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窗外紫槐次第开》- 22

canadiancheese (林一木)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22

北约克区,一向都是备受瞩目的房地产热区。过去十年更是成为GTA 房价暴涨的领头羊,现在随便一栋像样的独立屋都至少两三百万。这个区更是翻建屋建筑商青睐有加的地方,一条街上总是新房挨着旧屋,已建好的和在建的新房高大气派,渐成气势,在几十年楼龄的旧房旁边显得鹤立鸡群,颇有一股趾高气扬的新贵气质。旧房里居住的多数是婴儿潮年代的老白,新房业主有华人和中东移民,最近这两年大陆移民的比例越来越高。比如,这条名叫比华利的内街如今只剩下两间孤零零的旧平房无声地提醒人们这条街的历史,其余的都被翻建成了有着石头外墙和精美铁栏的豪宅,卖给了所谓的有热钱的中国人。这些人都是不差钱的主,一年到头也就是夏天过来度个假,平时就空在那儿,委托中介帮忙请服务公司铲雪剪草。

比华利街背靠小河谷,道路两边参天大树林立。这条路到了26和28号门前便画个U字回了头,因此除了住在这条街上的人,基本没有陌生人开车进来。平日里,白天,这里安安静静,晚上,路旁的豪宅有的被射灯照着灯火通明,有的黑乎乎冷冰冰有点瘆人。

今晚,这里的宁静被警笛声打破,28号大屋被警车,消防车和新闻采访车包得水泄不通。26号屋主老李在接受本地中文报纸的采访,穿着睡衣裤的他一脸倍受惊吓的表情小心翼翼地在回答记者提问:“他看起来很Nice呀…… 那个房子平时就一台车出入。我真没有想到..... 真的看不出来.......” 他拼命地摇头苦笑。深秋的晚风已带着寒意,他冲记者礼貌地挥挥手,赶紧退回屋里,关紧了门。

荷枪实弹的警察在28号屋进进出出,稍远处几个新闻记者的摄影灯齐齐对着那两扇大门,大家的表情既严肃又兴奋,今晚这可算得上是一个爆炸性新闻了……

“Excuse me, excuse me.”

刚才采访26号屋主的年轻华人女记者Lucy这会儿挤到了人群靠前的位置,刚出茅庐的她此刻心情激动,这条足以上明天头版头条的重磅新闻让她无比兴奋。

突然远处传来警笛声,很快一辆救护车驶过来停在了大门口,记者们蠢蠢欲动,Lucy 紧张兮兮地紧盯着大门口。两个高大的中年男警首先出来,身后紧跟着两名女警押着—— 不对,应该说搀扶着更准确—— 一个垂着头长发披肩的高个女人。记者们纷纷让路,这个仿佛弱不经风的女人被女警直接抬上了救护车。直到车门关上,Lucy 都没有看清这个这个女人的脸,她身上那件紫色的绒毛睡袍却给Lucy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那正是Lucy 在名店街的橱窗外一眼看中却买不起的那一件。Lucy 已经把它放进了自己的wish list, 打算Boxing Day 就咬牙把它买下来,假如到时候这件最新款还有得卖的话。

救护车呼啸着绝尘而去。警察还在搜索这所至少有四千呎的豪宅。记者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尽可能地挖掘新闻“亮点”,Lucy 也在脑子里迅速打草稿。明天头条新闻的腹稿很快就完成了,Lucy 却不想这么快就离开。豪宅,黑帮,年轻的古惑仔,神秘的女人。。。。。。 想到这些,Lucy 心情激动不已。名牌大学刚毕业的她因为没能在主流传媒公司找到工作而耿耿于怀,颇有怀才不遇的感伤。她心里憋着股劲,计划着不仅要迅速成为这家中文报纸的首席记者,还要尽快发表几篇有份量的文章,好让她在那些成绩不如她却找了更好工作的同学面前扬眉吐气一把。此时此地,她好像闻到了一个吸引眼球的话题弥漫开来的味道,她决定围绕着这个女人,揭开当前本地华人黑帮的面纱。她认为,在今天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主体的新环境下,本地华人黑帮新生代所涉足的领域,采取的手段,以及所涉及的金额都远超传统的唐人街黑社会。

Lucy 决定明天白天再来一趟,仔细观察一下周围环境,尤其是26号和28号屋之间那条小径值得她探索,从那里她应该能绕到28号屋的后面。她要围着这个豪宅大做文章!

医院急诊室里,东倒西歪的都是些等了好几个小时困得不行的病人和家属。女警把女人搀进了一间独立的房间,一名医生很快就进来了,开始忙碌着给她做各项检查。

向北的家里,他在跑步机上边跑步边看City 24 News。电视里在直播女警从28号屋带走一名华裔青年女子。记者在采访其中一位男警察,透露这里是星期天凌晨被枪杀的华裔男子的主要驻点,警方在对该物业进行搜索时在地下室发现了该名女子。她被发现时身体 quite weak,但神志清醒,她已被马上送去医院检查。最后,男警表示暂时只能透露以上信息。

正在跑interval 的向北一把扯下了跑步机上的紧急绳停了机,他盯着屏幕等待捕捉任何跟这名女子相关的镜头,电视台接下来报道的却是关于川普的新闻,向北失望极了。这个女人难道就是自己念念不忘不断寻找的爱玛?一想到这里,他此刻的心跳比刚才跑 interval 时还要高,简直都要从喉咙口跳了出来。

向北不停查看本地的传媒,包括网络媒体,关于此事的报道都大同小异。他既失望于找不到更多的信息,心中又充满了无限希望,这交杂的感觉折磨着他,直到天亮。

第二天本地华人报纸的头条新闻报道上刊登了一幅照片,这名记者的快门捕捉到了那个女人在被抬上车的那一瞬间,两名女警遮住了她的上半身,她两条光溜溜的腿还悬空在车门外,向北一眼就认定了那正是他找寻了两年的爱玛。

很快,他的直觉便得到了证实。星期三晚上,警局来了电话,确认了他的身份后,通知他来接走爱玛。挂下电话前,好心地提醒他 be prepared that she is quite weak。

向北的心跳得厉害,他放下电话便往楼下冲。Gigi 正好从主人房走出来,被他吓一大跳,“干什么呀?这么心急火燎下楼,小心摔死。”

“我出去有事。” 向北扔下一句话,抓起外套,冲进了车库。

Google Map 在指点方向,向北开着车渐渐平静下来。 “be prepared that she is quite weak.” 到底有多 weak? 向北猜不出来,他脑海里存留着的还是过去的记忆,记忆里是爱玛健美挺拔的身材,她苗条,但绝不 weak。她变成了什么样子?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向北无法想象,但是警局通知的人是他,这让他至少有一点可以确认,爱玛记得他。两年了,爱玛还没有忘记他的电话号码,通知接她的人是自己而不是别人,这证明了他对她很重要,至少很特殊!这给了他莫大的安慰,他对自己说:“不管爱玛多么 weak, 我都已经 ready!只要她活着,我就要感谢上天。”

“爱玛,我来了,我要接你回家。” 他情不自禁自言自语地喊出声来。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279036@0)
1-9 -04:00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窗外紫槐次第开》- 22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