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都吧,我受不了了!!

macsym (日进斗斤)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一口气写完了,觉得长了点儿,回到开头交待一下。您要是看就全都给看完了,要
反驳就正经点儿,驳哪段就摘出来加评语。可别几个“一派胡言”就算完了,话倒
不多,引文全载下来也得几秒钟呢)

先自报家门表明立场:我是北京人,而且是生在北京长在北京的那种。

本来我上网一向只当看客,很少发言。这几天更是心情郁闷,不想与人争执。偶尔
来这儿翻翻前边的贴子,看到话题渐渐扯远,到了“迁都”上了。本来论战已经告
一段落了,又有人要挑起来。有些话我不说不痛快。

现在网上的贴子很奇怪。一方面说北京这个那个不好,比不上其他城市(比如上海
);另一方面说北京人如何如何享福,占尽了全国的便宜。令人无所适从。

别的不说,当首都是那么容易吗?动不动就若干人调进来当官。看过“大决战”的
都能明白,北京城原来就是二环路那么大,城墙外边就能驻军。也就是东城区和西
城区,其他地方都是荒地。现在呢,去东城西城走走,隔几步就是个机关单位。全
市光政府部门就有多少,大多都在“城里”,城里的当地居民怎么办?“龙须沟”
看过吗?当年居然有那么多的人住在那么小的地方。办公室里可是宽敞多了,一个
人就一大间屋子。现在北京常住人口一千二百多万,市区就得占一半,还不算外来
人口。在人口密度那么高的地方征用土地为全国的政府盖房子,不提地皮价格,光
人口成本就有多高?一个活人百把斤,又不是火柴,一盒能装一大把。每调进来一
个官,就得撵出去一家人。现在北京地价全国最高——别跟我提什么三亚,它高得
了一时能高得了一世吗,现在还不是不行了——而北京在可以展望的将来仍然继续
的高下去。为什么?当官的住房不要钱,由“国家”负责。可经济规律(南方人最
爱提这个)还是没变。结果这些损失还不是全摊到北京老百姓头上。

现在正修“广安大街”呢,沿街又要迁走多少人?政府安排的去处是大兴县,离天
津比离北京还近,正如崇明岛之于上海。北京晚报前两天还说,崇文区为了拆迁所
需款项抵押了区内所有效益还成的单位(市政府都不管,更别提国库了。有些人总
是说北京拿中央的钱搞地方建设,不知道从谁那儿听来的!)。结果现在要是有人
想回迁,一来一般只能买一个一居室,二来住房补贴和拆迁费全搭进去不说,还得
掏个十几万出来。

谁要是不信,就上网查查,比如搜狐的房产版。我在那儿查的结果能吓死人。举一
个比较有震撼力的例子,中关村的一套两室一厅(是住宅不是写字楼或当街的门脸
什么的)每月(是月不是年)的租金(是租金不是售价)¥12000,用大写是人民
币壹万贰仟圆整,免得谁眼神不好看错了。

也许有人说了,中关村地价当然高了,不能代表全部的北京。可是当初中关村整个
是一片坟地,要没人管怎么能发展起来?话又说回来,政府进驻二环,外面的荒地
当然就留给赶出去的老百姓了。等发展起来以后,轻轻巧巧的一句“拆迁”,就继
续把人往外面赶。要不然现在的海淀怎么就成了“高科技园区”了。

恐怕这就是古今中外一贯采用的既定方针:先把“土著”赶走,然后“殖民者”当
中的有钱人(能买得起房的)和有权人(能当得上官的)鱼贯而入。除了“招揽人
才”全国都在搞不光北京一家并且和首都的特殊情况无关并且凭本事处理比较公平
之外,简直就是摆明了雀占鸠巢。

还有就是经济的问题。当初国家又不是富的流油,一共就那么多钱,总得有个主次
之分。好钢得用到刀刃上吧!两弹一星是怎么出来的?大庆油田是怎么出来的?还
不都是全国支援!到了某些人那里,一开口就是建国以来中央的收入一直花在北京
身上。似乎“党和政府”绞尽脑汁的“量中华之物力,结北京之欢心”。

再者说了,建国初两次在上海打击投机倒把,一次是银元,一次是粮食。就是因为
当时经济形势不好。更深入的原因是地方收入归地方,建设费用倒是由中央拨给。
结果连年赤字。那时的中央在经济上能管的地方就只有北京了,赤字又摊到北京人
头上。直到从上海调陈云进京,这才确定了财政收入的正常分配秩序。这一段并不
是什么国家机密,喜欢历史的朋友可以自己再找一些材料。

等到改革开放,国库仍然不富裕。结果确定头一个十年是深圳,第二个十年是上海
,二十年后才轮到北京的一部分——中关村,还是由于目前“信息产业蓬勃发展”
的需求。口号是“集中精力搞好经济建设”,结果是有个先来后到。一个个轮着上
,北京排老三,而且迄今为止还是口头说说。先围个大模样,实空都让别人拿走了
,最后这片大模样能捞着多少目数还得走着瞧,看北京人的道行如何了。我怎么就
看不出来中央“拼命的”在北京烧钱呢?

至于教育,恐怕全国高考录取分数线是最初的导火索,从此才有这么多的议论。我
承认在大学生的录取上存在不公平,现在国家的目标是普及高等教育,力求做到“
适龄青年”都能上大学。可是算一算要吸收全国的“适龄青年”,需要多少大学?
父老乡亲费尽扒拉的把大学建好是先招子弟兵还是首先学雷锋?答案一目了然,到
头来还不是大学多的城市占便宜!

北京确实有许多大学,包括北大清华。清华和北大确实是北京的骄傲,可是一个是
美国人用庚子赔款建的为国外培养人才的学校,一个是“鞑虏”的皇家“京师大学
堂”,都不是北京人有意为之。建国后弄了个中科大出来,为了和旧社会留下的两
所大学较劲,在北京的时候确实风光无限。文革时为了“支援三线”给迁走了。离
开了“风水宝地”,结果到现在还没缓过劲来,于是让这里的许多“高人”骂得狗
血喷头。

有的大学光听听名字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中国某某大学”、“中央某某学院”
,以及名称叫做“北京某某大学”实际属于各个国家级部门所有的那些学校。这些
学校放在首都并没错,错在首都是北京,所以北京的学校(连同北京)都应该挨骂
(奇怪的是真正的北京市下属院校反而没怎么挨骂)。

然后是文化,北京最遭人恨的就是这个北京话了,尤其是南方人。凭什么普通话要
以北京方言为基础?怎么就不能选个“古老而优雅”的南部方言呢?念个诗经都不
合辙押韵。这可就是个“历史问题”了。宋代话本见过吧,水浒传读过吧。和现在
的北京话比起来,有些词儿没了,可语法还在(再想想“南京到快哉”是个什么样
的结构?)。那时北京还是“幽州”,不是什么“京”。这么多年前就流行开来了
,分布广、人数多,不服不行。再看看谁最早发布的行政命令,当初可是雍正下旨
在全国建立“官话馆”,可以说是最早的推广普通话了。他老人家连汉族都不是,
还要他为谁是“汉语”正宗负责未免有点强人所难了吧!

由此而来的是北京人的说话方式,就是被称为“痞子调”、“爷文化”的那些东西
。我承认北京话既有精华又有糟粕,可是语言是活的,总要吸收新鲜养分。目前的
标准语是“普通话”,是一种书面语,最接近它的的就是北京话了。所以许多北京
特色的词汇和与之相关的具有北京特色的思维方式在全国讲普通话的人群中流行就
不奇怪了。于是乎这就成了北京“文化侵略”的罪证。

更奇怪的是目前整天染发隆鼻光讲“八国联军”语言不吐半个汉字的大有人在,往
往还乐此不疲引以为荣。反倒对世界上绝大多数炎黄子孙都能明白的交流方式大放
厥词。我看不出以讽刺挖苦北京话为时髦有什么“积极意义”。说狠一点简直是“
亲者痛仇者快”。

至于“官腔”就更可笑了:现在当官的有几个是北京人?又有几个北京人向他们那
样说话的?真正像古装戏里那样操着京片子打官腔的真是凤毛麟角,所谓不伦不类
的大舌头普通话也是北京人惯出来的毛病了?

然后是各种衍生的文化现象。各个行当都有“京派”和“海派”之争。我一向不以
为这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况且流派一说虚无飘渺,向来无定论。以地域划分流派
更是愚不可及。鲁迅在北京和上海都呆过,其间都有所建树,他算哪一派?我更怀
疑这是否成为了一种炒作,人为制造各种矛盾以从中牟利。就像每年甲A中都要鼓
吹的所谓“京沪”恩怨、“川渝”情仇甚至各种“同室操戈”都只是为了掩饰水平
和吸引力日趋下降的事实一样。

再说体育,既然已经扯到体育上了。我始终认为,一二十年前辽宁和广东之间的全
面较量才算“没有任何动机的”“纯粹的”较量。现在上海靠经济发展刺激体育的
路是对的,只不过改革过程还没有完成,现在只是个领跑者,属于“先富起来”的
那部分人,就像是八十年代初的深圳。目前奢谈孰优孰劣还为时过早。

然后是一个比较敏感的“人口素质”问题。我相信各位靠自己的力量登陆论坛的朋
友至少认识键盘上的字母。这样的智商就足以理解所谓“差别”和纳粹理论之间的
不同了。不分青红皂白就全面贬低北京市民的人实际上起了反作用。

某些北京人的言论确实不招人待见。不过不能以偏概全,把那些戴个墨镜叼根烟满
大街溜达的人渣当成北京人的典型形象就是个原则性的错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上海也有著名的“瘪三”,为此还惊动了毛主席他老人家,专门写篇文章用八股
文来形容他们。有个“海派”作家叫做卫“秽”的着实令我恶心半天,如果上海的
女同志们都是如此豪情奔放恐怕是天助你也。国际大都市应当有一批专门人士接待
国际友人,这样一来会“有利于外交活动的开展”、“有利于外汇储备的增加”、
“有利于外事经验的积累”。在“三个有利于”这一点上北京远远不如,只得甘拜
下风,乖乖让出“首都”称号。

成为首都总有一些必然的郁闷,而且还是只能满腔苦水往肚子里咽的那种。西安当
年可是个森林遍布的好地方,现在怎么成了黄土高坡了?还不是历代盖“官邸”砍
树给砍的!南京倒是“虎踞龙盘”,鬼子杀了三十万人没人忘吧,我估计永远也忘
不了。历史上首都被攻破后敌人胡作非为的例子多得很,有兴趣的可以自己翻书。
美国牛X吧!这么“富强·民主·文明”并且“自由·平等·博爱”的国度,首都
照样混得挺惨。前些年有篇报道说华盛顿的学校大多破旧不堪。原因是华盛顿属于
哥伦比亚特区,上边没有州政府撑着,财政预算只能闹到国会去。但是在国会又没
有他们选出来的议员替他们说话,于是每次提案都被否决。克林顿在离任前换过一
次车牌,上面写着“纳税但是没有选举权”,就是表达对“首都人民”的支持。

当了这么多年的首都,好处没捞着,埋怨倒不少。当初“四夷来朝”的时候进贡的
全是土特产品,我“中华上国”赏的倒是金银珠宝,不就是个面子好看么!死要面
子活受罪的例子还少么?偏偏总有人惦记着,以为首都人民“生活比蜜甜”。建国
五十多年来,领导大多为江南人士,尤以近来为甚。恐怕是考虑到“江南好”,怕
给糟踏了。另一方面,北京近几百年来首都当惯了,皮糙肉厚禁得起折腾。先在北
京可着劲儿的祸害,等到全国经济发展了,当首都有甜头了,再“衣锦还乡”以便
“光宗耀祖”。诸位南方的朋友,你们怎么就不理解家乡长辈的这一番苦心呢?

关于讨论当初怎么选定的首都已经没有意义了。既然已经是事实,并且这么多年来
北京人并没有发牢骚,相反还任劳任怨的扮演“首都人民”的角色。令我所不能忍
受的是在某些人嘴里这一切都成了北京人惹的祸,总之北京是里外不讨好。

关于北京是否扯着“首都”的旗号到处招摇撞骗,这个问题没什么意义。一来北京
目前是真正的首都,不存在弄虚作假之说;二来控股权让出去了,总得留个冠名权
吧。大把的银子扔进河里还能听个响儿,可别不声不响的没了。

环境问题比较复杂,沙尘暴谁也不喜欢,再迷恋“草原风情”的人也不喜欢。不过
有个问题,北京的森林覆盖率已经是全国前列了,沙尘暴打哪儿来?全算在北京的
帐上不太合适。不光内蒙环境恶化牵连北京。长江发完大水,四川立码儿不准砍树
了。环境情况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哪儿都没好儿,谁也跑不了。

说了这么多就一个意思,甭“光看见贼吃肉,不知道贼挨打”。“几个所谓文人学
者的阴险论调尤使我感到悲哀”。本来在哪里定都是个有关国计民生的严肃问题,
可是在某些人眼里就像玩陆战棋一样,军旗可以随便摆!

网上的意见不外乎上海是首选,其它考虑都是八方朋友对家乡的偏爱,属于活跃版
面,不必当真。其实上海也挺难的,这么多年一直让北京压着。现在赶上好时光终
于能大展拳脚了,并且干得还挺好。所缺的就是这么一个名分了,拿走吧,你也该
扶正了。我真想看到迁都那一天的盛况:“城区又起政府大厦;百万市民崇明安家
”。真的,我真想看看。

一个奇怪的现象是虽然众多网友推崇上海,可是没有谁代表上海人民出来说几句话
,哪怕谦虚一番也好。历史上谋朝篡位也得筑台封禅、三辞三让,怎么如今就这么
平静。相反上海周围地区的朋友个个摩拳擦掌,争打头阵。不知道是狐假虎威还是
“代理人战争”。我真希望来几个上海朋友亮出招牌,大家真刀真枪的较量一番。


套个公式:我是北京人民的儿子,我深情的爱着我的家乡和人民。(即使迁都也一
样)

在这里讲再多,未必管用。不过上海您也别气馁,IBM和卡斯帕罗夫叫板不也是先
赔后赚么?五十年前南京没成功,如今还有您这“更南的京”。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22206@0)
2001-7-6 -05:00

回到话题: 迁都吧,我受不了了!!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22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