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gle与外甥之《Don't be a victim》

bingle (bingl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周末的时候,外甥照例来找我这个舅舅,我正忙别的事儿呢,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说话。外甥看出我的不耐烦,也不理我了。

  半天没听见小家伙吭声,一扭头,看见他已经拉开了我的VCD宝库,正埋头寻找什么。我仔细想了想,确信没有什么儿童不宜的VCD,就放下心,任他去找。

  “这是什么?霸王别姬,怎么还没拆封呢?”外甥举着一盘《霸王别姬》问我。

  “哦,这是我从网上买的,买了很久了,一直没顾得上看。”

  外甥三下两下把它的塑料包装撕开,问我:“舅舅,你真阔!VCD买了不看比吃饭掉饭粒儿还浪费。别忙啦,咱们一块把这个VCD看掉吧?”

  在外甥准备好薯片、可乐的时候,我告诉他,我上大学的时候,就看过《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公映的时候,我还在上大学,那时候着迷于各种片子,经常流窜于各大学影院,音像资料馆。对我来说,《霸王别姬》是具有纪念意义的一部电影。

  它的纪念意义在于,它创造了我看电影以来的几个历史记录:
  第一部单片票价超过2元的电影,高达惊人的5元;
  第一次遇上屏幕里放的是模模糊糊的录像带的电影,电影院里嘘声四起;
  第一次遇上退票风波,看到了承包电影的学生,一脸惊慌;
  第一次一周之内赶3个场子,退了3次票,仍然没有看成这部电影;
  第一次走进学校的电教,去看通过小电视放的电影;
  第一次坐在电教的台阶上仰着脖子,通过电视看电影;
  第一次在公开场合看盗版电影;
  第一次看纯中文电影,而只看懂了电影内容的八成;

  外甥听我说完,笑着说:“啊,原来还有这么一段故事,舅舅,原来你也青春过呀。”

  呵呵,谁没有青春过。几年以后再看霸王别姬,才发现原来我上大学的只看懂了电影内容的五成,也许只有两成。当时看的电影不清楚也许是一个借口,不过那时候太年轻才是真的。

  霸王别姬是一部好电影,但是对于外甥这个年龄,理解起来可能有些困难。我只好用提示的方式,一边看,一边给他讲解。

  开始是小豆子和小石头一起学唱戏,外甥看的津津有味,不时随着人物的喜怒哀乐,而微笑、叹气。当看到一群小男孩站在河滩上一起练习霸王别姬的时候,外甥也站了起来,学着电影里的人,双手叉腰,腆着肚子,跟着一起唱。

  我暗笑,姐姐要是在这里,看到我们,一定会生气的过来制止。

  可是接下来从小石头为了帮助小豆子入戏,用烟袋锅惩罚他的时候,外甥就开始看不懂这部电影了。

  我告诉他,这一幕是有象征意义的,以后的小豆子,就不是小豆子,而是“人戏不分”的程蝶衣了。外甥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外甥的似懂非懂,没有能够持续太久,因为接下来,我已经不知道该给外甥如何讲解。外甥对剧中人物的人情世故,还能够理解,但是对于有些场景,他不能理解,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帮助他理解。

  列举几个外甥看不懂的场景:

  街上,抗日的学生在游行,看见程蝶衣和段小楼走出照相馆,人群中喊出:“眼瞅着就要当亡国奴了,妖里妖气的你们唱什么戏?没家没国的,你们有没有中国人的良心?”眼看就要当街挨打,慌乱中,“经纪人”那坤领头喊出了“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中国人都是一个老祖宗”的口号,愤怒的人群,才放过了他们。

  日本人投降以后,一群国民党伤兵在戏院里听戏的时候,越来越乱,场面失控。段小楼上台帮程蝶衣救场:“各位老总,戏院里没有这么听戏的,连日本人也没这么闹过。”人群中,一个声音说:“说的好,可是有一样,替日本人叫好,成不成。”立刻,群情激愤,“不成!打!”戏院里乱作一团。

  文革开始了,不停的游行,不停的喊口号。那坤供出段小楼说过:“就是共产党伤兵捣乱,我也照打不误。”他们都以为揭发朋友可以讨好群众,换来自己的安宁。段小楼揭发程蝶衣给日本人唱戏,甚至攻击他的人格;蝶衣揭发菊仙以前是妓女、潘金莲;甚至段小楼也说自己不爱菊仙,要和她划清界限。但是面对愤怒的群众,谁也不能幸免,因为他们都是屁股上有屎的人,因为在这样的场景里他们必须充当被打倒的角色。

  面对外甥天真的眼睛,我可以告诉外甥什么呢?
  我能告诉外甥,一个成年人,在被愤怒控制以后的举动,总是不可理喻?
  我能告诉外甥,人群之中的争论,最终会变成争吵、用拳头说话?
  我能告诉外甥,情绪激动的人群,会去寻找一个攻击的目标作为宣泄的对象?
  我能告诉外甥,当局面失控以后,人性甚至都会扭曲,每个人都已经不再是自己?
  我能告诉外甥,他的舅舅因此总是对热情的人群感到莫名的恐惧?
  我问自己,我真的能告诉他这些,他能理解吗?

  当林亿莲和李宗盛的《当爱已成往事》想起的时候,我感到有些压抑,真不应该在一个轻松的周末,放这么一个VCD。

  外甥突然问我:“舅舅,隔了这么多年再看,你的观后感是什么?”

  “Don't be a victim.”我脱口而出。马上,我又后悔了,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给还在上小学的外甥解释清楚,我可不想让我的悲观,传染给一个小孩子。犹豫了一下,我解释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人多的地方不要去。”我把姐姐平时总教育我的话,拿来教育她儿子。

  “瞎说!”外甥大概看出了我在乱解释,“你开始说的是Don't be a,不要是一个什么。后面你翻译的中文,是乱翻译,骗我的。”

  “呃,”我可没想到外甥能够一下子识破我。“那好吧,我实际说的是,”我拼命的想找一个近似的单词,看看能不能敷衍过去。

  “哈哈,舅舅,”外甥突然笑了,“我早就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在电视剧《宠物情缘》里看见过,古天乐就天天穿着这么一件T恤衫晃来晃去,上面写的就是Don’t be a victim!”

  我拍拍外甥的头,故作深沉的说:“等你长大了,你会明白我想说什么的。”

  不料,外甥突然暴跳起来:“我最恨别人拍我的头!就算是舅舅也不行!”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28082@0)
2001-7-11 -05:00

回到话题: Bingle与外甥之《Don't be a victim》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28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