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加拿大(5)

news (转贴)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10月19日 星期二

(李)

看来我念这个LEVEL3是挺正确的。老师讲的大部分话我都能听得清楚,其余的也能猜到一点。临放学做一个习题,一个听课老师说话比我们的任课老师快很多,但也许发音比较清楚,也许是这几天我有所进步,总之她的话我也都能听清。

我们老师叫Kay,象个神经病,课上得活泼点固然好,可她常常蹦来蹦去,大喊大叫,有时弄得我头晕。


因为我上课拿的是一个备课笔记,当测验或者做练习的时候涂抹得乱七八糟很不方便,那个香港人给了我几页纸,说你先用,这样的练习用本子很麻烦。我谢过她,她又告诉我哪儿有纸和笔卖,二百页纸(大十六开。纸边有装订孔,纸面有横格)只要$1.99(不含税),铅笔也很便宜,不到两块钱十支。

 

10月20日 星期三

(仲)

对这里银行的办事效率实在不敢恭维,银行卡已经过了二十天还没收到。没办法下午到开户行去办了一张临时卡,这里人一般不带多少现金,而我们没有卡,只好放现金在身边。因为正式卡已经寄出,收到也不能用,要等再下一张正式卡寄到才行。

(李)

新认识了一个同学,今天第一天来上课。刚进教室门的时候,可能不确定是否在这间屋,就过来问我,下课之后,她要借一纸试卷,也来向我借,而她同桌的有三四个人,嗯,看来我还蛮有人缘的。

她是孟加拉人,76年生,这一点是在午饭后知道的,继续谈下去,知道她来这里二十天,我一想,我不也是二十天吗?于是我跟她又对了一下时间:本年度九月二十九日登陆多伦多!真是巧得很。当时两人瞪着眼睛握了握手,以表惊讶和欣喜。还是同样的,她也结婚了,当我问她结婚多久时,她想了一下,扳起手指,我怀疑地问:“SEVERAL
YEARS?!”她看我惊讶的样子,倒冲着我笑起来,好像我是少见多怪。孟加拉从前十五六岁就可以结婚,最近才延到二十岁。

另外,前几天我以为是印尼的那两个人,是斯利兰卡的,还有一个西班牙人。真是哪儿的都有,两个国家的人用第三国语言费力地交谈,真是滑稽又有趣。

 

10月21日 星期四

(李)

这几天终于开始转冷了,想起上个星期还温暖如春的阳光。上个星期的某一天,我把午饭拿到学校对面的PARK里去吃,多伦多的PARK到处都是,没有栅栏也没有围墙,就是一大片绿地,高高低低的,有一些枫树,几把长椅。绿地上面,有很多鸽子和海鸥,有时候在绿地上走来走去吃草籽什么的,有时候成群飞起,哇,很漂亮!我在那里照了一张照片,照的就是鸽子在天空飞着的情景,只不知我的相机和我的技术能否拍出那种效果。我把吃剩下的苹果核掰下一小块扔在地上,马上就有海鸥过来啄起,然后,附近的几只海鸥就盯着我,向我靠近、靠近,于是又扮掰了几小块扔过去,它们竟然要打起架来,吓得我不敢再扔东西过去,免得它们迁怒于我。一大群海鸥和鸽子围在自己身边的感觉真的很好,象是它们的主人,高高在上,而且从不曾有过这么亲近鸟类尤其是海鸥的经历,所以也很新鲜。坐在长椅上晒着太阳,暖洋洋的几乎要睡着了。

枫叶现在已经要落了,红的黄的绿的深棕的,很惹人驻步,但随处都可见类似景色,所以倒也不觉太过留连。

最常见的动物是松鼠。有棕色的,黑色的,长长大大的尾巴,贼一样的滴溜溜的小眼睛,深色的松鼠尤其显得肥胖,而且毛色油亮。常常就在路边的草坪地里抠来抠去,然后不知抱着什么东西就啃起来,象只大耗子,想起耗子突然觉得恶心,不如不想。来到这儿,还真就没见到过耗子,哎,怎么又去想!

 

10月22日 星期五

(李)

你们猜那个孟加女孩家里都有什么人?她已经有孩子。我就问她和几个,回答一个,这一点倒不出我的所料,顺着问下去几岁了?“SEVEN
YEARS OLD。”给我吓的差点说不出话来,她毕竟是二十三岁不是三十三岁。原来她十五岁就结婚了,她丈夫大她七岁。噢,在瑞得聊天时我把这事说给我小妹,她说“那不是未成年少女吗?”呵呵!国情不同,文化不同嘛。

谈到不同国家的文化,我就要提提今天上的课。上午照常,下午老师给我们在教室放录像,片名叫<IRON
AND SILK>,我不知翻译成中文怎么会合适些,反正不应该是表面的意思。看完片子,我想这个片名意思可能是美国和中国的文化差异,铁大概指美国,丝当然非中国莫属。整个电影是从一个真实的故事改编出来的,演员大部分是自己扮自己,尤其是男主角-一个美国人。

故事讲述八十年代初这个美国青年MARK到中国教英语的两年时间里的见闻。初到时,看了一部中国片<少林寺>,然后热爱起中国武术。于是拜学校武术潘老师为师,后来又跟他的中文老师May学太极。潘老师开始不教他,说“我们不叫功夫,叫武术!”“你们外国人不懂得武术精神!”(汉语)于是MARK跟在他后面,在教室外面偷看,这时电影插了一段<少林寺>李连杰趴墙头偷学武术的画面(这样的手法应用了四五回,觉得这电影真是亲切,只是李连杰那时真是太年轻了,现在看竟有些不太习惯)。两年后,他的武术练得很象回事儿了,铁索、长剑练得都不错。片子里潘老师所讲都是汉语,还有插的<少林寺>片断,都是汉语,但有英文字幕。其中有一句“没吃三天素就想上西天”,字幕出得很快,我没看清是怎么翻译的,但我想他们外国学生是不可能真正领悟到其中的含义了。

唉,看来我是不太擅于有条理的叙述一件故事的。也不知大家能不能明白我说的电影内容。

因为片子拍完已十几年,所以里面人所穿得衣服不是蓝就是灰,言谈之间也夹杂着一些特定的历史阶段所特有的词。我想我有必要告诉那些外国人这不是现在,而是许多年以前的样子,现在跟以前是不一样的。因为正在看的过程中,我只把这话告诉我旁边那个孟加拉女孩。电影结束,老师也向他们解释,这是近二十年前的事,现在中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跟从前不同了。

 

10月25日 星期一

(仲)

房东在二楼留了一根有线电视的CABLE,我原想顺便买一个三通的插头和线,等买了电视后连到我们的房间。不过那里的线似乎短了些,等回去量一下再买。在商店里看到文具用品、电线电缆、插座插头几乎不是MADE
IN CHINA,就是MADE IN TAIWAN。没有勤劳善良的中国人民,北美的资产阶级们能享受到这么物美价廉的商品吗?

(李)

这儿卖的纸大都是边上有三个圆孔,带横格的,就是前两天我买的每包二百页$1.99的那种。在韩国街给仲书秋买了个夹子,硬壳,翻开后中间有三个固定的环可以掰开。也可叫活页夹吧?可能就是为了适应纸,哦,当然也可能是纸适应夹子。

在MALL里买了一个打孔器,因为他上课的资料都是复印出来的散页,没有孔就不能用夹子。打孔器特价一块钱,加上税共一块一毛五。别的地方要卖两块钱。关于价钱差并不是我跑腿得来的,而是问我们班的同学,那两个香港人,过来都已经几年,我想买什么就问她们,省得我自己去“货比三家”,象她们俩,买的打孔器价钱就不一样,一个一块钱,一个两块钱。

逛完了MALL,到旁边的大超市去买菜,大的超市比小店要便宜,东西也全。在入口处看到一张广告,原来是超市招人做PART
TIME。我想如果就是做收款员(cashier),那这份工作很简单。但是仲书秋不太想让我做,说我的英语不好,先练好英语再说吧。

 

10月26日 星期二

(李)

放学路过这个超市,终于忍不住又进去了,还是想得到这份工作。收款员又不要怎么说话,英语自然也不很重要了,我这么想着。告示上面只写了如果要申请这份工作就请进,并没写具体到哪里去。我就在里面逛,想问问那些cashier“where
are your office?”,但每人后面都排了好长的队等着交款。算了,就想找类似保安或者管理货品的问问。哪想到昨天还看到一个老头在这儿摆牛奶,一个年青人摆青菜,今天一个也不见了。我又走到门口,看到这个超市里只有两个小门,一个门上贴着轮椅,肯定不会是办公室了,另一间在小旯旮里,黑黑的门上什么也没有。不敢确定,因为万一只是一个仓库,那我过去敲门岂不太傻了!就远远地看着会不会有人进出。果然,一个身上挂牌的胖女孩拉门进去了,我确定它即使是仓库里面也有人,就走过去,居然有个门铃。胖女孩开了门,我问她:“Is
this office?”(说起话来毫无语法),“Yes.”下面我说的原话不好意思重复了,因为不仅没有语法,简直颠三倒四,好在她还听得懂,嘻嘻!

我问她“你们在招part time的职员?”她说
“Yes. @#%^&*(+=*&^%$#”。
不管她在说什么,我只管说我想说的“你们要求要流利的英语吗?”她说“#¥@$%^#@%&
so so”。我知道她在说不用很好,一般就行。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然后她又指向一个收款机的方向“*&%$#@+=*&”,我知道她在给我某种指导,于是说
“Can you help me? ” “Sure.”
于是带我去一个收款机旁边,拿了一张表给我,指着表说“#¥@$%^#@%&。”我知道她在跟我说都要填什么。问她“Fill
in now?” “You @#$%&* home, *&^%$ back. OK?”虽然我不懂她具体的话,但我知道我可以拿回家填,反正表上肯定会写清楚填表的要求,回家查字典,问仲书秋都行,不必马上要懂。为了确定我听得没错,就问“我可以拿回家填,明天拿给你?”她说“明天也许我不在,你可以给她”(指着一个cashier)这句话我听清了,却忘了英文原版。我说了句“OK”,然后“Thank
you.”“Bye-bye”都忘了说,就转身走了。反正整个过程乱七八糟,紧张是没能来得及,过后更觉得很搞笑。哈哈,搞笑!

表上的内容很具体,看得出这个超市管理还不错,很正规。

仲书秋注:上面凡是乱七八糟的符号都表示大小姐听不懂又记不下来的话。

 

10月27日 星期三

(李)

放学后又到那个超市,昨天那个cashier已不在,换了一个,我不确定是否可以给这个人,刚这么一想,过来一个红衣服的工作人员,问我“·#¥%*
?”因为本来英语就糟,再加上心理没准备,压根没听他说了什么,就“嗯?”了一下,他又说“#¥%*
finished?” “Yeah.” 他指着我前面的cashier,“@#$%^&*the guy,
OK? ” “OK, thank you!” 他又跟那个cashier说了一句话,我走过去说“我昨天填了这张表,今天拿回来给你。”噢,这话翻成汉语都这么别扭!我问他我现在回家等是吗?他告诉我
“They will call you.” 哈,这句倒简单。而且没忘了说thank you.

那张表上说,六个月之内会给交申请表的人打电话。六个月!我想我还是够呛。心里却倒盘算着一小时能给我多少钱。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263@0)
2000-6-4 -05:00

回到话题: 亦凝: 我眼中的加拿大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人生足迹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