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正在申请难民身份的人在申请过程中说的话,法官可以信,但你不要相信,至少不要全信。

rollor (Rollor)
一天,我与两个同事聊天,他们一个来自非洲,一个来自科索沃,都是难民身份。

我说,我给难民做过翻译,有时候,我知道他们不得不撒谎编故事。

他们两人不约而同地扬起了头,同时说:“OF COURSE。”

我并不想说明所有申请难民的人都撒谎,但从我接触过的难民申请者中,靠编造故事来争取身份的人十分普遍。而且,越是受教育水平高的人,编的故事越逼真。

对于他们在公开场合讲的话,不可完全不信,但更不可完全相信。

说中国有人摘取死囚的器官,我觉得一点也不奇怪。我很小时就听大人谈论过,大家都认为没什么不对。但如此有组织有计划地提取死囚器官,我不知道该不该信。至于这个军医为害怕救护车外的囚犯亲属而最终落荒而逃(Wang and a fellow burn surgeon stayed to harvest the skin but ultimately fled, fearing that people outside the ambulance were the man's angry relatives, preparing to attack.),恐怕是只有外国记者才能想象出的情节。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革命军医哪有怕老百姓的?
(#114649@0)
2001-6-28 -05:00

回到话题: Chinese Dr. Tells Harrowing Tales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14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