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罹难者的遗言:“我们很坦白的告诉对方,他们所要求的二万元赎金,绝不会得到。于是,他们便把饥民救济金、我们身上的钱和一切财物,全都拿走。” 我都说了,给人渣洗地,难度系数非常高,而且非常挑战道德底线的

benii (惊坐起)
致上海内地会亲爱的弟兄们:

  昨天共党经过旌德时,掳我们到这里来。我曾要求他们让我妻和婴儿留在旌德,带一封信给你们;但他们不肯放她回去,因此今天我们一起来到庙首,途中有一段路我妻是骑马的。

  我们很坦白的告诉对方,他们所要求的二万元赎金,绝不会得到。于是,他们便把饥民救济金、我们身上的钱和一切财物,全都拿走。

  愿神赐你们聪明智慧去决定怎办,并以他的恩典扶持我们,使能不屈不挠地站立起来。他是全能的神!史坦约翰1934/12/7于安徽省庙首」
(#11863120@0)
1-1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谈谈土地革命时期的红军军饷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