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看到一篇在新西兰的同胞捉蟹的文章,其实在温哥华我们也是可以享受个中乐趣啊。附此文。

yangxz72 (Dannyyang)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我在新西兰呆的时间不长,钓鱼捉蟹的勾当却干得不少。

  要说捉蟹,不能不说我的朋友融姐一家,他们一家子为人极其豪爽,与我等一
见如故。他们来自广东,在惠灵顿的下哈特居住时间颇长,对我等新去者特照顾。
广东人善吃,他们一家子尤甚,特别喜欢新鲜蔬菜和海鲜。他们平时除了上工,回
家就伺候房子后面的菜园或者到海边钓鱼捉蟹,日子过得很滋润。

  他们对捉蟹尤其在行,对当地蟹情了如指掌,几乎是专业水平。她家里常备有
十几个直径近米的大网和一批鱼骨头。鱼骨是从开餐馆的亲戚那里拿回来的,是整
条鱼左右被片了两刀,肉拿去做炸鱼,剩下中间一整块带肉鱼骨是废料,略放变腥
之后就是钓蟹的上等饵料。网底是用铁丝做的,呈网状,坚固而平整,但网筒是用
网线织成的网,上面绑一个与网底同径的圆粗铁圈,上面再拴上绳子。不提的时侯
,网壁会被铁圈压下,成一铁饼状,好让螃蟹如履平地。网底捆上鱼骨两条,螃蟹
是逐腥臭之辈。下到水中,螃蟹闻到腥味,不能自已,就会争先恐后来食。这时提
起绳子,网壁会被铁圈带起。线网为壁,铁网为底,如筒。蟹网恢恢,疏而不漏,
提上来就成。我曾经同英国一位阀门公司的老总说起此装置,他很专业很形象地说
那是一种单向阀,让螃蟹如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按融姐的说法,捉蟹不是什么时侯都成,要看天:就是风急潮高天黑的时侯才
成,总之一切作贼最佳的天气就是捉蟹的好时侯。不同的是,捉蟹不要单干,最好
是三五知己集体活动。

  我们捉蟹的时侯正是冬天,小北风加上小雪呼啦呼啦地刮个不停。融姐不知从
哪里整来大庆石油工人王进喜穿的那种大棉袄,上面缝得一道一道的,把个棉袄分
成方块状的稻田。这衣服现在在国内也不多见了,弄不好只有博物馆里才能看到,
在南半球恐怕也就她家才会有。每人穿一件,再戴一顶座山雕戴的那种两边带毛耳
朵的大帽子,让人觉得不是去捉蟹,而是去为国钻探石油,格外精神抖擞。所以,
当他们照顾我,要我乘有暖气的车子时,我硬是没去,而是乘了阿强的四轮驱动吉
普,而且把窗子摇下,任那风雪狂卷,把阿强冻得龇牙咧嘴地数落,直到他的舌头
冻得不打弯为止。而我却有种大战钻井台的感觉。

  地点是惠灵顿港对面的小码头最好,那时融姐他们屡试不爽的好地方。从下哈
特经皮通泥沿东海岸开二十分钟许,见到路右边有一个厕所就停车。值得一提的是
,厕所是我见过的最清净的厕所,几乎是钓蟹者专用。厕所很简朴,但该有的都有
,就连手纸也从来没有断过。而且厕所里面有业余画家的美人图,出恭的时侯顺便
欣赏,满好。在厕所旁边有一个通道,通向一个废弃的作游船码头的栈桥,那地方
正好遥看惠灵顿的灯火。

  收拾停当,把鱼骨绑上网,绳子的一头拴在栈桥的杠子上,把网抛下去,手抄
到袖口,透过飞舞的雪花,看几眼对岸朦胧的惠灵顿灯火,等手暖得有点感觉的时
侯,就要拉网了。时辰好的时侯,一轮十几个网上来就是半桶。可惜这种时间不多
,一般持续半个多小时,拉个五六次网就过了时辰,然后一个也不上,至今也没有
整明白这是为什么。好像是螃蟹在施行军管,时辰一到,熄灯号一吹就要回家休息
似的。

  等网拉上来,往往祖孙三代一起上,祖辈往往碗口大,上来了就不要让他逃了
。孙子辈是无论如何都要放生的,扔回去等攒足了膘,明年再来。父辈看收成如何
,好的时侯,就扔回海里去让他们继续抚育幼儿,收成不好的时侯就要扔到桶里,
带回去处理。

  蟹浮出水面,知道大限将近,会四散逃命。这时,众人要一哄而上,要动作麻
利才能保住收成。抓蟹的时侯很有讲究,否则你在吃它之前,它会先吃你一块肉。
抓蟹的技巧三个字可以概括,就是准狠稳。准就是看准,瞄准其两个大钳子的后方
,胳肘窝处,从后上方下手,用大指和食指拿住,下手要狠,拿得要稳,这样不管
它如何挥动它的大钳子也奈你不何,只管扔到桶里就成。不要像挠痒痒,螃蟹不是
人,那里没有神经,不怕痒,以柔克不了蟹壳的刚。

  海水很干净,等到回家,蟹也不用洗,只要用自来水冲着,暖气开到最大,等
身上有点热气,蟹也干净了。于是有人生火烧水,有人到园子里拔小葱香菜各一把
。葱不要洗,只要把外面带泥的一层小心剥去,露出雪白鲜嫩的葱白。切下葱白,
用细刀切成葱末,加糖加醋加姜末加香菜末,拌在一起为佐料。葱绿则切成葱花备
用。这时,水也开了,遂把一大半螃蟹倒进开水里,猛火伺候几分钟,见蟹壳变红
捞出,趁着热气端上桌来。这时,众人眼睛也开始变红。取来啤酒,要冰镇的,同
海水一样冰才过瘾。不分男女不分老幼,每人手持一瓶,如军乐队一般,参差不齐
地吹着喇叭,就着佐料吃着蟹肉,尽情谈论从台湾海峡到中东和平这等国际大事。

  我认为惠灵顿蟹的吃法这种清煮最妙,可以吃到蟹的原味,味道之鲜美比大闸
蟹有过之而无不及。此蟹背壳上肉多但硬。大钳子里面的肉最好,最嫩,估计是大
钳老活动,锻炼得好。把钳腿敲开,肉雪白,入口就化。吃这肉,切忌蘸佐料,要
吃其原味:甜中带着淡淡的海的味道,此为大闸蟹所不及。至今尚未尝过出其右者


  等到舌头开始发麻的时侯,就要选出一位不善吹者,去厨房把另外一小半螃蟹
斩了,每只成四块,加盐糖少许,同姜丝和料酒拌了。准备一些蒜瓣和朝天辣椒末
,辣椒的量要视吃辣的段位而定,我认为要多才够味儿。然后,把锅重新架起来,
放上菜油,等油冒烟,把蒜瓣和辣椒末放进锅里去,只听吱啦一下,接着火光轰然
。猛的一个喷嚏过后,就把蟹块加进去,猛炒,等蟹肉发白,蟹壳发红的时侯,把
绿葱花撒到锅里,略加搅拌,葱花变得油光鲜艳点缀在蟹块上,就可起锅了。这时
,桌旁的人酒已微熏,煮蟹皆罄。这种红烧的蟹肉带着朝天的巨辣,把丝丝倦意赶
走,故事也开始变得有色彩,其热度可以一直持续到天空泛出鱼肚白,每人再来一
杯酽茶,就是作鸟兽散的时侯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616@0)
2000-10-22 -05:00

回到话题: 今日看到一篇在新西兰的同胞捉蟹的文章,其实在温哥华我们也是可以享受个中乐趣啊。附此文。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休闲娱乐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