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13亿中国人“活得好好的”(zhuan)

guest ()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评13亿中国人“活得好好的”
作者: 苦难的中国农民
日期: 07-14-01 10:50

评13亿中国人“活得好好的”
文章来源: 不得不说 于 7/14/2001 3:46:00 AM:

评13亿中国人“活得好好的”

没有在几处农村各呆上十天半月的人,无论他是谁,没有资格奢谈对中国的了解,更没有资格去代替中国人口的大多数发话。


告诉你:我出生在农村,江西北部,传统的鱼米之乡,自然条件不该穷。情况又怎么样呢?


1、农村精壮劳力不得不四处飘零,艰苦打工。打工的滋味,你知道么?那是典型的被剥削啊。少得可怜的工钱————你一天的收入完全可能比其一个月的收入还要多得多——常常不能按时到手,挨到年底,按国人的传统,四处漂泊的游子谁不梦想回到父母妻儿身边?可是,当人们辛苦了一整年兑现不了工钱的时候,即使他们再没有文化,再没有你那样热情激昂,他们也是血肉之躯啊。你能理解他们的苦涩、无奈吗?我家三位兄弟就这么年复一年无望地打工、打工、打工……打了头年,来年的去向没着落。过了年,他们便背井离乡、妻离子散,一窝蜂漫无目的地往外涌,还被城里人讥讽为游民、盲流,遭人瞧不起、甚至象牲口一样遭驱赶。


几年前,当我春节返京途径武昌火车站,许多民工在车站广场排长队检票。忽然,一个穿警服的家伙,没有来由照着一个站队不很规矩的民工劈头就抽皮鞭!多么猖狂,他根本就不担心被打民工的同乡会一窝蜂扑向他——因为他知道农民都是好欺负的,他根本就不把农民当人看!这就是不少自视高人一等的城里人的恶行。看在眼里,我心里想,那无辜挨打的保不准哪一天就换成了我的兄弟。可恨我人矮力小,我在心里诅咒自己无能,只好夹在民工群中向恶警起哄而已。


还有一件事,我弟弟1996年途径武昌火车站来北京接母亲,在车站公用电话亭往我北京的家里要电话,不到五分钟,愣是被人家电话亭一帮人勒索了50元!


农民啊,他们走到哪里,他们都躲不开歧视、欺压。这样的事,我经历得多了,听闻得更多。你听说过吗?你是嘲笑他们软弱、弱智,还是嘲笑他们的出身——没人叫他们投胎农村啊,活该?


象你这样的人,生在城市里,长在蜜罐中,更难说你自己以及你的父母就不是大小贪官。农民养活了你们,可你们不知恩、更不图报,站着说话不腰痛,每天吃了没事泡网巴、耍贫嘴、逗闷子。你要有良心,闭上你的嘴,不行善,也该积点德。(有种,请正面回答我:谁给你发工资?你哪一天不在网上长泡?要真正关心国家,真正爱国,休要贫嘴、无赖,把你的时间哪怕拿出零头来为国家做点正事!光说不练,光贫嘴狡辩,你以为你是谁?你在舌战群儒?你在展示你卓尔不群的思辩能力和滔滔口才?真正可怜虫一个,你不仅毁了自己,更浪费了人类的资源!不道德啊。)



2、再讲我家父母。他们不算高龄,68、65岁矣。这个年龄,城里人有退休金、离休金。换句话讲,国家养着他们了。这很应该,毕竟要老有所养,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可是,我的父母们呢?他们享受了什么?过去,他们忍受着巨大的剪刀差,为这个国家积累财富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和牺牲,有良心的城里人都会承认这一点。他们劳苦一辈子,到老不但得不到国家的一文钱安慰,国家反倒每年向他们每人追索160多元的苛捐杂税!真是岂有此理啊!更别提他们生病了谁来管?他们只能小病不医,大病等死。人道何在?公理何在?我常常对城里人讲,除了身上穿的可能是化纤(我们明白,这不是进步啊),家道稍富有的可能还有个半导体、电视什么的,他们的起居劳作与五百年前、甚或一两千年前从形式到内容没有太大的本质差异。讲这样的话,我的心里充满苦涩。你理解我这番话么?你是否又要无知地反驳,指我这样的言词是在诬蔑祖国,是卖国?在反驳我之前,请先到农村走走,不是去旅游兜风,而是去同人们一道“活”几天,一道到田地里面朝黄土背朝天。如果不是这样,你根本没资格同我讲话,更没有资格代表农民说话。



3、仍然讲我家的事。农村结婚没婚检,生孩子打预防针要掏许多钱。这一点,我不责怪城里人。我自己在城里生活二十几年,习惯了城里的事物,把许多事看成当然。所以,一个弟弟结婚,我从来就没有提醒他们进行婚检;他们生孩子,我也想不起来提醒他们给孩子打各种预防疫苗。结果怎样?他们领了结婚证,却没进行婚检。生孩子了,因为要支付昂贵的费用,象当地大多数孩子一样,孩子也没能接受疫苗接种。


就我所知,免费接种疫苗是全人类儿童的福利,中国政府也接受了世界卫生组织的赞助和支持。为什么全人类免费的福利到了中国农村就要收费了呢?你不要只知道说“不”,动不动就怀疑别人的政治动机,政治过敏也是病,精神病罢了,比肉体的病痛更要紧。你不要质问我,还是让所有的人质问自己的良心吧?!


1998年,他们的孩子不到一周岁突然发病,在当地急救无效,星夜赶奔北京(注:他们之所以来北京,不因为有钱,而因为有我这样一个大哥做他们的精神和经济支柱)。不查则已,原来,弟媳自小携带乙肝病毒,并且遗传给了无辜的孩子。一个破碎的小家庭,一对可怜无望的母子……我在心里为他们哭过无数回。


这是我们个人的错吗?这是国家和社会的错啊。孩子是国家的,他的病痛不只是他自己的,也是这个社会的,是大家的啊。


我曾经想过就此事向国家最高机关、向卫生部、向当地政府禀报。然而,我痛苦,这个政府难道就不知道农村的这种卫生防预状况?我最终罢休了。但是,我始终良心不安。哦——懦弱的我,你是农村千、万同龄人中滚爬出来的博士啊,在那些可怜无助的人们的眼里,竟然被他们尊为人杰,你不为他们鼓与呼,还有多少人会可怜他们,更有多少人会为他们伸张正义?!我知道自己的渺小,但我保存有一颗善良感恩的心。虽然不能办报纸,但我希望在不远的将来,总可以申办一个网站,为中国的农民、为我的父老兄弟振臂高呼!出身农村的兄弟,有热血和良知的城里朋友,让我们一起从事善举!



4、说的仍旧是我家的事。我不怕你嘲笑我倒霉——为什么不幸的事尽集中到我家里?我只知道老父母是老实巴交的人,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他们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1988年,我三弟二十岁时在家自杀。他初中毕业学木工三载。出师了,可惜,农村的工匠多的是,家父没有任何社会关系可以帮他揽到活计,他自己也木纳不善交际。那时,也没有像今天这样人人外出打工。常年找不到工作,他痛苦啊。我只是鼓励他学会讲话、活份,千万没有想到他会寻短见。我获知他离世时,正参加中央讲师团在边远地区支教扶贫。他的痛苦,老人老年丧子的痛苦,我作为兄长无力助他而生的痛苦,你们城里人能理解么?他比你们谁傻?难道他就不懂得象你们那样珍爱自己的生命?


归根结底,不就是出生在农村么?不就是一切凭关系,而他缺少这种资源么?看不到生的希望了,这才是他的死因!



5、我家的事不妨再讲一件。大约1994年,家父在湖北买粮种,种子站错将晚稻种子当早稻种子出售。据家父讲,后来他知道共有二十几户农民同样被错卖了种子。可怜我弱小的父母辛苦半年,施化肥、喷农药,一切的付出和劳作全没有收获。老父母痛苦不堪,却又不愿意让我跟着烦恼,两年后才告诉我这事。据他讲,同其他农户一样,他去了种子站无数次索赔,得到的永远是推诿,最后种子站干脆搬家走人了事。追问当地政府,推说人家坐牢去了。他们最终连道歉都从来没有讨回过!


这事你怎么想?浅薄地讥讽农民们不懂法律,不知道用法律保护自己?告诉你,我一位在大学研究法律经年的老乡不只一次抱怨:中国的法律95%是为城里人服务的。可怜啊,农民甚至连摆样子的工会性质的农会都没有,政府根本就没有给他们预留什么诉求渠道。


好吧,这事换到你身上,其城市版可以是这样的:你为老板包干数月的项目,老板承诺丰厚的报酬。你没日没夜地干呀干呀,既付出劳动,还要付出项目管理费、场地费、活动费(相当于种子费和化肥农药吧)。可是,到头来,你人累惨了,一点家底也掏空了,满心欢喜地跑去找老板交活,老板却若无其事地告诉你:这项目我搞错了,算你倒霉,就这么着吧。你软磨硬泡,他都不给你任何赔偿。最后,厌烦了你的“纠缠”,他一走了之。你的心情该是怎样?你有本事上法庭告他呀!你连他妈的被告人都不知道在哪儿,连他是谁都搞不清楚。他不怕你狠。


卖假农药、假化肥、假酒、毒大米的事,在中国不可谓不是频繁地发生。只要你不是睁眼说瞎话,报纸上白纸黑字你随便翻去。虽然不乏刁民,农民整体而言老实啊。



6、就学率问题。孩子们在四五年级辍学的例子相当普遍。今年初江西芳林小学爆竹爆炸事故,可以看作是农村教育危机的重要信号。前年,一个小学生每年的学杂费平均达到300多元人民币。对于北京等大城市里的职工,过一个元旦、五一、国庆什么的,只要单位稍好,随便发的过节费都远远不止这个数字;而对于我家当地农民,我的邻居62年生人,一年到手的现钱只有700多元人民币!扣除化肥农药,所剩无几,小孩读书面临巨大的经济困难,能供到四五年级已经很不容易。


有些人家经济稍好一点,供养子女念大中专院校仍然极其吃力。由于社会风气越来越讲关系,身边活生生的例子告诉他们,即使千辛万苦供养子女完成大中专学业,孩子仍然难以找到合适的工作。由于横竖没前途,这种担忧使得他们不得不痛下狠心令子女辍学。再有一些父母,当子女面临在中等师范和重点高中之间进择时,几乎毫不例外地劝导子女选择中等师范,省钱省时。这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城里孩子考大学的竞争压力,便宜了城里的孩子,但却浪费了国家的智力资源。


滑稽的是,农村的就学率却可能不低,甚至完全能够“达标”。大约1993年,我表妹14岁上辍学到深圳打工。然而,即使外出打工一年了,她的名字却依然赫然地出现在曾经就读的中学花名册上!乡干部要就本乡就学率对县上负责,中学要对乡里负责。结果,班主任追到她家里,对她母亲讲:无论如何,必须交半数学费为孩子报个名!就这样,花钱报名卖了个虚拟的学生名份,虽然没有到校学习,估计拿到初中毕业文凭没有问题。



7、最后,再讲讲我自己。作为个体,我是幸运的,算是“生逢其时”吧。“六四”后,家父来信称:“你谁也不要反。没有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和人民公社大锅饭),你注定一辈子扛锄头;没有邓小平(的恢复高考),你不会有机会进大学堂,照样当一辈子农民。”这话自然有其朴素、实用的道理。但是,农村孩子考上大学就幸福了?谁说的?你们大学同班的农村同学生活怎样、出路如何?


我回到农村总要感慨,农村的孩子考不上大学不幸,考上大学照样不幸。此话怎讲?除了特特的凤毛麟角,且不提上大学期间,即使工作了,一般农村孩子的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会长时间落后于城里的同龄人。他们有很多的经济压力和顾虑,不敢(其实是不能)冒险,因为不仅要养活自己,还有瞻仰父母、照顾兄弟姊妹的义务和责任;在经济压力面前,他们往往得放弃城里人的追求——譬如,你们班农村出身的同学出国留学的比例高吗?他们比你们城里人傻?(要知道,他们是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从更庞大的人口中出类拔萃的,通常比城里人更具有潜质而且更能吃苦,更富毅力、恒心和忠诚。希望你不要认为我在往自己脸上贴金。)


农村出身的人,考上大学以后,他们的竞争对手变成了城里人。这种竞争自身是很不公平的。在我结婚的前4年,没有斗大的蜗居,四处飘零,甚至长时间住办公室——等人家下夜班了才“入住”,一大早得撤离。这是城里人难以想象的,如果你在父母所在的城市工作,大大小小总会有个安身的地方;如果不是,你敢、也舍得租房。此外,我工作了14年之久,当了三五年的副教授,才感觉有了某种尊严——因为到此才感觉达到了城里大学生刚毕业不久的经济地位!这一点,你笑我无能也罢,没有闯劲也罢,我不乞求你的同情。但是,我自信自己在所有同龄人中干得很出众。我讲这一条,只是希望自视了不起的人不要在别人面前老是居高临下,总要装出教育人的姿态。要懂得一条:只说自己确实懂得的事情,不要摆出一幅玩世不恭的样子到处装大爷,更不要把别人当傻瓜,睁眼说大话、瞎话。在说话之前,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足够的阅历和资本,更是否站在真理一边。



以上,我是凭自己的良心和尊严讲出的。我不惧怕家丑外扬。我只是希望,所有的人,无论你多么道貌岸然地爱国,如果你没有体验农村的疾苦和不平等,你不要胡乱张扬——你没权利。引用一句美国流行的话,everyone
has a right to his opinion, but he has no right to be wrong in his facts
(任何人有发表己见的权利,但是,绝对没有权利歪曲事实),但愿那些口口声声爱国的人不要为此栽给我崇洋媚外的罪名,我爱我的国家比你们更具体——我在15年的教师岗位上至少为国家培养了约2,400人次的大学生和研究生、以及5,000中高级IT人才。我为自己的国家放弃过赴原联邦德国工作的机会,毅然投身中央讲师团奔赴贫困地区扶贫支教。我信奉,一个公民之对于国家好比儿女之对于父母,所受教育越多,义务当越大,付出亦当越多。肯尼迪总统的“don't
ask what this country can do for you, but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this
country”始终是我做人的座右铭。

nongmin_china@hotmail.com
2000年7月11日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31813@0)
2001-7-14 -05:00

回到话题: 评13亿中国人“活得好好的”(zhuan)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31813