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先献点砖末。酒史(提示:是半鲜自己喝酒的流水史啊,免得你看了说俺骗你)。

susse (半鲜)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酒 史

酒的历史是否与人类的历史一样的长,长得可以追溯到名字优美生僻的某某纪?别问我,我不知道。我自学龄以来的历史成绩都是拿不出手的,可以算历史文盲。

我只管我自己的酒史,确切的说是喝酒史。不敢说品酒,怕有自我拔高之嫌。最近实话实说有期共产党员的一档节目,出镜有女品酒师,勾起我无限敬仰:人家一年(是一年吧?不敢确定)喝下去几吨白酒。吨啊!白酒啊!

我最早喝到酒应该是很小。有记忆开始,每年的春节妈妈都会做些好吃的,餐桌上也一定会有白酒红酒,平时烟酒不沾的爸爸会倒上那么一杯。我和哥哥总会在妈妈对爸爸的阻拦中尝到筷子尖上蘸到的酒滴滴。哇,白酒那个辣呀,红酒那个甜呀。不知道为什么童年的记忆里总没什么啤酒的位置?:-/

与酒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是在高一时,我表姐当时在酒厂上班,厂子作为福利给员工发了好多山枣蜜(果酒的一种,山枣酿制),给我们家也搬来了好多瓶,我和我妈妈就把它当饮料喝,没事就倒一玻璃杯,甜丝丝的,不知不觉滋溜滋溜就是一杯。我哥和我爸也想效仿来着,呵呵,俱醉矣,不敢再试,只好便宜了妈和我。顺便说,我妈的酒量也是那时候才得以被发现。不过,免费山枣蜜没有了后,就又与酒陌生了,倒也没想。

与酒的频繁接触是在大学以后了。会餐啊、生日啊、聚会啊、野餐啊,总是有无数喝酒的借口。学生穷,没什么太贵的酒,无非一些假香槟(香槟汽水)、啤酒什么的,红酒和白酒喝的机会极少。奇怪,女生好象都挺能喝(不是规律吧?),男生们东倒西歪床下桌底的时候,女生们都还能保持仪态,不知是喝得果真少还是果真能喝。这时的体会是不管什么酒,统统的不好喝。

快毕业的时候,就象是活在了酒缸里,大大小小告别宴,当然是无酒不欢,没菜行,没酒可不行,不管酒量大小,都是不醉无归。小秘密:要是没有毕业时候的酒,便没有我和老公的这段姻缘,所以,酒,实在对我是有特殊意义的。

参加工作前几年,自作主张辞了分配的工作,开始频繁跳槽。薪资倒没见多有长进,大盘子可吃了不少。其实那些请客都有名堂都有目的,不是疏通有关方面就是拉拢某些领导,不管,跟着吃跟着喝。经常,也有个同学聚会什么的,还是没什么钱,常在宿舍做了吃,要不就是小破饭店。不管哪种宴,啤酒已是当然的主力,宴宴都有。

到现在,不说挣得多多,但吃饭喝酒已不是问题,问题是好朋友们聚在一起越来越不容易了,好在每次的聚会还能做到把酒言欢,尽欢而散。而属应酬一类的酒宴则根本就吃不出也喝不出感觉了,不说也罢。

报完了喝酒流水史,心得是:酒的内容其实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一起喝酒的人,若酒逢知已,喝他个畅快淋漓,叙他个天昏地暗,那才是人生不换之乐呀!

一段题外话:俺老公属于对酒精过敏的一类人,沾点酒就浑身通红,反应奇大。他喝酒最好玩,不用人劝,先自己猛灌,一会儿就醉,醉了就坐在那儿静静的睡,真的就是坐在喝酒的座位上睡,不仅仅是能睡着,居然也不掉下来,我配服S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27824@0)
2001-7-11 -05:00

回到话题: 老九的酒不能白喝,等会儿睡醒了,交品酒日记一篇。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家园家庭与子女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27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