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 新移民日记

sailor (Sailor)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Origin: is4u.net心意网)

加拿大日记,5月9日,北京晴,温哥华晴,多伦多大雨

5月9日,4:36离开北京,5月9日中午12:00到达温哥华,其间飞行11小时左右。下午3:30分离开温哥华,晚上10:30到达多伦多,其间飞行4小时左右。

在北京的首都国际机场check in时,发生了第一件不愉快的事情,加航的工作人员说我的行李超大,需要交125 美圆的罚款,我当时很生气,因为,我以前的国际旅行,从未遇到这样的事情,尤其是我在美国的准老婆告诉我,带多少行李都没有事,只要是两件大行李就行了,所以,她总是在美国遥控我买这买那。我告诉她旅行箱早就放不下了,但她仍然告诉我没事,不行就换更大的旅行箱。她所要的东西甚至包括了baby将来学习中文所需要的新华字典,毛笔,字帖等,我最后买东西都买烦了,更何况我们的baby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出世,所以,我就开始抗拒“圣旨”,不再买任何东西了,只换了一个大行李箱。就是这个大行李箱,让我被罚了125美圆。

罚我125美圆,我倒不会生气。我生气的原因是因为那个加航的工作人员看到我带了一个超大行李箱的幸灾乐祸的样子(他肯定在想,又逮着了一个),更让我生气的是,同样有老外带了超大的行李,他们不仅不罚款,而且还帮助老外整理行李(当然,有可能老外是头等仓或商务仓)。我想起了在美国被罚款的经历,我看到美国白人与警察交涉的牛劲,当时心里着实羡慕,因为,我们被警察逮住了,不仅得乖乖的交罚款,而且还得赶紧把手在驾驶室里举过头顶,否则,美国警察就有权利开枪。所以,我想,在我自己的祖国,我可得最后体会一下做祖国人民的骄傲,所以,我就很骄傲地与他交涉,越交涉,我越发现他越有成就感,而且越想罚我的款,拉倒吧,不就是一个加航的员工吗,有什么了不起,还以为自己比别的中国人高一等呢。交罚款了事,不过,这事让我很怀念以前作为公司员工出差的情形,那时,同样的机票,个人买只要600-700美金,而公司却要花1千多美金,当时只觉得公司很傻,现在才知道,多花的钱不是白花的,是为我们买服务的。不过,当时,我还是很有感慨,虽然,国民在自尊、自重及相互尊重方面已经有了很多进步,但中国人还是应该更尊重中国人,而不是更尊重老外。

交完罚款,我咕哝了一句,我以后不再坐加航的飞机了。这可把那哥们急坏了,拼命给我解释。其实,我当时还是太没有追求,我应该说我将来要让我的老婆把加航买下来,然后,让她整天带着行李玩,想带多少行李箱就带多少,想带多大行李带多大,气死那哥们。同时,专让那哥们罚老外的款,给国人长志气,每天在加航登机处公布罚款额,我想,加航在国内的生意一定会大大的好。

从北京到温哥华的班机上,我随便搂了一眼,我知道大部分都和我一样,都是新移民。我在班机上遇到了第二件不愉快的事情,在我后排的哥们的洋文实在不怎么样,正好伺候他的是一个空中大哥不懂中文,那哥们说半天也说不清楚他想要什么饮料,结果,那空中大哥居然讥笑他(可能空中大哥是善意的)。这让周围的人很对加航不满意。我吗?落得落井下石,又免费骂了一顿。

不愉快的事情,我本来就很快忘了。我这人就这样,不愉快的事每天都有,所以,我根本不去想这些事。同样,愉快的事每天都有,而我尽量去记住这些美好的事情,别人都很羡慕我生活的无忧无虑,但这种生活也有问题,那就是太容易长胖。

愉快的事情从温哥华开始,当飞机上开始告诉所有新移民如何在温哥华入关时,其实,很多人对怎样入关都心里没谱,一个细心的哥们从网上Download了很详细的新移民指南,结果这成为了飞机上最热门的书,我周围的人都在传阅,我不看还好,一看之后反而担心怎么入关了。当我从温哥华下飞机后,我就很紧张地盯着新移民的指示图标,但这种紧张很快就消失了,一个穿着暗红色T恤的工作人员就站在出口用普通话问每个人是否新移民,如果是就指示我们跟着所有穿暗红色T恤的工作人员按照目的地的不同到一个指定的地方集合,然后,很多穿暗红色T恤的工作人员开始用普通话帮我们办理入关的手续(当然,跟海关与移民局的工作人员谈的时候,你必须用E文),同时,给我们讲新移民如何开始生活,如何从政府、团体、社区等得到帮助。从发给我们的资料看,如果一个中国新移民选择温哥华或多伦多作为目的地的话,他在加拿大的新生活非常容易。加拿大对新移民的关心与尊重,让我开始了解这个国家,而且非常喜欢这个国家。

我开始心情轻松地办理入关手续,但加拿大人民的工作效率实在不敢恭维,我大概是当地时间上午12点过开始等候,几乎到下午三点过才办完手续,而我仅仅排在22号!与我谈话的移民官是一个漂亮的MM,在用E文回答了几个问题后,我不失时机地告诉她我在国内是为A公司工作,这是很有用的,在美国、在香港这招都为我省了很多麻烦。谁让自己的E文还不如广东人的普通话呢?只好想这些省事的办法了,这招还真管用,她几乎没有再问我别的问题了。倒是我很喜欢她文静的个性,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她瞎掰。如果没有美国的准老婆,没准我就要把我的目的地从多伦多改成温哥华了。不过我还是忍不住说了几句不敢告诉老婆的话,比如我用E文告诉她,她的Marriage Ring非常漂亮,我很喜欢(我也纳闷,每当这种时候,我的E文就变得比平时好)。她居然有点脸红。

从温哥华到多伦多是换乘枫航(Air Canada)的班机,我很高兴加拿大除了加航(Canadian)还有第二家航空公司,否则,如果我真的再也不坐加航的飞机的话,我岂不在加拿大就再也没法坐飞机了?更令人高兴的是枫航根本就不管行李超不超重,而且工作人员很Nice,他怕我们几个误了班机,还帮忙帮我们搬行李。更令人高兴的是,我换机的时间刚刚好,而有些人为了早一点到目的地,买了2点多的机票,结果,欲速则不达,连改4点过的飞机都不行,因为没有座位。

大约晚上10点过,终于到了多伦多。我最恨的就是没有诚信的人,结果,我又遇到了,而且还是自己的同胞。在国内联系好的临时接待我的人让我很恶心,在国内说好的接机25加元,住宿20-25加元/晚。结果变成了接机30加元,住宿30加元/晚,我从不在意几个加元这样的小钱,但我很为主人难过,本来对他们充满感激之情,结果,变成了对他们的鄙夷。但我也没有多说什么,这样的人哪都有。

住进了House,我由于有在美国生活的经验,我知道所谓的House是什么样,所以,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我还是没法忍受如此不隔音的居住环境。周围的住户压低了嗓门的说话声听的清清楚楚。每当我在国内听到有人羡慕美国人都住别墅时,我都会告诉他们,那是豆腐渣工程,几棵木头一扎作为柱子,望上钉上人造的蒙皮,用木板做楼板、楼梯。一座别墅不到一个礼拜就完成了,这样的别墅的最大优点就是好看,前面碧草如茵,房子颜色鲜艳,煞是好看,屋子里也很好看,一般都铺地毯(否则,你可以从地板的洞看到楼下)。但这样的房子的缺点很多,一是不隔音,一个洗碗机一开,两个小时吵得你没法安宁。二是震动大,关于这个,一个Local的工程师告诉了我一个绝对让人喷饭的笑话,一个小孩在课堂上听到老师说Chicago很少发生地震时,他很勇敢地告诉他的老师不对,因为,他们家每天晚上都地震。老师听了很纳闷,就告诉他父母,他父母于是跟他换了房间。他父母从楼上搬到了楼下,而他从楼下搬到了楼上。结果,他就真的相信了Chicago很少发生地震。三是不结实,大风一刮,好多房子就得垮。不过,也有人告诉我这是美国房子的优点,他问我什么时候听到过美国垮房子的时候砸死过人?我还真没听说过。四是没法安装抽油烟机,美国房子的厨房都很漂亮,很多厨房也有抽油烟机,但你仔细观察,这些抽油烟机都没有管道把油烟排到屋子外,这主要的原因是,由于美国人做菜不会炒、炸、烤,什么菜都是要么生吃,要么大锅煮,没有什么油烟。所以美国人的房子设计几乎没有考虑抽油烟作为厨房设备,他们习惯把厨房设计在客厅里面(方便从冰箱或酒橱里拿东西),而厨房的周围都是屋子。美国人现在也开始进化,也开始学着做一些好吃的东西,但没有抽油烟机怎么办?好说,在鬼佬于是就发明了专用于户外的烤箱(音,八比扣),在屋子外烤肉。其实鬼佬挺可怜的,如果有一天他们喜欢上了鱼香肉丝,他们还得发明用于户外的炒锅,喜欢上了重庆辣子鸡,还得发明用于户外的炸锅。。。。

最可恨的我楼上的房东夫妻俩,可能很高兴今天碰到了象我这样的大傻瓜,居然开始那个,我也知道他们很照顾我了,没有地震,但声音却挡不住,我只好一边替他们计数,一边告诉自己,一定要尽快搬出这个别墅。

这就是我,一个新移民,在加拿大的第一天生活。

加拿大日记,5月24日,多伦多 晴间多云 间雨

在到多伦多之前,我就对多伦多的气候有所准备,我相信多伦多有很多烟雨绵绵的时候,因为它靠近五大湖。多伦多这十几天的天气的确跟我想象的差不多,这本没有什么,但我这的十几天处境就象多伦多的气候一样,很少有晴朗的时候,就难免会触景感怀了。

由于不堪忍受我的临时住所,我希望能尽快搬出去,所以,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一大早就跟我的好朋友打了一个电话。我这个人天生不喜欢麻烦别人,所以来之前都告诉朋友与同学,我自己找好了一个临时的住所,等我安顿好后,会去拜访他们。我这个朋友在国内也算是好朋友了,毕业于同一所大学,而且又在多个项目中合作过,所以,我想他可以帮我这个忙。如果他们家可以收留我,我就把我住临时住所的钱给他,如果他不能收留我,给我一些租房子的信息与建议也可以。寒暄几句后,我说出了自己的处境,但他还是接着寒暄,我也就不再想这事了。我知道这不代表他已经不是我的好朋友,或者他不把我看成他的好朋友,因为,他可能有他的难处,或者他没有感受到我的处境。再说,不能因为是朋友,他就必须帮我做任何事情。朋友就是朋友,以前是朋友,我们以后还会是朋友。比如,在某天我们还会在某一个项目中合作。

我在北京一个人独立生活了十几年,难道还会被这件事难倒?不就是租一个房子搬走吗?好,我自己干。首先到银行开了一个帐户,把钱存起来。这样,至少感觉安全多了。然后,去买地图,Calling Card,中文报纸等,找到房屋出租的分类广告就可以去租房子了。当然,还要租一部车,因为刚开始对公共交通不熟悉,所以,按地图开车比较好。一切都很顺利,但到租车的时候,又遇到了麻烦了。因为没有信用卡,我没法租车。所有的计划又不能实现。到中午回到了临时住所,想一想还是明天开始租房子吧。于是,去图书管申请了一个图书证,然后,上了一个小时上Internet的时间。我想,所有的事情都变的越来越简单了,只要搬完家,买完电脑,我在网上对那些IT公司一说,我来了!我想一大堆公司就会说,“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于是我就挑一个我觉得最对胃口的公司上班去(如果没有特别理想的,那么就去Nortel得了),我在加拿大的正常生活就开始了。

我的美梦让我的心情变得很愉快。我拿出在美国独立生活的经验,做了一顿西餐,说做是夸张了一点,不过是买回速冻Pizza往微波炉一热,然后就着水果、果汁胡乱吃了一顿。吃完晚饭,我开始给大学同学打电话,因为,出于礼貌,我必须问候一下,在多伦多的两个大学同学,因为在念大学的时候都不是很熟悉,所以,我也没有想过让他们帮忙。但令我非常感动的是,当他们知道我的居住条件不是很好时,他们马上要求我搬到他们家去。我于是,在当天晚上很晚的时候,把东西放在一个同学家中,住到了另一个同学家了。从我两个同学及他们的太太所表示出来的真诚,我真的很感动。

我的同学一个来加拿大的时间长一点,另外一个大概来了三个月。他们开始告诉我在加拿大严峻的现实,这时,我开始从美梦中醒来,才知道加拿大的现实,一如窗外的雨,一样冰冷。

本来,以加拿大的各种人均资源来说,加拿大应该可以成为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但加拿大实现高福利的国家政策,所以,即使一个人不工作,或少工作就可以生活得过得去。这样,有很多的人都慢慢养成了不工作,或少工作的习惯。同时,整个社会对劳动的观念就潜移默化地改变了,工作效率也大大的降低了。因此,在没有办法提高生产效率的前提下,要维持整个社会的高副福利,也就只有高税收这唯一的一个方法了。但高税收带来的副作用是明显的,它使很多的优秀的专业人才到了其他国家,而优秀的专业人才的离开又进一步削弱了整个社会的竞争力。这样,加拿大的经济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的怪圈。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有很多,比如提高教育水平,加强民族性等。但加拿大实行了一个最为有效的办法,就是大量吸收独立技术移民与投资移民,甚至难民。这些移民由于受移民政策的约束,必须在加拿大工作必须的年限,这样,加拿大就拥有了必须的劳动力。由于加拿大在传统上就是一个移民国家,整个社会形成了尊重、关心、帮助移民的氛围与传统,同时加拿大政府为移民创造了非常好的工作、生活环境,所以,移民在加拿大的经济中发挥巨大的作用。尤其是近年从主要从中国大量引进移民,而中国移民的高教育水平、高素质,尤其中国人传统的吃苦耐劳、艰苦奋斗的精神,大大的促进了加拿大经济的发展,使加拿大经济摆脱了长期徘徊的局面,近两年进入了强劲增长的状态。

可以这么说,加拿大的中国移民在加拿大的经济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但问题也在这儿,加拿大在由于社会的平稳,抑制了创新精神,所以在新技术领域处于中、下游水平。所以,相对于大量的新移民,加拿大并不能提供充分的高技术就业机会。在一、两年前,一个IT行业的工程师,可以在一、两个月内找到相应的工作,但现在就非常困难了。

现在,加拿大的公司已经非常强调新移民在加拿大的工作、教育背景。国内的教育背景几乎都很难得到承认,因此,新移民越来越难找到一份合理的工作。加拿大的公司这样的做法,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但客观上使新移民必须花费更多的代价才能进入加拿大的经济生活。数目庞大的没有工作新移民,不仅要消费,而且要花费很多钱在教育与培训上,这也是对加拿大经济的绝对贡献。因此,虽然我的两个同学都在三个月内找到了工作(毕竟,他们的大学教育背景,鬼佬还不好意思否认),但由于没有加拿大的工作经验,工资都很不理想,一个同学的绝对收入还不如我在国内的绝对收入,而且,毫无例外,他们的相对收入都大大的降低了,要知道,在国内,他们都是高收入阶层。但他们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了。在他们周围,有很多有很好技术背景的人,半年、一年都没有找到一个工程师的工作,改行做了各种工作。一个工程师实在受不了做工人的心理压抑,居然找到一个公司,用比工人还低的工资去争取了一个软件工程师的位置(不到20K加元/每年)。当然,有很多的新移民,也因此回了国。

当我的同学看到我踌躇满志的样子,都这样对我说,既然到了加拿大,就什么都不要着急,先在他们家住下,然后,租房子,慢慢找工作。当我知道这样的处境以后,我可是心里凉了一大截。一向自负的我,从没有把找工作当回事,要知道,在国内可不是我去找工作,都是工作在找我。因此,我出国的时候,就只带了四千美刀,其余的钱都留给了母亲。不过,心里虽然着急,但回头一想,九年前我毕业时,就敢放弃国家分配的工作,一分钱没有独自在北京闯荡,再苦再难都坚持过来了,难道还怕眼前的困难不成?

于是,向美国的准老婆汇报完我的处境后,就心安理得的在同学家住下了。以前的想法是如果没有特别好的工作就去NORTEL,现在看来,能去NORTEL就不错了,用同学的计算机在网上查了一下NORTEL的工作机会,最终长叹一口气,没想到作为加拿大高科技的旗舰,从NORTEL的工作机会中简直看不出有什么高科技,大概都是招程序员。难道整个加拿大只做应用程序的开发?难怪在加拿大流传很多的传奇故事,比如,在一、两年前,一个人只要改行学两月COBOL,就可以找到很好的工作(银行等为了对付千年虫),现在,有的人只要学两月UNIX或NT的系统管理、或者JAVA,也找到了工作,打开加拿大的报纸,你就仿佛以为全加拿大的软件工程师都在学JAVA一样。这简直让我哭笑不得,这简直就是在跟着高科技跑,哪儿是什么高科技。想了又想,犹豫了又犹豫,最终还是没有把RESUME给NORTEL。反正,我的准老婆说要在我发出RESUME之前,按照北美公司的规范,替我好好改改

这时,我与我的准老婆爆发了第一次争吵,她把我的RESUME改得体无完肤。我一看她给我改的RESUME,简直就把我描写成为一个数据库、应用程序及WEB开发的高手及熟练工人。要知道,让我去做一个普通的应用程序员,那简直比杀了我难受。我告诉她我的想法,她感到非常诧异,对她来说,找到一个高收入的工作比什么都重要,而我必须追赶这个技术潮流。我尽量给她说什么是技术的本身,比如,用数据库来开发不是技术的本身,而开发数据库才具有技术的本质意义,因为,一个数据库的开发技术、平台、标准都是由数据库来开发者来决定的,虽然有ODBC,JDBC等标准,但用数据库来开发的人,永远只能跟随数据库的开发技术、平台、标准来改变。我跟她举了加拿大COBOL开发的例子,在一、两年眼前他们还是加拿大IT业的宠物,有很高的薪水,但现在他们都在为保住饭碗而发愁。但她不理这些道理,她只问我,现在加拿大什么样的工程师最吃香,薪水最好?当然是JAVA。所以,对于她这个在美国著名的大学里学经济的人,这是最重要的理由。争论的结果当然是我让步,我把我的RESUM按照她的格式改回原来的内容,但我也终于在我求职范围里加上一条,就是可以做C语言的应用程序开发。

但其实这些争论,在后来看来都没有任何意义了。因为,在这之前,我终于发现我在国内服务的A公司,在加拿大也有一个研发机构,而且有我所喜欢的研发方向(我一直以为,这些研发都在美国、以色列、中国或印度)。在我给他们发出RESUME后,我在两个小时内就受到了REPLY,后来所有的事情只是按照一个大公司烦琐的步骤进行。首先是48小时内RESOURCE MANAGER给我回信,然后,48小时内HIRING MANAGER给我回信,然后,96小时安排INTERVIEW。48小时得到明确的回复,所有的手续都转到HUMAN RESOURCE去办理各种入职手续。事实上,HIRING MANAGER告诉我其实连INTERVIEW都没有必要,但这是公司的必须手续,所以,他也只能从美国飞过来一趟,而我也必须从多伦多飞到目的地。INTERVIEW也非常简单,按照公司的POLICY,INTERVIEW非常麻烦,从早上10点到下午4点,其中包括一顿讨厌的午餐,用来考察应试人员的礼貌及为人。但我的INTERVIEW非常简单,我未来的MANAGER知道我的E文不行,连写带划的给我讲清楚了组织结构,告诉了我在这个组织中的位置,然后,对我所有的要求说了OK,并约定了一个上班日期(如果不是公司烦琐的手续,他希望我马上就上班),接着介绍所有的同事给我,不到一个小时,所有的INTERVIEW就完了,我告诉他,可不可以不吃那顿讨厌的午餐,我想马上回多伦多,他愉快地同意了(我的E文不好,吃饭可是太折磨我了)。于是我改了机票就回了多伦多。

我感到高兴的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在今天,我拒了NORTEL的INTERVIEW,我不是想对NORTEL表示什么,而是想通过这我明确的拒绝,让他们改变对中国技术移民的看法,希望他们能提高工作效率。这样,我想,他们会更加重视中国的技术移民。

我本来应该高兴才是,我的所有一切都那么幸运与顺利。但我的确高兴不起来,如同多伦多郁闷的天气。因为,我看到了太多新移民的痛苦与艰难。今天,有一个只通过电话,从未见面的新移民,告诉我他准备到魁北克去,因为那儿的物价更便宜,福利更好。我的心感到很痛很痛,我的同胞呀,祝你们好运。

我心情不好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我与我的准老婆之间的关系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我一直感激她在美国仍然对我一片深情。但我发现,我们之间有了如此多的分歧。按照她的说法,这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比如,她希望把我以前美国的MANAGER也作为一个REFERENCE,但我坚决不同意,如同我以前拒绝他直接把我从中国TRANSFER到美国一样,因为我不想让他看不起中国人,也不想损害中国A公司的利益与尊严。所以,我曾经告诉他,到美国去与那些天才的工程师一起工作,是我的技术梦想,但我要自己凭努力自己一步一步去实行。比如,公司安排的INTERVIEW由于是各个部门之间一起工作(比如,RESOURCE MANAGER, Hiring Manager及Travel Agent在美国不同的地方),所以,在INTERVIEW的前一天我才得到所有的明确信息。在这之前,我的计划是,我可以自己想办法准时参加Interview,但她认为,这是公司的错误,我应该拒绝参加这次Interview,要知道,在这种大公司里,这样的错误随处可见,如果没有一颗包容的心,你没法做任何的事情。我根本不能接受她的观念就是,她认为属于自己的权利就可以任意使用,只要不伤害别人。但我的观念就是,属于自己的权利也要慎重使用,要考虑别人的利益、感受与尊严。

也许,我与我准老婆之间的错误,不在于我们自己,而在于Internet,当我们在Internet上认识后,只有很少的见面机会,但我们就这样做出了结婚的结论,也许这就是Internet的错误,让我们在虚幻中能保持很好的联系,以为彼此了解对方。但一旦回到现实生活中,分歧就是那么致命。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211@0)
2000-6-3 -05:00

回到话题: FW: 新移民日记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小说故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