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加拿大(1)

news (转贴)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9月29日星期三

也许是出门前的兴奋吧,29日早上起来竟不怎么觉得悃,前晚一直收拾东西到凌晨两点多。

一行十二人,加六大件行李,三个小包,分乘两辆车前往机场。到达机场不过九点四十分,但国际航班入口处已有很多乘客先到了,等候的队伍排的很长。看到入口前有一个告示牌要求乘客办体检证明,心里惊出一身冷汗,我们一直没把它当回事,压根没办,只好硬着头皮往里走。竟然没人问,就这么进到了登机手续办理处,这儿就更没人管你了。排了一个小时的队,到十一点多才办完登机手续。

因为办手续的人太多,速度又慢,原订十二点十分起飞的飞机,十二点五十才滑离跑道。

从沈阳到汉城,Airbus300的飞行时间不过一个半小时,北京时间下午两点多,飞机降落在汉城金浦国际机场。金浦国际机场面积很大,候机厅非常干净,设备也很不错。据说大韩航空的票价是最便宜的,但要把乘客都拉到汉城转一圈,这对刺激当地消费和旅游市场都大有益处。

一个台湾人转机去台北,坐到我身边和我聊天,我顺便了解一下台湾的市场和消费情况。台湾人的工资很高,一个建筑工地的工人每小时的时薪大约是十美金,一个月按二十天算,收入至少是一千六百美金,这在台湾还属于低薪。但台湾的消费也非常贵。例如和我聊天的这位先生,每年供三个孩子读书的费用就高达二万美金。这对大陆的工薪层而言无疑是个天文数字。难怪台湾人都把孩子送到国外念书,在国外的消费也比这高不了多少。

我们一起订票赴加的共有五人,在汉城侯机时发现一个在同一家公司办移民的朋友也乘这班机,还有一对老夫妇去伦敦看儿子的(请注意:是加拿大的伦敦,不是英国首都!),一个沈阳人到加几个月后回上海结婚,还有一个女孩是到加拿大念书的。等我们到加办完手续时才发现仅当晚就有二十位大陆新移民报到。照这种趋势下去,估计几年后,加拿大就要被华人占领了。人多就热闹,打牌、聊天打发了枯燥无聊的五个小时。

汉城时间晚上八点二十五分,B777呼啸着飞离跑道,开始了漫长的十四小时的飞行旅程。B777比Airbus300大多了,设备也好,有指示仪不时告诉旅客飞机现在所处的位置、飞行路线、高度、速度、机外温度等等各种参数。

起飞一小时后先吃了一顿算是晚餐的饭,然后开始以极不舒服的姿势睡觉。座位不能向后放得太多,以免影响后面的乘客。半睡半醒是最难受的,还要不停地调整姿势。头等舱就舒服多了,靠背可以放得很低,保持正常睡姿即可。幸福!

北京时间30日早上六点多,又吃了一顿,对国内而言是早餐,而对当地而言是晚餐,因为飞机早已进入加拿大领空。

吃过饭后不知飞机遇到了什么情况,经常上下颠簸,有时很厉害,离终点越近就越厉害,下降时达到了顶峰。我的肠胃在坚持了一个小时后终于没能经受住考验,把最后一杯提神的咖啡吐到了垃圾袋中。冰洁的脸色也很差,但竟没吐,看来我的身体还是不够强壮。

飞机终于降落在多伦多PEARSON国际机场了,滑行过程中我觉得还象在空中似的。

先过海关,一位LADY很认真地查验护照和签证,在已填好的入境登记卡上盖了几个章,问我们还有没有后继的物品,我们回答没有,她示意我们到另一边排队。移民局就在旁边,排队领号码,进到一个大厅等候。大约二十分钟轮到我们,问我们带了多少钱来,在这里有没有亲友,我说有朋友,他记下了L的电话号码。在出口处,另一个官员(华人)给了我们一些小册子,并用普通话向我们交代了如何办理“社会保险卡”、“健康保险卡”和中国人社区服务等等。因为入境的人多,我们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

过了海关、移民官的两道关口后,到外面拿行李,发现散在几处,费了好大的力才把六件行李找全,幸亏我们的行李比较好认。不过行李车要投一块钱硬币才能用,等出去后放到外面的停车处才退还给你。可我身上哪有加币啊?后来和旁边一个人用两美金换了两块加币才取了车,小亏一点。

出来后给L打投币电话,换钱又是个大问题。事先L已经订好了旅馆,好不容易等来了接机的两辆车,竟然放不下五个人的行李,一辆车又跑了第二趟才接完。

等一切安顿下来,已经是当地时间30日凌晨一点多了。我们就这样过完了36小时的29日。

枯燥的旅程是结束了,而以后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9月30日 星期四

因为时差的关系,早上很早就醒了。

昨晚到的时候,多伦多正在下雨,今天的气温就迅速降了下来。总体而言,这里的气温和沈阳差不多,所以我们没觉得有什么不适应。

(李)

生物钟真是一种奇妙、厉害的东西。明明按当地时间来起身、躺下,并强迫入眠,但第二天早上,无论有多困,都会睁开炯炯之眼,想着怎么样去体现自己的“勤劳”,这时正是当地时间凌晨两、三点钟。对我这样一个不论在车上还是在飞机上都不耽误睡觉的人来讲,尚且如此,何况他人乎?

这儿的人似乎很懒惰,也很悠闲。早上六点天还漆黑一片,直到七点才亮起来,走在街上,两边都停着车,房子两层,有的还有个阁楼,这样的房子谓之“house”。楼前的空地上种满草,不同的设计有不同的情调,的确和中国不一样。人很少,要是七点半、八点的沈阳,这时路上可正是高峰期呢,学生更要走得早,这里却直到八点半,才看到学生背着书包。便利店、快餐店大多数没开门,我们走进的一家便利店是少数几家九点前开门的店之一。

胖子很多,而且不是一般的胖,是超级的胖。第一次看见我眼中的“超级胖子”,差点没指着他惊呼。不分男女,不分老少,胖得都邪门。

男胖子们最大的特点是肚子明显突出,腰带在身上一系,就看不见皮带扣。

女胖子们大多数穿裙子,可能是那种型的裤子不好做吧?上下绝对不是一般粗,而是一个菱形,横在我前面像一堵矮墙,足有我两个半宽,两至三个厚,GOD!

女孩子们截然两种,一种白皙苗条,眼睛鼻子轮廓分明,见之驻步;一种皮肤红一块白一块,要么身材敦实,实在瞧不得。而前者占极少数。真难得电影中的美女,应该是很难找到的。

中国人很多,而其中说粤语的占大多数,我们目前接触到的中国人全部是以说粤语为母语的人,跟他们说起话来也很麻烦,我们英语不好,他普通话也很蹩脚,两者常混着说。听他们说普通话,急得我心要着起火来,要是心脏不好,堵得我都能一口气提不上来。现在我开始同情正在和将要与我讲英语的人们,估计他们将要被我的英语所折磨!

(仲)

今天的第一件任务是办社会保险卡,也叫SIN(Society Insurance Card)卡或工卡,有了这张卡,才表示你有在加拿大合法打工的权利,也表明你能享受加国政府的各种福利政策。离我们住处最近的Human Resource Center在一个mall里。所谓mall就是一个很大的建筑,里面有很多独立的店铺,也有office,混杂在一起。办SIN卡很顺利,卡会在三周之内寄给你。这里的政府工作人员态度很好,的确有公仆的感觉,这一点和国内真是天壤之别。办完卡后,顺便逛逛mall,和当地的收入比起来,物价的确很便宜,但同样的东西不加税也要比国内贵一些。在著名的大型商场Wal-Mart里面,价格似乎更低一点。

再下来的任务主要就是找房了。平时人们所说的多伦多是指大多市,metro Toronto,是把以前的YORK等六个市合并起来的。我们只想在Toronto找房,其它几个地区交通、购物、办事都不方便。不是说多伦多没有房子租,而是想租一套合适的房子不容易,地点要合适,价钱又不能太贵。现在新移民多,又是月底,找房的人多,房子就更不容易租了。经常是你按照广告去看房时,房子已经租出去了。买了一份《星岛日报 加东版》,按照上面的租房广告打了若干个电话,不是已经租出去了,就是没人接。也是,我们想要租房的东区、中区、西区,大家都想要。好不容易联系上一位,房东让我们晚上去看房,我们坚持马上去,后来发现我们的决定有多么英明!

我和一位朋友MR.W马上赶过去,走了差不多有半小时。这是一幢house,两层,没有阁楼,房子正在装修,油漆味道很重。房东姓麦,是香港人,来多伦多已经二十年了。刚买了这套房子,一楼已经收拾好了,自己家人住,二楼租出去,以后地下室(英文叫basement,香港人叫土库)收拾好了,也要租出去。二楼两室一厅,一个厨房,一个卫生间,900块。除了冰箱、炉具外(这是政府规定房东必须提供的),没有任何其它家具。我和朋友商量了一下,觉得这幢house的地点比较好,离subway不过六七分钟步程,离47路bus两分钟步程。房子因为刚装修过,很干净,房东人也不错,决定租下。我们夫妇住一小室一厅,500块,那位朋友住一大室。厅其实也有门,也许是没铺地毯只是地板吧,所以叫厅。

回到旅馆,房东知道我们租到了房,直说我们“真好运”,很多人来了要四五天,甚至一周才租得到房。的确,签约过程中,至少有两次电话是来问房的,房东答已租出去了。看来真是先到先得啊!

在旅馆里碰到一个82年复旦大学毕业的人,在美国读了几年书,又到新加坡干了若干年,已经拿了新加坡护照,又申请了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绿卡。原来他以为加拿大和美国差不多,来了加拿大以后,大失所望,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荒凉、落后”,还有税太高。他说新加坡的物价比加拿大加上税以后还高得多,但这里结帐时加税,总感觉心里很不舒服。他正准备放弃加拿大绿卡,玩几天回新加坡。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259@0)
2000-6-4 -05:00

回到话题: 亦凝: 我眼中的加拿大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人生足迹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