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est ()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山东曹县一中:高考替考已经成为公开秘密刘强(化名)是某重点高校大一的高才生,但今年7月7日,他又出现在山东曹县高考的考场上。不过,此时的刘强已更名为张健行(化名),他的学籍档案上的学历也变成了高二,当然,这份学籍档案也是伪造的。

  刘强是被有关领导主动找上门的。找他的人只有一个动机:顶替张健行参加高考;而刘强的目的也很单一:一旦考上,从中可以赚取一笔不菲的酬劳。

  像刘强这样的高考替考事例,在今年曹县一中参加高考的学生中不是一例两例。无论是学生、老师、家长,对此无不知晓,甚至连路边的三轮车夫也向记者拍胸脯,称可以帮助推荐老师联系替考。

  一位学生说:高考替考在曹县已是公开的秘密。

  举报信说:替考奇风刮得太大了

  6月中旬,本报接到一封来自山东曹县的举报信。举报信中说:“我是曹县一中高三理科班的学生,一些家长想法儿让去年考上大学的尖子生来替他们的孩子考试,俗称替考。方法是一切档案都是被替考考生的,只有相片是大学一年级回来的学生的。”

  “这股奇风刮得太大了。照相报名正好在‘五一’放假期间进行,这一次就有数以百计的大学生回来照相。”

  “为什么考上大学的学生会冒险呢?条件是优厚的。先给1000元生活费,又称定钱,即确定回来考试,考上本科再给1.5万元到两万元。”

  “当然这里缺少不了得好处的介绍人,就是学校的老师。从春节到‘五一’期间,他们以慰问学生、家访的名义去游说。”

  “本县大学的学生(来自本县的大学生———记者注)找完,找外县的及外省的。这都找完了,把‘黑手’又伸向在校高二的学生,让他们来替考。今年曹县一中在校毕业生(包括往届生)2600人,(而高考)报名人数达3200人。”

  信中最后呼吁:“我面对十几年的奋斗就有可能付之东流,希望能有一个公道的说法,扼制住这股社会的暗流。”

  接信之后,本报先后两次派记者赶赴曹县明察暗访。

  学生说:替考好几年来都有

  在曹县,记者随机走访了几十名高三应届学生及补习班学生,被采访的学生无一例外证实,替考现象十分普遍。“不是今年一年,好几年来都有。以前少,后来越来越多。因为山东高考从明年开始实行‘3+X’,为赶末班车,今年替考的人数大大超过往年。”

  一位高三补习班的学生这样对记者说:“我们也很生气,但更多的是无奈。如果我们把这事向上汇报,学校能让我们上不了大学。”

  另一位同学说:“我们已经司空见惯了。”

  被采访的学生都非常熟悉替考程序:“一般都是班主任帮助联系。班主任知道自己的学生哪个学习好,哪个考上了好大学,就做他们的工作,让他们回来替考。”

  “如果是赵姓学生替李姓学生考,在办准考证的时候,赵姓学生就以李姓学生的名义去照照片,最后以李姓学生的身份参加高考。这次‘五一’放假,就回来了好多大学生来照相。而李姓学生,仍姓李,再换一个名字也参加考试。”

  “再一个办法就是请高二学习好的学生,他们也愿意有个机会试一次。如果他们考上了大学,百分之百自己是不会上的。高二都能考上大学,明年当然能考上更好的学校,卖给别人,又赚了钱,又多了一次锻炼的机会,何乐而不为呢。”

  “还有一些是考完以后直接买卖录取通知书。张三考上大学,或因考得不理想,或因经济困难等原因,把录取通知书卖给李四。到大学报到的还是张三,因为要核对照片和本人的身份,可大学开学后,就是李四去了。从此,李四就一辈子叫张三的名字,或以后再想办法改过来。”

  学生们告诉记者,改名字、改年龄在这里非常容易,“只要花200元就行”。

  “现在的替考实际上就是从以前的买卖录取通知书发展来的。有老师帮忙,风险很小,学籍档案都可以伪造。”

  还有许多学生向记者证实,高考替考这种现象不是曹县一中一所学校有,也不是今年一年才有。“我们这里别的学校也有,只是一中学生多,所以替考的也多。”一些学生甚至说,在整个菏泽地区,这都不是什么新鲜事。“在菏泽某中学,今年高考也有不少学生替考。”

  老师说:只要有钱,学习再差,我也能帮他上大学

  高考前夕,记者假扮生意人,私下分别找到曹县一中的几位老师,称想找人替考。几位老师都表现得极为热情,满口答应:“没问题,只要有钱,就是学习再差,也能找人替考上大学。钱多,想上哪个大学就上哪个大学。”

  某位老师告诉我们,想上大学有两种办法,一是提前预订已上大一的学生或高二的尖子生,交几百元定金。“我可以帮你先提前预订,免得订得晚了,好学生都被订光了。”二是等考完大学后再买别人的录取通知书。那时候谁考得好买谁的。

  他还给记者讲了具体价钱:本科一万元,重点一万五或两万元。“前两年一个孩子花了4万元,找人替考上了×大(北京一所著名高校———记者注)。”“专科便宜,6000元就可以了,但专科毕业找工作难,没什么人买。”

  另一位老师甚至非常“好心”地告诉记者:“这事也有风险,就像赌博一样。如果你个人操作,就很难换档案,容易被高校发现。但要通过老师,我们就能做好一切工作。当然也有极个别被高校发现的,那时候就看你能不能买通高校了。”

  校长说的最多的是:我不清楚

  7月6日,记者暗访的消息在部分学生中传开后,校方立即找到有关学生进行询问,并带领学生,暗中到记者所住的宾馆指认记者。随后,曹县有关人员每天频繁登门主动与记者“沟通”。而学生们暗自向记者通风报信:好多替考的大学生已于7月5日回来了,更多的将在7月6日回来。

  7月7日,记者在县委宣传部有关领导的陪同下,直接采访了曹县一中校长汪洪祥。汪说,今年高考毕业生数目(包括应届生和往届生)是2976或2978人,“具体我没过问。”“有没有替考,我不清楚。但我在班主任会议上说了‘谁的班出替考,我处理班主任’。”“要有个别学生无视纪律,自己操作,我管不了。”

  汪说:“学生买分的现象去年有,也有报纸登过,我们不回避。有的学生考上后,上不起,就卖了。还有的是因为自己考得不理想想明年再考,也卖。这是私下交易,学校不知道。至于怎样操作,我不知道。”

  “也有的家长有钱,孩子又考不上,就想买分。但有没有预定,我不知道。”

  “高三补习班的人数多,我也管不过来,具体情况不清楚。”

  “照理说不应该有大一的学生回来替考,要不就是考的学校不理想。只要拿着去年的毕业证,就可以来报名。只要不是在以前的班主任处报,别人不认识他,就行。”

  据悉,1996年,曹县一中高考大幅度滑坡,在菏泽市排名倒数第二。现任校长汪洪祥在这种情况下接手出任校长,高考成绩一年止跌,第二年大幅回升,到第三年,高考成绩便跃居全市第一名。

  县里的“紧急会议”强调:今天的会议要保密

  记者在汪校长的笔记本上,看到一个最新的会议记录:

  紧急会议,7月6日。

  地点:招待所西楼会议室。

  主持人:曾庆诗(主管教育的副县长———记者注)。

  李安现书记(分管教育的县委副书记———记者注)讲话:高考成败,取决于我们在座的各位。

  1、提高认识,增强做好此项工作的认识,把高考工作提到重要日程上来。把此项工作提高到“三个代表”的重要性的高度。对我们曹县而言,(高考)如果出了事,就会影响我们曹县的形象。

  2、要求各位领导认真分析和排查一下参加高考的考生是否有替考现象。有,你学校的班主任最清楚。有者,明天坚决不能再考。哪个学校出了问题,处理哪个学校的校长。私立学校出了问题,考虑你的办学资格问题。哪个班出了问题,考虑班主任的问题。

  3、今天的会议要保密,要做到内紧外松,该传达的传达,但不该说的绝对不说。

  王玲部长(县委宣传部部长———记者注)在会上讲了为什么召开这次紧急会议,要站在讲政治的高度上落实好这次会议精神。

  曾副县长强调:今晚(指7月6日,高考前夜———记者注)无论如何要落实好会议精神,开好班主任会议。把李书记的讲话迅速传达到班主任中去。办学秩序比较混乱,长期下去肯定会出问题。

  7月8日,县委副书记李安现,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玲以及副县长曾庆诗主动找到记者驻地。他们表示,欢迎新闻单位进行舆论监督。为不影响高考正常进行,待高考结束,县委、县政府将组织班子,对此进行严肃调查。

  曾副县长说:“县里的态度是一不保护、二不回避、三要查出结果严肃查处。”

  究竟有多少毕业生?

  在曹县一中提供的花名册上,应届生和往届生人数共有2534人(教导主任称还有两个班近200人的名单没有提供给),而准考证名单上的人数则是3125人。多出591人。但校长说的毕业生人数则为2976人或2978人,与这两个名单均对不上。

  对此,校方的解释是,多出来的部分有些是社会青年参加高考,有些是往届生虽然想在一中补习,但为了逃避交补习费,就混在班里上课,也有部分是高二的学生。而学生则说,这些人都是临考前才多出来的,从未和他们一起上过课。“如果是觉得一中补习效果好,现在才来有什么用”。“再说,学校把升学率看得比命都重要,根本不会让一般社会青年来考,这会把升学率拽下来的。”

  在暗访中,学生告诉记者,高考前夕,每个补习班突然多出了一些学生,每个班多几个到十几二十几个不等。学生们断言:“这些人都是回来替考的”。

  一位学生告诉记者,他们班拍准考证照片的时候,班主任隔几个人就塞进来一两个陌生面孔,“这些人我们从来不认识,怎么就成了我们班的?这里面肯定有鬼”。

  此外,“还突然多出了理(科)补(习)11班和12班(一中理科补习班为10个———记者注),每个班人数都在100人以上。这一年都没有这两个班,突然多出来,肯定也是替考的。”“这两个班很神秘,在高考体检时,也是排在最后,但我们都没有看到他们体检。”

  记者与校长核实此事时,汪校长说:不知道有理(科)补(习)11班和12班。

  学生们还给记者指认了部分替考学生名字,本名和准考证上的名字根本不一样。“他们不是替考的就是被替考的”。

  究竟有多少考生临阵缺考?

  7月7日,高考第一天,记者在曹县三中考场看到,有公安车辆停在门前。

  7月7日晚,记者向曹县教委副主任贾金海询问缺考情况,贾告诉记者,头一天缺考人数是199人,“但没有具体名单,只有缺考学生的考号”。

  7月8日晨,记者再次与贾主任联系希望提供缺考考生名单,得到的回答是:只有人数,没有考号。

  7月8日中午,经第三次交涉,得到的回答是:人数不太清楚,也不能给,需请示市招办。记者与市招办有关领导联系,回答是还需请示省招办。

  直至记者发稿,曹县今年高考究竟有多少人缺考,缺考的原因是什么,仍是一个谜。

  仿佛一切迹象都显示,大批替考的学生临时退出了今年的高考。但7月8日晚,先后有数位学生向记者证实,退出的只是少数,他们都在考场内见到过大一学生的面孔。一位大一的替考生向他的同学说,他们(指记者)无法查清我,因为我既不是用的真名,又不是用的往届生的身份参加考试。

  “我本来以为学校是块净土,但现在看到学校的种种黑幕,真叫人失望。”说到这儿,这位提供情况的学生声音有点哽咽。他坦承,“我家里生活也很困难,如果不是你们这次来采访,我也会把自己的考分卖掉”。(郑琳蒋韡薇杜涌涛)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25333@0)
2001-7-9 -05:00

回到话题: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工作学习求学深造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25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