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如果爱是这样(zhuan)

moonriver (moon river)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我在机场和原拥抱,他温暖的怀抱和熟悉的味道,我在他的双臂里抬起眼睛看他身边的那个女孩子。她一直微笑地看着我们。

  12岁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原,我已经是个心思细密的小女孩了,站在他面前,我局促不安,眼睛不知道往哪里看,双手不知道往哪里放,可是原,他那年已经21岁。我很小,他很年轻,但他的事业已经做得很好。我是个沉默寡言的孩子,喜欢在阳光的露台上看书,然后,原会在下面的草地上喊我的名字,他会带开车带我去郊区的田野,那里有很多漂亮的白蝴蝶,紫色的小雏菊,数不尽的芦苇和漫无边际的甜丝丝潮湿的空气。我摘一大把一大把的野花,绿色的茎叶在我的手心里染满颜色,我想那是它们的血液。原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抽烟,我看着他,心里想,等我长大了,他会不会娶我。
我从来不叫原哥哥,我认定他就是我要跟随一生的人,虽然我没有告诉过他。

15岁的时候,原对我说,在这里,他可能只能持续现在的状况,所以他要去广州。 我去机场送他,那是我第一次去机场,懂得了所谓的离别,他在人群里抱住我,说你好好读书,要乖。 我点点头,温热的眼泪掉下来。我看着原渐行渐远的身影直到消失不见,心里想,等我长大,他会不会把我一起带走。
很孤立的我,在原走后,更加地孤僻,我几乎不再和别人说话,每天放学以后就给原写信,买很多漂亮的信纸,写很多的信,我把身边发生的点点滴滴都写在信里,风里的花香和阳光的抚摩,让我久久地沉迷,我很想他。 原常常给我打电话,他不爱写信,他说因为他的字写得难看,其实我怎么会在乎他的字如何呢,我没有对他说,我只希望他一直能读到我的信,我就很满足。
他离开的2年,给我写了3封信,他告诉我,在广州他喜欢上了开摩托,那种急速地刺激和飞驰地快乐。他告诉我,广州不适合他,他要回来了。

17的时候,在同样的机场,我看见他微笑地向我走来,我已经不是2年前的小孩子了,我已经有了漆黑的长发,高挑的身材和明亮的眼睛,我努力让自己变得优雅成熟,因为我想做原的妻子。 这年冬天,原对我说,如果过了这个冬季,事业还没有进展,他就要离开上海去LOS ANGELES他母亲那边。 我始终没有在他面前表露出我的心迹,可是我知道,原一直没有找女朋友,他是在等我,他从来没有把我当小孩子看待,他是第一个说我美丽的人,他带走了我12岁以前所有的自卑,他是我从12岁起就爱上的人。
原很成功,在这个冬天快结束的时候,他得到了他想要的,名誉、金钱,他可以留下,不走。18岁的生日,我问原,以后,我可不可以嫁你。 他站到我面前,轻轻地说,我等这句话等了6年。 他在人声鼎沸的百盛,在众目睽睽之下给我买了一枚戒指,我看见很多人在看他,因为他现在已经是个有名望的人了,我看着眼前的男人,我对自己说,我很爱他。

我住进了原在古北的大房子。 原说,做你喜欢做的事情,我要看着你快乐,你要快乐一点,你知道吗。 开始跟着老师学画画,一个星期四堂课。 每天晚上,我都会问原,你爱我吗。 他抚摩我的长发,我爱你。 我也爱你,爱了好久好久,我对自己说。
九月,他要去LOS ANGELES看他的母亲,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夜晚,我紧紧地抱住他,他转过身问,怎么了。 我靠近他,不出声。
离别的机场,我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告别,我把自己埋在黑色的大毛衣里,原,你还会回来吗,我无助地看他。 他笑了,拍拍我的头,傻瓜,当然回来,我爱你。他把我放进他的怀里,我深深呼吸。
没有原的日子里,我空洞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固执任性地学画,我想等原回来,我要画一副漂亮的作品给他。 百合在水杯里枯萎,像我的脸,我打开窗,对着漆黑一片的天空说,原,你快回来。

6个星期后,原回来了。机场,我们拥抱。 他还带来一个女孩子,他说她叫颜,是她母亲密友的女儿,来上海学习交流,她是拉小提琴的,她在我和原身边微笑,她大我4岁。
然后,我们住在了一起。 颜热情阳光,典型地在美国长大的女孩,身材丰满动人,而我,羞涩平凡。 她每天早上对着窗外练琴,像朝露一样充斥着这个有些阴暗的房间。我看见原和她飞扬的交谈,我贴着冰冷的房间不敢走出去。 我画了一副油画,是窗外的景色,我把它藏在储藏室里,没有拿出来。我不再认真学画,我感觉那像一种嘲笑,对我。 直到颜走过来,用她的美国方式告诉我,她爱原,要和我竞争。 我面无表情地转身,我曾想到过有这天,我以为世界会塌陷,原来来了也就如此,一切都是徒劳。
在原回来之前,我离开了,一个人回到西区自己的房子。 走出那扇门,我再也没有力气去回头。

原,我很不自信,讨厌竞争和争夺,这一切,我不愿意,可是我无能为力,我可以做的,是离开。

离开原的第一个晚上,我在黑暗中枯坐到天亮,电话好象有响过,后来逐渐平静,我想,也许他也只是等我离开。 心里的痛楚一边又一边地翻滚,这是不公的。

九天以后,我在那一片校园里见到颜,她背对着我,卷曲的头发垂在肩上,提琴在她手中美妙的音乐,她转过身面对着我,脸上一如既往地微笑,拥有这样微笑的脸残忍地夺走我的全部。
我站在那里没有动,她向我走来,你回来好吗,他很爱你。 我哭了,抑制不住地悲伤。
十九岁的心,像花一样枯萎。
爱穿梭时间空间,腐蚀所有。

第二天我回到了原的身边,他看我的眼光忧郁哀怨,他没有走过来抱我,他坐在床边低低的,不停的说,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残忍地对我。 我伏在他腿上颤抖哭泣,泪水滴落在地上,发出声音。
颜依旧微笑地走过来,她说,我要走了。
然后她站到原的面前,我爱你。

候机大厅,这个让认识离别的地方。 颜走的时候和我拥抱,她说你是东方的女孩子,是原的。
我突然发现,我是爱颜的。 她的眼底有我懂的悲伤。
然后她走了。

我在湛蓝的天空下,伏在他怀里哭了。
我抬起头问他,离别是开始还是结束?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4515@0)
2001-6-28 -05:00

回到话题: 主题:如果爱是这样(zhuan)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佳缘情爱悠悠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14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