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加拿大人狠狠的玩了一把

macsym (日进斗斤)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到达加拿大的那一天好像是6月2日,我也有些记不清了。只记得经过了长达十七个小时的漫长飞行后,我拖着沉沉的步子终于来到了渥太华国际机场,我梦想中的土地。伴随着我的,只有两个同样沉重的箱子和我的双手,口袋里的是我最重要的两样宝贝:一万加元,和一张加拿大的大学的硕士录取通知书。毕上双眼,我几乎可以看见自己躺在学校里美丽的大草坪上看书,几乎可以闻到指间枫叶的香气,我 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
其实我真的是很幸运的人,也是挺聪明的主。每个办理移民的人都有自己的理由,我尊重别人的理由,同样我也希望别人尊重我的理由。我的理由便是读书,确切的说,我的梦想是读书,我梦想着有朝一日可以象很多朋友一样来到异国他乡读书拿学位,实现自己心中的理想。移民,我可真的不是很愿意,因为我挺为自己的中国人的身份自豪,为什么要去做外国人呢?可是我很穷,又不愿意拿家里的钱,又没 本事拿美国签证,于是,移民变成了曲线救国的手段,因为我只要交相当于国际留学生三分之一的学费,又可以不用办理讨厌的资金证明,更可以合法打工。我真的认为自己可以拿到国外的文凭以后再回来,好好找一份更好的工作,好好照顾父母,我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实际,也不过分。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甚至超出了我的预计,移民只用了一年,面试更是拿了英语满分;学校方面,我以留学生的身份轻易 便获得了录取,因为我的托福有630分,作文更加差一点便又拿了满分。拿到录取后,我以电话和电邮的方式向学校查询自己拿到加拿大移民身份后是否可以改身份和改学费,得到的答案都是肯定的,因为这一点是受法律保护的。于是,我有理由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
说句实话,我对到达加拿大以后将要过的苦日子很有准备,毕竟以前在国内读书的时候我也干过很多兼职,有侍应生,有导游,有家教,等等等等,我几乎没问父母要过什么钱。在加拿大我并不打算申请贷款,因为我有双手,我年轻,我能吃苦。最重要的是我有书可读,而读完书拿到学位我就可以回国了。在这一点上我比很多新移民的准备都要充分。刚到加拿大的第二天,我连时差都没有倒过来就直奔唐人 街开始找工作了,因为离开学还有三个月嘛,一想到可以读书,我连什么样的工作都愿意干了。加拿大的工作的确不好找,加拿大的失业率真的很高,到处都是移民和当地的白人在抢工作,可是我还是很顺利当天便找到了侍应生的工作,也许是我的英语好的缘故吧,因为我记得那家中餐馆的老板娘说什么也不相信我是移民,她居然一口咬定我是在加拿大长大的。总之,一切似乎都还顺利。而为了读书,我不 介意当上两年waiter。

加拿大给我的感觉很奇怪,虽然这里真得很美很美,美得令人窒息,可是我却总有一种不属于我自己的感觉。究竟是这里的一切不属于我呢?还是我不属于这里呢?我也说不清,可是,自打登陆的第一天起,我便知道,即使在这里住上一辈子,我也永远无法真正融入这个白人的社会。这一点是在国内无论如何也准备不来的。加拿大人的确很友好,对人彬彬有礼,可是,从他们的眼神里我读到了他们的我们的 看法,这不是简简单单地用歧视或者鄙视便可以形容的,这种感觉令我联想到金庸的《倚天屠龙记》中描写武林正派们看从冰火岛上归来的张翠山时的那种眼神。加拿大人也笑,冲着你傻笑,可是我记得去机场接我的朋友冲我说的一句话,他说,你记住,不要相信中国人,但更加不要相信白人。我牢记着上半句,但对下半句半信半疑。讽刺的是,在随后的日子里,这句话的下半句却得到了验证。

看看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我决定去学校报个到,顺便改一下身份,我相信换了任何人也会这样做的,因为毕竟那是加拿大排名前十位的正规学校,我有理由相信它。遗憾的是,这一次运气舍弃了我。去学校改身份的当天,一切顺利,只用了不到十分钟便成了,我心里很有底,因为我知道学校不可以因为我要改身份便拒绝我入学,这样我可以告他们的。可是,我还是低估了加拿大人的狡猾。第二天下午,我 就收到了来自大学的电话,在电话里办事人员告诉我昨天刚刚有另一个和我同名同姓的中国留学生到该系来报到,而他的录取通知书也是注明是今年的9月入学,也就是说,居然有两个我同时收到了9月的录取通知并来报到了。可是问题是学校明明只录取了其中一个,那么其中有一个肯定是因为重名而被错误发出了录取通知但实际上并未被录取,究竟录取的是谁,系里必须通过翻查最初的申请档案才能确定 ,要我在家里等消息。放下电话,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一切,我拼命的要自己镇定,镇定,于是,那一夜我地一次在加拿大失眠了。想起朋友说过的话,我有不详的预感。早上终于电话来了,被录取的是另一个我,放下电话我马上直奔学校,向系里的头头和学校的董事苦苦交涉,因为这完全就是校方的过错,我收到的是正式的录取通知书,怎么可以说不是就不是呢?如果说弄错了,为什么不在我 去学校报到的当天便告诉我呢?如果说同名同姓,那另外一个我在哪里呢?可是,他们只能对他们的过失和我的遭遇表示深深的歉意和遗憾,而且愿意退回我的30加元的申请费,但却以9月份的学额已满为由而不能接收我入学,甚至连预科都不行。我一再地向他们解释和说明我的情况,几乎是在苦苦哀求,可是这些加拿大人却死活不愿意改变主意,他们只能答应如果我明年初来申请明年9月入学的话可以 对我优先考虑。明年9月!我的天,就是2002年9月,离现在整整还有一年零三个月,而且谁知道他们能拒绝我一次,就不能拒绝我第二次,我真的再也不能相信他们了。马上,我又给渥太华的其他几家大学和多伦多的大学打电话申请入学,可是答复都是已经过了申请期限,必须到年底或者明年初再来申请明年9月的学年。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的家,一路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回家后我把情况告诉了 房东,本来以我的意思还想再争取一下,比如说告大学之类的,可是房东的弟弟是律师,他说如果打官司的话我未必就能赢,因为我是移民,而加拿大政府让我来的目的是要我工作和贡献社会的,不是读书的,所以我可能会因动机问题而输掉,而如果输了,光是高额的律师费就足够让我破一百次产了。这也就是说,我这次只能哑巴吃黄莲,自己认栽了。

可是这件事情真的有蹊跷,我收到的明明是正式的录取通知书,是写有我的出生日期和地址的录取通知书,怎么可能弄错了呢?!如果说还有另外一个我,他的人呢?为什么校方说什么也不让我看他的神情材料呢?这中间太多疑点了,太不可思议了。我真的已经做好了一切吃苦的准备,我只求能够有书读,为此我愿意去洗盘子,去通烟囱,我的要求真的不高,可是现在我连这样起码的读书的机会也被剥夺了 。这件事情的确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可是我还是决定力争到底。

接下来的一天,上午我先去了大学,校长是肯定见不到的了,但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苦苦等待,我终于见到了该校的一名执行教务长,我向他原原本本地陈述了我的情况和遭遇,并给他看了我写的申诉信和申请材料,可是这个白人老头却对我说,象我这样的情况几乎年年都发生,而且几乎每家大学都出现过,因为中国人的名字太容易相同了,而他们的工作人员都非常忙碌,所以难免有错,对于我的情况他只能 表示歉意和遗憾,但是因为学额已满,所以不可能招收我入学了,我只能重新申请明年九月的入学资格,而且鉴于这样的情况以前也发生过,以后还可能发生,所以不能为我开任何先例。我几经争取,可是他说来说去还是这几句话,最后还以他要开会为由请我走人。实在没办法,我只好对他说我将要去教育部投诉这件事并考虑向媒体暴光,可是这个老头居然耸耸肩膀对我说:祝你好运。我要的根本不是好运 ,我要的只是公平和正常,可是我却连这么简单的东西都得不到,还谈什么好运呢?然后我又去了经济系,经过一个晚上,这一次系主任又找了个更堂而皇之的理由来打发我,就是我的条件不合资格,天哪,我的托福成绩有630分,还不合资格?那试问又有谁算合资格呢?连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可是他还是不同意让我入学。出来楼下,我遇见了一个和我一样的移民来申请学校,聊天中我告诉了他我的情况 ,他告诉我,这一切也许根本就是学校和系里找的借口,也许根本就没有另外一个我,他们取消我的入学资格的目的无非是因为目前加拿大的经济环境实在是太糟糕了,失业的人越来越多,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想读书,不光移民想读,连失业的白人也想读,可是本地人和移民的学费都很低,这样一来学校就赚不到钱了,但按照法律规定,学校不能向移民收取留学生的高昂学费,所以学校就只好编出这样拙劣的 借口来取消移民的入学资格,说白了也就是走法律的漏洞。这样一来学校就可以空出学额给留学生,从而赚取高昂的学费收入。而政府正巴不得移民都出来打工,所以对于这样的情况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他说,我还是幸运的,因为学校更本就没有让我交学费和入学,而有的人更惨,学费都交了却被学校故意刁难一下,考几个试便被淘汰了,因为加拿大大学的淘汰率本来就有百分之四十多。这个移民的托福 也有六百多分,可是来了这里却连本科都申请不到,因为大学一看见移民就根本不考虑了,他们要收的是留学生。原来如此,我真的恍然大悟,是的,我的的确确的受骗了,可惜骗我的不是移民公司,也不是任何中国人,骗我的偏偏就是我身处的这美丽的加拿大和道貌岸然的加拿大人,还有这号称民主的法律制度。其实怨不得任何人,是我自己蠢,以为这个世界上真有这么好的事情,是我自己太幼稚了,轻 轻易易便被耍成了这样,也许本就是活该吧。抱着尽力一试的心态,我又找了其他几家大学,果然结果都是拒绝,这样,我就算是彻底死了读书的这条心了。

但是我还是去了教育部,可是楼下的接待员根本就没让我上楼,只是叫我留下了申诉信就打发我滚蛋了。最后,我去了唐人街的星岛日报,这是加拿大最出名的中文报纸之一了,那里的编辑耐着性子听我讲完了我的遭遇后说,要登报可以,但是星期一至五登的话收费600加元,周末可以打九折,见他的鬼去吧。

每个人都会问自己:什么是值得的,什么是不值得的。对有的人来说,加拿大公民的身份是值得的,为此他们愿意当上三年waiter去换取一本护照。对我来说,读书是值得的,为此我愿意当waiter甚至洗盘子。可惜的是,我不能读书了,至少以移民的身份读书已经很难很难了,而既然我已经是移民,学校便不能再让我以留学生的身份读书了,为什么?因为这会触犯法律。加拿大认真得很聪明, 懂得利用民主和法律的漏洞,我输得服。所以我选择回来,很快,快得我还来不及欣赏当地的美景。因为我想:我的移民梦应该醒了,这个国家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东西了。

回来了我也挺开心,因为毕竟这条路已经走完了,我去过了,也看过了,失望了,也死心了。我接受事实,因为我相信命运。我接受事实,因为我还年轻。我接受事实,因为我有勇气重新开始。这就是我眼里的加拿大。
本文由:http://wash.myetang.com/ 提供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22321@0)
2001-7-6 -05:00

回到话题: 还有一个问题请教:我和我老公想过来后先读书,想问一下现在学校好不好申请?是在国内申请好还是去了申请好?是以国际留学生的名义申请好呢还是以移民身份申请好?谢谢!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工作学习求学深造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22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