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盲听音之一 作者 重阳

mqu27 (mqu27)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我妈爱唱歌,体现在做家务时,若她做饭炒菜高兴了,必唱无疑,这恶习至今不改,这倒不是我担心她把口水喷到饭菜里,(我想我也没少吃她口水)而是她几十年唱来唱去就那么几首,她自己没觉什么,可我这当儿子的早听烦了。更可恨的是:她有时忘乎所以起来还唱得特别大声,歌声和油烟从厨房的窗外一起飘散,惊扰四邻。我这人从小比较低调保守,摊上一个这老不咔嚓还如此热爱文艺的妈,真让我在邻居面前觉得尴尬失礼,无地自容,脸面都给她丢尽了。(可她还经常倒打一耙说我的学习成绩丢尽了她的脸,我真是没地方讲理了。)?
她的歌喉算不算好我不知道?听起来大概也就和我用小刀划黑板的声音差不多,她还爱模仿《湖湖赤卫队》中韩英大姐的声音,什么:“娘呀!儿死后?,你要把儿埋在洪湖旁……。”不止一次,我忍无可忍之下恶狠狠走到她背后跟她商量:“你要再唱下去,倒不如把你儿我活埋了再说。”其结果当然是我挨了两嘴巴悻悻地躲一边去不跟她一般见识了。奇怪的是,多年之后我在懒散时,翘起二朗腿哼支革命小曲给自己听时,最为来劲爽口的,居然也是韩英大姐的:“砍头只当风吹帽”,恨得我自己都想给自己一耳光。
可见耳濡目染的影响是深远的,如今我每晚在网上时事论坛里和人论战时,被人斥之为“左棍”,陪伴并激励我斗志的,是同样彻夜不眠的红色系列经典歌曲。(不过我播放器的外形,是一个恐怖的骷髅头,我主观臆想地觉得这样可以恫吓那些右派对手。)
《十送红军》在我硬盘上被重置了三次,我可以反复听着这首歌三次近二十分钟,我以为我够疯狂的了,因为我爱这支凄婉优美得宛如情歌一样的革命小曲(有时听太多雄壮坚决有力的革命大曲不免想换换口味。)谁知道唐国强比我疯狂上十倍,爱这支歌爱到骨头里,在《长征》中每一集的三十分钟时段里,他把这一支歌的旋律用各种不同的方法演绎不下五次。我这就受不了,猪肉诚然好吃,但顿顿都让我上炖猪肉、炒猪肉、0猪肉、蒸猪肉我想谁也受不了。
但愿他在后面的剧集里,能换几首赏心悦耳的好歌,别像我妈一样,把好端端的一首歌,唱没唱好,毁倒是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21183@0)
2001-7-5 -05:00

回到话题: 乐盲听音之一 作者 重阳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时尚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21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