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抱怨,毕竟,北京是我的家。可我又不得不说,在心里憋了好几天,还是想说出来。接到北京亲人的电话,德外住房改造搬迁工程已经开始,一百多平米的大院子只算四十平米。我欲哭无泪。

rollor (Rollor)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那是北京少有的独门独院,一百多平米。三间北房是老房子,两间厢房和一见下房都是自盖的。我小时候,院里还有个茅房,每隔几天,就有个淘粪工背着粪桶进来淘粪。后来,胡同里盖了个厕所,于是大家有了新的聚会聊天的地方。

我最喜欢的,是院里的枣树和葡萄藤。夏天的傍晚,全家老老少少坐在院里,喝茶聊天儿。一天的辛劳,都随着茶杯中冒出的热气,消失在树叶和星星之间。

大约是八九年或九零年,北京开始了危房改造。当时盖的是德宝小区,这里的居委会也开了会,说是德外马上就开始。街坊邻居都很高兴,想象着带暖气的楼房的舒适,谈论着自家卫生间的干净,憧憬着站在阳台上俯瞰北京的景象。兄弟姐妹妯娌女婿们也开始筹化自己的私生活,再也不用一辈子守在老爹老妈跟前了。

但过了些日子,通知说又改了,德外的危房改造改为九九年进行。那是好几年以后的事情,算了,先别管它了。但是不行,危房改造虽未实施,但户口却冻结了。除了新生儿外,一律不给上户口。于是,无论娶妻的还是嫁女的,既然其他人的户口不让入,这些人的户口也就不外迁。辛辛苦苦就盼着十年后的拆迁。

今年,终于来了拆迁通知,但并不是好消息。细节他们没给我念,只是告诉我,由于着急上火,老人们都病倒了。从姐姐的哭诉中,我大致知道了一些内容:被拆的房子,面积只算三间北屋,约四十平米。整个一百多平米的大院子一分钱赔偿也没有,因为那是国家的地。自己盖的几间房也全都不算,因为那些都“不存在”。而且,要想回迁,必须在交还拆迁补贴后再花好很多钱(具体数字我没记住,不说了,约十万左右)。我们家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完全靠工资收入,上哪去找这么多钱呀?而且,即使有钱,换回的房子也不够兄弟们分的呀。

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他们,我只是在自己心里一遍又一遍的质问那些人:这套院子到底值多少钱?如果只值20万,为什么在这院子上盖的楼房花40万也不能容纳原来住在这里的一家子人?

放下电话,我想骂,却不知道该骂谁。我想哭,却发现自己欲哭无泪。

(SAILOR,这个话题跟加拿大无关,如果你觉得不合适,就删了吧。我只是有口气出不来,憋的荒。)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21325@0)
2001-7-5 -05:00

回到话题: 我不想抱怨,毕竟,北京是我的家。可我又不得不说,在心里憋了好几天,还是想说出来。接到北京亲人的电话,德外住房改造搬迁工程已经开始,一百多平米的大院子只算四十平米。我欲哭无泪。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21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