛.我跟他说,你干了十几年,我干了几分钟,你跟我比赛,
这能说明什么呢?但两天后,我和他的速度差不多.质量,我相信只有比他强,不会比他差.就如我在机器的下手做加工后的清理一样,一个白人小伙子说,你干得真快一样.

这段工作时间虽不长,和这些小工头有着我所不注意的矛盾,不愉快中也有愉快.

我刚进车间,谁也不认识,见谁都打招呼.一个印度人自我介绍说,他叫DARABARA,我从没听过这个名字.吃中饭时,想问他点事,就问他BALABALA.他们一块的几个印度人说,你说什么呀,什么BALABALA是DARABARA.大家哈哈一笑,他们就开始彼此的向我介绍了一下.这些名字很难记住.其中有一个我记的是叫AFTER,我相信他绝不是这个名字.他说"行,就叫我AFTER,这是我的妹夫,他应该叫GO HOME. 我们两个人合在一起就是,AFTER GO HOME."

后来吃中饭我经常和一个菲律宾的小伙子在一起.他是一个只有三十岁,性格开朗的人,很善良.他叫BALLY.我们什么也聊.他在这个厂工作了很多年,对这个厂了解很多.他对我说在这个厂的亚洲人不会有超过$16/小时的.所有的领工都是白人.另外一个他的朋友叫TONY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是他最先警告我要小心我们的工头.

话再说回来,我们和房东太太的聊天.她对我说,"象我们做餐馆的也是一样,一定要对那些大老说我什么也不知道,让他教.尽管他狗屁不通."房东太太在上海学的是餐饮业,并在大宾馆工作多年,中西日都干过.不过她现在可以有时间做点自己的事了.

小贾是搞电脑软件开发的.一度我们很羡慕他能有年薪$48,000.不过他的工作实在也太让人看了可怕.每天八点钟去上班,直到晚上六点钟回来吃晚饭,八点钟再去办公室干到十二点回来.见到他也总是说这种生活远没有在深圳的生活好,赚的钱也相差无几.这时他也开始说话了."我到没有什么失落感,其实我也是实在不太想继续下去了.不光是只是工作时间长,我们的那个小组长也是个问题.别人问他问题他都能给人以解释,唯有我去问他时,他总是说他不知道.这使我心里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因此不干了倒也好."我问他是否问了什么原因把你辞了.他说,"他们说我英语不好,交流有问题."我对他说," 我想这不是主要的问题,英语对我们来说永远是第二语言,我们无法把英语说的象当地人一样,我不相信你不能和他们交流,如果是那样,就不会一直到一个软件开发完再辞你了,也许面试结束,你也就结束和他们的交往了."

以上我们的经历,我觉得说明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在这个社会里好象是无足轻重,不是我们无能,是我们在这个社会中没有什么地位.虽然说这是一个多元化的国家,也反对种族问题,但这种问题并不是以说没有,就没有的.我不想说我们有什么种族的矛盾,我只想说我们应该重视在这个国家里的政治.也就是要重视在政府中为各民族平等地位的代言人.现在在BC省的省长是一个印裔的人,我想说能否有一天有华裔的人也在政府里呢.我希望他不是虽是华裔,但总是想讨好白人的人.也许五年,六年后,我们这些独移民大多都有了这里公民的权力,实在希望大家能重视这个问题.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243@0)
2000-10-18 -05:00

回到话题: 哪儿都一样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小说故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1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