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加拿大(4)

news (转贴)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我眼中的加拿大(4)

亦凝

(仲)=仲书秋、(李)=李冰洁 [亦凝夫妇]

10月14日 星期四

(李)

今天头一天课,计算机无聊极了,就是打字,环顾四周,我打得最快,有点骄傲,但一想,我几乎每天都打字,现在这水平也就不算很高了。接下来的几堂课听得有点累,因为不是母语,必须集中精神来听都是讲的是什么话,即使内容都是些“家常”似的。如果说的是汉语的话,睡着觉也会知道她讲些什么。昨天的课我没来,讲的是一些小的惊叹语,今天复习时老师说一段话,让学生根据内容来用那些惊叹词,就是“following she”.结果屋里一时充满了“MM.-Hmm”; “Uh-huh”; “Yeah”; “Wow!” “Oh”; “Mm”; “Hey!”; “Huh?”; “Han”; “Awa”的声音,放学后连仲书秋说他那个教室都能听得见。

今天的课主要是发单词中“TH”的音,写一个句子,写一段对话,里面都有很多个这样的单词,结果下了课说汉语还总想把舌头伸出去发音。

我们这班是个三十五岁的女老师,个子挺高,笑声有点夸张。今天来的学生一共14个,其中算我一共三个中国人,却只有我一个人说国语,哦,就是普通话,唉,来了之后被这些说广东话的人带的!我都快习惯说广东普通话了。那两个是香港人,普通话也能说点,但不流畅,其中一个因为是在加拿大学的电脑,所以一些词比如“删除”“复制”“剪切”等等都用英语来讲,我问她中文是什么,她说不知道,我们俩就说具体怎么操作,然后我告诉她翻译成中文时怎么说。要是我从加拿大学了什么以前没接触过的学科,估计也不会知道翻译成中文怎么说。就比如这里坐地铁,除了月票外还有一种“车票”,是金属圆币,两块钱一个,买十个以上一块七,这种东西叫“token”, 翻译成中文是什么我就不知道,我们俩每次买十个,现在已经买了四回。

(仲)

第一次上ESL课,班里中国人占了四分之一还多。

因为被分到LEVEL 7,老师上课时的语速基本和正常语速差不多。开始的时候,连老师让干什么都不知道。在国内时总还不觉得,出来以后真正用到了,才知道自己的英语有多烂。听不懂,也表达不出来,纯粹是应试教育下的恶果。

晚上去上MCP课,班上有一位三十左右的“老”移民,来加快十年了,英语和计算机都是在这边学的,很多字不知道用汉语怎么说。比如老师问她是不是用CAD,老师说的是C-A-D,她回答“不是,是CAD(读成CARD)”,我一听,这不是一回事儿嘛,只不过一个读字,一个读词。我一说,老师也乐了。

去和回来的路上,分别碰到两位同是在WISE办移民过来的朋友,世界真是太小了!

 

10月15日 星期五

(仲)

电话终于装好了!

十点半,我到楼下,打开门透透气。刚好一辆BELL的车从东边开过来,是不是来装电话了?那辆车转了一圈,停在院子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黑人。一问,果然是。

上了二楼,他看了一下,问我哪有线,我告诉他“NO LINE,NO JACK!”他嘀咕了几句,让我再打电话给BELL,他没法干。我问为什么,他回答说“没线”,我心想有线让你来干什么。他打了一个电话问了几句之后说,他的工作只是在裸线上安装插座,让我再打电话和BELL联系。典型的官僚作风,何曾相似!我告诉他一楼有线,他出去转了一圈,找到了通往二楼的线。原来二楼有线进来,但房东在粉刷时挡住了,他抠开墙皮,准备安装插座。我们事先问过,一个插座$65,两个$95。我和WR.W一商量,既然有线,不如买线自己连,线也就十块左右,于是我们告诉他我们准备自己连。他问我们如果他帮我们装两个插座,我们能给他多少钱,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重复了一遍,好家伙,加拿大也有以公肥私的主,居然这么明目张胆,不过想想我们也能省钱,也不错。“fifty dollars”,我试着说了一个价钱,他马上说“OK”。成交!于是我们省了几十块,他赚了几十块。他一边干活,一边告诉我们,如果是加拿大人他就不会这么干,还说加拿大人很“stupid”,又让我们打电话给BELL取消安装插座的要求。

终于可以上网了!

我现在用的是L以前申请的一个帐户,本来只有第一个月是免费,谁知后来没被取消,就一直用着,他现在用CABLE,这个就给我继续用了。

在加拿大几乎一切可通过网络来实现,所以不上网的感觉就如同瞎子和瘸子。年青人一般都会,学校、图书馆里上网都是免费的。这里上网有几种选择:最普通的通过电话线、MODEM拨号上网的速度比国内稍快一点,但访问国内网站的速度较慢;通过CABLE上网的速度那就快多了,L那里就是用CABLE上网的,DOWNLOAD的速度可达到每秒80或90K,我试过在线听MP3,大部分时间的效果和在本机听没分别,在国内的网迷们除了局域网外,恐怕没有过这种感受吧;还有一种是光缆,我还没尝试过,因为费用要高不少。

这里上网费用和收入比实在很低,哪怕是最低工资,三个小时的收入就可以保证一个月的上网费了。电话拨号的费用一般在十几、二十几块不等,各公司的收费差别很大,例如BELL的费用就高达$39,而低的不过$12;CABLE的费用比电话高不了多少,大约每月$49,还给你专用的设备。

为了不至于影响接听电话,BELL有一个INTERNET CALL DISPLAY服务,可以在上网时显示来电号码,以选择是否接听,每月$5,这样就不用装第二部电话了。这个功能就是在网上申请的,不用到BELL去办手续。也许这就是发达国家与不发达国家的区别吧!至少在电信行业如此。BELL还有不少这样收费不多,但很有用的服务。

(李)

T.Q.I.F --- THANK GOD IT’S FRIDAY! 这是老师说的

去语言学校已经两天了,我算是插班生,9月7日他们就开学了。

这两天每次都有十三四个学生,算我一共三个中国人,那两个香港人跟我说起普通话来费劲得很,我听得上气不接下气,没办法,慢慢的跟她们说,教她们国语怎么说。比如我说计算机课,她们不懂,后来明白,哦,原来是电脑;老师教眨眼睛这个词,用动作给示范,她不知道普通话应该怎么说,我告诉她是“眨”。她对中国大陆很不熟悉,只知道有北京,我说我是沈阳,她不知道也还说得过去,我说我在中国的东北,她还是不知道!这两个香港人一个不做工,一个在衣厂做PART TIME,就是非全职的。

其他我知道的有一个阿尔巴尼亚人,一个哥伦比亚人,他们俩跟我说的时候,我不知道是哪里,就让他们写下来,我顺着读下去才知道是这两个国家;而一个巴西人她写出来我也不知道是哪儿,回家一查字典才知道。第二天她把我带到地图前面指给我看,我告诉她昨天我查了字典,知道是哪里了。她就问我是不是从前不知道,我说也知道,只是不知道用英语怎么说。还有一个印度老太太,一个黑人女孩,两三个皮肤比较黑,也许是印尼什么的地方的吧。

这十几个人里,只有两个女孩儿发音还比较清晰,其他的都奇怪得很,哥伦比亚英语,巴西英语,印度英语,刚去的头一节课,每个人念一个句子,我照着书都不知道她们在念什么,叽哩咕噜的。直到第二天,我才隐约听得出来她们的发音,有趣极了!每次念大段子的时候,老师就让我和其她两个女孩念。但我的听力还不行,有一半都听不大清,只是似乎觉得是让做什么而已。

头一天上网,而且不限时,发了无数封信出去,真是过瘾!在国内的同学看来,这一定是一个值得羡慕的事情。

 

10月17日 星期日

(仲)

昨晚和L约好今天去SCARBOROUGH喝早茶。SCARBOROUGH是华人在多伦多规模仅次于DOWNTOWN的一个聚居地,从我们住的地方过去大约要坐一个半小时的车。

大多市(GREAT TORONTO)的面积非常大,从西南的MISSISSAUGA到东北的MARKHAM,乘车大约要3个小时,要知道这里的车速至少是四五十公里/小时,地铁就更快了,由此可以想象多伦多之大。

多伦多的公交系统称为TTC(TORONTO TRANSIT COMMISSION),非常发达,包括有多种交通工具: 公共汽车,有轨电车,地铁,轻轨铁路。这里道路的布局很有规律,几乎所有的街道都是直的,基本上每一趟车只在一条街道上行驶,不转弯。如果你需要垂直改变方向,就在转弯处换乘另一趟车。乘TTC可以上车时自动投币,成人2元,儿童0.5元;也可以事先在书店、邮局或者杂货店里把票买好,如果一次买10张或更多,每张1.7元,儿童0.4元。票既有纸做的,也有金属的,称为TOKEN。从甲地到乙地,如果需要换车,可以在换下一趟车前向司机索要一张TRANSFER,地铁里TRANSFER是自动的。只要不走回头路,在一定时间内换车不需再付费。如果你经常乘坐TTC,车费是一个不小的开支,可以买月票,称为METRO PASS,80多元。另外TTC还专门为周末家庭乘车提供了特殊优惠票,称为Family Pass或者Day Pass,只能在周日或节假日使用,现在每张票7元,可供两个成人、四个儿童或者一个成人、五个儿童共同使用,凭此票当天乘车不再收费。三口之家节假日出去玩,买一张Family Pass,一天只要7元车费,相当划算。这里的人投币都很自觉,司机一般不看,但如果你投入的硬币不够,司机很可能会要求你下车。另外,千万别指望司机给你换零钱。在加拿大硬币用途很广泛,除了坐车,在自动售货机买东西、售报机上买报纸、打投币电话、付小费等都需要硬币,所以每次出门前都要检查硬币带的是否足够。其中,用的最多的是二角五分的,称为quarter。

在多伦多,地图非常重要。TTC交通路线图可以在地铁站免费索取,标明了TTC所有通车的路线和街道;多伦多市区图加税大约$3.5,非常详细,任何一条小路,只要有名称,哪怕只有几十米长,在地图上也标得清清楚楚。凭着这两张地图,只要你知道目的地的街道和号码,即使没有汽车也可以顺利到达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在SCARBOROUGH逛街的感觉就像在香港一样,到处都是华人,标牌也都用英语和广东话两种文字,只是没有香港那么拥挤。赶上一家长途电话公司在做宣传,只要填一张表,付一些定金,他们会在五个工作日内替你从原来的长话公司转过来。这家公司打到大陆的费用是每分钟五毛八,算是很便宜的,从大陆打到北美,每分钟是十五元人民币,相差悬殊!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262@0)
2000-6-4 -05:00

回到话题: 亦凝: 我眼中的加拿大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人生足迹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